乐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我能获得百倍奖励 > 176北川之乱
        又是一口酒下肚,商人老板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已经是在开始说一些胡话。

        到了后面,甚至是把衣服都脱了,在那里跳着舞。

        “你喝醉了。”江山对那商人老板说道。

        “我没醉!”与无数醉酒者一样,那商队老板此刻亦是说出了那一句说了无数遍的话。

        他现在正把一条裤子给脱了,漏出他那长满长毛的粗腿。

        “大人。”一个护卫走到了他的面前,“不要再喝了!”

        他把那商队老板一直拿在手上的酒杯给一把夺过。

        “混蛋!”老板明显是愤怒了,“还给我。”

        他伸出那只肥硕的胳膊,此刻,那胳膊由于他先前已经是把衣服给全部脱了,那胳膊上的肉块,在众人的眼睛之中,不断地摇动着。

        那个护卫在把酒杯给夺过去了之后,便是立刻往后方走去。

        由于明天他们还要早点出发,因此,绝对不能让老板醉得太深。

        不过,那被夺过酒杯之人,明显是不会就此让对方得手,他直接往前一冲,就要从对方身上把那个酒杯给夺回来。

        两人就这样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由于他们两个人的影响,这个营地的氛围,一时间也是变得轻松了起来。

        江山看着周围的那些护卫们脸上的笑容,心中也是一暖。

        直到这时,他才有了回到人间界的感觉。

        之前离开城防站,前往中州之地的时候的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与妖兽为伴,不是在击杀妖兽,就是在走在击杀妖兽的路上。

        满打满算,他已经是有几个月没有见到活人了,纵然他的实力之强,已经超脱了普通人的范畴,但是,与人类待在一起,还是让他有了些许归属之感。

        第二天,在所有人都收拾好了之后,那商人老板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大声喊道:

        “现在开始出发!”

        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开始上了马车,整个队伍在这个时候缓缓向着前方行去。

        经过一夜的安睡,这些护卫的状态显得极为不错,或许是由于江山也在队伍的原因,他们这一觉睡得是十分地安稳。

        早上起来,每个人的状态都是十分的饱满,看起来精神十足的样子。

        而那个商人老板,却是比任何人都显得要更加精神,在昨天晚上,他本以为对方会一觉不醒。

        结果到了今天早上的时候,对方尽然只是比他稍微起来慢了一点,这不得不让他对这人刮目相看了起来。

        “你看起来状态挺不错。”江山骑着马,走到那商人老板的面前。

        “哈!”商人大笑一声,“只要我的东西能够卖得出去,我就能一直这么高兴下去。”

        两人互相再次交谈了几句之后,忽然江山若有所思地提了一个问题。

        “你知道北川的那些难民吗?”

        问出话时,他心下有些动摇,由于此次前往那南家调查妖兽之乱,失去了与那北川难民有关的消息,自如此,心下已经是稍微有些担心起来。

        “北川难民?”商人疑惑地转过了头,“你是问哪一批?”

        “哪一批?”江山眉头轻皱,“哪一批是什么意思?”

        “就是问你具体是指的哪一批难民。”

        “难道不是只要一批难民吗?”

        江山在之前离开北川的时候,当时只有一批从北川逃离的难民,也就是杜月月的哪一批。

        因为他们是从北川存活下来的最后一批人,在他刚刚离开之时,便由那从中州圣地前来帮助的弟子们护送,前往中州。

        按理来说,这一批难民,应该就是唯一的一批了,毕竟,在北川那里,还有圣地的弟子留在那里,尽管对方的实力不如自己,但是要对付那一点小小的兽潮,也还算是绰绰有余。

        “哪里只有一批。”商人的声音大了起来,否定了江山的说法,“在今天这个时候,从北川逃离出来的难民,已经是第四批了!”

        “第四批?”似乎是没有想到这个数字,江山有些许震惊。

        “你难道不知道吗?”

        商队老板一脸疑惑地看向江山,

        “看来你真是在山野里面带来很久啊,从几个月之前,北方整个就沦陷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后,江山的心情有些震荡,“你说北方整个都沦陷了?那里不是还有个城防站吗?”

        “城防站,唉!”商人重重叹了口气,“那个城防站,已经失守了。”

        似乎是被这个消息给吓住,江山的步伐为之一滞,他一脸不信地看着那商队老板,道:

        “那里不是有一个圣地弟子在那里吗,就连这也能失手?”

        “圣地弟子。”商人回忆道,“你是说那个大衍圣地的那个吧,在几个月之前,他确实靠着自己的实力,把那城防站给守护住了,那些一般的兽群几乎都那他没有办法,只要他一出手,那些妖兽就会在他的手下成片成片的死去。因此,他也算是挺了一段时间。”

        “不过。”商人顿了顿,清了一下嗓子,“在后来有一天,那妖兽之中,出现了一个敌人。”

        “一个?”江山重复着那个数字。

        “对,一个”眼前的人一脸凝重,“就一个敌人,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不知道它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在某一天,那个大衍圣地的传人在解决掉一次兽潮之后,忽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身影。

        他的模样非常奇怪,像人,又不像人,一出现,就带着巨大的威压。

        那股威压仿佛能把天地都给毁灭了一样,直接是整个城防站的人都无法动弹。

        他一出现,所有人都像是被困住了手脚一样,躺在地上,连站也站不起来。

        就连那个从中州圣地来的传人,也是没有办法从地上站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神秘人的接近。

        在后来,他轻轻地向那个城防站挥了挥手,然后,城防站就倒了。”

        “倒了?”江山重复问道。

        “是的。”商人眼中露出害怕的神色,“在他挥手之后,一股恐怖的波浪将整个城市的建筑都掀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