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人在东京当房东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忘不掉的梦
        “洗澡...”

        “哦...白石君不会偷偷跑掉吧...”

        白石原只能苦笑回道,“不会的,既然是答应了的事,肯定不会反悔。”

        放下遥,白石原不紧不缓地向浴室走去,拿好换洗的衣服,站在淋浴下冲洗起来。

        温热的水流爬过脸颊,让白石原的心神清醒不少,心头莫名沉重起来。

        自己这样...算不算是对优菜的背叛呢。

        如果只是单纯地为了安慰遥而陪她,应该不算吧。

        但白石原又摇摇头,这种想法未免太自欺欺人,真实的情况真的是如此纯粹吗?

        想了良久,无果。

        或许只能将今晚当做一场明天醒来就会忘掉的梦,明天醒来后,一切和以往照常。

        他未曾听过遥的告白,也没有和遥之间发生过任何超脱师生朋友关系的事。

        虽然对遥来说,这很残忍,但他没得选择,好歹...今晚可以尽可能地满足遥的任何要求,让她将这场梦做到极致。

        白石原换好衣服,蹑手蹑脚地穿过客厅关上灯,回头看了眼优菜的房间,关上了遥的房门。

        如果...如果没有那次的婚纱事件,没有听到优菜的心声,而是先收到了遥的告白,自己应该能坦然地接受她吧。

        看着半蜷缩身子的遥,白石原不禁想到。

        但没有那么多如果,如今的事实是他是优菜的男朋友,以这样的身份,无论如何是没法去面对遥的告白的。

        按灭头顶白炽的灯光,只剩下床头低暗的灯光。

        遥反应似地睁开眼,却被抱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就这样睡吧...”

        白石原厘清遥的发丝,手臂穿过遥的脖子,将遥以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揽在怀里。

        遥侧身配合地拱了拱头,让一头细发倾洒在身后,抬眼看着白石原,不由得轻笑起来,“原君...真是温柔又熟练呢...”

        白石原只能尴尬笑笑,解释道,“是...小浅川...”

        “...我知道的...”

        遥伸手伏在白石原的胸膛前,深深地呼吸起现在只属于她的气息,原本迷糊的脑袋此刻似乎恢复了一点清醒。

        “不管你以前和小町是怎样的,我都不在乎,她曾经质问过我的话,我也释怀了,现在,你只属于我,小町再怎么样也没法把你从这里抢走!”

        说完,遥的脸上抹上一片浓郁的醉红色,暗沉灯光下,更显得别样的诱惑。

        “白石君,你知道吗,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和你说,但似乎,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没法全部说出来...”

        白石原默然不语,将脸藏匿在背光的阴影中。

        “但...心里面的这种冲动这份感觉是是最直接,也是最想说出口的。”

        “白石君,我喜欢你...真的非常喜欢,白石君,你能明白吗...”

        白石原强忍着没出声,他不敢张口,他害怕自己一旦张口就会控制不住地答应下来,酿成他不想见的结果。

        那个结果,不论对遥还是优菜,都是不公平残忍的。

        “白石君...”遥的眸子在昏暗中泛着点点光亮,如同黑夜中的星点,充满希冀与渴望。

        “......”

        遥的身子轻轻抖了下,她低下头,“我知道了...对不起,我似乎说了很过分的话...”

        泪水无法抑制地涌出,到底为什么呢?哪里出了错呢?

        白石原心中一痛,但他没法给出结果,只能做些改善不了根本的举动。

        他用力地将遥抱进怀里,轻声说,“没有的事,不论遥说什么,我都愿意听...只是我没法给出准确的答案,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

        泪水将他的衣襟打湿,同时也穿透了过去,将他的内心打湿,掀起了那本就不平静的心海。

        但任那波浪怎么掀,也没法越过一道早已竖起的壁障。

        “白石君....明天我们是不是还能回到平常的样子。”

        “嗯...”白石原低沉地应道,这是他早已想好的,没能对遥说出口,如今却让遥先提了出来。

        “那今晚发生的事是不是会被白石君当做没发生过一样忘掉,就像一场梦一样...你还会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白石原心中的壁障动了动,感受着遥颤抖的身躯,复杂的神色渐渐向温柔转变。

        “不会的,我不会忘掉的,我一定会永远记住的,记住遥所有说过的话,哪怕这只是一场梦,也会是一场不被人遗忘的梦。”

        “这样吗...”遥的鼻子一酸,又忍不住想哭,“白石君...可是我想忘掉这场梦...这场梦好残忍,明明就快要接近美好的顶端,却又那么残忍的让我看到最终的结果,我不喜欢这个梦,可我又舍不得这场梦,难得和白石君离得这么近...简直是...美好又残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白石原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遥抱住,让她感受到自己此刻的存在,尽量多留下美好一面的印象。

        遥也心有灵犀般抬起头,泪眼朦胧。

        “既然结果已经没法改变,似乎只能让这场梦的过程变得更加美好了...”

        遥哭着笑起来。

        “白石君,能亲我一下吗?”

        白石原默然,沉默了会,他深深看了眼遥,然后缓缓对着印了下去。

        遥闭上眼,羞涩却决然地仰头迎了上来,眼角的泪水没有停过,顺着滴在了白石原的脸上。

        直到满足时,两人才再度分开,遥一下钻进白石原怀里,不肯再抬头。

        感受着怀里的人儿的存在,还有刚才留下的唇间的味道,白石原心头异常沉重彷徨。

        “睡吧。”

        他闭上眼,这样再次睁眼时,一切都会回到正轨。

        但脑中毫无困意,只能睁开眼,发现遥也同样没有睡着,虽然眼皮不断上下闭合着,可就是没有进入梦乡的打算。

        她在白石原怀里转了转脑袋,闭眼轻声呼喊起来。

        “白石君~”

        “嗯。”

        “白石君~”

        “嗯?”

        “白~石~君~”

        “我在的哦。”

        “白~~石~~君~~”

        “......”

        “白石君~!”

        “到底怎么了......”

        “嘿嘿,没什么......就是想叫你的名字~”

        遥又在嘴边念叨着“白石君”,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哪怕黑夜中看不见她现在的表情,但白石原也能想象出她那副傻样子。

        他忍不住笑道:“笨蛋...不困了吗,烧也没退,早点睡,我又不会跑掉。”

        “嗯...”

        白石原能察觉到她的身子不停颤抖着,闻着鼻尖的淡淡香气,感受着怀里的柔软,他只能轻轻哄道。

        “安心睡吧。”

        “嗯......”

        但过了一会,遥又在白石原怀里低头揉起了脸。

        “还没睡吗?”

        “诶嘿嘿......我怕以后再也感受不到这种温暖,就想......就想趁现在多记住点这种感受,我...不想忘掉...”

        她的声音听上去就不禁让人昏昏欲睡,可依旧在坚持不让自己睡着。

        “真是...”白石原神色不由得一暗,无可奈何地念叨道,“...笨蛋...”

        他缓缓下了决定,轻轻抚摸上遥的长发,一直到背部,然后一把揽住她的腰,“睡吧,如果只是我的怀抱,无论多少次,都可以借给你,不用再担心...”

        “真的......?”遥抬着迷糊的眼睛问。

        “嗯!随时都能!”

        “那就....太好了...”

        遥嘿嘿地扯了扯嘴角,终于安心地闭上了眼,匀称地呼吸声在闭眼的瞬间响起,四肢有意无意的紧紧缠在白石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