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农家傻妻超旺夫 > 第159章 《问月记》
        晚上,香菱被轻轻“叮”的一声惊醒了。

        忙探到窗边,把窗户探了一条小缝隙,往外偷看。

        又是一颗石子落了地,“叮”的一声响,落在了院中。

        良久,一道粗壮的身影翻过土墙头,探进了院子,轻车熟路的错过了陷阱,本来狗熊般的身子,偏要像小猫似的弯着,蹑手蹑脚的模样,看着就觉得滑稽。

        初时以为是张仁回来报复,待这个人转过身来,香菱终于看清了庐山真面目,顿时松了口气,不是张仁,是孙良田。

        孙良田,他夜半三更来做什么?

        只见孙良田,在院子四周巡了一遍,最后走到菜窖口,用刀用力一撬,把菜窖给撬开了,粗壮的身子下了菜窖,不一会儿又出来了。

        嘴里还叨着一只鸡大腿。

        紧接着,又奔着正房而来。

        香菱起了身,拿了一条装黄豆的空麻袋,蹑手蹑脚的进了苏小曼的屋子。

        轻轻捏了下柳儿胳膊。

        柳儿是苏父为苏小曼特意选的丫鬟,身子长得像铁塔一样结实,目的就是想保护苏小曼。

        柳儿知道自己的本份,觉睡得不踏实,香菱这么一掐,立刻就醒了。

        香菱用手掩住了柳儿的嘴唇,轻声道:“走,跟我抓贼去”。

        柳儿进伙房抄起一把菜刀,香菱赶紧把菜刀抢了下来。

        孙良田夜半到自己家里,肯定是杨卿玥给派了什么“秘密任务”,不管是什么任务,他都不会伤及到褚家人的性命,这点自信心香菱还是有的。

        两人用麻袋套了小惩大戒就好,可不能玩太狠了。

        “叮”的一声轻响,有匕首撬窗栓的声音,是香菱那屋。

        两个女人又蹑手蹑脚的回到的香菱屋儿,把麻袋口对准了窗口。

        窗户被撬开了,孙良田粗壮的身子不太灵活,被窗户卡着爬得有点慢。

        爬到一半的时候,一条胳膊突然用力一扯,将他直接扯进了麻袋,雨点似的拳头就打下来了。

        打得孙良田一脸懵逼,拿起匕首要刺,突然想起来这是褚家,自己爬的屋子是褚姑娘的屋子,这可是大哥看重的人,自己不仅不能用匕首刺,就是还手都不行。

        孙良田立即做了一个他凭生觉得最丢脸的动作,用双臂抱住头,趴在炕上任由两只胖拳头打他,嘴里忍着不叫唤,怕声音露了馅。

        这拳头,可真狠。

        香菱看着柳儿如钵儿的拳头打得“砰砰”直响,心里都替孙良田疼,一把拉住柳儿的手道:“咱、咱轻点打呗,不过是个蟊贼,出人命就不好了!”

        柳儿轻叱一声道:“敢在我柳儿眼前偷东西,我打得他娘都认不出。”

        柳儿的拳头又要落下来,香菱对着老实挨打的孙良田道:“你还不跑,等着被打死啊!”

        孙良田这才恍过神来,褚香菱应该知道是他了,要不然怎么会让他跑?

        自己还真是笨得可能,像贾小六似的,贴饼子似的趴着挨打?

        孙良田一把扯下麻袋,仍旧掩耳盗铃般的捂了脸,朝着柳儿挥了下拳头,笃直跑出了门,开了门栓就跑,心中暗恨道:“柳儿啊柳儿,这个仇俺老孙记下了!”

        柳儿推门去追,哪里还有蟊贼的影子?

        柳儿撅着嘴对香菱道:“褚姑娘,你咋还帮着蟊贼呢?”

        香菱装傻充愣道:“我帮蟊贼了吗?我是在帮你啊!贼人背后有刀,怀里有匕首,大粗胳膊比我的腿都粗,这要是还手,咱俩加一块儿也不是对手。”

        柳儿傻傻的回忆了下拳头触觉,好像真打到过刀柄,而且,那人胸口确实虬实有力,自己的尖指甲挠了下,指甲挠得生疼。

        柳儿身子虽壮,也只限于劲儿大、块头儿大、手脚灵活而矣,根本不会武功,被香菱这样一说,顿时有些后怕了,忐忑道:“褚姑娘,那贼人不会回去找帮手了吧?柳儿可打不过啊?!”

        刚刚还跟个小母猫似打得厉害,这么一会儿就怂了。

        香菱笑着劝道:“没事,你这么厉害,这贼人肯定不会再来了,睡觉吧。”

        一夜平安无事,香菱睡觉睡到自然醒,而柳儿呢,眼睛瞪的跟个彩灯似的,直到天快亮的,才放心的睡着了。

        ...

        第二天一大早,香菱正要去村口赶脚力张的驴车,刚出院就看见褚庄的马车就停在自家院门口,应该是王文谦准备上学堂,在门口等自己呢。

        香菱忙扭身回屋,把《女诫》取了出来。

        出了院子,王文谦已经从马车上下来了,依然是白衣胜雪,翩翩少年郎,却又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白晰的面容似乎透着一丝绯红,眼眸中又似乎透着丝丝阳光般的温暖。

        不一样,绝对不一样。

        香菱愧疚的把一本贴补得斑斑驳驳的《女诫》,和一本重新抄录过的《女诫》,全都递给了秀才郎,无比忐忑道:“王秀才,我知道你非常爱惜这本书,可惜前天被盛家小厮撕坏了几页,我试着粘了粘,发现不好看,又重新抄录了一本,这是我能想到的所有补救措施了,实在抱歉。”

        王文谦怔了一下,接过书册,爱抚着书页,温润的笑了笑道:“这事儿怎么能怪你呢?反而是怪我,没能及时阻止他们,让你一个弱女子,看到杨筹办那么残忍的一面,都是我的错。”

        一想到前天他没能“以理服人”,反而让杨筹办“以武服人”,王文谦心里就很不舒服。

        “呃......”香菱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接话茬儿了,答“是”,好像是承认杨卿玥暴戾了;

        答“不是”,好像当时的画面确实引起很多人的不适,害得现在很多村人看到她,都带着三分惧怕,好像砍人的是她一样。

        香菱半天没有答话,王文谦则翻开抄录工整、密密麻麻的《女诫》,看着看着,眼圈一红道:“褚姑娘,你竟然愿意为了我抄录《女诫》?”

        王文谦心里溢满了感动。

        我愿意为你罚写《弟子规》,你愿意为我抄录《女诫》,这不就是夫唱妇随、相敬如宾的好日子吗?

        香菱有些懵逼了,自己确实抄录半夜才抄完,但至于这么感动吗?眼圈都红了?

        空气陷入一种怪异的静寂中。

        王乐偷偷怼了下少爷,王文谦这才省过神来,从袖口里拿出一本书道:“褚姑娘,这是临安城最流行的女子看的书册,你闲暇时看一看。”

        香菱接过书册,只见书封上端端正正的写着三个字《问月记》。

        难道是关于天文学的名家名作?

        香菱抬头想问书册大体内容,没想到王文谦的马车已经离开了。

        反正香菱是要坐着驴车去县城,一路无聊,便把书揣在怀里,决定在路上看。

        这一看不要紧,竟然发现这本书,是一部言情小说!!!

        内容与香菱所认知的《西厢记》有得一拼,大体上是一个女子烧香拜佛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翩翩书生,从此一见钟情,二见起意,从此茶饭不思,终于跃墙幽会......

        这都不要紧,最让香菱愤慨的是,看到最关键两人幽会、两眼冒星的时候,突然落下了四个字“未完待续”。

        香菱只觉得,这个古言情作者,深谙读者心理,关键时刻玩卡点,她还想看看古代小说的开车,是偏浪漫主义一些,还是偏写实主义呢。

        “未完待续”,实在不厚道。

        香菱看得有些犯困,随手把书放在车厢里,脑海里则突然涌现了一个问题,这个王文谦,画风突变,借给自己的书,由《女诫》到《大齐农要》,再到《问月记》,内容从女德规范,到劳作耕种,再到卿卿我我的言情,这跨度未免太大了吧?他到底什么意思?

        他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意思吧?

        香菱觉得自己一阵恶寒。

        随即想到在这个门第森严的时代,一个书香世家的公子哥,县太爷的侄少爷,好像与自己不可能出现在一个画风里,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香菱越想越笃定,堂堂王秀才王文谦,绝不会贪图自己的美色,顶多贪图自己的美食,通过借书换取吃食而矣,一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