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妹妹超会搞事 > 第三百三十六章:云蓁的目标与路线(大章)
        悠远悲哀的歌声响在这沉寂的寂夜之中,响在三个少女的耳畔。

        齐绯最先反应过来,她脸色通红,慌忙起身,

        “那个……这个歌声应该就是故事背景里那个活死人的歌声了吧,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调查一下。”

        然后她不等剩下两个人反应过来,就慌忙起身,飞快的冲出了房间,在门口摔了个踉跄差点跌倒,并在走廊上走了一半之后,她又急忙回过头来把房间门口的鞋拿走。

        齐绯走了以后,莫月一下子就把脑袋扭向云蓁。

        砰砰两个猫耳从少女的头上冒出来,从那猫耳耳根往下,少女的脸庞直接红到了脖子根。

        “云蓁姐,你这厕所……”

        “我我我……”

        云蓁其实觉得自己脸皮挺厚的,做情报工作涉及的环境和事件不同,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去做的,她曾经在秦淮楼里收集过情报,也没什么害羞的情绪。

        但她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非常的尴尬,像是偷腥的小猫被抓了个现行一样,更准确一点说,像是女婿在家里和女儿亲热,被岳父撞了个正怀。

        虽然这个比喻很奇妙,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有一种强烈的既视感。

        被黑丝包裹的小脚抓住衣柜的地板,云蓁感觉自己能在地上扣出一套三室两厅来。

        “我哥那个渣男有啥好喜欢的,”

        看着她这副模样,莫月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喜欢他哪里呀?”

        “我……不知道。”

        云蓁停顿了一下,然后摇摇头。

        “是因为代价没有解除完全吗?你还保留着那段记忆?”

        莫月突然说道。

        “啊?”

        云蓁惊讶的看着莫月,一瞬间所有的肌肉都被绷紧,但是很快她就松弛了下来,

        因为她打不过莫月。

        “不用惊讶,”小丫头站起来伸个懒腰,“你的动作太明显了,我可不是我哥那样的马大哈,你觉得一个刚认识的陌生人,感情真的能快速进展到这种程度?”

        “唔……”

        云蓁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

        “我的代价是解除完了的,那股突然降临的感情确实在代价解除的瞬间没有了。”

        “听我哥说你解除代价的时候应该连记忆也抹去了的?你通过其他方法保留了记忆?”

        莫月轻声问道。

        “在感情被抹去以后,我其实就和你哥的关系重新归于平静了,我当时的想法其实是一走了之,但是那几天的记忆一只在我脑海里重复,”

        云蓁稍稍叹息了一下,对着莫月一笑,

        “其实我当时应该不留下这段记忆的,”

        她抿了抿嘴唇,

        “无数次梦境中我回到了他救我那一天夜里,回到了那几个我们朝夕相处的日夜,你并不知道我当时做了多少次色诱与尝试,”

        纤细的指尖穿过散落在左颊的发丝,将它们缓缓收拢,

        “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你哥是不是身体有问题……”

        她说到这里,身体僵了一下,想起了刚刚的事情,脸色一下绯红,

        “但是事实证明,他并不是没有欲望,只是在克制自己……”

        莫月眉头一皱,正经

        “你们……刚刚……结束了……这么快?”

        ……

        “咳咳……还没,”云蓁面色更红了,“他没碰到我。”

        说的这,她停顿了一下,脸庞红的要蒸腾出热气,连忙扯回话题,

        “你哥是个很温柔的人,当我不受自己本意驱使时,他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他总是会在适合的时候表现出异常的体贴,就如同他只在我房间里看到过一次卡布奇诺的速溶咖啡,他就记下了我的爱好。”

        “但是他对每一个人都很温柔。”

        莫月突然说道。

        “我知道,”

        云蓁轻轻笑了一下,她将另一侧的头发也拢起,对着莫月去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得到他最多温柔的就是你呀。”

        莫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反倒是云蓁继续笑着说道,

        “我知道,但是我离不开,就像飞蛾见到火焰,即使我知道那是致命的毒药,但是我仍然会不顾一切的扑过去,饮鸩止渴虽然要付出的巨大的代价,但是它确实解渴,而且人生总是得有一些希望,比如……即使是必死的飞蛾也有独享火焰光辉的可能。”

        莫月还想开口说什么,但是云蓁却先一步开口道,

        “我知道他身边肯定是围绕着很多优秀的女孩,比我优秀的肯定也有许多,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我没有任何的可能,即使只有那哪怕万一,十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不能说我绝无可能达到成功。

        我虽然条件可能最不是很好,但是现在他身边还没有缠着哪个女孩,就证明还没有人真正的主动起来,我可以是最主动的那个,虽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功,但是终归我占了一个先发优势。”

        莫月好像第一次认识这个女孩,她静静地盯着云蓁,似乎要从这个女孩的面颊上看出点什么,云蓁同样静静的与她对视,脸上的绯红缓缓退去,她的目光坚定而稳定,在这漆黑的房间里,如同在黑夜中注视着猎物的野猫。

        云蓁虽然没有感情经历,但是她有明确而清晰的道路与目标。而且云蓁自己不知道,但莫月是知道自己那个渣男哥哥恐怕是吃这一套的。

        自己哥哥虽然渣,但是其实感情方面一点经验都没有,只是下意识的对周围的人好而已,一旦有个人击破了他的防线,他就会完全收敛自己的情绪,全心全意的对一个人好。

        但是一个人感情终究是有限的,分在爱情上面多一点,分在亲情上面就要少一点。

        再亲昵的兄妹都会在一方婚后变得疏远起来。

        莫月知道自己很自私,但是在这方面,她就是要自私,她不可能让出哪怕一丝一毫的领地。

        无论怎么说,她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哥哥一个亲人了。

        她缓缓闭上了眼睛,叹息了一声,

        “你的路很难,我哥是个天生的渣男,你的敌人会很多……”

        “他不是一个主动的人,”云蓁开口道,“那么就只可能女孩子主动,许多女孩虽然承受了他的好,但是大多数女孩都是能认清自己与他的差距的,愿意跨越这么大的差距,主动追求他的人肯定很少,而与他地位相似的女孩也不多,所以愿意追求他的女孩应该不会很多,

        在这方面,我觉得我很有优势。”

        莫月没有说话。

        云蓁看了小丫头一眼,缓缓起身离开了房间。

        她大概能猜到莫月的想法,不然她也不会这么怕莫月,莫月也不会刚好这个时间点就来‘查房’。

        她知道真正横亘在自己身前的那座大山既不是可能出现的情敌,也不是莫语的拈花惹草,而是这个看上去可可爱爱的妹妹。

        有妹妹在,莫语很难喜欢上其他的女孩,最多就是点到为止的交际。

        但是前路很难,也要继续往前走,

        因为这就是喜欢啊

        她让人变得卑微,又让人变得坚韧。

        ——

        莫月看着云蓁的背影消失,她不知道未来会走向什么方向,只能尽自己的努力去修好那道护城河。

        她轻轻叹了口气。

        我这个渣男哥哥哦,尽给我添麻烦。

        明明已经平衡好的‘后宫’关系,现在因为云蓁的想通又出了新的变数。

        难搞。

        小丫头把手伸进被子的夹缝中,缓缓拿出一把精钢打造的折叠刀,这这把刀看上去小巧玲珑,莫月将它扳开,明亮的刀刃在门外走廊淡淡的灯光下反射着冰冷的光辉。

        莫月用这把折叠刀在半空舞了个刀花,细长的折叠刀在发出破空的声响。

        这把刀已经能伤到陆地宗师级别的武者了,甚至陆地宗师巅峰的法师性质的超能力者被这一道捅进心窝,也有可能死在这把刀下。

        是把好刀。

        莫月再次把刀刃收了回去,折叠起来,揣进兜兜里,

        这把刀原来是不存在于衣柜的,有人来这里的目的也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个奇妙的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女孩缓缓起身,听着窗外的歌声,渐渐的顺着那歌声的方向追去。

        ——

        “我还能喝!”

        蓝玉安踉跄的走在前面,但还没到旅店大厅就直接靠倒在走廊的墙边,喃喃自语,不省人事。

        莫语刚想过去扶他,结果他一个直愣愣的起身,举起手中的酒壶,大喝一声,

        “好酒!”

        然后再次踉跄的向着前面走去。

        这种危险的地方,别人送的酒就敢喝,喝了还敢喝醉,即使是莫语也要对蓝玉安的胆子称呼一声,

        牛逼!

        想了一下,莫语还是上前去搀扶住了蓝玉安,就在他上前搀扶的时候,蓝玉安还踉跄了一下,他差点没搀扶注,但他毕竟是登峰造极境界的武者,几乎瞬间就扶住了蓝玉安。

        蓝玉安个子很瘦,体重要比莫语想象中要轻一点,他侧头看着蓝玉安的相貌,从这个方向看过去,这个无理且任性的‘花花公子’竟然还有几分模样清秀柔和。

        “言兄,你终于想通了,准备放弃努力,从此开始性福生活了吗?”

        看着莫语正在看自己的脸,蓝玉安嘿嘿一笑,提起酒壶,在酒精的作用下,将他满脸通红,但是却有说不出的兴奋弥漫出来。

        莫语一拍额头,单身久了,看个酒鬼都眉清目秀。

        而且他总觉得蓝玉安在说‘幸福生活’的时候加了奇怪的后鼻韵。

        不过莫语也没搭理他,想着他不省人事,直接拎小鸡似的把他拎了起来,

        “别喝了,我送你去沙发睡一觉吧。”

        “不,我还能喝,”

        蓝玉安手脚并用,在空中毫无威慑力的挣扎了一下,然后他看向莫语,

        “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本总裁的注意。”

        莫语没搭理他,他只是通知,不是意见,说完他就直接把蓝玉安拎到了客厅,扔在了沙发上。

        当然房间是不能回的,这时候是暂时不能回的,那大衣柜里还有三个女孩呢。

        莫语其实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云蓁这个姑娘今晚上太跳了,莫语本来只是准备把她按在床上,表示自己不是泥塑的神像,是有反应的,她要是再跳是有可能把她就地正法了的。

        他本来只是想吓吓云蓁让她收敛一点。

        有些女孩子嘴上花花的不行,你不反应她就得寸进尺,但是只要稍微吓唬一下,她就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就会节制一点的。

        莫语原本以为事情会这样的发展的……他原本以为云蓁就是这样口花花没有胆子的女生。

        但是……他大意了。

        他没想到,他这么一弄,云蓁不仅没怂……反而好像更兴奋了。

        ……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只是吓了吓她,连身体都没有接触到,这姑娘就变得奇怪了起来。

        偷鸡不成蚀把米。

        莫语决定还是找个机会和云蓁公开说一下,毕竟他血气方刚,云蓁老玩这种过线的游戏他是真的顶不住,他怕哪天控制不住自己,

        毕竟云蓁现在没有代价了,虽然不知道为啥突然又变成这个样子了,但是莫语心中的那道坎已经没有了,有时候人一旦心理上没有了阻碍和压力,那身体上就会控制不住。

        而且今天小丫头突然‘查岗’,还有齐绯的突然来访都透露着一股奇怪的地方,并且小丫头还有没和自己分享的情报,莫语觉得事情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又看了一眼在沙发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蓝玉安。

        蓝玉安其实可以是一个得力助手的,但是他太浪,太不靠谱了。

        正在这时候,他突然听到了响彻每个房间的歌声。

        这歌声并没有语言,但是那股幽婉哀怨与绝望,却直接浸入了莫语的精神中。

        活死人的歌声!

        莫语瞬间理解了这个歌声是什么东西,他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刚过十二点,歌声响起来的时候,应该是十二点整。

        那歌声似乎就是从这座温泉旅馆的后面传来的。

        他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顺着那歌声的方向奔去。

        “我还能喝,言兄一起喝酒啊,不要跑嘛……”

        躺在沙发上的蓝玉安翻了个身,嘴里喃喃自语,还打了个酒嗝,不久就鼾声四起。

        林烟抱了一床被子出来,把被子盖在蓝玉安身上,她的胸口和后背缓缓浸出鲜血,染在红色的旗袍上,形成一大片鲜红的‘污渍’。

        那前胸和后背的伤口似乎是连在一起的,仿佛一把长长的利器从前胸或者后背刺入,瞬间刺穿了她的整个身体,将她的身体挂在了那长长的兵器上。

        她并没有理会这浸出鲜血的伤口,而是细心的给蓝玉安把被子盖好,关了客厅灯,缓缓的退出了客厅。

        整个客厅再次静寂了下来,直到莫月的身影如幻影般穿过了这片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