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幽冥地狱当行刑官那些年 > 第二十九章 夜战尸符傀儡
        在听过阴冷男子一番狠话后,陆尧就这样暂住下来。

        里屋不大,墙上有划痕,四面八方的墙壁也贴着黄纸朱砂符,看上去像是争斗过或者法会现场。

        男子没有丝毫交谈的意思,将陆尧带进里屋,就不见了人影。

        “从洞火之术来看,竟是仙修?”

        刚进门的时候,陆尧悄悄看过,男子周身散发着纯正的道火,似乎还不弱。

        但是其身上的血腥气之重,显然造下过不少杀孽,又与清心寡欲、高高在上的入品仙修不同。

        拉上被褥,熄了灯,陆尧躺下了。

        即使不睡,装也要装出个样子。

        毕竟夜晚,往往是邪魔鬼怪出没的绝佳时间。

        入夜之后。

        清冷的月光洒在诛仙镇的街道上,平添几分寂寥。

        “刺啦--”

        静谧的夜色中,一名身披斗篷的人影,正在挨家挨户撕下门板上的黄纸图画。

        每撕下一户的门板画,这一户人家的院中便会少一副棺材。

        斗篷人影一个不落,直到撕下阴冷男子家中的门板画时,突然有低沉的声音响起。

        “鼠辈,本使候你多时了!”

        话音落下,不等斗篷人影逃窜,就有数道身穿制式服装的身影从附近几栋屋子冲出,将他团团围住。

        “哼!总使大人果然有远见,知晓你们这些鼠辈会来回收尸符!”

        一名身穿麻衣,气质有些阴冷的男子,从院子走出,似笑非笑的望着斗篷人。

        “看来诛仙镇的那些牛马已经被你们尽数除掉了!”

        斗篷人蒙着面,看不清脸,含着沙哑的嗓音,不屑道:“镇邪司的废物!王应,难道你以为就凭你们几人,就能吃定我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

        阴冷男子一挥手:“动手!”

        面对群攻而至,斗篷人丝毫没有后退,反而是将一道道刚刚回收的黄纸门板画抛向空中。

        “新鲜出炉的尸符,倒是便宜你们几个了!”

        黄纸被抛向半空,在秘法的催动下迅速燃烧,随后竟然化成一只只黑色的飞虫。

        飞虫聚集环绕,最终竟然形成一具高大的黑色巨人傀儡。

        斗篷人躲在巨人之中,任凭几位镇邪卫刀劈剑砍,都不管用。

        “让开!”

        王应大喝一声,随后张口吐出一团火焰。

        火焰化蛇,缠绕住黑色巨人,但仍然是几下就被挣脱开。

        “哼,看来你们是小瞧了尸符傀儡的厉害!”

        巨人中传出声音,十分不屑。

        就在一众镇邪卫激战斗篷人的时候。

        另一边,陆尧也听闻声音,寻了个隐蔽处默默观战。

        “难怪给我好心递了一次水。”

        他刚进堂屋的时候,王应给他递了杯水,他刚一喝,就知道里面有迷药。

        不过凡间迷药,对鬼魂之体的他起不到丝毫作用。

        经过双方一番缠斗,陆尧也才知道,这看着很反派的男子竟然是镇邪卫,也难怪会有杀伐血腥之气。

        如此一来,里屋的争斗痕迹,就能解释的通了。

        “罢了,你我也算有缘,就帮你一次,顺道试试新宝物。”

        陆尧心说,随后取出辟邪神剑,分出一缕神魂在剑身之上。

        隔空御剑。

        在他的操控下,辟邪飞出院子,准备伺机出手,一剑斩敌。

        这边王应率领一众镇邪卫,对黑色巨人展开车轮战,依旧效果不大。

        尸符形成的黑色巨人虽然杀伤性不强,但防御力十分惊人,甚至仅凭反震之力,都震伤两名镇邪卫。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王应心中狂吼,对方所在的势力神出鬼没,援军必然已经在来的路上;而镇邪司若是见到以多打少都打不过,则是不会派人救援。

        这是镇邪司的规矩之一,及时止损。

        在求生欲的驱使下,他的脑海疯狂运转,忽然想到典籍提到过,尸符傀儡,其本质是操控,操控者会藏身傀儡体内,如同操纵木偶。

        “操控木偶。”

        王应猛然大喝一声:“攻他后脊梁!”

        说罢,一道雷霆法术祭出,直奔巨人后背。

        雷电绽放火花,击中尸符傀儡的背部,惹得一声沙哑的哀嚎响起。

        “能成!”

        王应脸上一喜,随后又变得难看。

        只见巨人后背上,一道焦痕散发着肉香,除此之外,似乎并无大碍。

        “不成气候的雷法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巨人似乎是怒了,一声嚎叫,伸出大手就朝着王应扇来。

        此时王应消耗巨大,已是强弩之末,面对攻击力不强的一巴掌,依旧无力抵挡。

        “王大人!”

        “左使大人!”

        面庞一道疾风闪过,凌厉的锋芒刺得王应生疼。

        一众镇邪卫只见一柄红色长剑突然斩出,一剑斩断藏身巨人之中的斗篷人的头颅。

        巨人化作黑色飞灰消散,一具无头尸首掉落。

        “这是,剑仙执剑!”

        王应后知后觉,面露感激,朝着虚空抱拳:“不知哪位高人出手,在下天幽郡镇邪左使王应,还请一见!”

        无人应声,甚至那柄飞剑都不知去向。

        这边陆尧操纵飞剑在空中绕了一大圈,悄悄摸摸地从房子后门飞回,重归乌黑不起眼的剑鞘。

        “睡觉,我什么也不知道。”

        被子一盖,继续躺下,装出一副被迷药迷倒,天崩地裂依然不能清醒的样子。

        王应吩咐手下将斗篷人收尸,把现场的尸符处理干净,自己则是回到宅院。

        进入里屋,看到这位借宿书生依然沉睡,不时还发出鼾声。

        旁边的桌上,一把乌黑的剑静静放着。

        “哼,书生背剑却不背书箱!”

        王应瞥了一眼,他自然不会把刚才的一切和一个借宿者联系起来。

        “不过这迷药的药效倒是真不错,回头找那个假道士再买些!”

        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将东西收拾完全,带着手下连夜离开诛仙镇。

        化出分神,确认王应一干人等已经离去,陆尧也趁夜跑路了。

        他倒是很担心,万一外面那个斗篷人的同伙到来,那个同伙可就危险了。

        而且陆尧自己也不愿意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他可是对前世小说中的情节记忆犹新。

        打了一个,来了同伙;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如此这般,岂不是要举世皆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