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五条小姐总在拯救世界 > 25.里见离开的第二天(入v公告)
        五条悟被夏油杰和家入硝子联手架回了宿舍。

        两人满头大汗地摁住软成一滩的猫猫,收起白猫的肉垫,家入硝子在宿舍门口和夏油杰分开,如释重负地走人。

        留下夏油杰一个人拖着一米九的长条猫,承担了这个年纪不该承担的重量。

        夏油杰:……

        他面无表情地放出咒灵,让咒灵把五条悟驮回了宿舍,他帮对方开了门,把五条悟扔到了床上,正想转身离开时,他听到五条悟冷不丁叫了他一声。

        “杰。”

        夏油杰回头,示意他有话快说,折腾了这么久他也很累的。

        五条悟从床上坐起身,面上醉酒的酡红还未消褪,但眼神明显清明了不少。

        “我觉得不对劲。”

        夏油杰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哈?”

        “都这么久了……”五条悟用爪子扒拉了一下被褥,“她居然一个短信也不回,打电话都是占线状态,她在这个世界认识的人也不多,哪里来的那么频繁的占线?”

        “……你还给里见老师电话轰炸了?”

        “重点不是这个!”

        夏油杰委婉地提醒他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嗯,也许你被拉黑了?”

        “……”

        五条悟瞪大了眼睛,明晃晃的摆出了不可置信,“你在说什么梦话?”

        “里见怎么可能会拉黑我?”就是如此自信。

        “不行……得找个时间问问,那家伙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

        夏油杰叹了口气,他转身堵住门口,劝说道:“现在也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悟,至少醒醒酒?”

        某位五条家主的形象真是不敢恭维。

        白发被揉得凌乱,衣衫松松垮垮,满身的酒气,脸上的醉红一看就是刚从酒桌里挣脱出来。夏油杰可不敢保证他现在的状态清不清醒,他想找人问情况,夏油杰怕他一个控制不好把人弄没了。

        为了日本的治安和全世界的和平,今天晚上,绝对不能让这只醉猫出门。

        五条悟和夏油杰就在门口僵持着,最终或许是五条悟撑不住酒液后席卷而来的困意,他率先退后一步:“行吧行吧……那我明天再去。”

        五条里见说委派任务的是高层,那些烂橘子肯定会和他打太极,不到最后,五条悟不愿去找他们,效率太低了。

        为什么他不用自己的势力人脉呢?

        虽说五条家那些老头子也很烦人……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烂橘子还是好一些的。

        夏油杰帮他关上了门,五条悟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他也没开灯,全凭从窗外倾洒的月光照明,夏季并不温凉的夜里,连风都挟裹了一丝丝焦躁。

        五条悟的目光移到了倚靠在墙面的镜子上,镜中的少年白发尾端翘起,像极了少年的桀骜,皮肤白皙如同婴儿,五官是上帝亲手雕刻的完美,那对苍蓝色的眼瞳是镶嵌的星辰,光滑的切面犹如天然的宝石。

        他定定地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看了许久许久。

        然后,失望的少年哼出了不屑的冷笑,他毫无留恋地移开了目光,旋身走进了洗浴室。

        什么啊。

        该像的地方一点不像,不该像的地方,却相似得一塌糊涂。

        ………

        次日,五条家全员在大清晨被一个消息轰炸醒了。

        天地良心!

        他们家的那位,十八岁的小学生,离家出走多年的家主,终于肯回来探亲了!

        这位可是家被偷了都无动于衷死不回来的野猫,是什么能让他回心转意?

        有人联想到了之前的乐岩寺事件,暗暗猜测道:“不会是为了自己流失的孩子吧?”

        旁边的人被雷了个半死,他疯狂摇脑袋:“不不不不,乐岩寺长老打胎的地点就是在东京高专啊,家主大人要是想要孩子他早就……”

        不是,说到底谁会想要一个从满面皱皮的老橘子肚子里出来的孩子啊!

        就在猜测谣言逐渐歪楼,越来越离谱的时候,五条悟开门见山地找上了家里的长老。

        五条家经营数百年的底蕴,早已遍布全国的人脉,咒术界无可动摇的地位。

        五条悟根本不需要找上高层,他动用自己家里的势力,就能调查清楚绝大多数秘辛。

        包括这个——莫名其妙消失,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的女人!

        五条悟回到自己空置许久的主屋,宅子里一直有仆人定期打扫,所以他回来时屋内还是整洁干净的,就是一些珍贵的字画古董少了许多。

        ……哦,对,以前他家里貌似还遭了贼,偷到了御三家的头上,现在还没抓住犯人。

        五条悟忽然想到了什么,只觉荒谬又好笑,他顿时忍俊不禁,扫视屋内的眼神也添上了些许温度。

        什么啊,里见那女人,根本不用这样大费周章的。

        她要是想要这些东西,直接跟他说不就好了吗。

        送,都可以送。

        五条悟懒得和家里的老头子们迂回,他干脆利落地收回自己的家主权力,简单通知他们一声,已经算是给这些长老面子了。

        他自己亲自动手,搜寻的过程中也更方便操纵,而且里见不愿张扬,不管家里的长老有没有从高层口中得知了她的存在,他都不会把接触她的机会摆到他们面前。

        五条里见的任务地点是海外,这没关系。

        从她留下的踪迹,住宿的记录,出关的证明,等等都能顺藤摸瓜找到她的人影。

        她在海外出长差,在此之前必然要做一些准备吧。

        她的身份证明是黑市的人帮忙做的,这个五条悟也查到了,可惜有用的信息不多。

        五条悟重点查她的联系方式,是否有所更换,不然怎么解释他几十个电话打过去,一个都不通?

        五条悟本以为调查的困难阻滞会从摸到海外的时候开始,他本人也料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线索,在日本,就在他和她道别的第二天断裂了。

        没有乘坐交通工具的痕迹,还可以用她的术式来解释。

        但是一个人,不可能完全脱离衣食住行,脱离社会,只要还生活在人群里,就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

        更别提……里见是出公差,她是去执行任务,留下的记录只会更加明显。

        结果却是找不到。

        把全日本掀翻了也找不到。

        不管是表世界还是里世界,普通人的机构亦或是咒术界的机构,都找不到她存在的迹象。

        所谓的人间蒸发。

        五条悟呆坐了良久,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堆零乱的文件,电脑屏幕搁置在桌子的斜侧,电子屏幕还亮着幽幽的蓝光。

        他忽地陷入了某种不知名的慌乱里,起初只是一滴水珠,却随着调查的进行而泛起愈来愈大的涟漪,直至蔓延到整颗心脏。

        这些冷冰冰的数据,几乎让他生出了一股错觉。

        他以为她的到来是昙花一现,转瞬而逝,但如若,她从来都没存在过这个世界上呢?

        原先笃信无疑的记忆,似乎都蒙上了虚幻飘渺的雾,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一切都像是雾里看花。

        五条悟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再一次拨打置顶的那个号码,三声滴响后,又是毫不意外的占线状态。

        鬼使神差地,他给夏油杰发了条短信。

        【杰,你还记得里见吗?】

        夏油杰秒回。

        几个标点符号昭示了他迷惑的心情。

        【???】

        【我自认我的记忆力还没差到那个地步?悟,好端端你又发什么疯?】

        【没什么。】

        心里悬吊着的石头放下了,五条悟迟疑了片刻,还是把自己查到的东西发给了夏油杰,附上了他的怀疑。

        【太奇怪了,就算是咒术师也做不到全然脱出社会吧?在那之后她就消失了。所以我才会那么想……】怀疑五条里见是不是他本人的臆想。嗯,是挺可笑的。

        五条悟觉得,自己都快有点不对劲了。

        夏油杰……夏油杰他懂了。

        这就是纯情dk暗恋状态的患得患失嘛,正常。

        当局者迷啊。

        夏油杰暗叹一声,决定最后再给自己这可怜的同窗打一波助攻。

        【悟,你还记不记得,里见从来都不是我们这个时空的人?】

        【你有没有想过,她的离开,指的是离开我们这个世界?】

        五条悟盯着手机的消息弹框,良久,嘴里蹦出一个茫然的语气词:“……诶?”

        乱了。彻底乱了。

        但一切又豁然开朗了。

        是这样啊。

        她接不到他的电话,回复不了他的信息。他搜不到她的踪迹,记录的数据全都表明“查无此人”。

        是因为她走了啊。

        也对,她本来就该走的。

        她说过的,自己只是阴差阳错,碰巧来到了这个时空,她还有自己的世界,她在那个世界有挂心的学生们,她当然会走了。

        那为什么之前不走呢?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在他已经……的时候?

        好过分的人啊。

        如果有人在主屋里,定然会见到他们眼里无所不能的五条家主,此时真切地露出了一副,符合他这个年纪的迷茫的神情,宛如被主人弃养,裹在纸箱里扔在半路上的猫猫。

        夏油杰紧随而来的几条短信,唤回了五条悟沉浸在深海中的思绪。

        【你先别着急,悟。现在还有许多事情不明了。】

        【虽然里见老师离开的事实确凿了,但她为什么离开,是通过什么途径走的,我们都不知道。】

        【我们无法确认,究竟是里见老师自愿走的,还是高层在作祟——毕竟她是拿高层的任务当的借口,不是吗?我们谁也不知道高层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又有没有从中作梗。】

        夏油杰又给他补了一针定心剂。

        【而且,你手上不是还有能感应双方的咒具铃铛在吗?跨世界的感知可能有些难办,但没关系,中藤家传承了那么多年,肯定还藏着一些秘术。】

        【去找他们,悟。】

        高层……高层。

        对了。

        五条悟把手臂轻轻搭上了眼睛,他阖上眼目。

        那些不进棺材的烂橘子,最喜欢干的就是这种烂事。

        里见把中藤家毁成那样,她的“第二双六眼”又暴露在了他们的视野里。

        他们真的可能毫无作为吗?

        躲在阴影里的蝇营狗苟,只会在暗地里算计阴谋,他以前对他们不屑一顾,却也懒得去管他们。

        这回不一样啊。

        那群蹦跶的苍蝇跳蚤,到底什么时候能明白这个道理呢?

        五条悟盯着手机屏幕,接着息屏,随意地把它扔在一边。

        门口的仆从看到五条悟大步流星地走出主屋,急忙退后,又不抱希望地问了一句:“家主大人……您要去哪里?”

        五条悟头也不回,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

        “去锤几个烂橘子。”

        他的声音很平静。

        但仆从却冷不丁打了个寒颤,炎热的阳光下,他平白冒出一身的冷汗。

        那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