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说大庭叶藏冷漠,大庭叶藏不为所动。

        他跟太宰治说是有仇都不为过,现在能这样和平相处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没在刚见面的时候就把太宰治做掉已经是他最后的仁慈了,难道还指望他对太宰治嘘寒问暖吗?

        而且。

        大庭叶藏看了眼面前的少年。

        他可不认为太宰治是什么需要他人关心的对象。

        大庭叶藏对太宰治这个人没有什么强烈的好奇心,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瞎子。

        以他在这短短半天时间内对太宰治的观察来看,对方显然和一般的十多岁的少年截然不同,他很聪明,也并不软弱。

        黑发赭眸的干部整了整自己因为刚刚被太宰治拉扯而变得有点凌乱的衣服,转过身朝门外走去:“不早了,我替你安排住的地方。”

        他顿了顿,提醒:“当然,如果你想在医务室住一晚也不是不可以。”

        医务室里满是消毒水和某种药品的气味,不至于太过刺鼻,但绝对不会让人觉得舒服。

        太宰治回头看了眼自己刚刚坐过的那块儿硬邦邦的床板,最终还是诚实地跟在大庭叶藏后面离开了。

        说是要给太宰治安排住处,但大庭叶藏这个干部的时间还是很宝贵的。

        于是这项任务就落到了大庭叶藏的部下身上。

        这名部下带着太宰治找了幢离港口黑手党本部很近的公寓楼,问他觉得可不可以。

        太宰治有什么好挑的?随随便便就点头应了下来。

        男人松了口气。

        他知道太宰治才刚加入港口黑手党就成了干部的直属部下,又是大庭叶藏和首领亲自指名,一看就很不简单,如果这里的安排不能让对方满意,他估计只能继续折腾。

        原本他已经做好了会面对上一个趾高气扬的小少爷的准备,没想到对方居然意外地好伺候。

        等男人把公寓这边的事都处理妥当,将钥匙交给太宰治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少年接过钥匙,修长的手指勾着钥匙环转了一圈,在男人说告辞的时候忽然叫住了他:“我刚加入港口黑手党,还不太了解,叶藏干部是个怎么样的人?”

        男人愣了一下。

        太宰治这话听上去实际上是有点莫名的,毕竟论身份、他只是个普通到再不能普通的底层成员,而站在他面前的太宰治才是正儿八经的干部亲信。

        但太宰治的说辞听起来还算合理,于是男人没有纠结很久,道:“以我的身份,平时和干部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不过叶藏大人是个待人很宽容的人,性格也很好,和尾崎大人一样,几乎不会责难下属。”

        他说着,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讲了一大堆关于大庭叶藏的事,核心主旨:我们叶藏干部真是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好上司,你跟着他绝对不亏。

        太宰治本来只是想收集一下情报,没想到直接被迫听了一大堆堪称粉丝滤镜拉满的发言。

        他一边吐槽大庭叶藏怎么当个干部当得似乎都能评上横滨十大良心上司了,一边又觉得自己真是白问。

        想也知道大庭叶藏在港口黑手党内的风评应该不错——毕竟从他进入港口黑手党起,所有人都是直接叫大庭叶藏的名字、称他为“叶藏大人”呢?

        多棒的称呼,亲近又尊敬。

        “而且叶藏大人的能力也很出色,几乎没有他不会的东西。”

        太宰治歪了歪头,觉得这种评价也挺有粉丝发言的意味。

        少年把玩着手里那串钥匙,金属相互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响:“那你觉得,你们叶藏干部为什么会选我当直属部下呢?”

        男人被他问懵了。

        当下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这种事你不应该比我清楚吗?!!

        他又想,这难道是太宰治对他的考验??如果回答不符合他的心意就会被告上一状调去利比亚挖煤??

        男人看着太宰治,绞尽脑汁地思考半晌,最后才说:“叶藏大人一定是看中了太宰君的能力吧?”

        太宰治问这个问题,完全是出于一种“我想不出来,干脆随口问问别人碰运气”的心态,听到这么一个没用的答案,也不觉得遗憾。

        他没有再多为难对方,笑吟吟地说了句:“那还真是承蒙看重了。”

        不过遗憾的是,大庭叶藏会选他做直属下属的原因跟他的(异)能力似乎没多大关系。

        男人如释重负,连忙告辞离开。

        他走后,太宰治才慢悠悠地回到屋里。

        少年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觉得无聊了,当然要想办法找点事做。

        可现在周围一个人也没有,甚至没有可供他捉弄的对象。

        幸运的是他还有手机。感谢现代发达的科技,让他能通过电磁波联系到想要联系的人。

        太宰治点开通讯录,输了一串数字进去——这是大庭叶藏的号码,白天大庭叶藏跟别人通话时他看过一眼、记下来了。

        他想了想,发了一封邮件过去:

        [叶藏干部,我打算休息了,您呢^^]

        ——这乍一看、像是在关心自己的上司。

        然而事实上,太宰治来公寓前就听大庭叶藏说因为在医务室花费了很多时间,所以今天要连夜处理一大堆事务。

        他料想大庭叶藏现在一定还在工作,这么问单纯是对996选手表达一下“慰问”。

        对方这时候收到邮件会生气吗?

        这么想着,太宰治觉得自己的心情都愉快了不少。

        如太宰治所料,大庭叶藏确实在工作。最近首领的命令都很激进,而与激进相对的就是大量的工作——最近港口黑手党内压抑的气氛也大都是因为这个。

        他正改着文件,忽然看到手机上新收到的消息,一时失语。

        “……”

        算了,有时间在这里挑衅自己也能说明太宰治现在的精神状态还不错了。

        思考片刻,他随手从书架上拿出一叠文件,拍了张照,给太宰治发了过去。

        .

        “?”

        太宰治躺倒在床上后见有消息,把手机捞到面前。

        他点开消息,发现大庭叶藏没有回他一个字,邮件里只有一张新拍的照片。

        那似乎是一份文件。

        少年目光下移,看清了文件的标题:

        《立海大附属中学入学申请书》

        太宰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