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老婆是木叶纲手 > 第一百零二章 分三步走
        在晴树和宇智波带土进行友好的师生交流的时候,纲手睁开了眼睛。

        她先是愣了一会儿,逐渐恢复意识。

        身体各处的酸痛涌现。

        即使以她的体质,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纲手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左手摸向另一边,没有晴树。

        她终于想起这家伙似乎先醒已经离开。

        “晴……嘶。”

        纲手轻吸口气,话没有说完。

        最脆弱的地方被撞击。

        还是一晚上。

        她咬了咬下唇,这家伙,只想占她的便宜。

        纲手支起身子,幸好是夏天,暴露在外的皮肤不觉得冷。

        她瞅了一眼身旁的红色,反而浮现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我终于拥有了你呢。

        纲手撩了撩耳边的头发,嘴角勾起。

        晴树越来越优秀,让她产生陌生感的同时,又隐约有一种害怕。

        但如今结婚后,这种担忧消失不见。

        纲手又躺下一会儿,她用手揉了揉眼睛,精神回复得差不多。

        她和晴树一样,先去洗澡。

        不然身上太不舒服。

        淅淅沥沥的热水形成雾气。

        纲手浇着水,想起昨晚,脸色被晕出片片的晚霞。

        良久之后,她换上衣服,回到房间,把被褥收起来,又铺上新的。

        将床弄得整整齐齐后,她才满意停下。

        旋即又干劲满满拿起扫把,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打扫得一尘不染。

        纲手擦了擦汗水,忽然又笑了起来。

        “莫名其妙。”

        她拍了下自己的脸蛋,但笑容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

        纲手抿了抿嘴。

        抱起昨晚换下的衣服,有她的也有晴树的,出了房间。

        以往是用的洗衣机。

        但今天她想手洗。

        纲手看了眼晴树的衣服,脸色微红,但随即想到人都看过了还怕什么衣服。

        她镇定的开始洗衣服。

        阳光映照着她有些笨手笨脚的动作。

        她从来没有洗过男生的衣服。

        但她不觉得累,而是有一种贤妻良母的感觉。

        纲手呼了一口气,洗衣服也并不是很难嘛。

        她来到阳台,把衣服挂上,终于感到了饥饿。

        瞧了一眼时间,已经趋近十二点。

        纲手微微皱眉,晴树这家伙多半是去了忍者学校。

        她打开冰箱,看见了他留下的早饭,寿司和牛奶。

        奇怪的搭配。

        纲手摇了摇头,也没有热,一边咬着寿司,一边来到桌前,看到了晴树留下的纸条。

        “哼,要自己说啊,懂不懂?”

        她收起纸条,嘴角却是掩盖不住的笑容。

        纲手总感觉晴树现在无论做什么,她都能原谅,数年的感情到了今日,几乎形成浓烈,宛如美酒。

        她吃完寿司又喝了牛奶,离开了房间。

        秋叶原热闹非凡。

        但纲手没有欣赏的心情,比平常更快的速度赶到了学校。

        办公室的门响了一声。

        正在桌前写字的晴树抬起头,立即跑到纲手的面前,在她来不及开口的时候抱住了她。

        “早啊。”

        他的声音充满了喜悦和珍惜,怀抱也十分用力和温暖。

        纲手些许的不满消失。

        她轻哼一声:“已经中午啦。”

        晴树关上门,笑道:“没看见你,这一天不算开始。”

        “说得好听。”

        纲手的眼神在他的身上转了转,坐在刚刚晴树的位置上,“也不知道谁扔下我跑了。”

        “那这个人肯定是一个混蛋!”晴树凑上前,靠着桌边,毫不犹豫自黑道。

        “真是的,你能不能要点儿脸?”纲手被他同仇敌忾的表情逗笑。

        “我都娶到了你,脸什么的已经不重要。”晴树耸耸肩,又问道,“吃饭了没?”

        “吃了。”纲手拿出他的纸条,“你这未免太没有诚意?”

        “这样呢?”晴树低头在她的嘴里逛了一圈。

        “勉勉强强吧。”纲手满意地收起纸条,但嘴上却一点儿也不松口。

        “七次。”晴树伸出双手比出七的数字。

        “什么?”纲手疑惑。

        晴树凑到她耳边解释了几句。

        纲手顿时瞪着他。

        “不行!别整天想着这些事情,我要监督你,身体要紧。”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哎,这难道不是正事吗?”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纲手伸出手捏住他的耳朵,“结婚后就得听我的。”

        “好吧。”晴树顿时失望点了点头。

        纲手见他的表情,忍不住啐了一口,这家伙又欺负她心软。

        她忸怩了一下,低声说道:“最多三次。”

        “欸?”晴树下意识看向她,确定自己没听错后,兴奋抱着她的脸颊,亲了一口。

        “恶心死了。”纲手等了几秒,推开他的脑袋,一脸嫌弃。

        “嘿嘿。”晴树舔了舔嘴唇,反正他血赚不亏,大优势,等着夜晚抹黑上高地推水晶就行。

        “你在写什么?”纲手拿起桌上的笔记本,“夏组织的荣辱观?”

        “嗯,我准备把我们复杂的规章制度提取出一个主要的观点,在不久之后的学习会上进行研讨和学习。”

        晴树见她谈起这个,便解释起来。

        他制定的规定很多,又担心未来有成员不愿意通读,就把主要的编成顺口溜。

        “除此之外,还有我们组织的目的、纲领以及执行计划。”

        “原来如此。”

        纲手早在砂隐村之行就了解他的愿望。

        现在看到这些内容,不是很意外。

        晴树注视着她认真的模样,不由得笑道:“我还没有写完,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

        片刻后,纲手抬起头。

        “那个……不能赌博吗?”

        “你的话,只要不危害组织就没问题。”

        晴树听着她委屈巴巴的声音,连忙说道。

        纲手默不作声,她不想晴树为难。

        “我会尽量戒掉的。”

        晴树微微一怔,又忍不住亲了她一口。

        嗯,真是识大体。

        纲手嘴巴微翘,她感受到了晴树对她满满的爱意。

        “计划有什么?”

        “第一步是彻底扭转组织内成员的思想,我们必须拧成一股绳。第二步是水门的军队计划,我打算让他去火之国,他的才能不应该局限在木叶。第三步,是帮助你成为火影。”

        晴树也没有隐瞒,说出了他初步的计划。

        更长远的现在顾不上。

        就算是这三个,要完成也要以年为计时单位。

        就拿第一步来说,就很不容易。

        但好在他们组织内的成员都很年轻,容易接受新的思想,不像是封建时代的老古董,比如猿飞日斩,你跟他说这些,他下一刻就会说你妖言惑众,把你拉到监狱,经历十八式拷打。

        晴树早就明白,想要真正解开封建的思想,光靠说是很难的。

        因为过于空中楼阁。

        而且平民的文化水平不足。

        这也是会有第二步计划的原因。

        他需要水门身体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