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轮回:从地府临时工开始 > 第十九章 马面小姐
        陈魁满脸的问号。

        什么青潮。这里是冥河,不涨潮。

        自己不过才23岁。怎么和相差六七岁的少女有了深深代沟之感。

        “小妹妹,你是鱼精变的?还是你名字叫‘虾虎鱼’?”

        话说听起怎么像“瞎忽悠”呢。她不会是在戏弄我吧。

        呃。她刚刚好像对我翻了一个白眼。

        “虾虎鱼啊。每当水中的氧气不足,就会浮出水面呼吸。”女孩缓缓说道。

        好吧。这勉强算是一个解释。

        但和你这样漂在水面上有什么干系。

        莫不成还真是鱼精变的?

        别哄我。鱼化人形,那已是妖。怎么可能出现在全是怨鬼的冥河里。

        “你想上来吗?”陈魁问道。

        虽然这女孩脑子好像有点问题。

        但已是自己目前能找到最接近人形的鬼物。就这样放弃了有些可惜。

        “想啊。可怎么才能上去呢。”女孩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苍白的小脸上,却没有出现一点可能脱离冥河的期待和欣喜。

        陈魁都怀疑她是不是一个天生的面瘫。

        “我有办法救你上来。但你是不是该先介绍下自己?”

        陈魁握了握手里的木牌。

        其它分殿的代理阎罗,很多都是跑到冥河来淘人的。

        量大任选,不花钱。这就是到冥河淘属下的优点。

        缺点是冥河中的都是怨鬼。天生凶恶,不容易管教。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

        真正的牛头马面,都是由上面的总殿分配下来的。

        名额有限,一般没他们这些代理小阎罗的份儿。

        当时自己也在怀疑,为什么独独自己没有鬼差的令牌。

        不会是地府漏掉了自己的新手包吧。害得他还要自己亲自押送鬼物。

        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被郭小小私自藏了起来。直到了今天才交给自己。

        那个坏丫头。

        木牌的用法,以前郭小小告诉过自己。

        他只要将这木牌递到女孩的手中,就会瞬间绑定对方的魂魄。

        让其成为自己属下的鬼差,便可以离开冥河了。

        不是没有出现过,被冥河恶鬼戏弄的阎罗。

        丢出令牌后,对方却故意没去接。

        结果令牌沉入水底,随机砸中了一只王八。

        此后在代理阎罗圈里,成了一个笑谈。

        那位倒霉的阎罗,背后还被人偷偷起绰号为“王八阎罗。”

        所以令牌这东西,还是要亲手交到对方手里为好。

        “好啊。”女孩平淡地应道。

        她开始向陈魁讲诉她生前的故事。

        两眼逐渐空洞,陷入了一段不太美好的回忆……

        【她果然不叫“虾虎鱼”。真名其实叫阪野友香。

        今年十六岁。是一名华倭混血。

        父亲是一名在倭岛工作的华夏人,母亲则是倭岛的本地人。

        原本她的家庭很幸福,她也很快乐地生长着。

        直到高二暑假那一年,父亲突然选择带着她和母亲回国工作。

        母亲是很典型的大和女人,又是没有工作的家庭主妇。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于是他们一家回到华夏后。

        友香便进了当地某所专门为倭岛留学生开设的私立学校。

        这所学校是半封闭式的寄宿制。

        校园外的高墙上全支着电网,想要离开学校必须经过有保安严守的大门。

        算是一个人为隔绝的小社会。

        一开始,因为她插班生的身份和可爱的长相,受到了一部分女生的嫉妒和排挤。

        当大家偶然得知她是一名华倭混血后。

        连那些平常对她主动献殷勤的男生,也开始逐渐疏远了她。

        很自然地,学校里关于她和她父母的流言蜚语越传越多。

        身为华倭混血的她,赫然变成了全校的公敌。

        从一群早看不惯她的丑女,大胆地试图欺负她开始。

        在课桌上涂经血,椅子上放图钉,鞋柜里塞大便……

        到后来,越来越多的同学也参与进来。

        出于各种丑陋的目的和欲望,将一场针对一名柔弱女生的霸凌闹得越来越大。

        甚至发展到全校学生都共同参与的程度。

        写在书本上的恶意诅咒,楼梯间故意地伸脚绊倒,从高楼上倾倒的污水秽物……

        她不是没想过寻求老师的帮助。

        然而老师们眼里的冷漠和视而不见的态度,彻底寒了她的心。

        因为学校老师们故意的不作为,学生们霸凌友香的行为越来越大胆。

        他们开始在厕所里殴打友香。

        接着是,操场上,天台上,宿舍里……

        友香就像是一块令人厌恶的绊脚石,谁见到都想上去踢上一脚。

        每天她遍体鳞伤的回到宿舍,还要接受来自室友的嘲讽和欺凌。

        从她混血身份暴露的那一天起,她就再也没睡过一天安稳觉。

        友香原本是一个有些懦弱的,胆小的普通女孩。

        她也恐惧,她也怕疼,她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然而周围的同学,却将她视作一个人人喊打的怪物。

        她就像一颗长在路边可怜无辜的小白花,在无情的暴风雨中瑟瑟发抖。

        在同学们频繁的霸凌中,她有想过反抗,却因为势单力孤,受到了更多的侮辱。

        每当被欺负的时候,她总会想起她的妈妈。

        那位温柔善良的女子。

        从来没见她和人吵过架,永远脸上都挂着一副亲切和善的笑容。

        原本她以为自己长大后,也会成为她妈妈那样的人。

        原来那只是虚假的幻想。

        她也有恨过父亲。

        为什么要回来,还将她送入这种可怕的学校。

        但每当想到父亲,一个人劳累到半夜才回到家的憔悴的样子。

        甚至每个周末都没有忘记,给幼年的自己带上一份精心挑选的小礼物。

        然后蹑手蹑脚地,轻轻放在早已熟睡的女儿的床头。

        友香就无法在责怪自己的父母。

        她只能痛恨自己。

        为什么没变得更聪明,一开始就拉拢讨好那些可能会讨厌她的人。

        为什么没变得更强壮,第一次霸凌时就果断地还击和震慑那些霸凌者。

        世上没有后悔药。

        直到当霸凌成为了常态,人心开始向罪恶的深渊堕落。

        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四个穷凶极恶的男人将她抬上了天台。

        满眼兽欲的他们揪住她的头发,撕坏了她的衣服。

        按住了她挣扎的双手和双腿,狞笑着扑了上来……

        数小时后,她从五楼的天台上坠落。

        死因是自杀。】

        “到这里就结束了。你还想知道什么?”女孩神情淡漠地问道。

        陈魁此刻的脸色很难看。

        他没想到对方生前的经历,竟是如此凄惨。

        难怪会出现在冥河中,变成一只恐怖的怨鬼。

        “抱歉。我不该问的。”陈魁摇摇头,将印着“马面”的木牌递过去,放在女孩的手心。

        “愿意接受吗?成为鬼差这件事。”陈魁带着同情和善意地提醒道。

        “或许比现在好?”女孩没有犹豫,便将代表身份的令牌捏在手心里。

        这一刻,她的身份已在绑定后改变了。

        成为了陈魁招纳的第二位属下,马面职位的拥有者。

        “拉我一把。”女孩请求道。

        她此刻还躺在冥河里,不知道该如何离开。

        陈魁伸手握住她的手。

        友香的身体很轻,稍稍用力便提了起来。

        女孩直接撞进了陈魁的怀里。

        凉凉的,软软的。就像抱住了一块浑身湿漉漉的qq糖。

        “其实,我没有被侵犯。”友香忽然说道。

        嗯?

        突然跟我解释这个干嘛?

        陈魁疑惑地看向怀里的女孩,她的脑袋埋在他的胸口,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友香似乎很冷。说话的时候,小嘴都直往外吐着寒气。

        陈魁能感受到,她瘦小的身体在不断的颤抖。

        “那一晚,我用藏好的水果刀,亲手杀死了那四个混蛋。”

        “咯咯。当他们肮脏的血液,从颈子上飙射出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好美。”

        “那是我此生见过最美丽的景色。”

        “于是,我开始继续杀人。我想要看到更多的美景。”

        “到最后,我一个不留地将全校的同学和老师们都杀掉了。”

        “好像有一千多人吧。血水流得到处都是。杀得我都失去了兴致。”

        “然后我就从天台跳下,自杀了。”

        “因为活着,真是一件非常没劲的事。”

        “你说是不是?”

        惊惧的陈魁还没做出回答,便发觉自己的右手竟被友香双手给紧紧夹住了。

        接着,女孩一个标准的过肩摔,将他在半空中高高掷起。

        噗通一声,摔入了冥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