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轮回:从地府临时工开始 > 第七十七章 搞错方向了
        陈哥。

        要不我就在寨子对面沙丘上刨个洞吧。

        为什么。

        (你是地鼠吗。)

        万一有谁发现了寨子里的异常,我也好用纸鹤及时给陈哥报信。

        你好好藏着就好。

        好吧。陈哥你带上这只纸鹤。方便你回来的时候找我。

        行。

        陈魁说完便消失了。

        孔亮脸上才露出之前隐藏的担忧。

        他感觉在寨子里抓完鬼后,陈哥的神情就不太对劲。

        像是心中有座大山,压抑沉重的情绪全写在了脸上。

        陈哥明显不想多说。他也没好意思问。

        只能期望陈哥早去早回吧。

        我是不是真该挖个洞,躲在里面补一觉。但我咋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幻听呢。

        带着自我怀疑的孔亮,开始在附近寻找适合藏身的地方。

        他没有注意到,寨子的上空静悄悄飞过了一个瘦小的身影。

        如果看到了的话。

        或许还会说声:真眼熟,可不是昨天那只“鸟”吗。

        陈魁走得心事重重。脚下却没有丝毫犹豫。

        未来再困难,饭总得一口一口吃。

        何况他觉得自己不是没有一争之力。

        哪怕目前道行低微,他的起步仍然比其他人领先太多。

        不管是信息上,还是实力上(对,鬼眼也算我实力的一部分)。

        陈魁此时的心境有了些许变化。

        就像他现在的行踪一样。飘忽不定。

        上一分钟,他还在一座沙丘上。下一分钟,又回到了石路上。

        虽然他其实一步都没少走。仍是按着普通人的步速。

        但若放在他人眼里,怕是早就被吓得半死。

        毕竟好端端的一个人,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出现这种事。

        一般的鬼物可玩不来。更别说连丝毫气息都不曾泄露出来。

        鬼匿有痕。鬼眼无踪。

        陈魁也是在测试自己进入鬼域的极限。

        万一他进入鬼域的次数或时间,其实是有限制的。

        那样在没有心理准备下,可能会在某一个关键时刻,给他带来足以致命的麻烦。

        还好得出的结果,还算不错。

        进入鬼域似乎并没有限制。他都来来回回了几十次。

        除了脑袋确实有点疲倦以外。

        毕竟千分一秒的凌迟虽然早已习惯。

        但短时间内一下累积那么多次。还是对他的精神力造成了些许影响。

        比如现在就觉得自己,脑袋好像变迟钝了点。

        这是一种精神开始疲惫的表现。

        陈魁望了一眼,四周一成不变的黄沙。

        怎么回事?感觉都走了快一里路了,还没遇到别的鬼物。

        ……

        阿鼻地狱北方外围。

        丘陵环绕之下。一座跟人间城镇差不多的小镇。

        镇子四周用半人高的土墙围起来。

        中间矗立着零零星星的几间小石屋。看上去异常简陋。

        但在这个荒凉的沙漠里。除了狱主殿外,这几间小石屋已算是很难得一见的建筑。

        毕竟阿鼻地狱外围全是黄沙。别说石块了,想要搞到一点结实的泥土都不容易。

        若不是这里还有很多鬼物就地挖掘的巢穴。

        或许这片地连个小村落都算不上。

        但这镇子上聚集了上千只各式各样的鬼物。确实是方圆百里鬼物最大的聚居点。

        小镇中最大的那一间石屋,便是一只赤发夜叉的居所。

        拥有强大肉体实力的它,是这个小镇上的王。

        原本夜叉作为地府独有的强大鬼物,一出生便具有入选鬼差的资格。

        但这只赤发夜叉天生性情乖戾,在小的时候便犯了大错。

        因此被自己的族人逐出了族群。变成了阿鼻地狱荒漠上的一只流浪鬼。

        由于夜叉不仅具有肉身,力量速度和智商都远胜一般鬼物。

        所以成长起来后的赤发夜叉,很快就在北方外围的荒漠中,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势力。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它虽然被驱逐出了族群。但它夜叉的身份依旧没有变。

        部分鬼差们觉得让自己的一名曾经的族人,代替它们监管那些秩序混乱的鬼物更为方便。

        按现在的说法。赤发夜叉虽然失去了正式编制,却还有编外的劳务派遣职务。

        只要做得能让上面的狱主满意。

        鬼差们大多对赤发夜叉在荒漠中的作为,睁只眼闭只眼。

        就比如现在,赤发夜叉正在抓着一只幼小的俎鬼啃食。

        这是最近刚依附在小镇里的俎鬼部落,上贡给赤发夜叉的保护费。

        只要是在小镇附近生活的鬼物。

        每个月都必须上交一名同伴或族人,给赤发夜叉打牙祭。

        不少鬼物是能够靠吞噬其它鬼物,来不断强大自己的。夜叉便是其中的一种。

        虽然长得像鱼人的小俎鬼,身上根本没有肉。但好歹有点鱼腥味。

        作为夜叉就好一口腥味。

        不管是鱼腥,血腥,还是什么腥。只要带腥的,都喜欢。

        很快那只可怜的小俎鬼,就被坐在地上的赤发夜叉啃得只剩一个脑袋。

        “夜叉大人,小的有事禀报。”一只红毛鬼恭敬地趴在地上说道。

        这只红毛鬼,因为脑子和实力还行。赤发夜叉便安排其在镇子外负责巡逻的事务。

        当然说是巡逻。主要目的是帮赤发夜叉,在外面找到其它的弱小鬼群。

        将那些弱小的鬼群拉拢到自己小镇上。

        便可以借收保护费的名义,为赤发夜叉每月提供更多的口粮。

        此时屋子里除了坐在中间位置的赤发夜叉外,还有几只同样趴在地上的猫鬼。

        算是赤发夜叉闲来无聊豢养的宠物。

        这些猫鬼此刻正舔舐着嘴唇,眼巴巴地盯着赤发夜叉手里剩下的那只俎鬼脑袋。

        鱼头人身的俎鬼,可是猫鬼们最爱的食物。

        “赏你们了。”赤发夜叉随手将俎鬼脑袋扔在地上。

        几只早就嘀了一地口水的猫鬼,顿时嘴里发出兴奋地呜呜声,疯抢在一起。

        “说吧,什么事。”赤发夜叉不急不缓地说道。

        以它强大的实力,在这附近没有任何敢于挑衅它的鬼物存在。

        就算有,也早就进了它的肚子。

        所以就算看出来红毛鬼脸上有些紧张害怕的样子。

        赤发夜叉依旧心态很稳。有种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大能气度。

        “夜叉大人。小的刚才在外遇到了刹吠狱主的亲信青面罗刹。”红毛鬼说道。

        “然后呢?”

        “他提醒小的,赶紧回来告诉夜叉大人。要小心一个黑头发的年轻人。”

        “黑头发的家伙多了去了。它为什么要这么说?”赤发夜叉疑惑地问道。

        这特征太笼统了。像它们夜叉就跟人类外貌差不多,而且族人里也有不少黑头发的。

        红毛鬼停顿了下。吞了一口口水,继续补充道:“青面罗刹说,那名年轻人刚刚灭掉了老白它们整个部落!至于那人的具体样貌,它不敢飞太近。只能看到是黑色短发。青面罗刹跟我交待完这几句后,便急着回狱主那儿报信去了。”

        那只被灭掉的白毛鬼,严格上算是红毛鬼的表叔。

        从青面罗刹那里得到这讯息后的红毛鬼,心里是一阵后怕。

        心想如果不是自己选择跟随了夜叉大人,此时留在原部落里的它,恐怕已经死了。

        “白毛吗?我记得它实力挺不错的。脑子也够用。只是比起我要差一些。”赤发夜叉神色凝重地咬着指甲。

        它的实力是比那只白毛鬼要强。

        但强的不多。做为一名刚满一百岁的夜叉,严格来说在夜叉中才刚刚成年。

        而白毛那老家伙,活得时间可比它长多了。

        鬼物和人不一样。同层次的鬼物中,活得越久的鬼物,实力一般就越强。

        如果光是赤发夜叉一个人,去单挑白毛鬼加上它整个部落族人的话。

        十有八九死的会是赤发夜叉自己。

        还剩下一两成的几率,是指它能仗着自己比毛鬼高一层次的夜叉体质逃掉。

        这说明青面罗刹嘴里的那个黑发年轻人很恐怖啊。至少要比自己强的多。

        倒也是。不然那只罗刹怎么会直接回去找狱主大人。

        明明自己离白毛的驻地最近,罗刹却还要手下提醒自己小心。

        看来在青面罗刹眼里,恐怕只有强大的狱主才能对付那个年轻人。

        忽然,正在思考的赤发夜叉眼神一凝。

        手指有些颤抖地指向红毛鬼的身后,问道:“你确定说的是……这样的黑发吗?!”

        红毛鬼大吃一惊,转身望去。

        只见一个留着黑色短发的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它的身后。

        而且是背对着它,面向着门外站立着。

        “呀~外面好多鬼啊!……真好。”那人发出惊叹道。话里还夹着明显的欣喜。

        随即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亲切的微笑。

        “不好意思。进来的时候,搞错大门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