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轮回:从地府临时工开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偷袭
        戳!戳!戳!

        刘园园的体内爆发出了超越平常的力气。

        一边骂骂咧咧着,一边用力将拖把向长枪一样往下戳。

        那下戳的速度比机器的活塞还快!

        很快就将女鬼的脸戳得血肉模糊,五官都看不出来了。

        女鬼布满血色的眼球瞪得大大的,满嘴的污水和破裂的布条。

        似乎根本不相信自己居然遭受到这样的对待。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刘园园气势太凶猛的缘故。

        竟然真的将那只女鬼戳回了下水道里。

        连爬出来的头发都缩了回去。

        转眼便消失在了便池下面。

        周围恢复了平静。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所有不该有的声音全都停止了下来。包括刘园园手里已经断掉的拖把。

        那尖锐的断头处,上面却并没有任何血迹。

        仿佛刚才她攻击到的都是一种假象。

        此时刘园园胸口剧烈欺负,脑袋有些眩晕的感觉。

        应该是之前情绪过于愤怒和超负荷地挥舞拖把,让她有了一些脱力感。

        甚至眼前都有些发黑的迹象。

        不过顽强的女人对此并不在意。随手丢下拖把,扶着墙走出了厕所。

        她现在完全没有了再继续上厕所的心思。

        鬼知道那只女鬼还会不会再回来袭击她。如果在她蹲下的时候,就危险了。

        那种残酷的景象,刘园园想都不敢想。

        刘园园刚走出门,便遇到听到动静赶来的陈魁。

        陈魁一来就将扶着门框的刘园园,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见到女人整个安然无恙,并没有缺胳膊少腿什么的。

        陈魁心里松了一口气。担忧的神色从脸上褪去。

        “上完了?”他轻松地问道。

        刘园园涨红了脸,两秒后才弱弱地嘤了一声。

        她可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敢上了。只能夹紧自己的双腿。

        “刚刚我在里面,遇到了一只想要从便池里爬出来的女鬼。”刘园园忽然想到必须把这消息告诉陈魁。万一陈魁也想去上厕所的话,就麻烦了。

        “嗯?女鬼?那结果呢?”陈魁好奇地看向刘园园。心想这女人看着没什么本事,怎么现在却是一副从容的样子。虽然脸色看着有些红。跟小苹果似的。

        “在她想要钻出来袭击我的时候,我用拖把把她打退了。”刘园园低着头解释道。

        “那你岂不是没……”陈魁果然观察点与众不同,一下就发现了事情的华点。

        这话一说出来,他就发觉自己说错了话。所以后面就更在了喉咙里。

        刘园园的小脸顿时变得更红了。

        “要不你找个角落,我给你放风?”陈魁提议道。

        “不了。我还能憋。”刘园园匆忙摇头道。

        听到那个“憋”字,陈魁差点就笑出了声。还好强行咬住嘴唇,勉强保持住了形象。

        刘园园倒是之前没看出来,挺厉害的啊。

        居然靠拖把就打退了一只女鬼。当然也可能是那只女鬼本体太弱。

        不过怎么想,都比另两名男队友强多了。

        看来敢来跟鬼打交道的女人,都是爱隐藏实力,哄男人去护花送死啊。

        陈魁似乎在刘园园身上,看到了母狐狸江玉燕的雏形。

        相信再多历练几次,怕不是又一个江玉燕了。

        “那……你先憋着。我们去对面再搜索看看。没有意外的话,就差不多结束了。”陈魁道。

        “那如果没找到王治呢?”刘园园问道。

        “就按失踪算呗。不然还能怎么。我又不能掘地三尺。何况掘地也没用。”陈魁无奈道。

        说着他便往楼梯下走去。刘园园紧跟在后面。

        忽然一阵寒意袭上陈魁的脖颈。

        前方的李子林前,大雨中。

        站着一个身穿红衣,脸部血肉模糊的长发女人。

        之所以看出来是女人,当然不是看脸了。

        那红红的眼睛正投来怨恨的目光。

        “啊,是她!”身后的刘园园发出惊叫声。

        “她就是你打跑的女鬼?”陈魁啧了啧嘴。

        看人家这面容毁的。妈都不认识了。刘园园这女人下手可是真狠啊。

        “咯咯咯……”

        血肉模糊的女鬼带着她的诡异笑声,在雨中款款走来。

        其实她身材看上去还挺不错的。可惜整张脸就跟捣烂的浆糊一样。

        本来不怎么吓人的。一下丑得简直没朋友。

        陈魁也是佩服这些鬼物的智商。

        连个女人都打不过(一点没小瞧刘园园的意思)。

        竟然也敢光明正大地出来找茬?

        他正打算让鬼眼给对方来上一下。

        忽然身后传来噗呲一声。

        像是什么东西刺入血肉的声音。

        陈魁回头一看,刘园园的心口竟然流血了。

        一根钉子刺入了她的心口正中。

        瞪大眼睛的刘园园,哇的一口血吐出来。

        脸上的血色迅速变成了惊恐的惨白。似乎自己都没意识到,是什么时候被偷袭的。

        我艹!

        敢情鬼物之间还会玩配合!

        利用女鬼吸引我的视线,然后另只鬼物在暗中用暗器偷袭!

        不过为什么没有偷袭我呢?反而是针对了对它们威胁不大的刘园园?

        难道是怕我又借着第六感躲过吗。所以干脆选了一个更容易袭击的目标。

        这个可能性很大。

        因为对方一开始就没锁定陈魁,所以他连危机感都没有。

        而刘园园明显不具备这样的敏感神经。

        只是现在王治还没找到。自己又要损失掉最后一名队友吗。

        刘园园被钉子射中了心脏,就算钉子不长。活下来的几率也微乎其微。

        之所以现在还能正常站立,那是因为她丰腴的肉包住了伤口。

        但一旦身体擅自行动的话。怕是马上就会血流如注,昏阙倒地。

        此时的陈魁彻底怒了。

        也不想管那藏在暗中射钉的家伙。

        鬼眼直接按原来的方向射出红光,将对面当诱饵的女鬼直接打得灰飞烟灭。

        敢在鬼眼前现行,就要做好被吃掉的觉悟。

        “你呆在这儿别乱动,我去去就来!”陈魁头也不回地吩咐道。

        他要去把那藏在暗中射钉的鬼物找出来干掉。

        那个阴损的家伙杀死了罗子长不说,还偷袭了刘园园。实属罪大恶极。

        刘园园想要说什么,却根本不敢开口。怕一开口,自己就撑不住了。

        双手捂住胸上的伤口,眼角的泪水悲泣欲滴。

        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而面前愤怒的陈魁,身影已消失在一片红光中。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