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陶萄其人(6.7更新)
        “你知道你的定位是什么吗?”

        陶萄恢复意识的时候,耳边这么一句话吼得她不自觉抖了一下。

        身上的疼痛都消失了,身体很轻松,唯独有些困。

        面前站着的中年女人一头短发,一副严肃的模样,表情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你签约了我们公司,就得好好做你该做的事情,不要好高骛远。”

        “你没有背景,长相也一般,想要红,就按照我说的做。”

        “网红不是这么好当的。”

        陶萄紧紧盯着那人的脸,关于她的种种记忆浮现在脑海中,她的鼻子忽然酸了酸。

        “你哭什么,我又没骂你。”

        周虹有些不理解,现在的小年轻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受不住批评,但看着面前女孩子有些稚嫩的打扮,想了想还是没说重话。

        “算了,你回去把我的建议好好想一想,我没有逼你的意思。”

        “拿身材作为卖点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而且你也说了,你急需用钱。”

        周虹本以为陶萄会拒绝她的提议,没想到她却点了点头,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谢谢周姐。”

        周虹被陶萄天生有点嗲的声音弄得皱了下眉。

        “你不要这样讲话。”

        这是周虹和陶萄的第二次见面,每次听到陶萄的声音,她都忍不住别扭。

        倒也不是娃娃音,就是嗲,连湾腔也没有,倒有点苏南水乡的妩媚。

        “周姐,我声音原本就这样的,你要是不喜欢我就不说了。”

        声音放小了之后,更嗲了。

        陶萄知道周虹受不了她这一套,果然,她的解释一出来,周虹皱着的眉头就松开了。

        “算了,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

        陶萄又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周虹看着自己手臂上浮现出来的鸡皮疙瘩,叹了口气。

        *

        出了办公室之后,陶萄胡乱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眼泪,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她的手指在年份那一栏上摩挲了一会儿,最终露出了一个似哭非哭的表情。

        陶萄从来没想过,自己能重新回到十八岁这年。

        这一年会发生很多事情,但现在还没有发生。

        她把手掌摊开,手心朝下,细细打量自己手的形状和皮肤的状态。

        白、瘦、修长,就连指甲也泛着粉色,圆润健康。

        多年后的她同样用这样的眼光凝视过自己的手。

        只不过那只手已经变得伤痕累累,有很多自残的痕迹,指甲盖的颜色也变得不再正常。

        *

        从包里翻找出口罩和帽子戴上,陶萄低头朝外走。

        口罩挡住了鼻子和嘴巴,她的眼皮前窄后宽,像狐狸。

        迎面一个穿着黑色卫衣的男生与她视线相遇,陶萄和他擦肩而过,没有停顿。

        那男生却停下了脚步,怔怔地回头看陶萄的背影。

        男生都喜欢身材好的女生不是没有道理的。

        直到一个人敲了敲他肩膀:“哎,兄弟,别看了,那是背影杀手。”

        黑色卫衣迟疑了好一会儿:“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见过她的脸啊,我和她之前在一个班培训。”

        *

        陶萄的出租屋陈设很简陋。

        不到二十平,有一个独立的厕所,没有厨房,床的对面是一个全身镜,除此以外只有一个很小的书桌,一把椅子,正对着窗户,窗外面没有风景,只有正在施工的工地和一面贴满的各种小广告的墙,墙里面有几棵树,并不干净,看起来灰扑扑的。

        陶萄看了好一会儿,才一言不发走进厕所拿出工具开始打扫卫生。

        擦着窗户的时候,少女嘴角弯了弯,露出一个堪称妩媚的笑容。

        这样的笑似乎不应该出现在她脸上,但她练习过很多遍了,很自然地就露出了这种笑容。

        这个地方的房价很便宜,楼梯房,很老式的小区,公交站走路过去五分钟,这是她当初选在这里的原因。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周虹给她发来的消息。

        雨后彩虹:【考虑得怎么样了】

        陶萄的id是葡萄。

        葡萄:【我听周姐的】

        陶萄的回复很快,另一边的周虹倒是愣了一下。

        雨后彩虹:【你想通了就再好不过了,你明天再来公司一趟,我到时候把注册的各个平台的账号密码都发给你】

        葡萄:【好的,谢谢周姐】

        *

        陶萄误打误撞签的这家公司叫做鲤鱼传媒,公司目前在做的是培养一些小主播小网红,在他们红了之后利用他们的名气赚取利益。

        周虹算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也负责担任经纪人。

        公司尚小,员工也不多,出钱的股东也是要“劳动”的。

        只不过上辈子的陶萄刚签这个公司,自尊心极强,骨子里又比较传统,所以一听到周虹要给她安排走“好身材”路线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公司打算让她卖肉,死活也不肯答应,于是就有了先前在办公室被“训斥”的一幕。

        陶萄对着全身镜打量着自己的脸,然后拿出手机拦住脸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

        看着手机里的自己,陶萄摇了摇头。

        凹凸有致的身材和一身雪白的皮肤,配得上“尤物”两字。

        所谓的凹凸有致是真的凹凸有致,腰极细,胸很大,形状很漂亮,就连屁股也是女孩子们梦寐以求的蜜桃臀。

        ——一张脸过于寡淡,却生了一副rou欲感十足的身材。

        有那么一段时间,陶萄十分讨厌自己的身材,这和她曾经喜欢过的人和背后喜欢指指点点的同学有关。

        陶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把t恤撩上来了一些,手指沿着腰线的位置微微划了一圈。

        “我真好看。”连小肚子的线条也可爱。

        少女小声感慨。

        *

        第二天,陶萄按照周虹的指示来到公司。

        推开周虹办公室的门,除了周虹,办公室还有一个人。

        周虹站起来朝她介绍:“等会儿不是要拍照吗?这是我新找的摄影师。”

        她指着另外一人开口。

        陶萄朝那人看去,。

        很年轻的一个男人,面容冷峻,背着一个相机包,脚上穿着军绿色的系带马丁靴,头发是卷的,到脖子的位置,上半部分扎了起来。

        陶萄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正好朝着陶萄看过来。

        “口罩帽子脱下来看一下吧。”他朝陶萄开口,声音低沉,十分年轻,也好听。

        陶萄皱眉朝周虹看去,见周虹点了点头,陶萄才把帽子口罩摘下来放到一边。

        年轻男人的目光肆意在她脸上打量,很快便收回视线,他想了下,指了指她的帽子和口罩,道:“还是带上比较好。”

        如果是上辈子的陶萄,现在估计已经被他这么短短一句话打击到难受至极,但是现在陶萄却十分镇静。

        谁不喜欢长得好看的异性呢,而且还是偏艺术系条件很好的这种。

        人被打击就很难过了,被好看的人打击更难过。

        然而少女只是勾起了沙发上的口罩,朝那人露出一个微笑,就像她在擦窗台的时候,对窗外露出的笑一样。

        带着一点违和的妩媚。

        寡淡的面容瞬间便柔和起来。

        只不过她很快带上了口罩。

        “我也觉得,长得不好看,我知道的。”

        少女的声音如同湖面起的烟,柔柔袅袅,带着几分哀愁。

        周虹还没开口,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便倏然起身,相机包和他身上的冲锋衣摩擦出塑料般的声响。

        他并没有因为陶萄的表现而动容,反倒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朝陶萄伸出一只手,表情异常冷漠:“你好。”

        “我叫徐填。”

        陶萄迟疑了一下,还是握了上去。

        只不过两人手心微微碰了一下,这个叫做徐填的男人便把手缩了回去,仿佛陶萄的手上沾着什么病菌一样。

        陶萄的手愣在半空中,徐填瞥了她的手一眼,评价:“手形状不错。”

        他这种随意的语气就好像在讨论xx东西味道挺好一样,十分不尊重人。

        陶萄上辈子并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因为她始终拒绝周虹给她的规划和人设。

        周虹已经站了起来,表情有些尴尬。

        她本以为陶萄会生气,因为从之前的几次接触来看,陶萄生性敏感而且自尊心很强,

        “谢谢。”

        声音嗲得很。

        周虹看了看徐填,立马出来解释道:“你别误会,陶萄声音本来就这样。”

        “陶萄?”徐填语气有点疑惑。

        陶萄看着徐填,开口:“嗯,葡萄的桃,不是桃子的桃。”

        “又是葡萄又是桃的,你开水果店?”

        徐填开了句玩笑,没想到陶萄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以后挣了钱开一家水果店也挺好的。”

        徐填被她这话弄得愣了一下,再看向陶萄的时候,她已经带好帽子和口罩,坐在了沙发上,双腿微微交叠着。

        虽然穿着宽松的牛仔裤,但侧坐的时候,曲线依旧十分明显。

        一种很rou欲的美。

        徐填面色平静地移开视线。

        “那买水果的人一定很多。”

        “这样最好。”

        陶萄懒得和他发火。

        毕竟,她还要赚钱养自己和弟弟。

        徐填似乎在思索什么,他盯着陶萄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想说什么。

        而这时,陶萄的脑子忽然针扎一般痛了起来。

        前世的一些回忆如同疾风骤雨般从涌入她的脑袋里,却又在下一秒如同被一只手插入般,生生摘除。

        口罩下陶萄的脸色煞白。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

        耳边冒出一道金属般冰凉的声音,沉闷、冷酷:“您好,欢迎绑定野心家系统,我是您的野心管家,0745。”

        “检测到宿主近期野心——1.靠自己的身材火起来,2.报复(勾引)徐填。”

        “请宿主尽快执行野心,否则将会被剥离生命值。”

        ——她的确重生了,不过不是毫无代价的重生。

        野心啊,多么遥远又多么亲切的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