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男高中生&自拍(6.8更新)
        “明天就要去拍照片了,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比如想在哪里拍,拍摄的地点?”

        “陶萄?”

        “你在听我说话吗?”

        女孩子低着头,似乎他说的话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只是在懒散地思考自己的问题。

        好一会儿,陶萄才抬起头来,看向他,语气比之之前沙哑了一些:“啊?”

        不远处的男人背对着窗户和办公桌坐着,眼睛眯成一条线,眼神里露出些不耐烦,他好像也的确,是那种人——一旦不开心掩饰也懒得掩饰,不管面前坐着的是谁。

        于是好一会儿,徐填才把自己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

        “明天去拍摄?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实际徐填的想法只是随便取个外景,然后让陶萄跟着一起过去随意摆拍几个姿势,毕竟这不是什么大成本的制作,思索着,他眯起眼又上下打量了陶萄一遍。

        ——以后就算火起来,也是个不入流的网红而已。

        他在心里作着评价。

        就在这个时候,陶萄忽然抬头。

        他坐的位置是背着光的,但是陶萄没有。

        所以陶萄抬起头来之后,一双眼睛正好直直看向他。

        不能说陶萄的眼睛有多美,徐填虽然资历不算太老但也拍过不少长得漂亮的人,大多的女孩子眼睛形状漂亮,上面铺满了亮片或者别的什么哑光或者偏光的眼影,只是天天拿着手机、熬夜看剧、或者脾气不好,眼睛极少有像不远处的女孩那样黑白分明的,就算有,徐填也记不起来的。

        他一只手摸着相机,思索着明天让陶萄带着口罩拍照的可能性,但是就在这时,陶萄忽然朝他弯了弯眼睛。

        她的睫毛也不算浓密,因而一双眼睛的形状很干净。

        莫名有点狐狸的意思,尽管眼尾拖曳出一条弯弯的线条的样子不算太漂亮。

        可徐填脑海中蹦出一个词,妩媚。

        而接下来陶萄说出来的话更让徐填有些诧异。

        或者可以换为另一个词——不理解。

        女孩望着她,语气轻快而娇嗲。

        里面是带着绵绵的笑意的。

        “去水果店拍吧。”

        “我喜欢那种地方。”

        虽然市井,且有些有的地方有不太新鲜的水果和附着在上面的小苍蝇。

        但不是先前刚好提到了么?

        或许是从小学习美术和摄影的缘故,对于特殊气息的人或者物徐填总是特别敏感。

        望着陶萄,有那么一瞬间,徐填感觉自己的脑子被闷闷地敲击了一下。

        说不上舒服,但也不是不舒服。

        *

        “叮,计划完成度——百分之三。”

        陶萄从办公室离开的时候,脑海中冒出这么一句话。

        她回头看了还坐在办公室的徐填一眼,眸色有些沉。

        这个徐填,好像出乎意料地讨厌她。

        不过比起这一点,这个叫做野心家的系统更加令陶萄感到不适。

        出租屋离公司很远,做公交车足足有二十几站。

        陶萄坐在最后面一排,无声与系统进行交流,靠着窗户闭着眼睛,在别人看来,跟睡着了没有区别。

        ‘是你帮我复活的吗?’

        ‘是,在你临死前,系统检测到了你强烈到不可思议的野心和欲望。’

        这句话令陶萄怔楞了一下,她睁开眼看向车窗外,在变换莫测的景色中,想到了自己上上辈子的很多事情。

        但是要仔细想,一些关于□□、政治大事件、人生转折点的记忆却好像生生被抽离了似的,记不起具体。那些和她发生过关系但现在还没有出现的人,在她的记忆中也看不清脸了。这大抵是系统为了防止她作弊而形成的“雾”。

        但尽管如此,她对于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件依旧记得清晰。

        她运气不好,性格也不好,对这个世界彻底改变看法是在二十岁以后。

        二十岁那年她开始想通过自己“人造”的美色跻入上流社会,可她依旧极其矛盾地反感那些权贵,讨厌逐渐变得虚荣的自己,对弟弟的死抱有很大的痛苦,讨厌很多很多人,并且想用很极端的手段去报复他们,但是最终她什么都失败了,什么也没有做成。

        因为她空有野心,却优柔寡断,因为出身而自卑敏感,最后只是很落寞地死去了。

        正因为如此,死的那一刻,她的后悔到达了极点。

        ——所以之前所设想的一切充满恶意的野心和蓝图,为什么不去迈出第一步呢?

        ‘我要做什么?’

        陶萄收回视线,低头看自己的鞋子。

        ‘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了不是吗?’

        陶萄再次笑了一下。

        她已经很久没一天笑过这么多回了。

        ‘我知道了。’

        ‘肆意妄为。’

        *

        公交车前半部分不知何时上来了几个高中生,车厢内也因为他们而热闹起来。

        其中有一个人鬼使神差看了一眼陶萄,愣了好几秒,便飞快偏头朝着同伴示意,很快,那一伙男高中生都有意无意地朝着陶萄这边看来。

        陶萄看到他们校服上印着的三中的字样,视线多停留了一会儿。

        弟弟就在三中上学。

        他们看陶萄也很正常,陶萄坐在那里,口罩帽子全部带上,徒留过于惹人垂涎的身材和裸露在外面的白皙中透着粉的皮肤,坐在最后排也是最高的位置,一眼便令人瞩目。

        高中里当然也有漂亮的女生,身材好、发育好的也不少。

        但陶萄是那种极致的好。

        今天不是周末,也不是放月假的日子,更加不是午休,而正是上课的时机,但是这几个人偏偏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了公交车上,其中一人还染了头发,另外几人也有打耳钉的,个子都还比较高。最高的那一个也是最帅的,他漫不经心地看向陶萄,视线并不猥琐,倒有点轻慢,耳朵上有一枚黑色的耳环。

        陶萄在心目中对他们有了一个评判。

        待一个嬉皮笑脸走过来的男生,停在她的旁坐试图坐下时,她把自己的帆布包放了上去。

        “姐姐,你是大学生吗?”

        陶萄不说话,那男生看了一眼占着座位的帆布包,支着前面座椅的背部,又道:“我能加你一个微信么?”

        车后排的人并不多,听到动静,有几个乘客回头看了一眼,余光瞥到一旁看热闹几个牛高马大的高中生,又若无其事地回过头去,仿佛这事这事和他们毫无关系。

        另外几个人还在靠近们的位置,看戏似地看着陶萄的反应。

        “不行吗?”

        那人继续问陶萄,有点无赖的意思,仿佛陶萄不把微信方式给他,他不仅不会走,还有可能会捉弄她,让她难堪。

        可陶萄似乎并没有被吓到,只是按着自己的帆布包,低头不说话。

        “哎,你为什么不回答?”

        “你是聋了吗?”

        这句话刚刚落下,女声便倏然抬头看他。

        那双曾经让徐填稍微迟疑的狐狸眼,便落在了低头看她的男高中生眼里。

        她眨了一下眼睛,男高中生便好像被什么敲了一下胸口。

        “我没聋呀。”

        “你好没礼貌。”

        少女手指捏着帆布包的手指紧了紧,忽然开口了。

        声音还是她的一贯的声音,不像是生气,倒像是抱怨。

        男高中生愣了一下,随即咽了咽口水,他虽说在学校横行霸道,也谈过几个女朋友,但真正遇到这种阵仗,却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了。

        流氓的架势也摆不出来了。

        面前的女生也太……他没遇见过这种反应的。

        “我、我就是想加个微信。”

        “我拒绝。”

        女生把帆布包又放回了自己的腿上,但男高中生却不敢再坐她旁边。

        “为什么?”他盯着少女带着点粉的手肘,声音自己都没意识放轻了。

        陶萄调整了一下坐姿,倚着窗看向他,又看了一眼依旧站在门口处的一伙高中生,倏然伸出手指,指了指那个最高个的男生。

        “要是他问我要,我就给呀。”

        空气忽然安静了。

        当着一个男生的面,拔高另外一个男生的地位,虽说两个对象都是高中生,但始终有点奇怪的味道。可陶萄做着这种事,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面前的男高中生眼睛瞪圆了,他本应该生气,但不知为何,陶萄的声音飘进他耳朵里,他莫名就耳朵麻了一下,然后眼神也顺势盯住了她悬在半空中的那只手上。

        很漂亮、干净又骨节分明。

        指甲上什么也没涂,透着天然的粉。

        他看得有点痴迷。

        而远处的另外一伙人,尤其是被陶萄指着的那个,最高的、带着黑色耳环的,却脸色微变。

        “他不加女生的。”

        “啊?真可惜呢。”

        可她的眼神一点也没流露出可惜的意思,没要到微信,又到站了,男高中生只能一步三回头地走向车门口。

        “赖着不想走啊?”

        “闭嘴,都怪你让我去问啊。”

        车门关上了,那群年轻的高中生的声音也渐渐被丢下。

        陶萄看着他们倒退的身影,无声地撇了撇唇,心情却莫名有些好。

        这是她第一次光明正大,做了挑拨离间的事。

        原来这种感觉……这么,刺激啊。

        *

        当天晚上,陶萄把行李箱里的衣服都翻出来摊在了床上。

        她的衣服并不多,款式也都很简朴,其中有些是高中穿了三年的衣服,都洗得泛白了。

        今天身上穿的这套是她不久前在网上买的,虽然新,但布料显得很廉价。

        经过一番挑选,陶萄把那些土气幼稚的衣服全部挑了出去,然后在剩下的里,挑出了一条布料很软的长裙,青黑色的,棉质的,看起来十分良家的那种,上身后裙摆能直接盖到脚踝的位置。

        洗完澡之后,陶萄换上了这条裙子,然后走到全身镜前,又对着镜子拍了一张自拍。

        手指沿着脚踝打了个圈,她轻轻蹲了下来,然而在看到镜子后边一只黑色的蟑螂爬过时,脸色变了变,很快站了起来。

        她用马赛克把背景模糊掉了,手机的位置正好挡住脸,照片修完之后,微信震动了一下。

        周虹把一系列平台的账号和密码都给陶萄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