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勾引就是勾引啊(6.9更新)
        陶萄现在微博的粉丝数量是0。

        微博由公司给注册,是因为两边都持有账号密码,到时候方便公司那边处理一些比较正式的文案。

        不过那些对现在的陶萄而言还远得很。

        陶萄把自己的照片放了上去,然后编辑了一条文案:【裙子好像有点长了】

        正要点击发送,陶萄又迟疑了一下,仔细思考后,她把照片和文案保存到了草稿箱里,然后点进微博的话题榜里看了一眼。

        她并没有找到夏天或者裙子之类的大话题,只有一些明星的花边新闻,以及社会上发生的一些较为引人深思的案件。

        索性陶萄最后并没有把这张照片发出去,这么干巴巴的一张图,太没有仪式感了。

        微信震动了一下,是周虹给她发来的消息。

        周虹:【这是徐填的微信,你加一下他,明天让他带你去拍照】

        陶萄:【好,麻烦周姐了】

        周虹:【不用客气,不过你们可不要谈恋爱啊】

        陶萄:【周姐你想多啦,徐填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徐填也不太喜欢我哈哈,能看出来不是么】

        周虹:【你这孩子,自信一点】

        陶萄:【周姐晚安~(调皮)】

        谈恋爱?陶萄想到徐填那副冷淡的样子,不由有些想笑。

        但陶萄还是通过周虹给她发来的微信名片,向徐填发送了好友申请。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在陶萄看化妆教程的视频看得正起劲的时候,徐填通过了他的申请。

        陶萄便点击了暂停,回到了微信界面。

        她率先朝徐填打了招呼:【你好,我是陶萄,是周姐把你的微信推给我的,就是今天上午我们在鲤鱼传媒见过的,你还记得么?】

        她发了这么一大段话,徐填只回了两个字:【记得】

        陶萄一时间有点尴尬,但她很快把这种尴尬压了下去。

        她又问:【那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去拍照呢?地点也还没确定(苦笑)】

        徐填:【明天上午十点,来这里(微信位置)】

        陶萄用手机地图打开他发过来的位置看了一下,发现那边她坐车过去要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陶萄:【这是哪里呢?】

        徐填:【我家楼下的水果店】

        陶萄:“……”

        徐填等着对面回话,但看着对面一直在输入中,却一直没有消息传过来。

        边上有人碰了一下徐填的胳膊:“学长?你在和谁聊天啊,这么专心。”

        徐填摁熄了屏幕,看向和自己并肩站着的女生。

        双马尾,圆脸,杏眼,很可爱的长相,身高刚到他肩膀下面一点,是大部分男生都会喜欢的类型。

        “和模特聊拍照的事情。”徐填有些随意地回答。

        “男生还是女生啊?”

        “女的。”

        “啊……是不是很好看。”

        “丑。”

        “啊?”

        “不好意思,张同学,我还有点事得回家了,就不送你回宿舍了。”

        “啊……好。”

        咬着唇语气微变的女孩子很快被高高瘦瘦的男人甩在了身后,他肩上还背着相机包,骨节分明的手随意地扶着肩带,另一只拿着手机在看。

        并没有多在意身后的女孩子。

        好一会儿,陶萄才回了他消息:【有点远……嗯,我早点起来吧】

        徐填差不多也隔了这么久才回:【到了叫我,我下楼】

        这个时候陶萄正点开他的朋友圈看。

        他的朋友圈是最近半年可见,基本上没什么什么关于生活的长吁短叹,更没有关于自己的内容。

        动态全是他拍的照,男的女的都有,大部分都长得挺好看,有几个陶萄见了也要夸一句大美女,配文大部分是拍摄的时间,比如xxxx年x月x日上午这种格式,评价很少。这个风格和他本人倒是很符合。

        徐填拍的照片不一味追求唯美,多在于展示每一个被拍摄者的特质。

        胖有胖的特质,瘦有瘦的韵味,不同的神情或者尴尬或坦荡,都被捕捉得很确切。

        陶萄预料到,大概明天在给她拍完照之后,他的朋友圈里又会多出一组编号。

        切回和徐填的聊天界面。

        看到徐填的回复,陶萄指尖点了点音量键。

        陶萄:【那明天见,你看我现在这件衣服可以吗?】

        徐填这次倒是回的很快了:【?】

        陶萄在相册里找了找,在昨天和今天的自拍之间犹豫了一会儿。

        最终陶萄把昨天的那张照片发了过去,身后的背景并没有打上马赛克,屋内简陋的情形在全身镜里一清二楚。

        昨天她穿的是一件粉色的贴身类似于瑜伽服一样薄薄的外套,里面穿了白色的小吊带,下方则是白色的宽松的裙子。

        依旧是很廉价的打扮,可是无奈她皮肤通透,身材也太好,怎么看都挑不出毛病,就连膝盖的地方都是莹润的粉。

        果然,徐填发了一句“可以”过来,但并未对她的照片多做评价。

        陶萄:【好哦】

        徐填:【嗯】

        没有了后文。

        陶萄屈膝坐在床上,无声摇了摇头。

        徐填比她想象得还要冷淡。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胸口,里面的心脏正在强有力地跳动着。

        她一直都不是什么良善的人。

        所谓的系统不过是一个□□而已。

        *

        除了时间和地点,徐填没有对陶萄作任何其他的要求,比如穿着、发型、妆容等。

        他比她看起来还像在完成任务。

        陶萄自公交站下车之后,又走了好一段路,才抵达了徐填发给她的水果店的位置。

        大约提前五分钟陶萄给徐填发了消息,远远的,在水果店门口,陶萄看到了一道墨绿色的身影,衬衫短袖和略宽松的裤子,显得人很精神,而绿色又为他增添了几分气质,发型还是没变。

        视线中他正低头摆弄着相机,陶萄悄无声息地朝他走了过去。

        一道影子从侧后方靠过来,徐填才抬头朝陶萄的方向望去。

        “你来——”

        他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视线落在陶萄身上,然后上下将陶萄打量了一遍,用的是那种毫不掩饰的带着几分审视的目光。

        “怎么换了衣服?”

        陶萄的衣服是青黑色的,在上午炽热的光线下,泛着点墨绿色,似乎和徐填的是情侣色系。

        “今天早上不小心发现衣服有点皱,就顺便换了一件。”

        少女带着口罩,没带帽子,一头鸦青色的秀发披散在背后,耳边夹了一只珍珠的小卡子。

        在太阳下泛着异常诱人的光泽。

        口罩罩住了平淡的下半张脸,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嗲。

        “会影响拍摄吗?”

        少女似乎有些局促,她怯生生地看向徐填,语气有些为难。

        “倒不至于。”

        “进去吧,你自然点进去随便挑点什么水果,表情自然点,现在里面没什么人,我和老板打过招呼了。”

        徐填漫不经心地举起了相机,对准了前方走进水果店的女孩子。

        似乎察觉到了他在拍摄,前面的女生把步子放得慢了些。

        背影显得腰很细,浅浅的内衣带子的痕迹诱惑性地勾勒了出来。

        因为是棉质的,所以内衣内裤的痕迹有些明显,不过陶萄穿的是无痕的内裤,所以相机里能看到的只有内衣的横和竖而已。

        没有任何赘肉,臀部丰盈的地方几乎在折痕处更加明显。

        她走路的姿势变得慵懒。

        不过是劣质的低等长裙,却被她穿出了民国旗袍的意思。

        那一扭一扭的,最好手里应该还要提着一个珍珠的挎包。

        察觉到身后人逐渐变得炙热的视线,陶萄口罩下的唇朝上勾了勾。

        她拿起一串葡萄扭头朝镜头歪了歪脑袋,徐填便下意识摁下了快门。

        意识到自己被带动了的徐填微微皱起了眉头,可紧跟着镜头里的女孩子放下了葡萄,拿起一盘车厘子,支着下巴手指一个个点了起来,最后选中了一颗最漂亮的,她的跨朝侧边扭了一下,腰细的似乎一掐就会断,指尖勾着一串车厘子,两颗,就那样轻轻挂在她的尾指上。

        “咔嚓。”徐填又摁下了快门。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徐填一直都是这样被不远处的女孩子带动着。

        什么也没露,裙子是真的到了脚踝,也只露出了脚踝。

        可就算是背影,稍微扭一下,就连见惯了漂亮女生的徐填,也觉得过于勾人了。

        虽然他知道她长相很一般。

        “叮,勾引徐填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二十!”

        陶萄拍了这么久,选了一盒草莓,一盒车厘子。

        结账的时候徐填并没有要付款的意思,陶萄心里有点烦躁。

        出了水果店,陶萄在门口站定,把手里的水果递给徐填,徐填还在看相机里的照片。

        “干嘛?”他有点不解。

        “给你呀,请你吃。”

        徐填:“你自己吃啊,给我干嘛?”

        陶萄直勾勾地看着他,徐填以为她要说出什么献殷勤的话来,没想到女孩只是摇了摇头,语气带着点遗憾:“公交车坐太久的话,水果会变得不新鲜。”

        她的意思是,她家真的很远。

        徐填忽然觉得自己有点为难人。

        “我的确不该让你跑这么远。”

        “没有。”

        “我谢谢你还来不及。”

        少女双手合十看向徐填,“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今天拍的我的照片可不可以不要放到你的朋友圈。”

        “嗯?”徐填有点没明白他的意思。

        陶萄朝他歪了歪脑袋,狐狸眼眯了起来,声音柔情似水: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变成一堆编号。”

        她的声音在夏日的热气里上升:“那多没意思啊。”

        有那么一刻,徐填觉得自己的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脑袋。

        当他凝视这面前的女孩的眼睛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