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来我家吗?(6.10更新)
        公交车上,陶萄给徐填发消息:【照片麻烦传我一份呀】

        徐填:【好】

        摁熄了屏幕,陶萄看着窗外加速倒退的风景,不由心情美妙至极。

        ‘叮,报复徐填计划完成度百分之四十,请宿主再接再厉。’

        ‘你错了,这不叫报复。’

        系统的声音有点疑惑:‘那叫什么?’

        陶萄轻佻道:‘叫小心眼。’

        报复这个词太重了,她单纯看不惯徐填高高在上的态度,想让他到时候也尝一尝被人漠视的滋味而已。

        平心而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在无权无势的时候,报复就是这么孩子气。

        *

        回到出租屋,陶萄点了一份外卖,她点开银行卡里余额看了一眼,里面还有将近两千块。

        点了一份外卖,便少了一点尾数。

        陶萄不由有点心疼,想到陶予,陶萄更加皱起了眉头。

        她用钱是其次的,但陶予不能不用钱。

        再过一年,她就要上大学了,那时候一个学期就要将近一万块,再加上陶予新学期的学费以及生活费……陶萄打开手机又放下,她坐在窗边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

        她和陶予都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从小就尝遍了穷的滋味。

        她不想再穷下去了。

        至于未来会找上她的夏家……她没有想指望的意思。

        正在办公室看着陶萄照片的周虹忽然收到了一条消息。

        陶萄:【周姐,我能去直播吗,或者自己在社交软件上发视频什么的】

        周虹:【你想直播?】

        陶萄:【我现在有点缺钱,我怕只单单发照片得到的关注太少了】

        周虹:【直播暂时先放一放,你可以在某音上面玩一下,现在我还在考虑你未来的发展方向,你自己弄不要太出格了就行】

        陶萄:【好】

        某音是最近年轻人中很火的一档短视频软件,里面帅哥美女比比皆是,就是美颜滤镜太重,但这不妨碍大家看得爽。

        里头但凡有人带火了一个梗,那便多的是人跟着模仿,而最先带火某个梗的人一般能够迅速涨粉,某音的用户很多,有时候一夜之间涨几十万几百万粉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但那些离现在的陶萄都太远了。

        最近比较火的一个梗是换装的梗,也就是一开始视频主人公是极其邋遢的样子各种丑化自己,然后随着音乐节奏的变化,一秒改头换面从宅男宅女变仙女帅哥。

        虽然有些挺油腻,但是配合音乐和快节奏,让看的人能眼前一亮。

        陶萄看了一组换装的合集,然后打开了某音的相机对准自己的脸,尽管某音的滤镜真的很厉害,但陶萄这张脸依然没有太大的亮点。

        某音主要的磨皮和瘦脸对她并没有什么效果,她主要的差错是在五官上。

        至于化妆,陶萄现在没有化妆品,如果洗面奶算是化妆品的话,那洗面奶就是她唯一的化妆品了。

        陶萄现在也不想把本就不多的钱用来买化妆品。

        因此她带上口罩,再次站到了全身镜前。

        这次随随便便后置摄像头里出来的画面都比之前自拍的时候档次高太多了。

        陶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眉眼。

        只要有钱,变好看不是多难的事。

        ‘宿主不用担心美貌的事。’

        陶萄挑了挑眉:‘什么意思?’

        1024:‘只要宿主每实现一个也行,美貌就会逐渐上升。’

        ‘这是系统能给你的唯一回报,因为这是宿主无法通过自己的努力而改变的最强烈的野心。’

        陶萄睫毛颤栗了一下,随即声音压抑着兴奋:“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

        陶萄低头抱着膝盖,无声地笑了起来。

        “真好啊你,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1024,主人。’

        “1024,你真好。”少女的声音娇嗲极了。

        1024打了个冷颤,莫名有些想逃。

        陶萄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然后继续拿起自己的拍自己的脸。

        只可惜镜子里房间的画面太简陋,于是陶萄将镜子挪了个方向,对准了墙,墙好歹还是不脏的。

        就是空间太小,有些挪不开身。

        半个小时之后,陶萄将镜子搬回了原来的位置。

        她坐在床上,把自己的短视频发了出去,然后搜索了一下海瑞大学编导系。

        海瑞大学编导系是她一年之后要去的学校,不算特别好的大学,但也是个一本,这里的编导系比不上海瑞戏剧学院那样有名,所以招生的条件也相应放宽了很多。陶萄从小就对影视感兴趣,高考分数还不错,便报了这样一个专业。

        现在是九月,新生开学的日子,随便刷一刷社交软件,都能看到很多关于军训的消息。

        陶萄把专业的架构看了一遍,又在网上找了一些免费的电子版资料,有一搭没一搭翻了起来。

        好一会儿,她才想到了自己发出去的短视频。

        点开某音,陶萄被弹出来的各种小红点吓了一跳。

        有很多私信打招呼的消息:

        【姐姐,你还缺小跟班吗】

        【流鼻血了,姐姐好a,身材好好呜呜呜】

        【互关吗?】

        【新人呀,现在某音新人都这么牛逼了吗kkk】

        她点到自己的视频状态里,不过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她收获的赞已经有两千个了。

        这不算太多,但对于第一个发动态的新手,已经不算差了。

        陶萄虽然知道这不少,可还是有点失落。

        她原本以为反响会更好一些的。

        她点开自己的视频看了一遍。

        别人都是换脸,而她是换衣服。

        从看似干瘪平平无奇的豆芽菜身材宅女,摇身一变成了前凸后翘皮肤雪白的大美女,这不比那什么浓妆艳抹不更刺激一些吗?

        陶萄点开评论区看了一圈,忽然她看到了这样一条评论:【感觉妹子不太会拍视频?按照我的经验,如果你把手机的位置再放下一点,你的腿会从视觉上长一公分,而且这个光线也不行啊,浪费!】

        陶萄便又回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视频。

        她才发现自己的拍摄角度确实有点随意了,换装时候用布盖住镜头然后再掀开的剪切也不是很利落。

        卡点卡得也不行。

        陶萄皱起了眉头。

        某音原本就是一个喜欢看光线亮丽的特质的地方,而在一群“大神”当中,不太用心的陶萄显得灰扑扑的。

        而灰扑扑就显得很low,身材再好也挽救不了。

        她咬着手指头,又翻看了几个热门的换装短片,然后又举着手机,到全身镜面前鼓捣了一下。

        调整站姿,手机的高度,以及尝试不同滤镜带来的效果,就在她准备再拍一次视频的时候,微信震动了一下,是徐填发了几组照片过来给陶萄看。

        陶萄翻了翻,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徐填拍的照片很好看,和她自拍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当然,这和她表现力很好不无关系。

        又纯又欲,完全是陶萄想要在拍视频中展现出来的状态。

        于是陶萄咳嗽了一声,摁了条语音过去:“好好看啊,徐填,你能教我拍照吗?”

        女孩的尾音上翘,拖曳起勾人的音色。

        听着她的声音,他人便会莫名想到她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徐填:【?】

        陶萄:【啊,就是我今天发了一条抖音,然后……】

        徐填:【说话别说一半】

        陶萄:【视频链接】

        过了大概五分钟,徐填才回话:【你这拍照的技术,是真够差的】

        陶萄:【哈哈(哭泣)】

        徐填却继续道:【走路会走,拍照不会拍?】

        陶萄心想,又不是所有人都有钱买相机玩摄影学画画构图的。

        他不过是生在了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而已,倒也不必如此语气高高在上。

        可嘴上陶萄却说:“对啊,我好笨,这根本就不能红起来。”

        徐填:【这么想红】

        陶萄心又想,对啊,想红又不犯法,不红哪里来的钱赚啊,去餐厅端盘子吗?那多没意义。

        不过徐填冷嘲热讽了一阵之后,还是对陶萄来了一句:【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帮你拍,顺便教你怎么拿手机自拍】

        陶萄从床上做了起来,她打字:【真的吗?】

        徐填:【是,后天周日,你来我家吧】

        你来我家……吧?

        陶萄眉头皱了起来:【你家没有别人了吗?】

        徐填:【你还想有谁?】

        陶萄:【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来你家会不会有点不太好……】

        徐填:【我哥也在】

        陶萄:【啊?】

        徐填:【。你来不来】

        陶萄:【……来】

        过了好一会儿,陶萄才又补充一句:【谢谢啦~那你要不要把你家的地址发给我……以及我们见面的时间?】

        徐填发来了地址:【上午下午都行,到了给我发消息,周日我一整天有空】

        *

        周日的午后,徐填家的门被敲响了。

        正坐在客厅看书的男人皱了皱眉,楼上传来徐填的声音:“哥,我朋友来找我,你帮我开一下门,让她到我画室里来。”

        徐意有些不耐地起身朝门口走去。

        他这个弟弟,总是肆意妄为——

        “吱呀。”

        “您好!请问徐填是住在这里吗?”

        甜且粘的女孩子声音传入耳朵,徐意透过眼镜片低头看去。

        他眯起眼睛,声音比徐填更成熟一些,带着几分磁性:“你是徐填新交的女朋友?”

        “第几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