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衣服&触碰(6.11更新)
        陶萄站在原地看他,表情有些疑惑。

        看来徐填带过不少女孩子来自己家。

        面前站着的人大概率是徐填的哥哥,和徐填是截然不同的风格。

        但他们在陶萄看来,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说话很不客气,也不在乎别人的想法。

        没礼貌这个词大多不用在外表光鲜亮丽的人身上,所以陶萄给他们俩的定性是——轻慢、高高在上。

        “您好,您是徐填的哥哥吧。”

        面前的女孩子朝徐意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我是来找他谈工作上的事情的。”

        陶萄的声音不知是因为外面热还是怎么,声音比往常更细了一些。

        她这话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徐意扶了扶眼镜,视线在她的口罩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然后飞快地扫了一下她身上十分凸显身材的裙子。

        昨天的蓝色裙子穿了一天已经有些皱了,陶萄自然不可能再穿到徐填面前来,就算不皱也显得她不爱干净、没有新鲜感。

        因而她这次穿了一件较为宽松的白色连衣裙。

        裙子已经有些旧了,但陶萄出门前从衣服堆里找到了一条很细的腰带,站在镜子前随便一束,宽松的连衣裙便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徐意把门推开了一些,身子朝旁边侧了侧:“嗯。他在二楼上楼梯左边的最里面一个房间。”

        年轻男人没有要反驳陶萄话的意思,也没有就她究竟是不是徐填的女朋友再进行讨论。

        徐意声音听不出来歉意,陶萄也不在乎,她点了点头,正要进屋,脚又是一缩。

        “需要换鞋么?”

        徐意眉头微皱:“不用,进来吧。”

        虽然他说不用换鞋,但陶萄的白色帆布鞋踏进屋内的第一秒,他的眉头就皱着没有松开过。

        陶萄瞥了一眼摆着一本书的客厅茶几,茶几上的杯子都十分工整地放在杯垫上,把手的位置也恰到好处。

        书本几乎没有折痕,平滑而干净。

        她没有察觉到徐意的不愉快似的,朝他问道:“你是徐填的哥哥吗?”

        话音刚落,二楼便传出一道有些懒散的男声:“是我哥,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陶萄口罩下的脸微微一僵,她朝二楼看去,徐填不知什么时候靠在了栏杆上,一只手支着下巴,面无表情盯着陶萄所在的位置。

        徐填身上穿的是深色的居家服,和徐意身上的色系完全相反。

        徐意别有深意地看了陶萄一眼,也没回答陶萄的问题,然后朝着沙发的位置走开了。

        这两兄弟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但都离陶萄有一段距离。

        陶萄手心紧了紧,但很快便放松了,她看向徐填,声音软和:“我就上来。”

        徐填扯了扯唇,同样没回她的话,转身便朝着走廊一端走了。

        陶萄敛下眸子,正要上楼梯,身后忽然飘来徐意的声音:“你鞋带松了。”

        徐意本以为陶萄会说声谢谢,然后中规中矩弯下腰来系鞋带。

        可听不远处的脚步声,陶萄似乎没有停顿,直接便上了楼。

        大约走到楼梯中间的位置,脚步声才停止。

        徐意下意识看了一眼,女孩喃喃自语的声音传进他耳朵:“啊,鞋带什么时候松的。”

        陶萄穿着裙子下身本不该穿帆布鞋,但她的鞋柜里除了这双帆布鞋就是一双很土的运动鞋,所以她只能穿这双鞋了。

        白色的袜子贴着皮肤,清晰显出脚踝和小腿的形状。

        裙摆微微上翘,露出些白腻的皮肤。

        腰因为弯着,显得更细了,而屁股更翘。

        就连手臂也是白中透着粉的。

        徐意盯着好一会儿,等陶萄系好了鞋带,重新朝着楼梯上走的时候,他依旧盯着她在看。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直到陶萄的身影也消失在楼梯尽头,徐意才眯了眯眼睛。

        他的手指抚上面前光滑的书页,但注意力却有点难以集中。

        徐意甚至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

        “徐填。”

        走到画室门口,门是开着的,但陶萄还是敲了敲门,朝徐填喊了一声。

        画室很大,光线也很明亮,正对着门的位置有一个很大的镜子,陶萄可以从里面看到自己的样子。

        她很满意自己今天的样子。

        而徐填也看向门口双手轻轻背在身后的女生。

        他如同他哥哥一样,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问:“怎么又不是昨天那条裙子了  ?”

        陶萄:“裙子洗了,还没干……昨天出了汗。”

        陶萄本没必要说这些琐碎的事情,但她就是说了。

        她身上的裙子还是很保守的款式,胸前只露出了锁骨的部分,手臂也是带着宽松的袖子的,裙摆下面有洗的褪色了的绣花。

        这么良家的裙子,穿在她身上,就变了味道。

        “出汗……这种事情不用告诉我。”

        “哦。”

        陶萄一副受教的语气。

        “过来吧,我给你分析一下你昨天拍的短视频。”

        “好!”

        也没等徐填说话,她便主动搬了个凳子坐到徐填边上。

        徐填前边架着一个画架,上面还有些油彩干掉的痕迹,不过现在被徐填用作手机支架。

        画架是正对着徐填的,所以陶萄看的时候,脑袋要稍稍往那边侧一点。

        一股朴素的皂角香味随之飘到徐填的鼻尖。

        没有任何香水的味道,只是很朴素的皂角香,中间大抵还夹杂这点少女自带的体香。

        “你坐过去一点。”

        “奥。”

        香味淡了点,徐填把平板移过去了一点,把亮度调到最高。

        带着点dj味道的bgm响起,徐填皱了皱眉头,陶萄到看得仔细。

        不知道是不是在徐填这里看得缘故,她对自己的滤镜的确少了一些。

        就和之前那条评论里说的一样,她的拍摄角度有问题,光线也找的不好。

        明明是十分的身材,却只被她拍出了六分。

        皮肤也显得有些黄。

        卡点什么的还先放在一边不说,以上两点就足够她只有那么两千个赞了。

        “发现问题了?”

        “嗯,我昨天是认真拍了的,这还是我调整了好几个角度才拍出来的效果。”

        徐填:“很正常。”

        “对镜自拍你距离镜子的远近和手机放的位置都很重要。”

        “从上往下排挡住脸的话,就要把身体往后倾斜,否则会头重脚轻,显得身体和头的比例不协调,腿从视觉上也会缩短……”

        徐填语气比较冷淡,说话的时候,余光放在陶萄脸上。

        陶萄支着下巴看平板上的自己,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徐填从座位上起身,指着正对门的镜子,朝陶萄道:“你去那边,拿着手机自拍试一试。”

        “现在吗?”

        “嗯。”

        “你应该还另外带了一套衣服吧?”

        陶萄脚步一顿:“什么?”

        “不是要换装吗?”

        “啊……换装的衣服我没带,那个在家自己对着镜子随便拍一下没关系……吧?”陶萄抬头悄悄瞥了他一眼。

        徐填眉头拧了一下:“环境和光线都不一样,就算剪切在一起,有反差效果,也不会太好看……”

        陶萄低头似乎有点不知所措:“那怎么办?”

        声音正好隔着半米的距离徐填能听见,再往后退两步,徐填估计就听不着了。

        徐填现在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这么吓人。

        “现在回去拿……”他说到这里,声音停了停,因为他想到陶萄家离这似乎很远。

        “算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穿一下我的t恤,都是干净的……要是你介意的话就算了。”

        陶萄看向他,她的表情有些惊讶,眼睛还是很干净,眼皮上没有涂抹的痕迹,空调对着两人吹,徐填觉得这女生眼睛现在眼皮应该也是冰凉清爽的。

        “我不介意……如果你愿意借给我的话,穿过之后我可以帮你洗……”

        “不用了,我去拿衣服给你。”

        很快,徐填离开了画室,到门口的时候,见陶萄还呆在镜子面前,他回头语气有些不耐:“跟上啊,你要在这里换衣服吗。”

        陶萄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似的:“好。”

        跟着徐填身后,陶萄低头唇角翘了翘,口罩下她无声地笑了一下。

        *

        换好t恤的陶萄从卫生间出来,她整了整下摆。

        听到动静,倚在门口的徐填抬头朝她看来,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如常:“可以,过去吧。”

        说完他便率先出了房门。

        半小时后,陶萄把用手机拍出来的新的视频给徐填看。

        她还是踮脚挨着徐填,故意揉乱的发丝稍微动一下又变得柔顺,有几缕不小心落在徐填手臂上,徐填不留痕迹地避开了。

        她身上穿着他的白t恤,因为领口有些大,而露出了锁骨和肩膀。

        军绿色的裤衩穿在她身上,有种偷穿大人衣物的感觉。

        腿显得更细了。

        陶萄在镜子面前照着最丑的角度拍照,徐填在不远处不留痕迹地打量她。

        从徐填的视角来看,陶萄不仅不丑,甚至格外白、瘦、身材漂亮。

        他不是没有见过喜欢日系风的女生,也有的故意穿着jk抱着小熊在他面前晃过。

        可总少了点味道,但到了陶萄这里,好像随便穿点什么,都挺好。

        只是白瞎了这么好的身材和皮肤,脸却不行。想到这里,徐填有点可惜地摇了摇头。

        正在这个时候,耳边忽然传来轻柔的女声:“这个可以吗?我可以换自己的衣服了吗?”

        可能因为想得有些入神,当少女的声音隔得很近传进他耳朵的时候,他下意识手臂朝边上推了一下。

        这不推不要紧,一推却是两个人都愣住了。

        手臂触感绵软,还带着浅浅的体温。

        “抱歉……”

        陶萄面色通红地后退一大步,然后因为没站稳,以一种很狼狈的姿势跌倒在了地上。

        她抬头一看,却忽然发现门口还站着一道白色的身影。

        徐意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处。

        视线和陶萄相撞,徐意面无表情地勾了勾唇,多少有点看轻的意思。

        陶萄低头手指紧了紧。

        刚刚那一瞬间的尴尬和羞耻忽然就消失了,她想到了上辈子那个她喜欢过的未婚夫看她的眼神,也是平静、高高在上、毫无感情。

        你有什么好给我摆脸色的啊。陶萄想。

        “检测到宿主野心之三,勾引(报复)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