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视频2(6.15更新)
        黑色的裙摆在陶萄脚踝处留下淡淡的阴影。

        李钰一时间感觉喉咙好像被卡住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你不怕陶予看见么?”

        李钰沙着声音问。

        陶萄眨了眨眼睛,似乎觉得有些好笑。

        “我和陶予一样大,我为什么怕?”

        说完,她真的拿出了手机,折返回了楼上。

        绕过李钰的时候,李钰反应还是很呆,陶萄在江也面前站定。

        她每一步都走得很慢,实际上是酸痛的,太用力就拉扯着,好在她穿的是平底鞋。

        “你电话多少?”陶萄问道。

        没什么别的意思似的,陶萄的目光清澈如水。

        “我把医药费转给你。”

        江也生硬地勾了一下嘴角,他耳朵上的耳环圈夹着耳垂上的肉,形成一个很冷的质感。

        只是穿着校服还这样,能显示出他在学校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没有过多的打量,江也面无表情地报出一串数字。

        “微信手机同号是吧。”

        “嗯。”

        江也和陶予的长相不一样,他是单眼皮,鼻子高挺,下三白的眼睛,桀骜又冷酷。

        皮肤很白,唇部线条干净利落,好像是一笔勾画出来的一样,

        是这种一年前陶萄在学校见到也会避开走的类型,兴许之前她还在传闻中听过他的名字也说不定。

        没有过多的打量,江也看她的视线平静中带着几分涟漪:“还有事么?”

        陶萄摇头。

        路过李钰的时候,陶萄又开口:“同学,到时候你的医药费让他告诉我。”

        “嗯?”

        软腻的声音透过口罩传到他耳边,闷闷的,仿若还带着粘稠的气。

        当然,这只是李珏的幻想,陶萄离他的距离,是正常人交谈的安全距离。

        “啊?”

        “我走了啊,再见。”

        少女轻而缓的下楼声再次响起,江也在最上面一层阶梯睨着她,直到她身影消失在楼梯最下一层的拐角处。

        陶萄听到后面传来两个男高中生的交谈声。

        “也哥,我刚刚是不是特别傻。”

        “你说呢?”

        “那个真的是陶予的亲姐姐吗?那我不是完了?”

        “陶予长得跟个娘们似的……陶予姐姐得多好看啊。”

        “听说她过敏了,不知道严重不严重。”

        “靠,我还没加她微信呢,哥,你把她微信推给我呗。”

        江也看着面前的李钰满面红光,又有点呆的样子,心里莫名生出一丝烦躁。

        “那你是不是还准备去给陶予道个歉?”

        李钰挠了挠脑袋,有点困惑:“要吗?”

        江也在心里骂了句蠢货,转身便走。

        “哎哎哎,也哥,刚刚那人的微信号你还没推给我呢。”

        *

        上楼前,陶萄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一瓶杀虫剂,然后又看了看瑜伽垫的价格,她嫌太贵了,决定在网上买。

        正好现在肌肉还没缓过来,等她好了,东西差不多也就到了。

        回家后,陶萄把这杀虫剂喷在了屋子里每一个角落,洗手间、柜子后面都没放过。

        想到早上起来可能在地上看到仰躺在地上的蟑螂尸体,陶萄就心里一阵反胃。

        忙活了好一会儿,打开微信看,才发现周虹给她发了消息过来。

        周虹:【你粉丝涨的很快啊,我看到你在某音上发的视频了,拍得很好!!!】

        周虹连续用了三个感叹号来表示赞赏。

        周虹:【上次的照片徐填都修好发给我了,我觉得今天就可以发出去】

        周虹:【昨天没上热门有点可惜,你今天还能发视频吗?】

        周虹:【另外上次你说的直播的事情,公司的直播间已经装修好了,估计过几天就可以用了,到时候我通知你】

        周虹发来的消息有点多,信息量也挺大的。

        陶萄想着,又点开了某音后台看了一眼,这个时候她的赞累积已经有十二万了。

        评论也特别多,但这在某音还是属于不温不火的程度,陶萄有些恼火。

        她回周虹道:【周姐,今天晚上可能没有什么素材了,这个是徐填给我拍的,现在去也来不及了,而且也没提前说】

        要发的话也只能自己拍了。

        周虹那边很快显示在输入中:【不一定要徐填拍的啊,你有没有什么照片,随便发一下】

        周虹:【还有啊,你标题取得很好,人设算是拿起来了,之后你要拍什么,都按照这个人设来就行】

        坐在办公室的周虹心情很好。

        在她看来,陶萄一夜之间就像开了窍似的,原本她以为陶萄是块顽石,现在看来不是。

        人设她们给模板也终究只是模板,最重要的还是当事人自己要有意识,要会作。

        周虹的话倒是给了陶萄一定的启发。

        确实,虽然昨天她没上热搜,但是也有那么多人看到了她。

        如果能把那些已经关注她的人变得对她更加有兴趣,并不是一件坏事。

        思索着,陶萄开始拿起手机到全身镜面前自拍。

        多亏了徐填的教导,现在的陶萄已经对自拍这件事有了一定的熟练度了。

        她一连对镜子拍了三组照片,每一组照片都是不同的发型,不同的角度和光线。

        最后一组还刻意等到下午太阳落山的时候。

        陶萄依旧不知道要怎么拍是最完美的,但知道怎样是好看的,但凡让她一眼看过去心情愉悦的,她都会存着。

        可惜陶萄衣柜里面的衣服不多,也没有特别时尚特别辣的款式。

        陶萄只能把衣服自己撩起来或者摆出漂亮的姿势。

        把这几张照片拼接在一起。

        全程陶萄都是用手机挡着脸蛋的。

        普通的白墙莫名被她拍出了某种很高级的质感。

        美人和高级的美人是两个概念。

        打个比方,普通的美人可能就是化了眼线、带了美瞳、穿了显身材的衣服,你一眼过去觉得这人漂亮,但除此以外再无其他,而高级的美人是随便什么也不做,大概就是轻轻靠着墙壁,一只手轻轻触碰自己肩膀,也下意识让人遐想很多,乃至觉得有种严肃的艳丽。

        说的更通俗一点,欲之一词,比美通俗,但又比美可怕。

        将这几组照片拼接在一起。

        陶萄选了一首比较小众的bgm,曲调慵懒中带着甜。

        但是又十分抓耳朵,节拍很有旋律。

        标题陶萄想好了,就叫做——我居然没红欸。

        只是拼接好之后,陶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她开始思考周虹的话。

        人设……

        倒也不必死说什么人设,她现在要做的是让网友关注她,可就这么几张照片——还是过于清冷了。

        也没什么足够脱颖而出的地方。

        支着下巴想了好一会儿,陶萄想到了什么似的,从抽屉里拿出钥匙出了门。

        楼下有一家奶茶店,陶萄要了一杯原味的奶茶。

        此时她身上穿着的已经不再是显示身材的裙子了,她穿的是宽松又旧的t恤。

        老板问她加不加冰的时候,多看了她一眼,唯一的想法就是这姑娘手臂真白。

        这栋楼的人鱼龙混杂,陶萄不想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重新坐在窗前,陶萄戳破吸管,吸了一口珍珠,平心而论,六块钱一杯的奶茶完全是劣质奶精的味道。

        她面无表情地咀嚼着珍珠,然后凑近了耳机的麦克风录音,为了不出现杂音,她按照网上的方法,在麦克风的位置裹了一层很薄的纸巾。

        半个小时后,太阳已经完全消失在远方的楼房缝隙里了。

        陶萄的房间亮起了灯,她认真地修着视频。

        “好了。”她叹息了一声,动了动有些酸痛的脖子,又伸了个懒腰。

        这下全部完成了,她对于一个视频是不是够好的判断,就在于她自己看了一遍,是不是还想看第二遍。

        而做好的视频她已经连续看了五遍。

        点击了发送之后,忙视频忙了一下午的陶萄把手机丢到床上,拿起睡衣进了卫生间洗澡。

        *

        徐填这天心情不太好。

        从陶萄走后心情就不太好。

        陶萄发在某音的视频明明就是他剪的,但白天他又下意识点进陶萄的主页看了好几遍。

        徐填眯着眼睛,手边摆着一杯水。

        可这次刷新了一下,他发现陶萄又发了一个视频。

        ——我居然没红欸。

        挺茶的,但又直白粗暴。

        徐填没多想便点了进去。

        一个短视频只有三四十秒,某音的特点是但一个视频放完了,就会自动切换到下一个视频,但是如果用户想重复看的话,就可以上划一下,这样就可以切换到原来的视频了。

        五分钟过去,徐填记不清他多少次上划了。

        徐填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

        为了更仔细听到陶萄的话,徐填甚至找了耳机带上。

        他的目光瞥向不远处的衣柜,衣柜里还挂着上次陶萄穿过的衣服,他本来想洗的,但是一提起来便闻到了淡淡的皂角香,上面似乎还沾着陶萄的体温。那衣服他神经质地没丢到洗衣机里,而是直接挂起来了。

        而现在耳机里传来少女一边咀嚼什么软糯东西一边说话的声音,声音好像在叹息:“我自己看自己照片,都要爱上自己了,哎。”

        然后是一段小小的咀嚼声。

        “今天的珍珠好难吃。”

        “就像你们,好没眼光。”

        好像抱怨,又好像撒娇。

        多听一遍,是神经都好像要坏掉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