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70&照片&陶予(6.17更新)
        回完这条消息,陶萄才想起徐填也给她发了微信。

        点开徐填的头像,几条消息便弹了出来。

        徐填:【在?】

        徐填:【你某音上的视频谁给你出的主意?】

        徐填:【在?】

        徐填:【在?】

        徐填:【照片拍的还行】

        徐填:【为什么录那样的音?这么想红?】

        几个在凸显了徐填的一个特质——他不喜欢等人,对主动这回事很不耐烦。

        陶萄:【对呀】

        她回了一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但有些冷。

        她很想红,不红怎么变漂亮,变有钱?不红怎么咸鱼翻身呀。

        上次去徐填家里,徐填家在高级住宅区,那个地方她连一室一厅的租金都租不起,可徐填和徐意却两人住着两层楼将近三百平的复式。

        他当然不会理会她的窘迫。

        徐填坐在沙发上,手机震动了一下,他便拿起来看。

        看到陶萄这条消息,徐填只觉得被噎了一下,然后便是一股如烟般的不适感从心头升起。

        有点生气,可又说不出来哪里生气。

        徐填:【虚荣】

        徐填:【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未来男朋友看见这个,他会怎么想?】

        把这话发出去之后,徐填眉头还是皱着的。

        然而陶萄的回复更快:【为什么要找男朋友?我也没干什么奇怪的事情哦】

        陶萄:【喝个奶茶也不行呀】

        陶萄发了一个猫咪流泪的表情包。

        陶萄聊天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很软,好像不会生气一样,仿佛也没有察觉到徐填的不爽。

        或者换一种说法,就算徐填不爽也跟她没有关系。

        徐填今天不知道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又回道:【没必要用这种方式火】

        陶萄:【可是我也没钱买热搜呀】

        陶萄:【嚼珍珠真的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啊,大家又觉得这样……】

        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里。

        徐填:【行】

        没后文了。

        这一个两个的,怎么好像都一副“我让你来哄我是你的荣幸”的样子啊。

        陶萄心里小小地不快了那么几秒钟,但想到系统公布的野心任务,忽然就释然了。

        反正呀,也不碍事。

        窗台的奶茶还没喝完,陶萄走过去拿起来又吸了一口。

        徐填手机震动了一下,紧跟着他便听到对面发来一串语音:“但是我说真的,今天的珍珠真的很难吃呀。”

        徐填的手指顿住,然后他喉头猛地滑动了一下。

        一种莫名其妙的酥麻感,通过手机传到指尖,不消片刻,连带着他的耳朵都嗡嗡震动起来。

        陶萄的声音真的就是这样的,嗲,却又是让人心口发麻的嗲。

        温柔中带着几分妩媚的感觉。

        而陶萄在皱着眉头咀嚼完珍珠之后,就跑到卫生间吐掉了。

        然后还重新漱了一遍口。

        耳边传来系统的提示:“勾引徐填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七十。”

        陶萄这才顿了顿,露出一个有点真情实感的笑容。

        徐填:【。】

        徐填:【别给我发语音】

        徐填:【你一杯奶茶喝这么久,坏了吧】

        陶萄:【没有呀】

        陶萄:【那我撤回好了……嗯?超过两分钟了】

        陶萄:【下次不发了,晚安】

        徐填:【……你】

        徐填:【算了,以后拍照有什么问题问我就行,不要搞这种东西】

        嘴上说讨厌,却又下意识开始关心她了啊。

        陶萄:【好哦】

        然后陶萄就没回消息了,徐填等了一会儿,才有些烦躁的把手机丢到一边。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烦。

        可能因为莫名其妙关注点就在这个叫做陶萄的女生身上了。

        明明一开始他很不喜欢她。

        *

        一觉醒来,陶萄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微博。

        昨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回完徐填的消息,她就直接睡着了,还睡得格外香甜。

        陶萄的微博有两千多的粉丝,今早打开一看,居然五千加了。

        昨天她没有一直在刷某音的后台,第一次的一直守着后台看的经历让她觉得有些无意义。

        但是时间过去,她还是很想知道结果的。

        某音的那条视频点赞已近到了三十万,她的某音粉丝居然上涨到了六万。

        她某音介绍的置顶就是微博的id,所以有一部分人也跟着去了微博。

        之前陶萄的微博空空如也,但现在一点进去,便看到了她发在上面的照片。

        很少有人只用身材作为长处,在网上展示自己的。

        可这个叫做“摘葡萄啊”的博主似乎不太一样。

        她的头像是她截取的,她一只手勾着一串葡萄的局部照片。

        窗外的光线打在她手上,白皙又细腻,还莫名蒙上了一层欲味。

        好像是葡萄,但又好像不是……这种感觉很奇妙。

        而她唯一的一条微博就是上次在水果店徐填帮她拍的那一组照片。

        当时拍照的时候,徐填受到了怎样的冲击,在各位不知名的网友这里,这种冲击便直接翻倍了,因为徐填好歹是见过不少相貌出众人的摄像师,而大部分普通人并没有这种机会。

        几张照片都没有拍到脸的,要么就是光线遮住了,要么就是背对着镜头,可正因为如此,人们看到照片的一眼,遭受了更大的冲击——不论是是腰部的褶皱和下陷、手肘处泛起的粉色,还是发丝挽起来到同一侧脖颈处留下的在光线下泛着微微透明感的像成为金色的发丝。

        这种冲击的感觉大概是见过了网上这么多妆容精致的美女,忽然眼睛被砸了两下。

        最简单的衣服,也被穿出了纯和欲矛盾交汇的感觉。

        甚至觉得干净、清纯,可明明是过分让人热血沸腾的身材。

        不知道是不是水果店为背景的原因。

        【我的天空,好久没有被这么美好的□□冲击过了】

        【为什么我居然不太好奇博主长什么样子了啊心满意足jpg.】

        【这个写真,呜呜呜姐姐好美啊,又温柔又勾人的感觉】

        【这个手,这个腿,这个脖子,我今天的晚饭吃不下了】

        【这就是钓系美人?虽然没看到脸,可结合珍珠奶茶,我总觉得姐姐好像很会谈恋爱的样子】

        点进陶萄主页的网友们,大概率是心满意足地浏览完了整条微博,然后又心满意足地将自己地关注了陶萄,几秒钟后又折返回来,将陶萄这组照片再看一遍。

        一种很纯粹的张扬和含蓄混合在一起。

        在那么多形形色色的网红当中,有人敏锐地察觉到了陶萄的不同。

        所以就格外吸引人。

        让人好奇,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微博点赞六千多,评论两千多。

        结合她的粉丝数量,这个数据实在有些惊喜。

        这次她又想到了昨晚来找她做珍珠奶茶推广的商家,她到微博的私信页面翻了一圈。

        终于在众多私信里又翻出了一个推广——一个原创某宝店铺的合作请求。

        *

        还有两天就放假了。

        陶予以前放假都是留校的,在宿舍里呆上两天,然后等重新开课。

        但是这回陶予有点想回家了。

        自从上次陶萄到办公室之后,陶予感觉李珏对他的态度很奇怪。

        李珏似乎对他姐有点兴趣。

        陶予坐在窗边,一边转笔,一边思考着试卷的最后一道题。

        正想着,身后又传来了李珏的声音:“哎,陶予,等□□育课,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打球。”李珏扶着后门的门框,嗓门很大,陶予回头看了一眼,李珏身后还有几个男生,不是他们班的,陶予没理他,李珏也不生气,过了一会儿又凑到了陶予身后。

        “陶予,陶予?你是不是还为上次的事情生我气呢?”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打不相识!我不会怪你的哈哈哈。”

        陶予的校服穿得端正,闻言淡漠抬头打量了李珏一眼。

        眼神里带着点不耐烦。

        可尽管如此,李珏也觉得陶予长得是真的好。

        李珏也知道,班上有的女生私下离讨论陶予的样貌,有点像某某鲜肉,甚至更好看,就是太爱学习了点。

        李珏脑子便不受控制地想到了陶萄,那双眼睛也很特别,总让他心神不宁。

        也许是年纪尚小,所以李珏一旦被勾动了心绪,这种影响便持久地存在。

        就好像刚刚开荤的乞丐。

        江也正从后面的过道走过去,看李珏又在和陶予搭话,不由皱起了眉头。

        正想把李珏带走,忽然李珏冷不丁蹦出一句话:“陶予,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姐好看吗?”

        江也脚步顿了顿,视线朝着陶予看去。

        陶予原本拿着笔,忽然眯了下眼睛,笔也搁在了试卷边上。

        “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问问。”

        “嗤——”

        “少打我姐的注意。”

        他说完,刷地一下从座位上起身,路过李珏身边的时候,冷冷瞥了他一眼。

        待陶予出了教室,李珏才有些疑惑地看向身后的江也,“也哥,陶予什么意思,他姐到底是好看还是不好看啊。”

        谁知江也也冷冷看了一眼,转身出了教室后门。

        李珏:“???”

        好一会儿,他才想:陶予的反应肯定表示陶萄很好看。

        就算不好看也没关系,他对陶萄这么感兴趣,也不是因为看到了陶萄的脸。

        可还是想知道一点啊。

        *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陶萄正在对着镜子,用新到的化妆品给自己的脸实验性上妆,忽然有人敲门。

        陶萄警惕地压低了嗓子,到门口问:“谁啊?”

        出租屋的门没有安门眼,所以她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按道理她的快递都到了,也没叫外卖……

        等了几秒,门外传来干净好听的男声:“姐,是我。”

        “陶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