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陶予&妖异感(6.18更新)
        陶萄租这个房子的时候,陶予正好高三开学。

        从开学之后,陶予便一直是住校状态,陶萄这个房子只有一个人住,也只够一个人住。

        听到陶予的声音,陶萄愣了一下,不确定的地问了一声:“陶予?”

        “姐,是我。”

        陶予不是叫姐姐,是干脆利落的一个单字,快速而短促。

        “吱呀——”

        门开了。

        陶萄看向陶予,陶予现在身高180,陶萄也高,不过看向陶予的时候,还是需要仰望。

        “陶予?你今天怎么回来了?”

        陶予低头看陶萄,眸色闪烁了一下:“今天放假,月假,两天。”

        陶予背着一个很大的书包,但因为肩膀宽阔,所以书包似乎显得不重,他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捏着带子,相貌和陶萄不像,但陶予同样皮肤很好,也很白,是女生都会羡慕的冷白皮。

        “那你先进来。”

        “好。”

        陶予定定看着她,等陶萄转身,他便跟着陶萄进了房间。

        出租屋很小,陶予很高,一进来屋子都显得矮窄了一些。

        只不过一进门便是床,陶萄很爱干净,虽然屋子有点小,墙角也有泛黄的痕迹,可地板几乎没有什么污渍和头发,镜子和窗户都是干干净净的。

        整个房间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可能是洗发水和香皂混合的味道,也可能是房子的主人待久了,自然而然就在房间里留了香味。

        陶萄没注意到身后少年的目光。

        倒是在路过全身镜的时候,她被自己吓了一跳。

        她脸上……还化着妆呢。

        “我刚刚在学化妆来着……陶予,你觉得怎么样?”

        陶萄转身看陶予,看到陶予还背着书包,便想帮陶予把他身上的书包取下来。

        这种事情陶萄在小时候帮陶予做过很多次,小学有一段时间她比陶予高一些。

        陶予没回她的问题,却躲开了她的手:“不用了,我自己放。”

        陶萄看向陶予,眼睛眨了眨,“陶予,你是不是也嫌弃我了。”

        陶萄声音很软,带着几分惆怅,眼眶好像有要红的趋势。

        陶予定定地看着她,握着肩带的手松了松:“不是,书包重。”

        陶萄再次把手升了过来,但这次陶予没躲了。

        陶萄脸上的妆不吓人。

        陶予在陶萄开门的时候,就隐隐觉得陶萄好像变漂亮了一些。

        至少双眼比往常有神了很多,淡淡的幽香拂过他鼻尖,她眼头不知搽了眼影还是什么的,亮晶晶的,和漆黑的眼珠子相得益彰,脸上可能涂了腮红,嘴唇也比往常更红一些,陶予手心出了点汗,然后陶萄提了提他的肩带,又砰地一下放下了。

        “陶予,你带了什么回来?怎么这么重啊。”

        陶萄一只手都拎不起来。

        闻言陶予长腿一迈,绕过陶萄,将背上的书包轻松卸了下来放在了窗户前的小桌子上。

        “哐当!”

        书包砸在桌子上,都是一声巨响,陶萄甚至觉得那原本就不牢靠的书桌,有那么点摇摇欲坠的意思了。

        “试卷和要复习的书,还要两天换洗的衣物。”

        说着,陶予轻飘飘地看了一眼挂在窗外防盗窗两头系着小绳子的一些衣物,飞快收回视线。

        “姐,我这两天能住在这里吗?”

        桌子上也多了些瓶瓶罐罐。

        他回头看陶萄,陶萄咬了咬唇:“可是我这里只有一张床呀。”

        “我睡在地上也行,还有没有多余的凉席?”陶予背着窗户侧站着,下午的光线在他好看的侧脸勾出明暗分界线。

        “那不行!”陶萄一口回绝。

        说完之后,空气一阵沉默,陶萄看向陶予,发现他安静地看着她,漆黑的眸子流露出几分失落。

        “那我回学校吧。”说着陶予便要去收拾书包。

        “我不是那个意思,陶予,你要是打地铺的话,这地上有蟑螂,万一爬你身上怎么办!”

        陶萄跺了一下脚,脚边柔软的裙摆布料便跟着晃了一下,陶予声音平静:“没事,我不怕这些。”

        “蟑螂爬你腿上你也不恶心啊?”陶萄抿着唇道。

        陶予低头,视线划过她从凉拖里伸出来的圆润漂亮的脚趾,摇头:“我不嫌弃。”

        “蟑螂没毒。”

        “可——”

        “姐,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实在不行我回学校算了,我就想回来看看你。”

        “上次班主任叫你去办公室的事我也想和你解释一下。”

        陶予声音抬高了点,可整个人还是带着与他年龄不符的稳重气质。

        额前的碎发让他的有了几分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好看。

        陶萄败下阵来,她又想到陶予前世的遭遇,心一软,便道:“那你和我住两天吧。”

        “等我挣到钱了,就换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到时候你就好回来住了。”

        陶予买的化妆品是周虹给的钱,她说了推广的事情,问周虹能不能先接个推广,但周虹是告诉她不要着急,宁缺毋滥,降低自己的商业价值是很不明智的行为,兴许也是察觉到陶萄迫切想赚钱的想法,周虹提出和公司商量她基本工资的事情,还先给陶萄转了两千块。

        陶萄就拿着这两千块,买了这么些化妆品,当然,这些化妆品陶萄都是先在网上买的小样,试到了合适的再买正常容量的。

        除此以外,她又给自己买了五六套裙子,两双凉鞋,一双平底的,一双高跟的,都摆在门口的小鞋架上。。

        陶萄发现自己很喜欢买这些东西,兴许是因为哪怕是条破布套在她身上,她都觉得好看,为自己花钱,总有种莫名的快乐感。

        不过零零碎碎买了这些东西后,剩下的钱也不多了,如果陶予不介意和她住一起的话,那就没必要去住酒店,反正是姐弟。

        “那我给你下楼买洗漱用品。”

        陶予:“我和你一起去。”

        陶萄:“好。”

        “那再下楼吃个晚饭?”

        “嗯。”陶予似乎没什么要求,可就是这样,陶萄叹了口气,愈发觉得自己弟弟太懂事了。

        当着陶予的面卸了妆,陶予对陶萄的做法没做评论。

        陶萄和陶予进了楼下的一家快餐店,风扇呼呼地吹着,桌子有些油腻。

        陶予身上还穿着三中的校服,陶予给陶萄解释上次和李珏打架的事情,和江也和她说的差不多。

        陶予一边说着,一边观察陶萄的表情。陶萄一边看手机,一边听他说话,时不时点下头,似乎没有太惊讶的意思。

        “你是不是知道了?”

        陶萄点点头,又摇摇头:“江也告诉我了,但没详细说。”

        “江也?”陶予俊秀的眉头皱了起来,“你加了他联系方式?也加了李珏的?”

        “没有,没加李珏,就加了江也,准备转医药费的,但听说李钰没去看医生。”

        陶萄眨着眼睛,声音听不出一点说谎的痕迹,被熏黄的大功率灯泡照着,皮肤干净白皙,五官似乎也比之前生动了不少。

        她转移话题道:“你和李珏没吵架了吧,和同学相处还好吗?”

        “没,挺好的。”他眼睛眯了眯,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又没说。

        饭菜上来了,陶予低头吃东西,要不是陶萄问,似乎没有任何想要说话的欲望,大部分回答也只是简单的哦、嗯、是。

        陶萄把这归结为天太热了,陶予也可能刚从学校回来,比较累。

        她没有多想,毕竟从小到大陶予都是很独立有想法的人,她只是名义上的姐姐,实际某些时候比陶予幼稚太多。

        回去买了点东西,陶萄结了账之后,陶予便把东西从陶萄手里拿了过来,不让她拎,但走路又走得很大步,陶萄在后面望着他的后脑勺走,不由局的有些恼火。

        “陶予,你就不能等我一下?烦不烦啊!”

        陶萄这么一喊,陶予的速度就变慢了,她从走在陶予的后边变成了走在陶予前边,在路灯的作用下,陶予的影子从后面笼罩住陶萄,陶萄心中忽然分外轻松,只是她没看到身后的陶予表情有些晦涩难明。

        可再怎么,陶予和陶萄一样都成年了。

        两个人挤在一间屋子里,尚且不说共用浴室的问题,睡在同一个空间下,陶萄很早便睡着了,可陶予却始终睁着眼睛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翻来不去无法入睡。

        他呼吸很轻,所以能听到陶萄绵长的呼吸声,随之而来的,是白天闻到过的,到了夜间更加明显的幽香。

        想到李珏几天前的问题,陶予闭了闭眼睛,他知道,陶萄比她以为的更讨人喜欢。

        他早就知道了。

        可是以前的陶萄是羞于在人前表现她的某些性格特质的。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他对陶萄那么了解。

        *

        第二天早上陶萄醒来的时候,陶予已经不在地铺上了,地上的席子也被卷起来放到了墙角。

        浴室里传来水声,应该是陶予在里边洗澡。

        正巧这个时候,陶萄微信震动了一下。

        徐填:【周姐让我帮你再拍一套写真,你今天有空吗?】

        陶萄想到关于徐填任务的完成度,一下子便坐直了身体,她没意识到浴室的水声已经停了。

        过了很久之后,陶予依旧记得这个画面。

        他的“姐姐”衣衫凌乱地跪坐在床上,似乎在和谁发语音。

        背对着他,他声音甜腻得有些过分:“有空呀,好几天没见你啦,我今天穿什么衣服合适呢。”

        陶予喊了一声姐姐,陶萄才有些讶异地回头,她脸上先前说话时带着的表情还未散去。

        她在笑,近乎天然地妩媚。

        唇角上扬的弧度,似乎都是计划好的。

        那种轻微而又确乎存在的妖异感。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