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妆容&黄玫瑰(6.19更新)
        陶予用一种十分平静的视线看着她,眸色漆黑。

        陶予从来不知道,陶萄还有这样一面。

        “你交男朋友了?是吗?”陶予定定看着她,问道。

        陶萄有些说不出话来,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陶予,然后摁熄了屏幕。

        陶萄肯定是不可能告诉陶予她为什么用这种语气和徐填说话的,这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而且陶予这小孩,她不想让他形成错误的价值观。

        “不说就是承认了。”

        “陶萄。”

        陶予十分严肃地喊她的名字,“你才多大?你延迟入学,和一个什么也不是的人谈恋爱,值得吗?”

        他皱起眉头,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宽大t恤,太阳正好越过房间中心的小床,直直照在他身上。陶予从小就比同龄人稳重些。

        陶萄被说得愣了一下。

        “谁说我谈恋爱了?我没有。”她略有些底气不足地反驳。

        陶予眯着眼睛,走到陶萄床边,朝她伸出一只手:“拿来。”

        “什么?”陶萄刚刚睡醒,双颊带着浅粉色的红晕,陶萄居高临下看着她的时候,她宽大的领口因为褶皱而产生些缝隙。

        陶萄是这么个人,除了脸之外,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好看的。

        陶予:“你把聊天记录给我看,不是说没谈恋爱么?”

        “不行。”陶萄当机立断拒绝。

        她和徐填聊得都是些什么啊,给陶予看,她这个姐姐还是姐姐么。

        “是我的摄影师,这个。”

        “我就随便和他聊聊。”

        “姐,你让我不要早恋。”

        “你自己都不能以身作则。”

        陶予又喊陶萄姐。

        “大人的事你少管,好不好。”她把手机放到枕头底下,然后伸出一只手打了一下陶予伸出来的手腕。

        陶予看着她道:“你和我一样大。”

        “对啊,可我毕业了,我也十八了。”

        “就算谈恋爱又怎么了?”

        陶予的手默不作声放下了,他不再看陶萄。

        低头道:“姐,我也十八了。”

        “我没别的意思,我怕你被骗。”

        他声音比往常沉闷一些。

        额前的刘海滑下来,狭长的眸子被挡住,整个人显得忧郁而孤冷,学校里那个淡漠干净的好学生仿佛是另外一个人。

        “你真看不起我啊。”陶萄知道陶予在想什么,陶予怕她被人耍。

        “我不会被骗的。”

        “就算骗,也是我骗他们好不好呀。”少女的声音无奈极了。

        太阳照在她手臂上,为她镀上了一层金光,可现在是夏天,出租屋里没有空调,她脸都被热红了,脖子上出了一层细汗:“热死了,不说了。”

        她说完,起身穿好拖鞋。

        “你别挡卫生间门口,我要洗漱了。”

        可走到卫生间门口,陶予还像一樽门神一样站那儿一动不动,陶萄伸手戳了下他的肩膀。

        陶予往边上走了一步,平静道:“你以前小学三年级暗恋你隔壁班学习委员也是这么说的。”

        陶萄:“……存心找茬是不是。”

        陶萄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放在枕头底下的手机在不停地震动。

        等陶萄出来的时候,陶予已经帮她把床上的被子铺好了,“去吃早餐吧,”陶予看向陶萄说道。

        “嗯,我换个衣服,等会儿你自己在这复习,我上午要出去,下午或者晚上才能回来。”

        陶予站在小桌子边上,不说话,就安静地看着她。

        陶予从小就这样,陶萄在他面前不像个姐姐,倒像妹妹,只不过陶萄非得撵着他叫她姐,院长也这么说。

        吃早餐的时候,陶予问陶萄现在是在做什么工作赚钱,陶萄只告诉他她在一个搞自媒体的工作室做兼职,平常写些文案和剧本。

        陶予低头喝粥,也不像是相信陶萄话的样子。

        回去之后,陶萄忙活了将近四十分钟,才预备出门。

        陶予站在一边,一声不吭地看她化妆,陶萄不把陶予当外人,站在镜子面前打量自己的时候,也没因为陶予的在场而感到窘迫。

        她又换了一条陶予从没见过的裙子,在玄关处的时候弯下腰换鞋。

        “陶予,你说是这双好看,还是这双。”

        陶萄脚上穿的是一双很简单的方头细带白色凉鞋,简约而有气质。

        而她手上拎着的那双则是黑色的,根是细根,不高,鞋身很纤细,绑带泛着暗红色,那是要一圈一圈缠绕在小腿上的。

        她每回出去穿的都是裙子,这次也不例外。

        裙子是鹅黄色的,带着点丝绒的质地,立领,像是改良的现代旗袍,这颜色显白,可也显胖,只不过陶萄穿着,腰是腰,屁股是屁股,腿是腿。

        化了妆的陶萄是陶予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她真的有在变漂亮,嘴角稍微一扬,陶予便想到她早晨回头时,脸上挂着的那种笑容。

        不是多精致,但她脖子微微扭转的时候,那种柔软的弧度和落下的阴影,任谁都移不开视线。

        “白色。”

        陶予面不改色说着违心的话。

        陶萄歪了歪脑袋:“是吗?”

        “也行,反正我也不会穿高跟鞋,到时候半路摔倒,多出丑啊。”

        “嗯。”陶予低头不看他,一只手拉开了摆在桌子中央的书包,似乎在翻找什么东西。

        陶萄走了,陶予看着手中被自己扯坏了的一张试卷,表情平静地将卷子揉成一团,然后扔出了窗外。

        楼下一道浅黄色的身影消失在巷子的拐角处,他想到昨天到学校来找他的那帮人。

        陶萄,根本不是他姐姐。

        他们也没有血缘关系。

        *

        徐填这次和陶萄约的地方在花店。

        这回徐填没有让陶萄走很远,他选的地方,陶萄公交车坐了五站便到了。

        就是现在天还很热,秋天快来了,却又没完全来,太阳依旧是三伏天的温度。

        陶萄比徐填早到了一会儿。

        徐填一推开们,便听到陶萄的声音,这花店不大,但里面的装潢很漂亮也很温馨。

        店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温柔女人,陶萄和她很投缘,聊了一会儿,便主动帮忙包装花朵。

        徐填到的时候,陶萄正站在铺满鲜花的柜台前,手捧着一束黄玫瑰。

        听到了开门声,陶萄便朝他望来。

        “上午好呀。”

        她声音婷婷袅袅在这花店上空升腾,与四周各种令人眩晕的花香混合在一起。

        她化了妆,眼皮上涂了了黄色和青色混合起来的哑光眼影。

        眼线没那么仔细,一笔划过去,正好让她的狐狸眼有了更明显的弧度。

        其实陶萄化妆的手法不怎么好,可她皮肤好,再怎么灾难的颜色,到她眼皮上也不显得突兀。

        除了眼影,还有眉毛。

        陶萄将多余的杂毛剃掉了,用黛色的眉笔,给自己化了细细弯弯的眉。

        她不会画什么毛流感出来,只是中间浓,眉尾淡。

        对比挺强烈的,可又很有味道。

        “徐填,等我帮这个姐姐包一下花,就好了。”

        徐填愣了好一会儿,只觉得四周的花香好像化为实质一样,棉花般堆砌着堆砌着,要把他的口鼻都给捂住了。

        化了妆,她眼神也还是黑白分明,那眼尾的小褶皱,又带着淡淡的妩媚。

        莫名联想到陶萄给他发的关于珍珠奶茶的语音,他喉头滚动了一下,应了一声“好”。

        徐填这次的耐心对比起上次来,明显好了太多。

        甚至等一个年轻男客人进来后,陶萄又帮老板挑了几束花,他都只是在那儿静静地等着。

        知道那位男客人掏出手机,问了陶萄一句:“你好,我能加你的微信吗?”

        徐填才皱起眉走到柜台处,他相机包险些没砸坏摆在上面的几束小雏菊。

        “好了吗?”他没看见那男客人似的,朝陶萄问道。

        男客人看看徐填,又看了看陶萄,有些讪讪地拿起花走了,表情有些遗憾。

        徐填气质和模样确实好,身上穿着的衬衫无意间露出的logo都好几千块,又带着高配置的相机,这好像不是他这种普通的上班族可以比的。

        “好了……”

        少女似乎以为他生气了,便把手里的花交给了店长,可一只玫瑰边缘有颗刺没除干净,这么囫囵一下,陶萄便感觉手臂一道刺痛。

        她没太在意,从柜台走出来之后,一抬头,才发现徐填的目光死死锁在她左手手臂上。

        她低头一看,瞧见自己的手上划了一道伤口,大概是刺弄的。上面最先被刺破的地方,一滴艳红色的血珠泌出,在莹白如玉的手臂上蜿蜒出一道刺目的痕迹。

        “你流血了。”

        徐填紧紧握着手里的相机,声音有些急促。

        陶萄若有所思地看向徐填,手臂随之微微晃动。

        “别动!”

        徐填说完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让她处理伤口,而是举起了手里的相机,咔嚓,对着陶萄拍了一张照片。

        倒也不是很痛。

        不过这个徐填……多少有点疾病。

        估计是搞艺术的人,都有点。

        徐填让陶萄别动,陶萄偏要动。

        她伸出指尖,忍着痛,把那颗血珠抹掉,周边晕上了浅浅的红。

        “你干什么?”

        徐填盯着陶萄染红的指尖,声音提高了些,呼吸也急促了些。

        陶萄也盯着他,眼睛清澈又干净。

        忽然,她无声笑了一下。

        声音很轻:“干坏事呀。”

        徐填感觉脑子里有那么一根弦,啪嗒一下断掉了。

        几乎是同时,陶萄的耳边也传来了0745的提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