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三合一(有红包)(6.24更新)
        上次见到陶萄也是在周虹的办公室。

        这次还是。

        但是两次见到陶萄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明明时间间隔不到两周,  可他对面前女生的看法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现在徐填的心脏跳得很快,他活了二十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耳朵自顾自地发热,太阳穴的血管也在突突地跳动着。

        他似乎成为了另外一个自己,而一切原因都是因为面前这个带着口罩,有着一双狐狸眼的女生。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他明明觉得她那么普通。

        可现在他闻到她身上淡淡的皂角香味,  都觉得脑子在渐渐放空。

        他本来确实想来看看所谓的穆晴是什么样子,  大概是为了把陶萄的印象从脑海中排除出去,  便想试一试别的选择,  但他来之前问了周虹陶萄会不会过来,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徐填起得比往常都要早,来的时候周虹也刚刚到办公室而已。

        虽然心里带着点对陶萄的抵触,但他一见到她,  心里的异样便控制不住了。

        徐填谈过不少女朋友,  几乎每一任都是大美女,  追他的人不少,但度过了青春期之后,  徐填便对这些腻烦了。

        第一次见到陶萄的时候,他就觉得陶萄可能和他以前碰到的女生没有区别,肤浅,只会看脸,  拍完照之后大概率会问他要微信或者邀请他吃饭。

        可陶萄并没有这样,倒不是他在吸引陶萄,  而是反过来了,她身上带着一股奇异的魅力。

        极富野心、生动、而且还迷迷蒙蒙的,  他想看透她的性格,可就像她脸上带着口罩一样,她的性格上也蒙上一层纱。

        稍微点跳脱的话语,都让他有种古怪的震动感。

        可抛开这些不说,单论陶萄的身材,徐填便为此做过了好几场梦。

        拂开徐填手臂的陶萄看了他一眼,里面似乎包裹着某种兴奋的情绪,然后便笔直地朝着电梯走去了。

        “下次拍照再找你。”

        “要是你有什么认识的人,也可以推荐给我。”

        她的声音又软又稠。

        随着高跟鞋的哒哒声,女孩子的声音似乎从很高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徐填皱起眉大步跟上陶萄,电梯里,徐填抿了抿唇,最终问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我说我想追你,你会答应吗?”

        电梯经历了一场维修,当下空调还没修好,因而有点闷热。

        “不好意思,我近期不太想谈恋爱。”

        陶萄轻轻靠在角落的墙上,望向他的目光仿佛很诧异:“你喜欢我吗?”“原来你喜欢我这种样子的。”

        她指了指自己脸上的口罩:“你是不是忘了我长什么样子了?”

        “我很普通的。”

        “带上口罩也很普通的类型。”

        她说着这种话,声音却像第一次他让她带上口罩时那样轻快。

        “你千万别追我。”

        “听说你原本答应要帮穆晴拍照片……哎,对,你拒绝了呀。”

        “叮。”电梯门开了。

        徐填没动,陶萄先走出了电梯。

        徐填脑子有点乱,心里既有被陶萄拒绝的不是滋味,还有点之前没好好在陶萄面前表现的悔意。

        因为这点悔意,他想到了初次见面时他对陶萄的不尊重,让陶萄到他家楼下完全不考虑陶萄家住的位置,偶尔朝她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可徐填也是长这么大,第一次被拒绝。

        在此之前,他几乎没有主动追求过别人。

        因此,他心里也产生了一点怒气。

        在电梯门即将合上的时候,徐填迈步走了出去,大步赶上前面的陶萄。

        之前走廊上坐着的两个年轻男人已经回了练舞室,陶萄经过的时候,里面的男生都盯着她看,那个带着渔夫帽的男生想要开门,正在这个时候,徐填从后面追上了徐填。

        男生开门的动作顿了顿,然后看着陶萄和徐填一前一后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处。

        *

        徐填一声不响地把陶萄送到了公交车站。

        徐填心情不太好,一路上气压都很低。可陶萄心情却很好,公交车很快到了,陶萄上了车之后准备向徐填挥手一下表示再见,结果徐填也跟着他上车了。

        “你也坐这路公交?”

        陶萄在最后一排窗边落座,徐填在他身旁坐下。

        “是。”其实徐填和她并不同路。

        陶萄把窗户开到最大,让外面的风尽情吹到自己身上。

        身边像坐着一樽佛,可陶萄一点也不在意,她心情很好很好。

        想到回去之后,从徐填这里获得的任务完成度可以转化为美貌点,她就十分愉悦。

        陶萄不同情徐填,虽然徐填现在对她的态度好了不少,但之前他是怎么对待她的呢?是用怎样一种看戏一样的目光打量着她啊,他本质和穆晴还有夏启月有什么区别。

        说什么要追她,语气却好像施舍一样。

        他有什么可洋洋自得的。

        微信震动了一下,是周虹给她发来的微信消息,原来刚刚被阮晴打断谈话之后,周虹忘记细说推广的事情了,而且直播间也还没带她看。

        陶萄心说自己记性真差,便回周虹说她重新回公司一趟,看了一眼窗外,下一站也不远了,她下车之后再坐回去就成。

        “陶萄,我在电梯里说的,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我很认真。”

        徐填的话飘进了陶萄耳朵里。

        “我不在乎你的长相,我感兴趣的是你这个人。”

        到站了,陶萄站起来瞥了徐填一眼,狐狸眼里带着徐填看不懂的情绪:“你先让我出去。”

        “我要下车,回公司一趟。”

        徐填把腿朝里缩了缩,陶萄的腿细,贴着前面的椅背过去,硬是没挨到他。

        徐填隐隐觉得陶萄对他的态度和之前比起来变了。

        “我跟你一起过去。”

        徐填想站起来,陶萄回头看他一眼:“你不是回家吗?跟我去干什么?”

        车晃了一下,陶萄脖子后面的两根细带也晃了一下。

        徐填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浸在了苦酒里,沉沉浮浮的,酸且刺激。

        “哐当。”

        陶萄下去之后,车门合上。

        徐填看着陶萄倒退的身影,扶着椅子的手微微紧了紧。

        莫名有种被甩了的感觉。

        *

        陶萄重新回到办公室之后,周虹把几个推广都给陶萄说了,两人聊得差不多了,周虹就带着陶萄去看直播的地方。

        周虹和陶萄并肩走着,边走边说:“这直播间都是新的,还没用过,你到里面挑一间你喜欢的,到时候如果想直播了,到这边播就成。”

        “好。”

        直播的地方在三楼,所谓的直播间都是一个个的小隔间,大概五六平米,不算大,里头装了空调,配备了电脑和麦克风,摄像头这类的东西也齐全。

        “你到时候真的直播的时候,可以在网上买点毛绒玩具或者挂件贴纸装饰你的直播间。”

        陶萄看了一圈,最后选了最边上的一间,这一间是她看了一圈,唯一有窗户的一间。

        “周姐,就这里吧。”

        周虹也觉得这个房间不错,便点头道:“行,我带你到管理那里领钥匙。”

        谁知到了管理处说了直播间的房号之后,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却告诉他们那间直播间已经被人先预定了。

        “谁?这不是拿到钥匙才算定下的吗?”

        “是……穆晴,她说要有窗户的那一间的,要不你们重新选一间?”

        陶萄盯着那管理人员假笑的样子,只觉得穆晴面子真大,连帮她做事的人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似的。

        “没事,周姐,那我们就重新选一间好了。”

        等这直播间的事情搞完了,陶萄才重新坐上回家的公交车。

        回到家之后,陶萄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掉高跟鞋,她的脚有点痛。

        公司的电梯里面是安了镜子一样的反光玻璃的,陶萄在那里头看到自己穿着高跟鞋的姿势不是特别漂亮。

        大概是没穿惯的缘故。

        周虹今天给她接的两个推广一个是网上很火的网红麦片,另一个则是一个服装品牌,叫做――lvs。这个品牌在年轻人中比较流行,多是一些物美价廉的衣物,不是很贵,但比较青春。

        麦片给的报价是一万二,要求是陶萄做一期专门的视频。

        而lvs的报价是一万五,也是希望陶萄做一期专门的视频,然后微博什么的也帮忙宣传一下。

        陶萄第一次觉得钱这么好赚。

        一万五加一万二将近三万,陶萄两个星期就能解决。

        这样算下来,两周的时间她已经赚够了差不多一年的生活费了。

        和陶萄协商之后,周虹便把这两个品牌的推广接了下来。

        陶萄现在已经加了这两边的微信了。

        给了两边分别发了自己楼下驿站的收货地址,两边的负责人表示很快会把产品寄给她,但他们的要求时陶萄在发推广视频之前要让他们看了满意才能发出去。

        陶萄觉得这没什么问题,于是都给了肯定回答。

        她和两个负责人聊了一阵,他们都没有要给定金的意思。

        陶萄便去问了一下周虹,周虹是跟两个品牌交涉过后才来回她的。

        【两边觉得你没有经验,所以还是想等视频出来他们满意了再给全款】

        陶萄:【那如果他们不满意呢】

        【可能就会终止合作吧,但毕竟是第一次推广,我们也就吃这么一次亏】

        陶萄心里觉得不太对劲,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把这些琐事处理完,陶萄便洗澡去了,洗完澡出来,她站在全身镜前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语气轻软,像裹着一层蜜糖似的。“0745,你说之前报复徐填的任务完成后可以换多少美貌点来着?”

        “我动一下我的鼻子,能选形状吗?”

        *

        陶萄最近学习化妆的时候,发现了鼻子的重要性。

        眉形、眼距、甚至脸型还有中庭长短,都可以靠特有的化妆技巧来改变观感,但是鼻子如果本身底子不好的话,就很难修成漂亮的样子。

        网上有很多将原本不好看的鼻子修成很精致的教程,但陶萄跟着试过,将高光的位置打得再窄、而把阴影的部分变得很大,这样虽然会让鼻子在视觉上看起来小,可如果从侧面看,或者凑近了看,就是黑白一片,几乎是灾难。

        为了这个陶萄一直带着口罩,她的鼻子鼻头太肉,而且很扁平,让整张脸看起来寡淡且普通,轮廓毫无立体感。

        “如果宿主美貌点分摊的话,有百分之六的优化效果,集中在具体的五官中,有百分之三十的优化效果。”

        “优化是指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优化。”

        陶萄:“我能选择形状吗?”

        这是陶萄好奇的问题。

        0745:“宿主可以提出要求,系统会在宿主原有骨骼条件的基础上为宿主进行优化,并对宿主的要求进行合理参考。”

        陶萄眉头挑了挑,然后在网上找了一大堆图片。

        可别人的鼻子终究是别人的鼻子,陶萄看了安在自己脸上,总觉得很违和。

        “我想让我的鼻头小一些,然后鼻头的弧度翘一些,不用太夸张。”

        陶萄说着,脑海里忽然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看上去几百站张鼻子的3d图片。

        “这几张都是根据宿主您原本的骨骼条件,可能形成的鼻子走向,宿主您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选择的。”

        陶萄发现集中精力,她想让哪个鼻子转动到她想要的角度,那些鼻子就会按照她的想法来转动。

        她压下心中的惊讶和短时间看到这么多鼻子的眩晕感,朝0745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从哪里来?”

        这样的高科技,陶萄只在电影里看到过,现在却真实地发生在了她身上。

        之前脑海中只是有声音,陶萄将它和自己重生的事情联系起来,便不再想太多。

        可现在看到了真的能改变她的科技蓝图,陶萄却忽然恐慌起来。

        它为什么会找上她,又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呢?

        她得到如此惊人的便宜,真的是合理的吗?

        当然,她十分乐意无痛获得整容的机会,可在她当下的认知里,这种改变不仅反社会,更加反自然。

        “宿主您可以放心,我是高阶位面的主神系统的分系统之一,我需要得到的是您的野心产生的能量,因为被制造的原因,我们生存的条件和普通的‘器’不一样。”

        “而宿主改变容貌,也是通过修整基因完成的。”

        “我们的使命也就是帮助宿主完成人生野心,在成功之后,我们会重新被回收到母体中去。”

        “主系统得以获得能量继续存在。”

        “……”

        0745非常严肃地想陶萄解释了一通,陶萄找准了几个关键词:主神系统、修整基因、能量。

        所谓的高阶位面对陶萄而言,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概念,因为在0745的口中,她完全不会和这个位面产生除它以外的交集,陶萄干脆不再去思索。

        0745告诉她,每一个位面中的生灵都是独特的,所谓的系统并不会因为高科技而对她们产生控制的想法,他们更多的,是一种协助。

        连交易也不算。

        因为陶萄得到的,比起她所给予主系统的,多太多。

        陶萄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她想了想自己一直在妒忌他人而没有好好过活的前世,盯着镜子里五官平淡而皮肤娇嫩得能掐出水来的自己,心里忽然有了一种自己从未有过的信念。

        好好去活。

        ――管他人死活呢。

        *

        大概是因为在和系统聊完之后,陶萄想得更开了,所以在选鼻子的时候,陶萄选得格外认真。

        几乎是将所有的图片都看了一遍,然后去劣存优,再优中选优。

        将近过了两个小时,陶萄才最终选出了三个鼻子出来。

        她盯着面前只存在略微差异的三个鼻子,第一个鼻子还是有点肉的,但是形状十分精致,而且鼻梁不低,给人一种十分清纯可爱的感觉。

        而第二个鼻子则是鼻梁高,看起来自然而秀气的类型,h国非常流行的鼻子,在华国也被称作妈生鼻。

        第三个和第一第二个都不一样,鼻梁高,第三个是鼻头有点上翘的弧度,但又不夸张,单看着不算特别惊艳,但陶萄想象把它放在自己的脸上,却觉得觉得它是最适合自己,也正好是她想要的那种风格。

        要是有整容医院的医生看到陶萄这三个鼻子中做选择,估计会目瞪口呆。

        陶萄选的这三个鼻子,几乎是人工不可能做出来的状态,就算完全仿照了,也会显得僵硬。

        而且要做这种,这花费的钱可不是小数目。

        可陶萄还在纠结哪个好哪个不好。

        陶萄犹豫了那么半个小时,最终在二和三之间,选择了三。

        耳边传来0745的询问:“是否现在进行优化?”

        陶萄:“是。”

        0745提醒:“请宿主躺下,在改造的时候,宿主身体会强制进入睡眠状态。”

        陶萄关掉了灯,静静地躺在了床上,双手合在腹部的位置,表情带着点忐忑,不过很快,她眼皮就变得沉重起来,没过两分钟,意识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现在晚上十点,徐填想着陶萄心烦意乱,而穆晴主动联系了和陶萄合作的两个品牌方。

        第二天早上被窗户外的阳光晒得翻了下身的时候,忽然像想到什么似的,陶萄猛然睁开了眼睛。

        她急急忙忙穿上拖鞋,走到全身镜前去看自己的脸。

        百分之三十的优化效果并不明显,但陶萄看到之后,却觉得自己宛若重获新生。

        她的鼻子变挺了,鼻头的肉感也消失了一些,鼻子有了变化之后,她的整张脸终于不再显得平淡,说不上多好看,可陶萄却觉得,自己的脸已经适合化妆了。

        鼻头上翘的弧度并不明显,可就算是一点点,也和她狐狸一样的眼睛呼应了起来。

        她眨了眨眼睛,镜子里的人也跟着眨了下眼睛。

        因为鼻子没那么普通了的缘故,陶萄忽然觉得自己的嘴唇也很好看了,眼睛也是。

        也许因为之前见惯了自己普通的样子,忽然发生了一小点改变,她便觉得没发生改变的其他地方也变得顺眼起来。

        陶萄在镜子前呆了好久,她洗漱完之后,将自己的皮肤好好按照流程护理了一遍,便将之前买的化妆品全部摆了出来。

        心情很好,手法很差。

        看着镜子里因为颜色太浓烈而显得老气的自己,陶萄一点也不气馁地用卸妆湿巾将脸上的粉底连着妆容一起擦掉。

        擦完之后,陶萄有些心疼自己的皮肤,于是决定之后练习妆容先不打粉底了。

        她坐在堆满化妆品的小桌子面前,拿着手机观看着化妆视频。

        在看了很的化妆视频之后,陶萄总结出来一个点,不要看纯妆容的视频,而要看正经教化妆技巧的视频。

        有的人只会告诉你什么粉底液好用,什么眼影盘显色,但有的人则会教你阴影高光怎么利用会让鼻子看起来最自然,眼线笔怎样改变眼睛形状,怎样的五官适合浓妆,怎样的适合淡妆。

        众多的b站化妆区up主中,陶萄关注了一个叫“七言”的化妆师。

        七言是个年轻女生,现在在b站的粉丝只有两千多,陶萄也是偶尔刷到了她的视频,才发现七言讲的很多东西都十分具有实用价值。

        比如说陶萄今天学到的三段式画鼻影的方法,以及眉骨处的阴影连接点会让人眼睛轮廓的立体感增强的细节。

        几乎看过完整看过七言妆教过程的人,都会在评论区留那么一句话:

        【想把头给七言寄过去?有什么快递机构提供这个服务吗】

        但尽管如此,七言的视频也没有多少热度。

        最多一条视频的播放量也才二点一万而已,陶萄觉得是七言剪辑不太行的缘故。

        而且陶萄通过观察七言拍摄视频的背景,发现她住的地方似乎也不是很好,用的一些化妆品都是十分平价的。

        但是七言在视频中的说话风格却很有趣,看得出是个挺乐观的人。

        而且她是短发,长相偏中性,每次化完妆虽然改变很大,但因为不是大家都喜欢的那种艳丽的风格,所以没有那么多人愿意看七言这种真正教干货的视频。

        七言一共发了六条视频,陶萄给她的每一条视频都点赞投币了。

        也算是一种支持。

        毕竟她在默默偷师,偷完了七言的,陶萄还去偷了很多别的比较厉害的博主的化妆技巧教学。

        其中有专门帮明星化妆的化妆师,也有于通过个人努力让自己改头换面的路人王,还有专门介绍色彩搭配技巧的大佬。

        关于一些评论可“寄头”的活动,陶萄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与了。

        看了一上午,陶萄不仅不觉得累,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对于一些评价很高的化妆工具和产品,陶萄都做了笔记。

        准备在推广的钱打到卡上之后,就“大开杀戒”。

        于此同时,陶萄也给自己制定了一个每日目标。

        那就是每天都学着给自己画一个不同的妆容,练习自己的化妆手法,同时也找准合适她的风格。

        陶萄在心里打着算盘,忽然微信震动了一下。

        是周虹给她发来的消息:【开始做推广的视频了吗?有没有什么想法,可以和负责人聊一下】

        陶萄:【暂时没有,产品还没有寄过来】

        陶萄:【在家练化妆】

        看到化妆二字的周虹皱了皱眉,一时间摸不清陶萄的打算。

        陶萄现在应该是不想露脸的吧?应该是的……吧。

        周虹怕陶萄有什么跳脱的想法,忽然就把自己的脸发到网上去了。事业还没起步就多了一大堆黑粉而被群嘲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周虹:【我觉得暂时不要在视频里露面】

        陶萄:【周姐你放心,我不是没有分寸的人】

        周虹这样的提醒倒也不至于让陶萄伤心,陶萄只是更加明白了长相的重要性。

        长得丑就不要出来吓人了。这种话大概每个人都说过,但不是谁都能理解天生就长着一张普通的脸的难过的。

        她一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琢磨着今天要完成一个怎样的妆容。

        *

        第二天上午,两个品牌方给陶萄寄的快递就都到了。

        陶萄下去拿了两次,才全部拿了上来。

        麦片叫做刘小饱,品牌方把他们新品的口味全部给陶萄发过来了,一共有八种,所以陶萄提上来的时候,确实还花费了一些力气。

        而lvs寄的衣服就更多了,陶萄给品牌方发了自己的身高和三围,她们差不多寄了新季度主打的所有款式。

        所以说陶萄至少在家是不愁衣服穿了。

        秉持着拿了钱就好好工作的观念,在确定怎么拍视频之前,陶萄把这两个产品都好好了解了一遍。

        陶萄准备先做麦片的,这种里面自带坚果酸奶冻的麦片在年轻人当中十分受欢迎,可以干吃,也可以泡牛奶或者酸奶,放在吐司里面也是挺好的选择,陶萄尝了一点味道,觉得味道确实比一般的麦片要好很多。

        但是如果是吃的话,就务必要露出嘴巴。

        陶萄觉得可以用咀嚼音加上空镜来代替,这不是特别需要纠结的点。

        这个麦片主打的一个点,是好吃不胖,麦片都是烘焙的,不经过油炸,热量也就比一般的麦片更低。

        想到这里,陶萄伸手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有了想法。

        vlog式的视频是可以拍的,但她现在一时半会儿换不了房子,搬家也麻烦,所以陶萄干脆计划拍短视频。

        陶萄按照自己的想法,在备忘录里一条条列好了她要拍的要素,将想法化为文字免得忘记之后,她看了一眼自己还灰扑扑的小书桌,起身带上口罩出门了。

        她去超市买了一块纯色的桌布,回来之后把桌子布置了一边,有了桌布的遮掩,小书桌变了一个样子。

        上次买回来的瑜伽垫陶萄没来的及用,现在也可以派上用场了。

        lvs品牌方寄过来的衣服里面,就有很贴身的运动服,还有可以露出一截腰的短t恤。

        陶萄新买的自拍杆到了,这次同样可以用上

        似乎每次弄视频的时候,都是从下午到黄昏,再到天黑。

        看了看窗外的夜色,陶萄坐在书桌继续安静剪视频。

        由于是需要让品牌方满意的东西,陶萄在剪辑上花了比较多的心思,实际上手机软件弄起这些东西来并不是那么方便。

        将“成品”完整地播放了一遍,陶萄心里已经很满意了,便直接给和她对接的负责人发了过去。

        弄完之后,陶萄有种完成了工作的轻松感,她想着,如果那边满意了,直接给她打了钱过来……那么她可以去换一间更大的房子住,干净整洁,装修敞亮的那种。

        她一边想着,一边把地上的瑜伽垫卷好放在墙角,然后清理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

        走到全身镜前,她才发现自己今天早上化的妆还没有卸,不知道是不是皮肤敏感的原因,她脸颊边上长了一颗一碰就痛的痘痘,陶萄赶紧拿卸妆水把妆全部卸了,然后进了卫生间洗澡。

        洗澡的时候,陶萄一直在想她要怎样租的地方,她比较希望在地铁口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小区。

        两室一厅最好,预算在两千到三千之间,离公司近一点也不错。

        怀着这种兴奋而期待的心思,陶萄出来之后随意擦了擦头发,便在网上的各种租房软件上看了起来,还加了好几个中介。

        可就在她看得开心的时候,刘小饱的负责人却忽然给她发来了消息,陶萄点开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陈小姐:【亲爱的,你的视频我和我们团队看了,觉得您的形象不太适合我们产品,您发过来的视频也不太合我们心意,所以这次合作就直接终止吧,不好意思(微笑)】

        陶萄:【为什么?这算单方面违约吗?】

        陈小姐:【不算呢,我们还没有签订合同,之前也是口头约定,我们品牌只找合适的人,之前寄给您的产品就当是礼物吧,之后有机会再合作(微笑)】

        陶萄:【我的视频哪里不好?我形象哪里不合适?】

        陶萄手指停在键盘上好一会儿,咬着下唇的牙齿缓缓松开,另一只手扣着手机的力度无意识收紧。

        陈小姐:【就是不合适呢,抱歉,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晚安(微笑)】

        连续三个微笑的表情仿佛在嘲笑陶萄被人摆了一道还无能为力。

        她一个小网红,对面是大公司,就算被放鸽子,好像也是理所当然,这就是资本的底气吗?

        陶萄低着头静静看着手机,又无声地看向不远处角落里堆着的一大堆刘小饱的麦片。

        收回视线,陶萄看着微信界面里陈小姐的话,再点开了自己发过去的视频。

        连续看了五遍,陶萄依旧视频觉得很好看,她从里面找不出任何差错。

        如果不想合作了,提前告诉她是可以的,没必要等她花费心思做出了视频,才提出终止合作的事情。

        脸颊上那颗痘痘在隐隐作痛,她没有理会,把截图和视频都发给了周虹,然后才侧躺着盖上了被子,头发是湿的,她现在生不起吹干的欲望,侧躺着压到脸颊上的痘痘,陶萄便翻了个身,换了一边躺着。

        心里有一股发泄不出来的气,她就好像氢气球一样,在塞满了气之后,口子被打了个结,没办法把气给排出去,只能挤压着越升越高,然后在美人看到的荒凉的高度,砰地一声爆开。

        一种由于自己力量微弱的无能为力感和愤怒感也跟着炸开。

        在这样往上飘的感觉中,陶萄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陶萄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陶萄从来没有一觉睡这么久过。

        点开微信,周虹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周虹:【昨天晚上睡着了,我看到穆晴的经纪人在群里说穆晴拿到了刘小饱的推广,而且是比你这里高出十几倍的推广费。】

        陶萄脑袋有点痛,昨天长了一颗痘的那边脸现在有些紧绷,稍微一动,便很难受。

        她感冒了,还感染了。

        可周虹发过来的消息让陶萄感觉到一种比身体上的不舒服更强烈的不适。

        因为一联想到穆晴,她便又联想到了夏启月。

        之前因为身处网红行业中,觉得钱挺好赚的兴奋感已然消失不见,她恍然意识到一点,那就是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和打压。

        当涉及到钱和权的时候,这种情况比一般情况更加残酷。

        她现在穷、没势力、名气也比不过别人,还有点玻璃心。

        好歹穆晴是明面上打压她,可以后碰到夏启月呢?

        她这辈子总还要碰到夏启月的。

        她让穆晴在徐填的事情上吃了瘪,穆晴便抢了她的推广,断了她的资源。

        而她之后还要抢夏启月的未婚夫、夏启月的“父母”和“兄长”,她还是这么不长进,真的斗得过她吗?

        想到这里,陶萄忽然就不生气了。

        她扯了扯嘴角,却因为痘痘的原因,很快便放下了。

        可系统比她更了解她的内心。

        “叮,检测到宿主野心:1.名气超过穆晴  2.让‘刘小饱’后悔莫及。”

        陶萄:【哦,好,我知道了】

        陶萄:【那lvs呢?】

        周虹给陶萄发完消息便一直在等,她想过陶萄可能会发火,会歇斯底里,可没有设想过陶萄的语气这么冷静。

        周虹:【lvs那边我问了,他们好像也接到了穆晴经纪人的电话,但是他们没有答应穆晴,似乎是觉得还是你比较合适】

        陶萄正想笑一下,但因为痘痘的原因,提前止住了。

        陶萄:【那先签纸质合同吧,不然没有定金,我不提前拍视频了,在合同里拟好违约金】

        她现在脑子虽然有点昏沉,但思路很清晰,虽然lvs没有说不和她合作,但不排除等她拍好视频之后再反悔,刘小饱不也是这样的么?

        陶萄现在看事情的目光和之前有些不同了。

        周虹:【你说得对,之前也是我考虑的不周到,让你受了委屈】

        陶萄:【没事,周姐你先帮我和他们谈一下,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可能要去看医生,到时候谈好了你再联系我】

        陶萄这种冷静又克制的口吻让周虹难免惊讶,她接触过和陶萄差不多年纪的人,没见过如此能隐忍的。

        陶萄之前听到推广时候的开心她也看到了,现在被这么摆了一道,她都很生气,更何况是座位直接当事人的陶萄呢。

        但看到陶萄身体不舒服,她又担忧起来。

        了解到陶萄好像是脸上有颗痘痘像是过敏发炎的症状,她给陶萄推荐了几个皮肤科的医生。

        其中之一便是徐意。

        看着皮肤科第一栏的那个名字,抿了抿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