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小樱&狗咬狗(6.27更新)
        当然,  事情并不会像“滚你妈的”这句话一样直白简单。

        周虹在回了这句话之后,两边几乎同时向她表明态度。

        陈小姐:【像样吗?周小姐,我在和你好好谈事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最好和我解释清楚!!!不然你的艺人葡萄以后永远会成为我们黑名单里的一员】

        周虹:【放心,在这之前你已经被划入我的黑名单了,以后我手下的人都不会接你们公司的广告】

        陈小姐:【你在开玩笑吗?我需要找你手下的人】

        周虹:【你也在开玩笑吧,  你一个麦片公司,  哪里来这么大的脸?】

        一句话周虹便把对面的人堵得哑口无言。

        对面发来一句:【希望你不要后悔】

        周虹:【你也是,  聊天记录都有,  你想做什么尽管做】

        周虹想过诸多解决问题的方法,  现在发现,  把事情想明白了确实什么也不用顾忌。

        至于上司,她也是股东,只不过她懒得管理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便没进高层的体系。

        所谓的上司,  她不承认那就是个屁。

        陈总:【一切以大局为重这事你分不清!!!?】

        周虹:【我懒得理你,  明天我就重新进董事会,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像周虹这样自己干活的,  平常不管公司的运营,只搞自己手里的几个人,并不代表她没管人的权利。

        算起来,周虹投的钱,  在这个公司还真没几个所谓的高管比她多。

        只不过她拿业绩说事,手里没什么火的人,  别人捏了她她也就随便当个软柿子。

        陈总:【你什么意思?你现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周虹:【你是不是脑子不清白,老娘说了,  老娘明天就进董事会,你算个哪门子的领导?要不要查一下公司的创办人?查一下我手里的股份?】

        周虹:【滚你妈的(微笑)】

        陈总:【……(微笑)】

        周虹好久都没自称老娘过了,这次回完这两个人之后,她心头的气忽然就顺了。

        真快活。

        *

        这两人搞完之后,周虹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来的人是穆晴的经纪人。

        穆晴的经纪人姓江,周虹和他关系还不错,但是这次看到老江,周虹脸色并不太和善。

        “你为穆晴的事来的?”

        “周姐……你既然都知道了,我就不多废话了,小晴的意思是请呃……那位把视频删掉,毕竟她也接了刘小饱的推广的。”

        周虹:“这事我不能做主。”

        “你不是有账号密码吗?为什么不能?”

        “她不想删,我为什么要删,删了对我有什么好处?□□十万的点赞说删就删?老江,对不起,你在我这里面子还没有这么大?”

        “更何况刘小饱是怎么半途鸽了我的人的,别人不清楚,你也不清楚?”

        “那你能不能让那个妹子加一下我的微信,我和她聊聊行么?”

        “人家不想加你。”

        “你要是让穆晴亲自和她说,估计她还愿意。”

        “道个歉,顺便也把刘小饱的推广推了,就差不多了。”

        “周姐,你这不是为难人吗?”

        “哦?有本事抢,没本事丢啊?”

        老江把周虹的话带回去给穆晴听之后,穆晴只说了句“我不加她”,然后就低头玩手机了。

        老江明白穆晴是生气了,穆晴每次生气都十分冷淡,但是该让人不舒服的事情一点也不会少。

        “给我买点水果吧,我饿了。”

        “上次的摄影师我不满意,还有别人吗?”

        “对了,lvs怎么没谈下来,真的,江哥,有的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办事效率提高一点,你好我好大家好……”

        她声音冷冷的,听得老江脸色越来越难看。

        穆晴刚进公司的时候也是挺和善一女孩,但自从红了之后,身上的坏毛病一个接一个暴露出来,心气高、对新人刻薄、喜欢在人背后捅刀子,这些性格特质简直就是刻在穆晴骨子里的。

        老江被她弄得难受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那女孩的视频他也看了,周虹是个什么人他清楚,现在态度这么强硬,保不准是下定决心要培养那女孩了,说实在的,老江上次被她指使去截胡也心里本来就有点疙瘩,这次穆晴还给她摆脸色。

        但自己带出来的人,再怎么也得受着,毕竟全公司没有第二个穆晴了。她现在是摇钱树,是金元宝。

        可老江不确定,周虹手里那孩子会不会成为第二个穆晴。毕竟才发了四个视频,在某音的粉丝就四十万了,她这种类型确实和穆晴撞了,但具体的风格老江在某音上还没见过第二个。

        “你不如就不要针对她了,都是同一个公司的,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她也没在视频里提你。”

        老江好声好气地劝穆晴,穆晴缓缓抬头,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算了?她抢我摄影师算了?这次膈应我又算了?我成什么了?”

        “你要算了那是你的事,这事,我不会罢休。”

        她最后一句话声音变得尖利起来,语气有点过分刻薄的意思。

        老江有点无奈:“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家都不容易……”

        “够了,你是不是忘记我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当初要是我稍微窝囊一点,现在被迫退网的就是我!而不是那个绿茶。”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绿茶,你知道吧。”

        老江叹了口气,决定不再和她争。

        之前穆晴就在网上和人撕过一次,还闹得很大,她赢了,而和她对峙的那个人被网暴到退网。

        穆晴很会来事,同一个圈子里但凡听过点内幕的人都不敢惹她。

        当然,他也一样,只能捧着。

        *

        陶萄一边看某音的评论,一边和回中介消息。

        她找了公司附近的房子,离地铁远是远了点,但小区环境不错,而且最主要的是价格也在她的可承受范围之内。

        两千块钱一个月,押一付三,看中介发来的图片房子装修比较新,家电厨房齐全,而且正好是两室一厅,另外一个房间可以让陶予住。

        陶萄准备今天下午就去看房,如果可以,明天后天两天就可以搬家。

        昨天徐填给陶萄发了消息,问陶萄是怎么回事,陶萄并没有理他,今天他又发了消息过来。

        徐填:【怎么不回我?身体好了吗?】

        徐填:【是不是工作上遇到问题了,有事联系我,我能帮忙尽量帮忙……】

        徐填:【最近都不用拍摄吗?】

        徐填现在和陶萄之前认识的他判若两人。

        陶萄心想,这男人就是这样,对你不喜欢的时候你怎么示好都嫌烦,而喜欢你的时候你再怎么不理他他也能像狗一样过来舔你。

        忽然就对徐填这个人产生了一丝厌烦,大概是转变太快,她觉得有那么一丁点廉价。

        真x取c灰馑肌

        陶萄:【是的,暂时不用,我自己在学一些拍照的技巧了】

        陶萄:【没什么事,多谢关心】

        徐填又是秒回:【没事就好,上次你在医院还好吧?】

        陶萄:【挺好的,那医院是你们家的吗?】

        徐填:【你怎么知道】

        陶萄:【上次你不是在办公室说穆晴到你哥那里去看病吗?你家诊所不能这么大吧,对了,能不能告诉我穆晴有什么病啊】

        徐填:【不是病,徐意是搞外科整形的,能有什么病?】

        徐填:【在脸上动刀子的病呗】

        陶萄看到这段话,险些笑出来。

        原来穆晴那张脸是整的啊?

        陶萄:【真的假的?我看着不像,觉得她脸挺自然的】

        徐填:【还自然?你没看见她那鼻子么……我跟你说,这女的之前一直在追我哥,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陶萄心里咯噔一下,随即一股兴奋的感觉从心底缓缓上升,她无声地笑了一下。

        陶萄:【感觉你哥应该挺喜欢这种类型的吧】

        徐填:【你问这干什么?你也对我哥感兴趣?】

        上次徐意加了陶萄的事情,现在徐填想起来也觉得自己挺蠢的。

        陶萄:【当然没有,我就是问一问,穆晴和我一个公司的你知道吧,我那个推广就是她抢的】

        陶萄:【而且你哥好像挺不喜欢我的,我想知道两个不喜欢我的人是不是有机会凑成一对】

        徐填:【她抢你推广???真的是……你想多了,徐意他不喜欢长得不好看的人,尤其是在他手里动过刀子的,你知道他为什么去做整容医生吗?】

        陶萄:【为什么?】

        徐填:【因为他和我一样,有点强迫症,不过我是学了美术,他比我直接多了,我在纸上画画,他在人脸上画画】

        陶萄:【……你们还挺像的】

        如出一辙的变态。

        之后徐填又隐晦地问了句陶萄谈恋爱的事,陶萄表示目前没这个想法,让他随便找个美女聊着,然后就不再回徐填消息了。

        徐填:【你到底是看不上我哪一点?】

        当然是哪一点都看不上。

        *

        某音上的走向和陶萄所想完全一致。

        网友们已经开始扒那打了码的到底是哪个麦片品牌了。

        【是不是陈多粒啊?感觉挺像的……】

        【也有可能是刘小饱吧?码太厚了】

        【商家真无良,我感觉这个应该是做推广视频的,突然被鸽了吧】

        【葡萄脾气真好,还打码,要是我我直接曝光,真缺德】

        陶萄最后说话的时候,语调和前几次的作里作气都不太一样,明显带了点委屈的调子。

        【葡萄第一回就被坑了吧?】

        【有没有大佬给解个码啊】

        但这种争议的视频也少不了有人骂陶萄。

        【怎么又是这个女的啊,才几天?就开始接推广了,这还委屈上了?】

        【别做作了,机会就是被这么给作没的】

        【绿茶,呕】

        但骂的人越多,维护陶萄的人也就越多。

        网络就是个两级分化的世界,越是有争议,就越是有热度。

        陶萄翻了翻私信,忽然最上方蹦出一个小红点,她下意识点进去一看:【姐姐你好,你的这个视频打码已经被我破解了,视频里的麦片是刘小饱吧?我能把解码过后的视频发出去么?】

        陶萄打了个“不用了”又删掉,又打了一行“还是不要了吧”,又删掉,于是陶萄想回一句“谢谢你”,可这怎么回都显得奇怪。

        好好想了一遍,陶萄决定不回这个人的消息了,假装没有看见。

        如果这位大佬把刘小饱的名字传了出去,那也不能怪到她的头上来。

        最好发出去。陶萄坏心眼地想。

        她手指划了划,继续往下翻动私信,这时她看到了几位“同行”。

        其中一个叫做“小樱爱看雪”,陶萄点进她的主页里看了一眼,小樱的粉丝数量是74.6万,差不多是陶萄的两倍了,金色的星星让她在一众头像中十分醒目,陶萄还发现这女生居然关注了她。陶萄有点犹豫是不是要回关。

        她在短视频基本上都是穿的各种不同款式的洛丽塔和jk,也算是靠身材出名的一类网红,不过和陶萄这种前凸后翘的身材不同,这个女孩看起来年龄很小,是典型的白瘦幼类型,经常扎着双马尾,签名却有点另类:不是富婆,别dd我。

        陶萄又往这个女孩的视频页面翻了翻,重新回到私信界面。

        小樱:【葡萄你好呀~我从你上个视频就开始关注你了,你身材真好呀】

        小樱:【可能我比较八卦一点,你最新的视频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樱:【不说也没关系,我不会一定要问的,悄咪咪问一句我能拥有你的回关吗(星星眼)】

        陶萄实际上有点不太相信这个女生心思这么单纯,如果真的是觉得她身材好而关注的她那回关没有关系,可问题现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间点……

        陶萄把几个类似给她发了私信的抖音id都一一看了一遍,其中有几个都是关注过穆晴的,陶萄并不知道这些网红明争暗斗的情况,也搞不清楚谁是不是有可能是穆晴找过来打听情况的,所以陶萄在回他们消息之前,到某瓣上把这些个问她情况的人都搜索了一遍。

        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搜索的他们的名字,没想到每搜索一个都是瓜。

        什么手撕小三还倒打一耙,和谁谁谁抢男朋友,在视频中放软广还死不承认,与闺蜜闹掰之后互相在各自的粉丝群说对方坏话引导粉丝们打起来等等,甚至还有蹭明星热度……

        看了这些之后,陶萄才发现自己对比起他们,实在是弱鸡中的弱鸡。

        现在的各类网红素质良莠不齐,吵起架来一般是地震海啸的程度。压根不给对方面子。

        而且这几个人都和穆晴有点或多或少的牵扯。

        而她最怀疑的那个叫做小樱的女生,倒是干干净净的。

        只有大家大力的吐槽――

        【听说小樱很喜欢打王者,而且还巨菜无比???】

        【什么时候老天能赐我一个像小樱一样的富婆啊】

        【你们上次直播的时候看到了小樱的衣柜吗?妈的,好华丽,好豪华,我好想要……】

        【垃圾富婆,害我眼红】

        陶萄回到某音,回关了小樱,也只回关了小樱。

        陶萄:【抱歉,我才看看到你的私信,回关啦】

        陶萄:【其实没什么,就是被一个品牌商放鸽子了(枯萎玫瑰)】

        陶萄以为小樱不会很快回消息,但没想到这两句话才发出去没过多久,小樱就回了。

        小樱:【!!!】小樱:【嗨,脑婆!!!】

        小樱:【心疼你,是哪个品牌方,可以说出来让我避雷吗?】

        陶萄:【还是算了吧,谢谢你的关心,但说出来还是不太好,我会忘记这个事的】

        小樱:【好吧,你不想说就算啦,但是没关系的,你的视频真的很会!你一定会火起来的姐妹】

        陶萄:【谢谢你呀】

        小樱:【嗯嗯】

        这个叫做小樱的女生很活泼,陶萄却并没有这种活泼。

        她垂眸思考了一会儿,新的私信很快将那条问解码视频能不能发的私信顶了下去。

        陶萄忽然就觉得有点困,她打了个哈欠,想要睡觉了,有的时候她心情也会忽然低落一点,倒也不是因为看到了这叫叫做小樱的女孩子活的这么轻松,而是觉得这些是是非非有时候很麻烦,但又不得不面对,毕竟她不是那种出了点什么事情,都会有身后人帮忙摆平的富家小姐,她只是个曾经无人喜欢的“可怜虫”而已。

        她不找麻烦,麻烦也会找上她。

        可突然有看起来那么美好的人向她表达喜欢,这种感觉还挺不同寻常。

        *

        而如陶萄所料,那个给陶萄发私信的男生在没有得到陶萄的回复的两个小时之后,便擅自把解了码的视频放到了某音上。

        因为黑科技的原因,码不仅被除掉了,刘小饱的logo还格外清楚。

        之前评论区的各种猜测忽然就有了答案。

        这条视频一放出去没多久,围观群众炸了,视频点赞瞬间就到了8w。

        【居然真的是刘小饱???】

        【刘小饱垃圾牌子,人家认真给你拍视频,你说鸽就鸽?】

        【啊这,正想买的,看完之后立刻去淘宝删掉了,购物车干净了】

        而就在这条视频发出去不久前,穆晴发了刘小饱的推广视频。

        穆晴让身边几个和她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去陶萄那里探探口风,结果陶萄都是统一回复“抱歉不能说牌子,感谢”,穆晴觉得心烦,又打心里觉得陶萄没那么大的胆量真的曝出刘小饱的名字,所以就直接把两个小时拍摄加剪辑的视频发了出去,就是普通的vlog的形式,没太多花样。

        刘小饱的负责人也一直盯着穆晴和陶萄,穆晴的视频发出来之后,点赞很一般,刘小饱的负责人看得直皱眉。

        拿了十几倍的价钱,效果却比之前的人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放在谁身上,谁都会皱眉的。

        而且但凡明眼人都能察觉到,“是葡萄啊”发出的那支打了码的视频是很用心的,比穆晴不知道用心多少,本来穆晴挖墙脚刘小饱的负责人有点犹豫,但是考虑到穆晴的名气和粉丝确实大很多,而她也很少接这种食品类的推广,负责人才最终把陶萄给鸽了,其实大可以两个推广一起买,但穆晴的要求是,和她合作就不能给陶萄机会,他们这才吧陶萄给抛弃了。

        而这个被解了码的视频被放出来之后,刘小饱整个负责推广的团队都自闭了。

        他们的官网下面一下多了好多的“辱骂”言论,陶萄进入这个圈子没多久,但粉丝们却出乎意料的“硬”。

        陶萄在视频里不过是透出了委屈的端倪,大家就好像受不太了了。

        听到最后声音里的颤的时候,心都陷下去了一大块。

        脑子里主动浮现出了哪里都白白软软却又身材无敌好的少女红着眼睛要哭不哭的样子,哪里还要考虑理智呢。

        某音真的没有陶萄这么浑身散发着欲气的类型,陶萄好像骨子里就带着“钓”的味道,稍微说点什么话,稍微露一下侧腰,人们看着听着,就好像天灵盖上挨了一锤似的。

        想顺着她的意思做点什么。

        【为什么穆姐你接了刘小饱的推广啊,刘小饱黑心商家知道吗?欺负新人来着】

        【啊这……穆姐是不知情吗】

        【我老婆就是被刘小饱坑了,怎么还有人接刘小饱的推广啊,不觉得恶心人吗?】

        【看到刘小饱就想吐】

        【这推广视频做得有我家宝贝做得好吗?为什么官方让这种质量的人做推广视频还把我老婆鸽了?】

        【上面的不要踩一捧一好吗?穆姐也是不知情的,你那个解码视频是真是假的都不知道,就算是真的我们穆姐的视频也在那个视频前出来啊】

        【笑死,四十万粉的来嘲五百万粉的,就没想过你家主子是怎么被鸽的吗?】

        【楼上嘴巴放干净点)】

        原本穆晴的评论区一片风平浪静,而等那个解码视频放出来之后,粉丝们没过多久便吵得不可开交。

        穆晴没想到陶萄的粉丝能刷到她的视频底下来,而且还和她的粉丝越吵越激烈。

        见此情形穆晴立刻打电话给刘小饱的负责人,问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刘小饱的负责人本来就对穆晴随便弄个视频出来感到气愤,当下语气很不耐烦。

        “什么怎么解决,穆小姐,这件事情是你我的共同责任,不是你让我们把她换下去的吗?现在出事了,你找我有什么用啊?”

        穆晴:“那我把钱退你,视频我删了。”

        以往都是老江帮她处理品牌方的关系的,今天穆晴和老江吵了架,便自己打了负责人的电话,她脾气坏,没说两句声音就冷了下去。

        而负责人一听,当下冷笑一声:“穆小姐,现在我刘小饱的公关可都大半夜的加班在忙活了,你一句话就想把事情撇个干净?要是你那视频点赞有那个什么葡萄的两倍,我也不说什么,可你有么?当初不是你非要我们半路终止和她的合作,现在这事就不会发生。”

        穆晴:“那你想怎么办?”

        “你等人家视频都做出来了才说这种话,不是自找麻烦?”

        “很简单,要么重新做一个点赞两百万以上的视频,要么你就把钱双倍退给我们,她的事情我们品牌方会道歉,其他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穆晴冷冷道:“你做梦。”

        不过脑子挂掉电话之后,穆晴也没删那条视频,可刘小饱的负责人被气得不轻,当下便准备让手下把穆晴的名字放进了官方澄清的微博里。

        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选择陶萄。

        而陶萄在睡梦中忽然被0745的提示声惊醒:“让‘刘小饱’后悔莫及任务完成度――百分之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