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交易&谋划(7.2更新)
        整容过的鼻子会很僵硬,  而且稍微动一下,鼻子的主人就会痛得飙泪。

        但是陶萄好像没有这种痛感。

        她鼻梁上的皮肤很薄,鼻梁的线条很流畅,  和正常人的鼻子没什么两样。

        普通人的鼻子上一般总会因为油脂分泌而产生黑头或者显眼的毛孔,陶萄鼻子上没有,就连鼻翼和鼻头的位置都是光滑的。

        她鼻头上翘的部分还微微泛着粉,徐意见过太多现实的鼻子,  有那么一瞬间,  他产生了陶萄鼻子上的粉红色是不是搽的腮红的猜想,  徐意是个行动派,  一旦想了就会去做,  于是他用大拇指擦了一下陶萄的鼻头,  那里并没有褪色的痕迹,反而因为他擦拭的动作,皮肤泛起来的粉色愈发明显,  徐意也看清了那是皮肤下流动的血色,  从内而外透出来的,  就像是由内而外散发出艳色的水蜜桃。

        他凑近了些想看到陶萄鼻子的创口,但无论从哪个位置和角度,  他都没有看到。

        “创口在哪?”

        陶萄盯着徐意道:“没有。”

        “没有任何创口,也没有任何整形的痕迹。”

        陶萄把徐意的手从自己鼻子上拿开,然后朝他露出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

        她脸部的五官都在生动诠释妩媚这个词的特性,正对着窗户,  有那么一瞬间徐意觉得面前的陶萄好看得有点失真。

        不是皮相上的好看,由于鼻子的弧度,  她整个人都显得很欲气。

        这种感觉……徐意喉头微微滑动了一下,避开眼神不再看陶萄。

        陶萄发现了这点,  她心里产生了一点愉悦感。

        “你觉得怎么样?徐医生?”

        “我不相信你的说辞。”

        陶萄:“你觉得我的照片是假的?”

        徐意:“是。”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变戏法一样的东西,徐意一直都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从医学的角度来说,一个人不可能再整完鼻子的一周之内恢复成毫无痕迹的样子,因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陶萄的鼻子根本没整。

        陶萄:“我可以证明我说的是真的。”

        陶萄:“徐先生可以现在给我拍张照,或者记住我现在的样子,一个星期之内我会来找你。”

        徐意本想拒绝,但盯着陶萄那笃定的神色,徐意忽然觉得试试也不错。他想看一下面前这个女生能说谎到什么程度,陶萄的手机可以是假照片,但他的相机里不可能是假照片,于是徐意拿出手机,对准了陶萄的脸,以拍身份证的角度给陶萄拍了几张照片,他甚至觉得不够,还录了一段视频,视频里陶萄一直都是笑着的,漆黑的眼珠子盯着镜头,完全没有骗术会被拆穿的紧张。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陶萄朝他点了点头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徐医生,那我们微信联系。”

        “报复徐意计划完成度――百分之三十。”

        耳边传来0745的提示,陶萄表情没什么变化,带上口罩之后,她的情绪好像也变少了很多。

        一个人坐出租车回了家,在车上陶萄回复了周虹的消息。

        陶萄:【周姐,我没事,你不用来接我了】

        刚刚到家,徐填的信息也发了过来:【我刚到医院,我哥说你回去了?】

        陶萄:【嗯,回家了】

        徐填:【我哥说你脑袋是穆晴砸的,还有你想接呈朝的推广?】

        徐填:【陶萄,我是真的觉得你没必要接这个合作,穆晴接了推广之后,定期都要拍整容的全过程……网上所有人都会知道她是整容女,你知道么?】

        陶萄走到全身镜面前看自己:【我知道啊】

        她觉得自己现在挺好看的,但是她依旧想便好看,最近的口罩戴的她很闷,陶萄觉得自己不需要那东西。

        不论是丑还是美,陶萄都感觉自己是偷偷摸摸的。

        陶萄心里出了那么点奇怪的念头,但她也没彻底搞清楚。

        她是一定会变漂亮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她不可能在每一次变好看前都带着口罩。

        徐填:【你能接受整容女这个称呼么?】

        陶萄当然能,不然上辈子她也不会克服心里的障碍选择去整容,虽然最后没整。

        徐填:【反正我劝你是不要接这个合作】

        陶萄:【你觉得整容不好?】

        陶萄的反问让徐填有点蒙:【再怎么都是天然比较好】

        陶萄盯着他这句话笑了一下,全身镜里的她也跟着勾起了唇角。

        她想:确实是天然的比较好,但有的人生下来就是比别人要普通,难道那些模样普通的人就得普通一辈子?难道就不能通过外部条件变成变成自己想要的模样么?谁规定的。陶萄上辈子去往整容医院的时候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她整完容之后,她一定会变漂亮,但夏启月身边的人也仍旧会嘲讽她,因为她一定比不上夏启月天然,夏启月是清水出芙蓉,而她只能是明月照沟渠,是青蛙变公主,就算得了明月的普照,内里流着的依然是像臭水沟一样肮脏的血液。

        后天的努力为什么就一定比先天的要差?

        她一直想不明白的是这一点,难道皮相普通的人就应该按照所谓的“宿命”甘于平凡?

        天生的东西真的就一定更加高贵么?

        陶萄抚摸到自己额头上的伤口,忽然觉得有点讽刺。

        她这么努力,就是为了用全新的面孔去面对那些人,她为什么要遮遮掩掩。

        对啊,她是整过了。

        系统帮忙整的。

        但整容之后她就要否认过去的自己存在过了么?否认过去的十八年,否认上个辈子一直处于“缺爱”状态的自己?

        她现在很爱自己,她爱自己的行动力,爱自己的身材,爱自己还是个普通却有野心的人。

        陶萄回徐填:【我不觉得】

        陶萄:【我就算整容了,也还是我自己】

        陶萄:【想变漂亮没有什么罪过】

        整容之后还说自己是妈生脸才让人觉得可笑吧,死活不与曾经的自己和解……

        陶萄天生就是自恋的,因为被讨厌,所以才更加对自己有种特殊的爱,这种自恋的目标当然是希望周围的所有人都爱她。

        但在这个基础之下还有一个基础,那就是这一切都出于她对自己的偏执的喜欢。

        如果说要以一个全新的姿态出现在那个圈子里,却又告诉她们自己天生就是个美人,与夏启月不相上下,她没什么欲求,善良、单纯、哪怕活在最底层也依旧保持着纯洁的心,像夏启月一样清水出芙蓉……她想成为下一个夏启月么?当然不。

        她要成为与夏启月截然相反的人。

        到时候站在夏启月面前,不必眼里带着和善温柔,伪装成什么别的样子,她也要唤起夏启月心中的妒忌。

        所以当那些天生的美人发现自己在一个整容的人面前却感到自惭形秽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心情呢?

        她们早就接受过太多平凡普通人的瞩目,却从未仰望过那些她们曾经觉得普通的人。

        所以陶萄想:她凭什么要掩饰。

        她是陶萄,她不会、不能、不想也不必成为夏启月。

        徐填:【你要看清现状,大部分人都不会接受这种事情】

        陶萄:【你呢?】

        陶萄反问了一句,倒把徐填给问怔愣住了。

        徐填想,如果陶萄是要整容……那张脸如果再稍微明艳一点,再配上她的气质和身材……徐填一时间对自己的想法不确定起来。

        他脑子里想的,和之前徐意想过的几乎没有差别。

        而且徐填知道徐意的整容技术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如果他用了十成的技术,那雕刻出来的应当会是个浑然天成的美人。

        最重要的一点是……徐填每次看到陶萄的照片想到的都是――

        陶萄应该是个天生的美人,不应该长这么一张普通的脸,而不是认为陶萄这么一张普通的脸不应该有这么完美的皮肤和身材。

        她应该是美的,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她变成美的”这个观点就变得非常容易接受了。

        徐填甚至产生了强烈的期待感,尽管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

        徐填:【我不知道,如果是你,我大概能接受,就算整容了】

        徐填小心翼翼地表示了一下自己的心意。

        陶萄:【是吗?真好,其实我也不指望你能接受,这种事情我自己接受了,别人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啊(笑容)】

        徐填:【确实如此】……

        徐填:【如果你真的想要的话,我会在我哥那里帮你争取一下的】

        陶萄:【你真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陶萄打开某音后台看了一眼,上次发的那条视频现在点在已然两百万了。

        陶萄在某音的粉丝数量也成功涨到了95w,微博粉丝涨到了50w,打开后台有很多找陶萄推广的商家,陶萄把情况和周虹反映了一下,周虹让她在签名上挂她的微信,之后推广什么的都直接交由周虹管理,说到这里,周虹又提了一嘴会议上说的让她和穆晴一起直播的事情,陶萄的回答是可以,这让周虹有点吃惊,还又确认了一遍――【你真的要接受她的道歉吗?】

        陶萄:【嗯】

        私信里小樱爱看雪又给她发了一大串的消息。

        小樱:【葡萄,呜呜呜呜,我可爱的葡萄,你居然被这么欺负,气死我了】

        小樱:【我现在变成了穆晴的黑粉,草,她怎么这么黑心啊】

        小樱:【你不知道她黑料多少啊……现在看来都是真的吧,根本就不是什么谣言】

        小樱:【笑死我了,怎么她的闺蜜都出卖她啊,众叛亲离哈哈哈哈哈我爽了】

        小樱:【葡萄你好帅好a好甜,呜呜呜呜,脑婆!我爱你!】

        看着小樱这一连串的表白,陶萄一时间有点呆愣,她想了好一会儿,才发了一句话过去:【谢谢】

        她不知道小樱是怎么做到私信也秒回的,这个谢谢刚发出去,小樱的回信就回了过来:【啊啊啊啊啊!脑婆你回我了,我好开心呜呜呜】

        小樱:【脑婆我可以加你好友吗?】

        小樱:【微信□□什么的都可以呜呜,想每天和脑婆说早安晚安,嘤嘤嘤】

        陶萄:【……】

        陶萄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了。

        小樱:【呜呜呜,是不是我太热情吓到你了,对不起,我这个人太喜欢甜妹了呜呜呜】

        陶萄:【我不是蕾丝宝贝】

        小樱:【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我就是觉得你身材好好,啊啊啊又软又白又大呜】

        陶萄:【……?】

        小樱:【我为我的鲁莽自罚一杯】

        陶萄:【谢谢你的喜欢,但是我等会儿要做视频了】

        小樱:【嗷!所以我们可以加一个微信什么的吗(轻轻)】

        陶萄:【……行】

        陶萄把自己的微信发给了小樱,很快微信就收到了小樱的好友申请。

        通过了之后小樱发了一个粉色动漫女孩打招呼的表情包:【hi,葡萄】

        陶萄也发了一个打招呼的消息过去:【你好呀】

        回完消息之后,陶萄下意识点进小樱的朋友圈里看了一眼,小樱的朋友圈并没有屏蔽她。她的朋友圈基本上都是一些游戏的截图。

        昨天:【昨天貂蝉五杀了(微笑)被队友问候完了之后日常屏蔽所有人加厌男(微笑)】

        大前天:【笑死,我v10吃谁家大米了,你是36d还是一米九啊?我凭什么给你蹭我的好友位???傻逼!(微笑)】

        小樱过了一会儿才发了一张哭哭啼啼的表情过来了。

        小樱:【哇啊啊啊,我不想活啦,我在朋友圈说脏话是不是被葡萄你看到了(叉腰)】

        陶萄倒没有觉得小樱的朋友圈有什么问题,她觉得小樱的朋友圈挺真实的。

        不过陶萄不玩手游,以前她玩的都是那种大型的有故事线的端游,所以陶萄对于小樱口里的v10还有五杀只能明白个大概。

        陶萄:【这没什么哈哈哈我玩游戏也讨厌一部分玩家】

        小樱:【!!!你也玩游戏吗?是王者吗?】

        陶萄:【不是,是网游,不过现在已经退游了】

        小樱一直问那个网游的名字,但陶萄对那个网游的名字并没有记忆。

        于是陶萄不动声色岔开了话题:【那个游戏不好玩,我现在对你玩的这个游戏挺感兴趣的,到时候入坑了找你带我呗】

        小樱听到这话果然就不问游戏的名字了,她很快开始介绍起关于这个游戏的一些背景来。

        小樱的朋友圈里还有一些她穿着jk制服的照片,似乎是在打游戏打烦了之后才会忽然这么发一张自拍。

        小樱:【其实葡萄你打游戏也挺好的啊,你打王者可以直播的哈哈哈哈,你不是签了公司吗,到时候你可以直播这个内容的】

        陶萄觉得小樱的提议还行,但陶萄一开始的想法不是这个:【谢谢你,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和小樱聊完天之后,陶萄又翻了一会儿网上的评论。

        穆晴的粉丝暴跌,还有很多人脱粉回踩,而刘小饱那边也是同样的被很多人在骂。

        陶萄的回击虽然让一些人不喜欢,但是锤的力度属实很大。

        看了一会儿,陶萄便退出了这些社交软件,拿出备忘录重新开始构思lvs的推广视频。

        比起刘小饱,lvs现在可谓是得到了不少的好评,刘小饱不讲信用、中途换人,而lvs在陶萄经历低谷这段时间依旧选择信任陶萄,这两家放在一起做一下对比,就知道那边更加有信用了,而且之前陶萄在澄清视频里穿的那几件吊带着实可爱又性感,陶萄那条视频发出去之后,lvs的这款吊带各个颜色都被抢售一空,粉色是卖的最快的,还有不少的穿搭博主分析了陶萄的穿搭,已经在表示下期做吊带的测评了。

        lvs若是从这些二次测评的博主中再找合作,那么营销的链条便一环接着一环来了。

        lvs趁着这次热度打响自己的名声,这一季的新款必定不会扑街。

        而这个头是谁起的?是陶萄。

        业内稍微商业嗅觉敏锐一点的人就知道,陶萄接下来肯定会有很多的推广找上门来。

        至于穆晴,穆晴名声已经臭了。

        某瓣穆晴的各种之前的黑料都重新被扒了出来,包括排挤告密者将其网暴出圈的事情。

        陶萄把lvs的正式推广视频规划完之后,联系了一下周虹,她让周虹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给小红鞋和她一起做的广告,最好是两个人可以联动的。

        小红鞋不能重新回到穆晴身边,陶萄这么想着,给小红鞋发消息说了一下公司对她和穆晴之间矛盾的处理情况,听到陶萄说公司让她们一起直播和解的时候,小红鞋情绪有些激动:【所以你要和她和解吗???】

        陶萄:【小红姐,你放心,我另有计划】

        小红鞋:【什么计划?我不能知道吗?】

        陶萄:【……你真的想知道吗?我怕你会觉得……算了,我还是不说了,这些都是公司的安排~】

        陶萄又和小红鞋说了推广的事情,平心而论,陶萄和小红鞋说话的语气并没有因为她比之前更火而变得态度倨傲,陶萄还是十分亲热地叫着小红鞋小红姐。并且问她一个运动鞋的广告两人能不能一起接,到时候评论区互相评论这种。

        余蔚红这两天遭到了不少网友的谩骂,说是墙头草之类的,但她本来就是个不怎么火的人,所以被骂也不影响什么。

        她只不过想到陶萄可能因为她名声不好的事情会选择不再和她打交道,没想到这才过了一天,陶萄就主动来找她了,而且还是问推广的事情。

        小红鞋:【可以啊,你帮我接了我感谢你还来不及】

        陶萄:【没有,不是什么感谢不感谢的,小红姐姐,现在在我看来你就是我的朋友了,朋友之间互相帮助是很平常的事情~】

        小红鞋看到这条消息,当然不会真的觉得自己和陶萄就是朋友了。

        她心里依旧是一以贯之的想法: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陶萄的态度让她很舒服,可小红鞋不是没有看过陶萄回应穆晴的视频,陶萄回应穆晴的时候可不像现在这样人畜无害。

        小红鞋:【我不会和穆晴和好,你可以放心】

        陶萄:【小红姐姐当然没必要和垃圾做朋友(笑容)】

        两人的聊天到此为止,小红鞋笑了,陶萄也笑了。

        有些事□□情没必要说的太明白。

        *

        第二天下午,陶萄就约了徐填出来给她拍视频,为了让刘小饱后悔,陶萄这次做得很用心。

        徐填这为她拍照出神的时间比以往都长,拍完之后,陶萄又换回了她一开始穿的那件裙子,头上扎起来的马尾也放了下来,她的头发没有烫染过,更加没有使用过什么药水使之变直,但是她的发质天生就十分好,乌木一般的黑色,发质比较细软,但很厚,衬着白色的皮肤给人一种对比强烈的感觉。

        陶萄从徐填身边走过的时候,头发真好晃到了徐填手臂上。

        “你真的要去整容吗?”

        陶萄点头,轻声道:“是啊。”

        “可是……”徐填身上穿着一件简单的蓝色工装衫,整个人显得清瘦挺拔。

        他盯着陶萄的脸,眉头皱了起来,眼神里带着几分劝解:“真的没必要,你现在这样,稍微化一点妆就很好看了。”

        徐填给她看镜头里的她自己,陶萄摇头:“我带着口罩呢。”

        “可是你也可以不带。”

        “我说了……只要你稍微化一点妆。”

        他盯着她的脸,似乎在斟酌措辞:“就还不错。”

        还不错?

        陶萄想,她要的不是不错。

        “徐意……他怎么说?”

        “我哥说会考虑。”

        陶萄垂下眼眸:“我应该就是最好的选择啊。”

        她脑袋的纱布还没有拆,看起来十分碍眼,徐填握着摄像头的手紧了紧:“穆晴砸了你。”

        “你不告她么?”

        少女摇了摇头:“怎么告呀。”

        “公司的人都护着她,她有一两千万的合作,而我现在还在为一万块的推广费在外面奔波。”

        “我比不上她啊。”

        徐填想了一下,道:“你的潜力比穆晴强很多。”

        徐填这人看事情的角度和她不一样,陶萄稍微抬了抬头,盯着徐填的眼睛:“如果我现在拿到了呈朝的推广,我就确实比她强了。”

        徐填被她漆黑的瞳仁弄得有些失神。

        “不一定要这个。”

        从内心深处来说,徐填还是觉得陶萄没有必要利用整容的噱头成名。

        陶萄:“现在也只有这个啊。”

        她声音因为无奈而显得又些无所谓,“除非我现在能拿到比那个合作钱更多的合作,向公司证明我并不差。”

        其实就算有,陶萄也还是很想要呈朝的合作,因为她需要快速得到公众的关注,而呈朝的这个项目就可以让她得到这一切。

        正说着,陶萄的微信震动了一下,她看了一下发信人,居然是徐意。

        徐填:【我考虑了一下你的提议,我可以让你成为我们医院的代言人,但前提是,你必须要让我主刀。】

        意思就是,陶萄如果要想得到这个机会,就必须真正“整容”。

        陶萄摸了摸自己的脸,回答:【不】

        徐意:【我们不做虚假宣传的事】

        虚假宣传几个字让陶萄皱起了眉头,这之前,她确实没想过这个问题。

        看样子,徐意并不相信她之前的照片是真的,昨天陶萄在医院里确实因为被穆晴的事情冲昏了头脑,而表现得又些冲动了。

        现在看来,直白地暴露系统的存在是一件极其不明智的事情,而且像徐意说的那样,这样确实存在虚假宣传的问题。

        但这样一来,穆晴依旧可以得到这个机会。

        陶萄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徐填看着陶萄瞬间变差的脸色,眯着眼睛看向她手机上的聊天内容。

        徐填:“你是不是不想让穆晴得到这个机会?”

        陶萄没说话。

        徐填却仿佛得到了陶萄的肯定回答:“其实我哥不喜欢穆晴。”

        陶萄问:“什么意思。”

        “意思是,如果不选你,也就不一定要选穆晴。”

        “我可以帮你把穆晴换掉。”

        徐填盯着陶萄,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徐填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他的唇角稍稍上扬,陶萄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几分侵略的味道。

        “陪你睡么?”陶萄吐出这么几个字,回问徐填。

        似乎没想到陶萄会说得这么直接,他表情的变换有点迟钝。

        “你能接受么?”

        陶萄盯了他一会儿,平心而论,徐填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至少外表是很过关的,可上床这种事情,她上辈子没和别人试过,这辈子就更加没有了。

        而且徐填看样子不像是什么干净的男人。

        为了一个穆晴把自己弄脏,陶萄完全无法接受。

        于是她朝后退了一步,柔软的裙摆跟上了她的腿弯,落下很淡的影子。

        “你睡过几个女人?”

        “如果大于等于一个,我拒绝。”

        徐填当然不止睡过一个女人,他声音有点干:“可我现在只想着你。”

        非常低级的情话,连他自己都觉得低级。

        陶萄莫名地不舒服,甚至有点反胃:“我也一样。”

        “――我想你离我远一点,我不会和你睡。”

        “如果可以和你睡,我为什么不直接找徐意。”

        陶萄这话逻辑上没有错误,至少从某种方面来说,徐意看上去比徐填干净多了。

        徐意两个字好像刺伤了徐填,“徐意?果然啊,你看上徐意了是吧?”

        “你想陪他睡?”

        徐填表情忽然冷了很多,他用一种挑剔的眼光将陶萄上下打量了一遍。

        “他的眼光比我高多了。”

        陶萄现在的感觉很奇怪,本来像ji女一样被轻视,她应该觉得愤怒和生气才对,但现在她只觉得面前的人幼稚可笑。

        好像有钱又帅的人内里也没有高尚到那里去,扒下了高傲冷漠的外皮,不过庸俗又普通。

        陶萄对他们的距离感和接触他们时的惧怕感在徐填故作轻蔑的视线中慢慢消解了。

        陶萄伸手拉住了徐填的手,柔软温热的掌心与他相触碰,触碰的一瞬间徐填忽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脑子里准备好的刻薄的语言顿时就被清空了。

        他看着陶萄,陶萄朝他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

        “你喜欢我?”

        “我不喜欢徐意,你放心。”

        徐填感觉到陶萄在勾引他,她挠了一下他的掌心,徐填觉得心口下陷了一点。

        “你让你哥把穆晴换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

        “我可以和你谈恋爱。”

        “不过只能谈三天。”

        “不亲吻,抚.摸,上.床,也不能要求暴露身体。”

        “除此以外……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唯一的一个要求就是,分手的时候必须要干净利落。”

        “就像是一场游戏。”

        陶萄的声音又嗲又软,可最后一句话就像刀片一样,一下让正身处温柔乡里的徐填醒了神。

        他盯着陶萄良久后,把手从陶萄的掌心抽了出去。

        “恋爱就不必了,既然你不想和我上.床,那就答应我一件事。”陶萄也没有因为他的拒绝而感到自尊心受损,平静地问:“什么事。”

        “不要喜欢徐意,也不要和他在一起。”

        陶萄听到这个要求,险些笑出声来。

        她压住唇角上翘的弧度,歪了歪脑袋:“好呀。”

        “那我可以推荐一个我的朋友么?你们推掉了穆晴,总还要找新的代言人,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