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lvs的视频(7.3更新)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陶萄盯着徐填,  徐填回避陶萄的视线,沉声道:“这种大的项目都是专门有人负责,我不管这种事情,  徐意一般也不管。”

        陶萄望着他:“你为什么不管?”

        徐填:“没有必要。”

        “我不喜欢掺和这些规则。”

        陶萄轻轻地“唔”了一声,抬手摸了摸纱布的边缘。

        徐填跟着看向陶萄的伤口,她脸色有点发白,没看徐填,  盯着外面炙热的太阳,  身上似乎被一股难过的情绪笼罩了。

        徐填果然眉头跟着皱了起来,  他无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衣领,  眼睛盯着陶萄,  问:“就这么恨穆晴吗?”

        陶萄没说话,  她的不说话正说明,她确实讨厌穆晴,而且很记仇。

        “她砸了我,  好不好,  而且她一开始就针对我。”

        陶萄朝徐填看了一眼,  又垂敛了眉眼:“一开始她在办公室的时候,就想把你抢走。”

        “后来我好不容易接了推广,  她还要把我的金主抢走。”

        “她看不上我还看不惯我。”

        “我抢走一点她的东西怎么了?”

        “她抢走的也不仅仅是我的推广而已,我拿了那笔钱才换了房子,我还没上大学,我要攒钱,  还要考虑我正在上高中的弟弟。”

        陶萄声音低落了很多。

        徐填根据她的话,想到陶萄前两次和他见面的时候,  穿着确实很差劲,他手落在陶萄的肩膀上,  却发现陶萄的肩膀子微微颤抖。

        而且陶萄说什么……穆晴要把他抢走,这个抢字,好像徐填原本就是她的一样。徐填的唇朝上了扬。

        “对不起,我先走了。”

        陶萄低头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徐填却抓住了她的手臂,他的声音有点无奈:“你别哭。”

        陶萄看向徐填,现在徐填的脸上带着那么一丝十分罕见的妥协意味,他的眉锋聚拢,一双深邃的眼睛盯着陶萄,似乎在安慰她。

        客观来说,徐填这张脸确实十分具有欺骗性。

        “你要推荐谁?”

        徐填轻声问。

        陶萄呆了一下,随即冰雪消融一般,她眼角眉梢都带了几分惊讶,随之而来的是隐约的欣喜。

        “我的一个朋友……不过我还要回去问问她。”

        “你去问,我和我哥沟通。”

        徐填思索了一下,又伸出手摸了摸陶萄的脑袋,陶萄用那么一双狐狸眼直勾勾地看着他,徐填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被蛊惑了。

        头发在掌心的触感非常好,缎子似的。

        陶萄口罩下的唇微微翘起,她听到徐填问她:“痛吗?”

        陶萄:“痛啊,痛死啦!”

        她的脑袋在徐填的掌心蹭了蹭,眨着眼睛,徐填只觉得自己又些呼吸困难。

        陶萄在徐填带着几分痴迷的视线中明白了一个道理。

        示弱和卖惨有时候比起直接的妖言惑众有力度多了,毕竟大部分人那可怜的自尊心总是希望得到他人的回应。

        *

        回到家之后,陶萄花了将近三个小时把视频剪辑完成,剪辑完之后,陶萄才觉得手机的工作效率实在太低,她准备之后多接几个推广就给自己换个笔记本。不用太贵,能剪视频就行。

        周虹给陶萄发了好几个合适的推广商家过来,现在陶萄的专门推广费用涨到了七万块一个视频,而如果不是专门就是顺便提一下,一次的费用大概是一万到两万,而且来找陶萄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比较知名的品牌,不再是什么三无产品,其中服装类是最多的,最少的则是化妆品类,因为陶萄压根就没露脸,那些专门用在脸上的产品陶萄看起来完全就没法试。

        刚刚剪切完,周虹就又给她发微信了。

        周虹:【看微博和某音,周虹给你道歉还艾特你了】

        穆晴刚刚把道歉的视频和文字发完,就立刻打电话让老江去找高层给陶萄施压,虽然说穆晴早就经历过被人痛骂的场面了,但这一次因为是她落了下风,所以她的心里格外敏感一些。

        “为什么还不回应,故意不回是不是,真是贱人。”

        “呵呵,你凭什么抢我的推广,你有让他们换掉我的资本么?”

        穆晴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显然不太正常。

        她看上去比她平时要更加在乎网友们的评价一些。

        穆晴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不可能不认真道歉,她想法很简单,既然事情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比起遮遮掩掩,倒不如主动承认错误。

        于是穆晴在自己的视频里说了自己的不对,也把自己狠狠骂了一顿,并且提到两人是一个公司的,她不应该为了一己私欲而去针对陶萄。

        “我一时间被利益冲昏了头脑,如果换在两年前我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是粉丝们的宠爱让我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迷失了自己,我现在郑重地向陶萄道歉,这两天我想了很多,也哭了很多,我不想丢掉自己的善良,更加不想让粉丝们再次对我失望,所以我诚信诚意地向陶萄道歉,对不起!”

        穆晴苍白着脸对着镜头,朝陶萄鞠了一躬,最后还要补充一句:“我也要对我的初心说声抱歉,我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找回迷失的自己,不求粉丝们给我机会,因为都是我的错。”

        穆晴在微博上的说辞和在某音上差不太多,都是从两个方面来说:第一向陶萄道歉,第二向粉丝道歉,第三向自己入行的初心道歉。

        陶萄稍微浏览了一下,脸上很快挂起了嘲讽的笑容。

        穆晴的道歉如果是真心的,她陶萄现在脑袋上的伤口就是做了场白日梦。

        不得不说穆晴还真能狠得下心来,把黑料的黑降到最低,毕竟人坏到一定程度便不能再坏,就好像上学时候的好学生坏学生理论一样,一个好学生做错了一件坏事,大家就会用过分苛责的口吻指责他,而一旦一个坏学生做了一件好事,那么大家给坏学生的赞誉会是给普通学生的好几倍,而现在穆晴就是那个表示自己要改邪归正的坏学生。

        大家虽然知道她坏,不想继续喜欢她,可也会下意识期待或怀疑――穆晴真的会变好吗?

        把这些质疑的声音转化为新的流量,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尽管大家都知道她烂透了又怎样,只要她道歉了,只要陶萄原谅了,她依旧可以在沉寂一段时间后重新复出,归来的时候粉丝还是几百万,只要没有全部掉光,她的资本就仍旧摆在那里。

        【……说实话,看撕逼的戏码看烦了】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为了恰饭不得不道歉吧,呵呵,坏女人】

        【但是作为一个不粉不黑的路人,我确实觉得穆晴的道歉挺真诚的】

        【+1】

        骂穆晴的评论还是占了主流,但其中也多了一些为穆晴说话的声音。

        都是一个公司的,既然穆晴道歉了,穆晴态度也不错,陶萄只要不是太小肚鸡肠,原谅穆晴也不是不行,毕竟人都会犯错。

        受害者是很容易身份互换的。

        可再怎么说,穆晴道歉了,就算是洗白的第一步,陶萄接不接受都是一样的结果,陶萄接受穆晴的道歉并不会让穆晴洗的更白,而陶萄不接受穆晴的道歉却必定会被人骂是小心眼,一张焦点牌打到了陶萄头上。

        陶萄对此大概思考了十秒钟,然后在穆晴的微博和某音的评论区各自回复了一个字:【好】

        这个好比“嗯”带的情绪更重,比“我接受你的道歉”或者“没关系”显得精简,而且最重要的是――陶萄究竟是个怎样的态度通过这个“好”字并不能明确显现出来。

        不过看到了,并且对穆晴的道歉没有异议是能够通过这个字表达出来的。

        【我老婆真高冷,还很善良】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我今天也还在膜拜大佬们的加密通话(――)】

        【葡萄应该也是被上级拉去谈话了吧,反正我觉得她应该挺烦的】

        陶萄没让自己看起来太圣母,也没让网友觉得自己小气。

        一个“好”就是最低限度的和解,但任谁都能看出来,陶萄不是个能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穆晴的目的达到了,陶萄的目的也达到了,而且陶萄成功地继续让公众们的焦点停留在了她身上。

        诶,她不仅视频里是个刺头,现实生活中也是个刺头。

        趁着这波讨论的热度,陶萄当天晚上九点把lvs的视频发了出去。

        穆晴正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即将从现在的漩涡中满血复活,却不知道她即将面临的,是陶萄带给她的沉重一击。

        陶萄做lvs的视频真的蛮认真,撕逼是撕逼,工作是工作。

        徐填这天晚上回家和徐意说了他想推荐个新的网红做代言人的事,徐意只是说“确定了把人带过来我面诊一下,有潜力就能签”就没了后文。

        对徐意而言,做代言人的网红是谁长什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把她变成另外一副截然不同的样子。

        陶萄已经在微信上面拒绝让他主刀的提议了,这在徐意看来和她承认自己骗人无异,徐填说要找的人和陶萄有没有关系徐意也不关心,这种利益牵扯不了太多,所以他并没有太在乎,更别说花心思要针对陶萄或者别的。

        不过在徐填上楼之后,徐意把自己今天给陶萄拍的视频拿出来看了一遍。

        看完视频之后,徐意仍旧觉得陶萄这张脸很适合做整容,当然,也很适合化妆。

        他不知为何盯着陶萄那双眼睛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思索了片刻,在手机上下载了某音这个软件。

        陶萄给他看的视频他记得,他也多看了一样陶萄在某音上的id――摘葡萄啊。

        刚刚搜索摘字,她的id便出现在了智能选项的第一行,这说明不少人都搜索了陶萄。

        而出现的第一个视频便是陶萄今天拍的关于lvs的推广。

        视频的名称叫做【lvs  好】

        名字的右上角标了一个hot,这代表着陶萄这个视频现在的浏览量很大。

        徐意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个软件。

        视频自动播放,主人公陶萄,十分富有节奏感的bgm、换装、换装、换装、再换装。

        视频的全部元素就是这些。

        这次陶萄在视频里没有加自己的声音,而是一共换了五套衣服出场。

        之前陶萄在视频里穿的衣服大多都是十分显身材的裙子,上次穿了吊带算是起了个头。

        而这次陶萄穿的衣服则是全然的现代风,lvs这一季度的新风格本来就是甜和酷,以基础的运动款为主,再在里面加上一些十分当下年轻人喜欢的元素,比如上次陶萄穿的那件吊带的颜色搭配和logo。

        只不过陶萄对于当下白瘦幼的风格不太感冒,而lvs大多的款式都带了点迎合那种审美趋向的意思。

        比如粉色的元素很多,奶白的元素也很多,大部分都有点乖巧中呆着几分叛逆的意思,可基调还是可爱和甜。

        陶萄穿这些衣服没有问题,可她不想把基本款穿成就是基本的样子。

        她不必去跟着lvs的理念走,所以也就不必把自己变成大众审美中的肤白貌美清纯的女孩。

        因而陶萄每一套都穿出了她自己喜欢的风格。

        第一套衣服是针织白色直筒吊带裙,陶萄在脖子上系了一条色彩斑澜的丝巾,脚上搭了一双曾经她穿过的细跟的暗红色绑带高跟鞋。

        她的脖子修长,身上的线条十分丰盈。

        腰凹下去的地方引人遐想。因为裙子的质感是比较粗糙的,而丝巾和鞋子却比较光滑,下意识的看去,那裙子的那一截,就好像和陶萄的肌肤融为了一体似的,随着她的呼吸,裙子似乎也在微微颤动。

        一条本来就走简单风的裙子,到了陶萄这里忽然就多了几分高级感。

        看上去很贵,看上去一般人都买不起。

        在拍摄之前,陶萄光给自己搭配衣服,便搭配了真正五六个小时,她没有学过专业的设计,但还是那个理念,她加上去或者增减的元素,都是根据自己的审美来的,若是某一样搭配她在全身镜前能看的顺眼,并且能反复看上很久,那她就是满意那套搭配的。

        而陶萄在视频里穿的五套服装,陶萄都很满意,lvs衣服的定价不贵,就算是最新款,也就是在平常定价的基础上多了几十块钱。

        可陶萄穿的每一套都像之前说的一样,看起来都很贵,正因为如此,陶萄在每一套衣服展示完之后,都留出一个空镜头在上面打上了衣服的定价。

        开头的那条简单风的裙子穿在陶萄身上看起来至少是小众品牌店几千块的衣服,而陶萄放上去的价格只要88块。

        后面陶萄穿的好几套风格都和第一套有异曲同工之妙,不是简单的性感,而是经过收敛的欲气。

        就像是围在脖子上的丝巾、高跟鞋上的绑带。

        陶萄把身上的过分张扬的线条克制住了,并且和衣服融在了一起。

        你一眼看过去,不仅觉得这女孩的身材好完美,也会觉得这衣服好合适好“服帖”。

        陶萄在不知不觉中抓住了一点时尚的规律――距离感让衣服看起来更贵,而多元素让衣服看起来更有质感。

        她给宽松的体恤配上了腰带,将粉色的裙子挂上了玫瑰金属细链,就连所谓的百褶裙,在她这里也多了几分不同寻常的风格,因为她上面穿的是黑色的风衣式的防晒服,再里面是没有系进裙子里去的白色体恤,领带换成了黑金色色花纹的丝巾,俗气和冷淡相撞,从来没人见过这种搭配,可在陶萄这里很出彩。

        陶萄的视频的剪切不像是普通的换装视频一样,扯一下领带,站在镜子面前就换了副模样。

        陶萄的换装是随着场景变换的,这就依赖于徐填的拍摄技巧了。因为是他拍,所以陶萄的视频质感比自拍高级了太多。

        徐意在沙发上看了好一会儿,这个时候徐填也在楼上看陶萄的视频。

        而陶萄依旧是老样子,她在发完视频就进了卫生间洗澡了,她新搬进去的这个房子主卧的卫生间自带浴缸,虽然只有最普通的泡澡功能,但陶萄还是十分欣喜,她把浴缸由内而外消了一遍毒,确认清洗干净之后,便每天都要躺在浴室里泡会儿澡。

        热气熏得她的脸蛋白了透粉。

        陶萄定了闹钟之后,便靠在浴缸的边缘睡了过去。十分钟之后,陶萄被闹钟声吵醒了,她的头发落在水里,微微湿润了些。

        闹钟响起,陶萄正好听到系统的提示:

        “叮,让‘刘小饱’后悔任务完成度――百分之百”

        陶萄清醒了过来,她听着系统的提示,困倦地眨了眨眼。

        *

        刘小饱本来便因为穆晴的道歉视频而被彻底贴上“不讲诚信”的标签,穆晴是得到了陶萄的回应,两人和解了,可刘小饱呢?网红是网红,品牌是品牌,现在道歉视频出来了之后,无论是穆晴的粉丝还是陶萄的粉丝,都在喷刘小饱。

        刘小饱的负责人现在恨死了穆晴,拿了高额的广告费不说,最后没起到宣传的左右,还把他们拉下了水。

        他们已经在准备做和穆晴一样的道歉声明了,只不过负责人明确向公关们表示,要在声明里狠狠踩穆晴一脚。

        至于陶萄,刘小饱的负责人现在是从心里感到有点惧怕了,穆晴都被弄成了这个样子,之前多高傲一女的,现在网上全是嘲她的,这足够证明陶萄的手段之狠。

        正在他们在准备道歉声明的时候,陶萄给lvs做的推广出来了。

        一个小时之内――获赞五十万。

        刘小饱的负责人点进陶萄给lvs做的视频里看了一眼,然后脸色灰白地退了出来。

        陶萄视频下面的评论区,粉丝们一个个都在尖叫,并且都在求陶萄身上同款衣服的链接。

        【啊啊啊啊!姐姐你太美了呜呜呜呜】

        【我真没想到我还有看美女不看脸也流口水的时候】

        【好贵,好贵,老婆把lvs穿出了lv的感觉……】

        【捏吗的,我刚刚点进淘宝,老婆视频里的同款直接没了????】

        【刘小饱看到了么?刘小饱哭了么?你配不上这么认真做推广视频的老婆】

        【葡萄……真的会穿,我学设计的,我觉得葡萄真的会穿(^^)】

        lvs一夜之间销售量暴涨,淘宝的陶萄同款两个小时之内被抢售一空。

        陶萄第一次做这种纯穿搭的视频,夸她的人占百分之九十,只有那么百分之十的人觉得陶萄穿得太夸张,普通人根本穿不出陶萄这种上身的效果,或者觉得陶萄是假时尚,贵气都是装的,要真的是什么富家小姐,也不至于接这么低端的推广。

        反正互联网上,有人吹就有人黑,有人黑是好事。

        刘小饱的公关群里,大家正忙着讨论道歉的公告,忽然有人来了一句:

        【说真的,我觉得穆晴和葡萄一比,穆晴就是个屑】

        还是僵尸粉一堆,只会撕逼吸引热度的那种。

        【穆晴是屑(微笑)】

        【+1】

        【是屑】

        【屑】

        【……】

        同样在公关群里的陈小姐觉得自己也是个屑。

        *

        从浴室出来之后,陶萄只觉得自己神清气爽。

        徐意差不多也刚刚从浴室出来,这个时候,他收到了一条陶萄发过来的消息:【徐意,你真的不考虑我吗?】

        陶萄知道自己如果想,明天早上起来她就会是另外一副样子。

        但思索清楚之后,她觉得把这种反自然的整容方式暴露在人前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可徐意的态度让陶萄不太高兴,所以她想发条消息过去逗逗他【我一定会变漂亮的】

        陶萄:【你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

        徐意的回答让陶萄有点意外:【陶小姐,我觉得你现在就挺漂亮的】

        徐意:【作为一个专业的整容医生,我建议你重新定义一下“漂亮”,脸只是身体的一部分,整容也不是唯一变美的手段】

        徐意:【不过你一定要整容的话,我十分愿意做你的主刀人】

        徐意:【当然,那个合作我也会给你,甚至是穆晴双倍的价格】

        徐意:【你愿意吗?】

        陶萄的回答还是很干脆:【不愿意】

        徐意:【好的】

        陶萄:【(猫咪流泪jpg)】

        陶萄摁熄了屏幕,她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徐意会说出“我觉得你现在就挺漂亮”的这种话,徐填不是说他特别挑剔么?

        就在陶萄思考的时候,耳边再次传来系统的声音:“报复徐意任务完成度――百分之四十。”

        不知为什么,陶萄现在听到报复这两个字,忽然就索然无味起来。

        她到底是在报复徐意,还是在报复她自己?

        也许是徐意这种冷冰冰的态度,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

        一夜之间,陶萄这条视频点赞直接突破了三百万,而陶萄也第一次上了微博的热搜三十名,而与她捆绑的在一起的,是时尚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