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帅哥&换掉她(7.6更新)
        陶萄觉得十分逗趣,  穆晴到底在想什么她不得而知。

        姐妹,陶萄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词。

        她走进了电梯,周虹正甩开了老江的手从直播间出来给她发消息:【你头是真的痛还是怎么?我送你回去,  我到办公室拿车钥匙】

        陶萄:【没有,我头早就不晕了,不是要做样子嘛?(笑容)】

        周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虹的这几个哈哈哈还真是长,陶萄看着就觉得顺眼。

        周虹:【你在哪呢?】

        陶萄:【我下楼了,  我在一楼大厅等你吧】

        陶萄从电梯走了出去,  路过带着透明玻璃板的练习室。

        几分钟前练习室里的人手里大部分拿着手机在看直播,  陶萄从直播间走出去之后,  他们的议论声一下就大了起来。

        陶萄的反应太不寻常了,  结合之前传闻陶萄开完会下来头破血流的事情,  大家隐约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葡萄脑袋怎么了?”

        “穆晴的脸色好奇怪。”

        “葡萄脑袋上的伤口……是不是穆晴砸的?”

        “不是吧,在背后搞了那么多小动作,还逼别人和她做姐妹,  但凡脑子正常一点,  都说不出这种话……槽多无口。”

        “是不是穆晴逼着她来直播的?公司肯定偏穆晴啊。”

        “也不一定,  你们没觉得葡萄故意把帽子掉下来的嘛?她之前锤穆晴的时候,可没这么柔弱的,  现在感觉换了个人一样。我感觉是故意的,不想和穆晴硬碰硬,所以整了这么一出,应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吧?”说这话的人环顾了一圈,  发现大家都朝他看来,有人嘶了一声:“你这么一说,  我身上的鸡皮疙瘩起来了。”

        “这阴谋论说的蛮写实。”

        “但是葡萄要是真的故意这么做的,这……有点吓人啊。”

        女生之间撕逼都很有深度,  一般人看不懂,可真要分析起来,就跟电视剧的宫斗情节一样,倒不是说争宠,而是指内里刀光剑影而表面和气生财的样子,这种事情是只有心机深沉长了脑子的人才能干出来的事儿。

        “女生心机这么深谈恋爱应该很吓人。”

        大家正说着,走廊处又传来了“哒哒哒”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训练室下意识就安静了,紧跟着,大家看到那道淡蓝色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玻璃门外面。

        陶萄一边走一边整理了一下帽子,然后重新戴上,腰带上的银色的链条垂坠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挨着她的腿弯。

        晃来晃去的,白白亮亮。

        一种丰盈又苗条的动态美,陶萄背后的肌肤露出来一点,不过很快被黑色的头发覆盖住了。

        她走路的姿势比来的时候要放松了一些,手里拿着手机似乎在回消息,中途似乎注意到了有人在看她似的,陶萄朝玻璃门里看了一眼。

        目光接触到里面正盯着她的一个男生,四目相对,那男生像是偷东西时被捉住了手的贼似的,忙乱地收回了视线,就连狂野的坐姿都收了收,变得端正了不少,陶萄不疾不徐地将训练室里的男生全部打量了一遍,脚步放缓了一些,那些被陶萄打量的男生感觉自己的呼吸也变缓了,隔着一道玻璃,他们其实看不清陶萄的神色,可那种被轻轻打量的感觉,莫名让人心情紧张。

        陶萄才发现这个训练室里的男生居然长相都挺不错。

        还是散发着年轻活力的那一类,一个个好像才剧烈活动过,有些脑袋上还带着汗水。

        陶萄挺喜欢帅哥的,可是里面人太多了,她也不好对着谁笑。

        陶萄对他们没有印象,只记得自己上辈子的时候和其中某些个人一起上过网红提前培训班,不过那个时候她在班上也非常不起眼,恨不得把脑袋埋进衣服里就是了,她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男生对她有过印象,就算有,陶萄也不太担心,陶萄知道今天露了双眼睛,之后网络上关于她长相的猜测一定很多,再多几个说她平凡的她也不在意,想着,陶萄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笔直朝着大堂走去,她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本想给周虹发给个消息,可刚刚拿出手机,身后就有一串阴影笼罩了她。

        “你是葡萄吗?”

        “你好,我能加你一个微信联系方式吗?”

        很有磁性的男生声音从陶萄身后响起,陶萄回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生。

        陶萄对这个男生有些眼熟,他很高,目测有一米八五以上,陶萄穿着高跟鞋也还要仰视他。

        ――单眼皮、高鼻梁,很攻的长相,头发中等长度,没有染色,皮肤很白。

        他的长相无疑很出色,比陶萄在训练室里看到的男生都好看,而且是有辨识度的好看,肩膀很宽,腿很长,似乎刚刚跑出来有点急,他的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他盯着陶萄,表情有点局促,大概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脸上染上了点红晕,不显得娘气,反而腼腆中透着几分……礼貌。

        也许是陶萄对徐填和徐意两兄弟接触得比较多,面前忽然出现一个称得上礼貌和绅士的男生问她要微信,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陶萄的那双狐狸般的眼睛盯着他好一会儿,他有些慌乱地避开陶萄的视线,朝她道:“我也是鲤鱼传媒的,之前在走廊上看到过你…两次,我叫……”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不远处周虹的声音打断了:“葡萄?”

        黑色t恤男生回头看了一眼周虹,话便止住了,周虹朝两人走来,走近了,她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打转:“你们认识吗?”

        陶萄摇了摇头:“不认识。”

        陶萄的声音很轻,那男生闻言看了陶萄一眼,欲言又止,不过陶萄接下来的动作让男生愣了一下。

        陶萄把手机微信的二维码送到了那男生面前,声音挺软:“喏,你扫一下我。”

        在周虹针一样的视线下,那男生手腕很稳地拿出微信扫了一下陶萄的微信,紧跟着发了好友申请过来。

        “我叫温其修,好友申请我发了。”他语气听得出有些紧张。

        陶萄点点头,低头看手机。

        “好。”

        “那我走了。”

        陶萄还是点了点头,“再见。”

        等男生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深处,周虹询问似的看了陶萄一眼,似乎在等陶萄给她一个解释。

        可陶萄当下正沉浸在帅哥问她要微信的愉悦中,她只是朝周虹说了一声:“周姐,我们不走吗?”

        周虹:“?”

        陶萄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抬,没有任何要向她解释的意思。

        行吧,毕竟这网红也不是明星,合同里可没有规定她们不能谈恋爱。周虹深吸一口气,朝门口走去,陶萄在后边不紧不慢地跟着她。

        坐上了副驾驶,周虹终于没憋住,问了一句:“陶萄,你怎么这么随便就给人微信了?这样不太合适吧?”

        陶萄正把车窗摇下来了一些,闻言她有些奇怪地看向周虹,眼睛在黑夜之中也显得很亮:“为什么不合适啊。”

        “他好看。”

        陶萄从上辈子到这辈子,第一次有长得这么帅的男生问她要微信。

        之前在公交车上碰到的那个李珏不算在内,他还算是第一个来主动问陶萄微信的男生,而且还怪有礼貌的。

        这种被人关注着的感觉让陶萄觉得很愉悦,有种虚荣心被满足了的微妙感。他当然没见过她脱下口罩长什么样,不过这不是很重要,陶萄记得他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睛看,那种淡淡的喜欢的感觉,让陶萄觉得兴奋且刺激,还有点隐约的紧张。

        被喜欢哎。

        她小拇指微微蜷缩着,那边那个叫做温其修的男生给她发了条消息:【忽然问你微信,你有被我吓到吗?】

        温其修:【对不起,之前见过你两次,一直对你印象很深刻】

        温其修:【这次你直播我看了,看到你从电梯里出来,我没忍住追出来问你要微信了】

        温其修:【上车了吧,我叫温其修,是这三个字,如果不方便备注也没关系,我给你备注葡萄吗】

        温其修在角落里给陶萄发消息,他把手机屏幕背对着边上的男生,任凭那男生怎么问他也不回答。

        “你不是真的去问她微信了吧?”

        “要到了没啊??”

        温其修看了他一眼,表情有点冷:“你别说话。”

        “跟你没关系。”

        “无语,温其修,我他妈无语!”

        陶萄:【嗯,可以】

        温其修:【好,葡萄】

        温其修的头像是自拍的一片夜色,漆黑的夜空中有一轮洁白的月亮,被乌云遮住了点,似乎象征着头像使用者的某种心境。

        陶萄的微信头像就是微博头像,也就是她的手捏着一串葡萄的那种图片。

        陶萄点进温其修的朋友圈看了一眼,他朋友圈只有一条动态,还是一个月前发的。

        是他吉他指弹的一小段,旋律很好听,他的手也很好看,因为身高的原因,他的手比较大,皮肤白皙,指节分明,手腕显得很清瘦。

        这种长得好看,而且性格好,还会才艺的男生,陶萄想也不用想,日常生活中一定一大片桃花。

        “周姐,你认识刚刚那个男生吗?”

        周虹:“不认识,不是我手下的艺人,他们是要参加选秀的,公司安排他们过去,如果到时候出道了,不可能会让他们有恋爱的负面消息爆出来。”

        周虹意有所指,陶萄闻言叹了口气:“周姐,你怎么这么不相信我呀。”

        周虹以为陶萄要说什么她肯定不会和人谈恋爱这种话,没想到陶萄扶着窗户玻璃朝她看来:

        “就算真的谈恋爱,我也不会被发现的。”

        “周姐你放心就行。”

        发现了不是更好啊,这一行只要有流量就是爸爸吗?

        不过陶萄只是这么一说,这个叫温其修的男生挺优秀的,可优秀归优秀,她又不是看人家不错就要和人家试一试。

        而且这才刚刚加了微信,什么都没开始呢。

        陶萄一路上问了温其修一些问题,她第一次被加微信,心情很好,所以对温其修态度也挺好的。

        温其修告诉陶萄他是本地大二的学生,是今年暑假签约的,和周虹说的一样,没过多久他就要去参加男团选秀比赛了,最近都在训练室快马加鞭练习舞蹈。

        陶萄:【嗯,那还挺辛苦的】

        温其修:【不算辛苦,我之前学过点街舞,所以这些都能应付的来】

        温其修:【对了,你头上是怎么回事,是受伤了吗?公司里之前有传闻说是穆晴砸的,是真的吗?】

        温其修:【你不方便说也没关系,我没有别的意思】

        陶萄:【是】

        简简单单一个字便承认了。

        陶萄:【我要到家啦,下次再聊吧】

        温其修:【嗯好,早点休息,提前晚安】

        这条消息陶萄看到了但没回。

        她回家之后便把温其修放在了一边,洗完澡出来,陶萄再次开始考虑容貌修整的事儿。

        顺便她打开微博看了一样,其实她不用看基本上也能猜到这些网友们对她直播的评价。

        她的话题热度上涨到了第四,不知道是不是lvs买的热搜,陶萄给lvs的负责人发消息问了一句,没想到lvs表示他们确实买了热搜,不过只买了第六的,后边涨的两个名次都是网友们冲上去的,lvs的负责人语气非常奇怪,怎么说呢,就是那种尴尬中透着一丝狂喜,狂喜中又带着几分卑微的即视感。

        周先生:【葡萄你真的是太厉害了,我们其实初衷就想买个热搜让热度持续久一点,没想到正好碰上这个忽然爆瓜的时间段】

        周先生:【葡萄小姐你要是介意的话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我们并不是想让你被网友们骂的(抹眼泪)】

        周先生:【而且现在评论区骂你的人真的少了很多!!!少了特别多!!好多人都在夸你啊!大家都在说穆晴,不信你看看!】

        这几个感叹号好像生怕陶萄不相信他们从而对他们做出什么毁灭性打击的事情似的。

        陶萄:【好的,我明白了】

        陶萄回完消息之后,lvs的周先生又发了条消息过来:【对了,葡萄小姐,不知道你有没有和我们公司长期合作的意向?我们部门上下一致感觉你的风格和我们特别搭】

        陶萄:【这个您直接和我的经纪人谈吧~我也很喜欢贵公司与人合作的态度呢】

        周先生受宠若惊:【好的好的!感谢!】

        实际上,陶萄觉得他们的风格一点都不搭,lvs的风格太倾向于可爱日系了,还带着运动风,这样的风格往大了说是年轻化,但是严格地讲,其实是没有风格、风格不突出、风格杂糅。

        而且视频做得很用心是因为她要让刘小饱看到她身上的价值,不然刘小饱怎么后悔呢?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回完消息之后,陶萄又翻了翻微信界面。

        徐填今天晚上看了她直播,而且还给她送了礼物,徐填发了个截图过来,好像金额还不小,小几千块钱,不过这对徐填来说也是不痛不痒的一笔数目。

        他说送了之后才发现直播间是穆晴的,还问陶萄有没有事。

        陶萄:【没事,我装的】

        徐填:【没事就好】徐填又是秒回,虽然看到“我装的”几个字他太阳穴跳了跳,但是心情还算平静,大抵是被陶萄这么反复横跳了几次之后,心理承受能力提高了不少。

        陶萄又回了个“猫咪笔芯”的表情包过去:【不用担心我,早点睡哦】

        徐填盯着这几个字,从里面读出了点敷衍的意思,他扯了扯自己的衬衫,还是耐心回道:【好,你也是】

        比起徐填,陶萄更加在意的是小红鞋,就在刚刚,小红鞋同样给她发了消息过来:【葡萄,你还好吗?你的脑袋是不是穆晴砸的???我无语了!】

        陶萄思索了片刻,回道:【小红姐姐,没事,缝了几针,没什么很大的事情】

        小红鞋看到这条消息下意识回了个:【?】

        小红鞋:【真的是穆晴弄的???会不会留疤啊???穆晴……她和你和解也是公司要求的吧,怎么这么大的脸还要和你做姐妹啊】

        现在网上大部分人的想法和小红鞋一样。

        只能说是陶萄表演得恰到好处,她露了眼睛,给这个所谓的直播赚了热度,也让大家对她的猜测更上一层楼,其次她在直播时候的种种表现都让人感觉肯定是穆晴对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另外她穿的也很好,还顺带给lvs打了一次广告,这个推广可谓是做得尽职尽责。

        还是那句话,弱者引人同情,而且这种若隐若现的情绪表露,最容易让大家讨论了。

        【我觉得肯定有瓜,感觉葡萄好可怜】

        【???脑袋上的纱布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怎么视频里的性格和私下差别这么大啊,好萌好可怜】

        【不想原谅穆晴,也不想做姐妹,老婆说得对,你们就是普通同事关系!】

        而且由于陶萄表现出来的状态,大家评论区很多骂陶萄土的也转而变成了“接个推广不容易”、“看了今天她直播穿的衣服,觉得真的很好看”。

        此外陶萄露眼睛和露背的截图全部被上传到了话题区。关于陶萄是不是大美人,真实长什么样子,也引起了大家的讨论。从眼睛来看,陶萄应该是那种特别有气质的类型……但是如果长得好看没理由不露全脸。

        由于讨论过多,陶萄的微博热搜名次又往上走了一步。

        【草,第三了???】

        【这下热搜真不是买的了,刚从直播间回来,这个“摘葡萄啊”真的自带热度…】

        【视频里的女生被同事霸凌了,大家感兴趣可以看直播回放了解一下,有点心疼】

        今晚lvs在这种纷纷扰扰的热度中,成为了除陶萄之外的最大赢家。

        陶萄在直播里穿的那套衣服当天晚上便断货了,鞋子帽子也一样,其他生产线的产品也跟着销量猛涨。

        这样的带货水平简直闻所未闻,一些暗中观察的金主品牌们一个个都坐不住了。

        *

        回到和小红鞋的对话。

        陶萄问:【小红姐姐,你知道穆晴为什么敢打我吗?】

        小红鞋:【你说。】

        陶萄:【因为她手里有一个一千五百万的合作】

        小红鞋看到“一千五百万”的时候倒吸一口凉气。

        一千五百万死什么概念,像小红鞋这种粉丝十几万的网红,一年拼死拼活接推广可能赚的钱也只有四五十万,而且还是在视频里加了很多软广的情况下,二穆晴一个合作,就有这么多钱,小红鞋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小红鞋:【什么推广这么贵】

        陶萄:【整容呀】

        陶萄:【那种记录类型的,小红姐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就是每做一次整容项目都记录下来做成视频的形式然后弄成纪录片的样子,也就是相当于整容vlog】

        陶萄其实是想测试一下小红鞋的态度,她想找人换掉穆晴,小红鞋无疑是最好的人选,可她并不想诱导别人去整容,所以先试探一下。

        小红鞋:【这有什么?白给一千五百万还能免费整容,只要不是骗子机构,这不是稳赚不赔么?】

        小红鞋:【而且接了这种项目,到时候视频发出去,热度肯定不会差,你说的这种vlog我现在在网上还没看到有人发过,我是说那种全套换脸一样的整容,而且还是这种大网红做的】

        陶萄掂量了一下小红鞋的话,缓缓打字道:【如果是你,你会接这个合作吗?】

        小红鞋:【肯定啊,我早就想整了,没钱没胆子,如果有个大医院给我包了,还给钱,我做梦都能笑醒】

        小红鞋:【穆晴真的是走了狗屎运,还是说她使了什么手段】

        陶萄:【她没使手段,不过我想使】

        小红鞋:【?】

        陶萄:【小红姐,我认真地问你,如果我能让你拿下穆晴手里的这个合作,你愿意接吗?】

        陶萄:【我的意思是真的能让你拿下,并且换掉穆晴】

        陶萄这话大约发过去了五分钟,小红鞋一通语音电话打了过来。

        *

        穆晴在直播完的这天晚上让老江给公司高层打了无数个电话,那边烦老江和穆晴烦的要死,但顾忌到她手里和呈朝的合作,还是满口答应了,可周虹的态度硬的很,陶萄那边更是软硬不吃,他们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把人全部找齐了,再开个会,至少让陶萄承诺在微博上说清楚她脑袋上的伤口和穆晴“无关”。

        开会的事情陶萄没说不来,只不过这一次的会议桌子上多安排了一个座位。

        是日,但陶萄领着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出现在会议室门口时,正对着她们的穆晴结结实实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