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彻底的赢(7.7更新)
        穆晴怎么也想不到,  余蔚红居然也跟着一起过来了,穆晴和余蔚红现实生活中没见过,但穆晴看过她照片。

        余蔚红是偏中性风的长相,  不能说普通,可以说比较特别,在陶萄看来像余蔚红这种长相和七言有相似之处,但余蔚红的皮肤比较差,  脸上有很多痘坑痘印,  余蔚红热度最高的一支视频就是靠化妆换头火起来的,  当然其中离不开滤镜的加持,  余蔚红这张脸没有开滤镜画完妆之后也显得很脏。

        所以说,  网络和现实的区别是很大的,  余蔚红在现实生活中本就不自信,到了网上成了一个小网红,平常虽然会分享化妆和穿搭的视频,  但是她本人在视频中并不会流露出像穆晴的那种强烈的自信心,  总体来说,  余蔚红是战战兢兢的,所以她没有鲜明的风格,  更加吸引不了更多的粉丝。

        因此穆晴之前对小红鞋的帮扶就宛若雪中送碳一般,穆晴能通过手段帮她接到很多的推广,但是她从里面扣了很高的中间费用,而且还瞒着余蔚红,  余蔚红也是通过问和她打交道的负责人知道这件事儿的,不然穆晴还不会直接告诉他,  难怪穆晴会这么好心给她介绍各种推广,实际上实在利用她免费当一个赚钱的工具罢了。

        余蔚红知道这件事情之后,  心里一直都膈应得慌,她本来就一直被穆晴打压,心里不是滋味,来了这么一出之后,余蔚红更加难受了,于是碰上了陶萄,她心里长久以来压抑着的那些东西就更脱了僵的野马似的,一下子便迸发出来了。

        出身一般的她并不是不想爬上去,而是一直爬不上去,可尽管如此,也不是心甘情愿任人践踏的。她每每看到穆晴给她发一些炫耀中带着轻蔑的消息过来时,就会很烦躁。

        她讨厌穆晴,那种从心底深处的讨厌,就像学生时代很普通的女孩被班上的呼风唤雨的中心女孩看上了一般,虽然每天都微笑着面对她,好像很愿意当她的朋友,但之所以没有选择离开,是因为一旦离开,自己便会遭到显而易见的排挤。

        可就算如此平静地维护着两人之间的关系,她还是一个随时都可以丢掉的小跟班而已,她的存在就是为了衬托穆晴,并且时不时地告诉那些讨厌穆晴的人,穆晴也是有好朋友的,穆晴值得。

        她值得个p。余蔚红不止一次在心里这么骂过穆晴。

        当下余蔚红身上的打扮很精致。

        她属于那种很苗条的身材,身上穿了一件带着点性冷淡风的衬衫式长裙,腰间系了一个腰带,让她的腰看起来非常细,脚上穿的是尖头的高跟鞋,黑色的,头发烫成了大波浪捋在一侧,露出来的耳朵上戴了一串很有设计感的耳坠子,随着她的走动干净利落地晃着,妆容上眼线画得很有气势,嘴巴也涂成了漂亮的红色,不过不是穆晴那种哑光的大红唇,她涂得是带着点暗红色的气质款。

        走近了看余蔚红的皮肤依旧不算太好,可她整个人的气质很好,整体的感觉会让人忽视她脸上的那些小瑕疵。

        “你怎么来了?”

        穆晴声音有点古怪,她看向余蔚红的视线中带着审视和打量,余蔚红边上的陶萄轻轻碰了碰她的胳膊,似乎在为她加油打气,好像是一道坚固的支撑。

        余蔚红是两天前来到z省的,那天晚上余蔚红和陶萄聊到深夜,第二天陶萄便约徐填出来吃了顿饭,顺便把余蔚红的事情告诉了徐填,徐填只是确认了一下余蔚红的身份,随即便说到时候和他哥说一声,饭后徐填回到家不到两个小时,便给陶萄了陶萄肯信。

        “我哥说可以,明天把人带到医院来看看。”

        于是陶萄把这信息带给了余蔚红,余蔚红第二天上午便订了机票直接飞来了z省会,行李暂时放在陶萄家,两人当天下午便去了呈朝私人医院,见她们人是徐意,他像之前端详陶萄的脸一样,把余蔚红的脸里里外外仔仔细细观察了一遍,当带着手套的手在余蔚红的骨头上按压时,余蔚红也没忍住红了脸,而抬头一看,陶萄就在不远处看着她,倚着窗台,表情带着几分鼓励。

        余蔚红当场心里流过一阵暖流,在来之前,余蔚红想过陶萄可能是要借着她把穆晴往火坑里推,她从中捞到的好处应该会极其有限,但是无奈陶萄说的那些实在太具有吸引力,而且最最最吸引她的一点在于――这是穆晴的合作,如果她接了,也就等于变相抢了穆晴的合作,于是余蔚红满嘴答应了下来。

        在和陶萄聊完了之后,她便直接上网去搜索了所谓的呈朝私人医院,原本以为是什么商业化的医美机构,没想到是那种名声特别大的企业式的医院,除了医美整容之外,其他的各个科室也在最近几个省很有名,余蔚红不是临海地区的人,所以自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而真的到了呈朝之后,余蔚红心里的震撼都快溢出来了,她来到这里比陶萄第一次来时的惊讶只增不减。

        呈朝真的,很气派,而且是那种透着资本家气息的气派,想到这里,余蔚红才嫉妒起穆晴的好运气来,是的,穆晴那种极端自私的人无利不早起,连整容这种事情都愿意大大方方承认,可见所谓的合作一定对她本人有百利而无一害。

        可陶萄愿意把这个机会介绍给她,虽然说里面存在些对付穆晴的意思,可她余蔚红在陶萄面前表现得也不算是什么好人,墙头草有人会信任吗?在倒戈陶萄的时候,余蔚红就做好了接受世人唾沫星子的心里准备,至于朋友这种东西,余蔚红觉得自己不在意也不需要,陶萄怎么看她她也不太在乎,两人充其量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

        可真的到了之后,穆晴的想法便改变了,陶萄好像是真的……把她的倒戈当作雪中送炭了,之前秘而不宣承诺的额“利益”她也双手送到了她面前来,如果真的把她当作一个不可回收的利用工具,完全没有必要这么掏心掏肺,就算是真给“小费”这红做法也比穆晴对她的“回馈”高明个千万倍,也蠢个千万倍。

        当下看余蔚红有些发呆,陶萄又弯着眼睛对她笑了一下,那一瞬间余蔚红觉得自己因为在这个圈子混迹太久而逐渐被淹没的良知又忽然探出了个苗头,她生出点不一样的心思来:面前这个叫做小红姐姐的女孩,她也许真的可以真心以待之。也许是冥冥之中的第六感,余蔚红察觉到了她的特殊。

        徐意对余蔚红这张脸还算满意。

        余蔚红之前没做过医美项目,就连光子嫩肤之类的也没有做过,整个人的基础条件不错,五官的可塑性也很强,而且她的皮肤也可以通过医美手段一步步变好,这么一来整容前后的对比会更强烈。

        在确认完之后,徐意朝正和余蔚红进行眼神交流的陶萄看了一眼,陶萄并没有抬头看他,他收回视线,问:“你们俩什么关系?”

        徐意的语气没什么波澜,似乎只是单纯的询问。

        余蔚红被这问题问得有些尴尬,她们现在什么关系啊,利益上的合作伙伴,前一条绳上的蚂蚱。

        “我们……”

        “她是我的好朋友。”

        陶萄打断了余蔚红的话,声音带着几分真诚,“而且她应该也挺适合医院的项目的,她在某音上的账号也经营得很不错。”

        她声音轻轻软软的,此刻却莫名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余蔚红忽然就觉得那颗紧紧吊起来的心放松了下去。

        “是的,医生。”

        之后徐意便让人带她去谈了合同相关的事,很显然徐意只是这么随口一问,他对两人之间的关系和利益纠葛没有过分的兴趣。

        回去之后,陶萄问余蔚红有没有签公司,余蔚红说没有,陶萄于是问她要不要到鲤鱼传媒去,余蔚红其实也可以不加入鲤鱼传媒,当以一个“个体户”的身份抢了穆晴的合作,也就是等于在鲤鱼传媒的毡板上夺了一块肉,穆晴是被“制裁”了,但公司了解到这是陶萄的所作所为,必然不会让陶萄好过,不过陶萄的本事摆在那里,他们也不敢对陶萄做什么就对了。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进你们公司。”

        里面要分百分之三十的利益,具体算来不是一比小数目,但现在余蔚红觉得陶萄是真心对她的,也就不在乎那么多了,而且没有陶萄,她连这合作费的千分之三十都难赚。

        陶萄点点头,很快把这事儿和周虹说了,陶萄不是想让公司赚这份多余的钱,资本家本来就是哪里有钱往哪里走,可陶萄不是,陶萄让小红鞋进来,除了想让小红鞋和自己一起在周虹手下发展之外,还有一个考虑――她要让穆晴在这个公司――再也无法翻云覆雨,她要把她的生存空间压缩到最低。

        她说过,她会让她后悔的。

        有了陶萄底气的支撑,余蔚红直视穆晴的眼睛,然后露出一个在穆晴看来有点碍眼的笑容:“好久不见。”

        陶萄拉着余蔚红坐在准备好的座位上,周虹已经坐在座位上等着她们两个了,陶萄和余蔚红刚刚坐下来,穆晴就指着余蔚红道:“她不是我们公司的,我们开会让她过来干什么!”穆晴心里已经把余蔚红划入了敌方阵营,在穆晴看来,陶萄把余蔚红带过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膈应她。

        暂且不说她和小红鞋的账要怎么算,首先现在这个背景情况,余蔚红就没有任何坐下来的理由。

        陶萄看向穆晴,她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忽然觉得对面的穆晴有些可悲。

        “为什么不能坐在这里,穆小姐,她已经准备和周姐签约了,四舍五入她马上就是我们公司的人了。”

        穆晴恶狠狠地看了小红鞋一样,似乎不明白她们要耍什么把戏,可身后有合同傍身,穆晴一点也不虚,她现在就是来盘算和争取自己的利益的。

        “就算要签约了又怎么样?她和这件事有关吗?我们公司签了那么多人,是不是要把她们全请过来?”穆晴冷笑一声,看向小红鞋:“你真以为你和她捆绑在一起就万事大吉了是吗?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

        穆晴的声音很大,会议室的公司高层们还没有说话,穆晴就已经进入战斗状态了。

        这两天的各种指责和辱骂让穆晴的神经高度紧张,从“出道”到现在,她还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

        而在当下会议室一众高层们的眼里,穆晴就宛若一个拿了免死金牌无法无天的人。

        之前那个做事干净利落自我意识鲜明的女人似乎这半个月之内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就连老江看着周围“领导们”阴晴不定的视线,心里也重重的叹了口气。

        还是陈总开口让穆晴安静一点:“行了,穆晴,适可而止。”

        “这次开会余蔚红女士确实有来的必要,你先保持冷静。”

        陈总显然对她的忍耐也到了最高点。

        穆晴现在虽然是全公司最大的网红,但是自从和陶萄的矛盾爆出来之后,几乎没有什么商家来找她合作,至少这些天她名声奇臭无比,除了一些荤素不忌的小品牌,大的品牌简直对穆晴避如蛇蝎。

        原本他们的想法是让陶萄和穆晴和解,把这件事情对穆晴的影响降到最低,是时再通过穆晴诚心“悔改”的态度,改变大家对穆晴的看法。

        具体做法就是之前直播间写在板子上的那几点。只不过谁也没想到,原本答应好的陶萄不仅不按照他们安排好的来,反而反将穆晴一军,一番表演不仅没让穆晴洗白,反而把穆晴最低劣的那一面揭露在公众前。当时接到老江的电话,陈总第一感觉就是愤怒,为什么愤怒,因为陶萄的做法损伤了公司的利益,也就间接损害到了他的利益。

        然而周虹那边是个硬茬,而陶萄只是看起来温顺,把直播看了一遍的陈总甚至觉得这姑娘的城府比他混迹在商场这么多年见过的大多数人还要深沉。陈总当下确实很欣赏陶萄这个人的勇气,但是初出茅庐她还是不明白价值与价值之间也是有取舍的,如果陶萄便要对付穆晴他们也没有办法,因为除了周虹和陶萄本人之外,他们没有陶萄在公共平台的账号和密码。

        但是让人闭嘴不一定要用明目张胆的方式,真的要令陶萄闭嘴,他这边多的是手段,比如说找几个打手天天在陶萄家门前蹲点,就算不真的动手,每天转一转也足够让这个年纪的女生吓的半死,在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绝不会有人还会想先假惺惺地维护自己那在网上可怜兮兮的自尊心。

        只不过陈总现在能看到陶萄身上的潜力,她现在的粉丝快一百万了,但是各方面的热度,包括在品牌们心目中的形象却远远不止一百万粉丝的价值,假以时日,这个女生说不定会成长到比穆晴更高的位置,但是现在就是现在,现在的陶萄就是比不过穆晴。

        陈总原本也为陶萄惋惜,原本她和穆晴两人完全没必要弄得这样两败俱伤,可现在要保住一个人,势必就要重伤另一位,就像穆晴的诉求一样――让陶萄在公众面前承认她在直播的时候都在做戏――为了让穆晴污名化。

        至于小红鞋,周虹开会前打电话给他说过是要参与到这件事的解决过程中来的,在了解到小红鞋之前倒戈的行为和她要和鲤鱼传媒签约的意向之后,陈总觉得小红鞋过来确实不影响。

        “这样,葡萄,你上次在直播的时候的做法确实不对。”

        “现在是公司勒令你在某音和微博双平台向穆晴道歉,没有商量的余地。”

        陈总虽然现在也恶心穆晴,可他的态度还是不变的,陈总的话很重,几乎没有因为陶萄是个女孩子而态度软化。

        闻言穆晴心里总算快活了点,她有些得意地看向对面的陶萄,却见陶萄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一点被打压的屈辱也没有,这令穆晴心里的那点得意消散了些。

        她今天穿着比起余蔚红和穆晴都要随意,一件白色的没有任何花纹的体恤外加一条高腰牛仔裤,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任何棱角。

        陶萄点了点面前摆着的矿泉水的瓶身,声音不大不小:“要是我不呢?”

        穆晴:“你没有资格说不!”

        陶萄看了看陈总,又看向对面的穆晴,那双前窄后宽的狐狸眼黑的让人害怕。

        “不啊,我有。”

        陶萄的声音慢条斯理的,看似没有任何说服力,可坐在她身旁的周虹却像一点也不着急似的,脸上带着有些嘲讽的笑容,这样的笑容让对面的老江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陶萄话音刚落,她身旁的女孩就简单地陈述了一句:“葡萄确实有资格。”

        余蔚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看向会议桌上有些诧异的众人,撑着桌子的掌心微微用了点力,沉声道:“首先我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余蔚红,某音的id是小红鞋,现在预备签约鲤鱼传媒也就是贵公司了。”

        说完,余蔚红看向穆晴,微微一笑:“穆晴,你的仰仗不就是呈朝吗?”

        余蔚红长了一双有些不太有神的眼睛,素颜的时候会显得有些呆滞,可戴上了有度数的美瞳、贴了假睫毛、画了眼线之后,余蔚红看上去完全和呆滞没有关系,她盯着穆晴的眼神莫名让人觉得凌厉,甚至让旁人有种一不小心就要被误伤的架势。

        穆晴被余蔚红这种态度气的不清。

        “你在这里说什么?”

        她现在是她陶萄腿上的一根腿毛,转了个向就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恶心她?

        余蔚红看着穆晴那张脸,忽然心里生出一种为自己的不值来。

        “我为什么不能说,穆晴,我现在就要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你和呈朝的合作归我了。”

        说完这句话,余蔚红微微一笑,“你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说我?”

        “穆晴,你现在高兴吗?”

        穆晴闻言先是皱眉,继而眼睛瞪圆了些,似乎在怀疑余蔚红话里的真实性,知道一份拟签订合同的复印版被丢到穆晴的面前,连带着会议室里所有人面前都被发了一份,穆晴才在沉默良久之后惊声尖叫起来:“这是什么!我不信!呈朝凭什么和你合作!老江,你现在就打过去问,让这两个骗子给我滚出去!”

        穆晴摸着那合同的复印件,手都是抖的,心里的恐慌和害怕终于彻彻底底压垮了她。

        就好像被敲碎了的臭鸡蛋,里面浑浊的蛋液囫囵流了一地,在陶萄和余蔚红带着深意的笑容里,在老江焦急打电话询问的声音里,穆晴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陷入了从未有过的混乱中,直到老江有些疲惫的声音传到了她耳朵里:“穆晴,合同是真的。”

        穆晴短促地尖叫了一声,将面前的复印件合同撕得稀烂,一双眼睛通红着看向高陶萄,会议室里的人都看着穆晴“发疯”,然而被穆晴目光锁住的陶萄却表情平静。

        她看着穆晴那张歇斯底里的脸,以及下唇那一小块花了的口红,忽然觉得有些没劲。

        穆晴就好像是一个被挖空了的炮?弹,她的野心、自信、笑容完全都是堆叠在那些资本和物质的基础上,当陶萄把她的那些“火?药”全部一点点瓦解后,她就变成了一个如此让人看不出优点甚至令人厌恶的人,虚荣且欺软怕硬,她现在的眼神是带着一股疯劲儿,只不过陶萄从里面看到的更多是恐慌。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上次你砸我的时候,我就想说了。”

        “穆晴,别太把自己当回事,知道什么叫做一报还一报吗?”

        “你要是抢别人的资源,弄别人就算了,可惜你想弄我,嗯?你觉得你比我强吗?”

        “你什么也不是。”

        最后一句话,陶萄说的很轻,但是却仿佛重重的的一锤,砸得穆晴完全失去了力气。

        一边观望的陈总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本该谴责陶萄的做法,可小红鞋要签他们公司,他们的既得利益并没有发生变化,而且也不用再被穆晴牵着鼻子走了,想到这里,陈总心情居然有点好,换句话说――大快人心。

        这里不止陶萄一个人忍穆晴很久了,在座的大部分人和陈总心情类似。

        只不过看着那个在座位上轻飘飘击垮穆晴的女孩,大家感到了一种由衷的恐惧。

        她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到呈朝的合作的,她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背景?可如果真的有背景,又何必再他们公司呆着,并且拐这么多个弯来对付穆晴呢,而如果没有背景――那真是恐怖。

        可无论如何,大家不约而同确定了一件事。

        ――陶萄会成为取代穆晴成为公司的“掌上明珠”,鲤鱼传媒的未来,至少近半年――会以陶萄味主要的发展对象。

        而小红鞋排在第二。

        陶萄要说不再与穆晴和解,现在整个会议室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反对。

        “穆晴,你说你为什么要和我作对。”

        穆晴的手指都抠进了掌心的肉里,她想骂一句“贱人”,喉咙却像是被扼住了似的,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她输了,彻彻底底。

        就好像是巨大的泡沫升空,最终“膨”地一声爆开。

        *

        离开了会议室,陶萄和穆晴坐周虹的车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陶萄已经开始考虑起她的五百万粉丝目标。

        她要如何进一步扩大自身的流量呢?直播?亦或者选取更有趣的视频题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