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调戏&旗袍&真没睡(7.9更新)
        听到野王两个字之后,  小樱的表情微微凝固了片刻。

        王者里面分为五个位置,法师、射手、战士、辅助和打野,在这几个职业中,  地位最高的就是打野。

        在游戏中,打野的主要任务是把握游戏节奏,四处抓人,并且控制关键的龙buff。

        因为脏活累活都交给打野干,  所以打野也被称作最累的位置,  至于陶萄口中的野王,  打野位置特别厉害的玩家,  有时候也被称作――野爹。

        小樱用一种十分不屑的语气介绍了一遍野王,  “野王是身外之物,  这种玩意离我们普通玩家很远的,在一般的游戏当中,我们只要好好打自己的就行了,  自立自强才是最dio的,  葡萄,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靠自己的双手吃自己的饭,靠天靠地靠野王,  不算是好汉。”

        陶萄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知道了。

        野王就是能让普通菜鸟玩家不费吹灰之力赢得一把游戏的游戏大神。

        之前她玩网游的时候也有类似的说法,什么区一啊,榜一啊之流,  和王者荣耀里的各种国服和省级荣誉有异曲同工之妙。

        要问陶萄对这种大神玩家的看法,她当然是觉得――有大腿抱就尽量抱咯。

        在游戏里找野王和在现实生活中找高富帅是一个道理,  只不过游戏里的野王好找多了。

        小樱为陶萄的学东西的速度感到满意。

        嗯哼!她不能让葡萄变成一个喜欢依赖大腿的笨蛋美女!

        然而陶萄的下一句话便让小樱的嘴角僵硬住辽。

        “所以小樱你没有野王吗?”

        小樱连续皱眉了三次,然后十分不开心地咿咿呜呜起来:“呜呜呜,  我没有,我没有,你满意啦!”

        小樱是典型的单排玩家,平常最痛恨的就是那些野王们和他们的废物挂件了,虽然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小樱也因为始终赢不了游戏上不了小星星而萌生过要去找一个野王的邪恶想法,但这种想法最终被扼杀在了摇篮里,她一想到那些游戏里野王屠杀四方不把队友和对手当人看和只会做混子的妹子或者汉子甜甜蜜蜜叫野王好哥哥的噩梦记忆,她决定还是要做自己的法王,凭本事抢蓝(游戏里一种增益的野怪,对法师玩家效果明显),凭本事血c(carry全场)。

        尽管小樱好几个账号都是v10全皮肤,在游戏里富婆人设屹立不倒,而且声音又甜又可爱,在游戏里经常因为开麦和路人队友吵架最终收获不知名的舔狗n多枚,可小樱依旧坚定不移地走单排(一个人随机匹配队友模式)主义道路,并且关闭了好友申请,单向关注的人越来越多,她的星星依旧以一种乌龟般的速度上升。

        陶萄听到小樱的话,略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安慰小樱道:“没关系,我们反正打娱乐模式也不需要野王。”

        王者荣耀分为娱乐模式和排位模式,王者荣耀属于晋级模式的游戏,晋级模式也就是排位模式,输赢是用徽章界面的星星数量来计算的,每输一局会掉一颗星星,每赢一局则会增加一颗星星,星星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从原本的段位上升到新的段位,匹配到的队友也会越来越厉害。

        而小樱现在准备带陶萄打的匹配模式也就是娱乐模式的一种,是不限制段位和熟练度的,算是排位模式的一种模拟。

        小樱听到陶萄的“安慰”,立刻信心满满的表示:“我是法王!我肯定能带你赢的,等会儿我教你怎么玩哦。”

        陶萄说:“唔,好。”

        陶萄对于这游戏的输赢就不是特别有胜负心,进入了第一场匹配之后,陶萄制造了诸多新手玩家才能制造的有趣笑料。

        包括但不限于买了两双小布鞋(英雄的初级装备,使用没有叠加效果并且还浪费钱)、一直在野区和野怪作斗争、在听到小樱说要点塔才能赢后,在我方没有兵线的情况下直接冲进防御塔被塔的伤害给活活打死。

        小樱不是一个有耐心的女孩子,从她玩的英雄都是暴力英雄例如貂蝉、司马懿、孙尚香、钟无艳之类的就可见一斑,然而面对陶萄这个萌新,她却显得十分有耐心,原因没别的,因为陶萄的声音透过耳麦传到她耳朵里时,真的太太太太好听了,小樱作为一个究极甜妹控,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泛滥的母爱和热情。

        “唔,为什么要把鞋子卖掉?”

        陶萄的声音轻轻软软,最重要的是,嗲!好像能拉丝的那种,但是有不是腻歪,而是狐狸尾巴般的勾人,吴侬软语形容的大概就是陶萄的这种声线。同样作为女生,小樱都觉得自己神经在颤抖。呜呜呜,妈的好可爱。

        “宝,就是要卖掉哦,因为两个鞋子一起穿没有用。”

        “我猜你一定要为人有两只脚,为什么却只穿一个鞋子对不对?”

        陶萄有点疑惑:“没有,我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你不是说两个鞋子不能一起穿吗?”

        “……好的呢,我的宝。”

        “我把野打完了之后去干嘛呀?”

        “可以开龙或者来帮我抓人哦。”小樱乖乖走到她身边,示意陶萄和她一起走。在选英雄环节,虽然小樱极力推荐陶萄玩妲己或者鲁班这种完全不需要操作的新手玩家适合的英雄,但陶萄在询问了他们的位置之后,毅然决然地拒绝了,并且在打野英雄那一栏里选择了最上面的一个头像――兰陵王。

        小樱心里叹气,原本她想让陶萄玩瑶这种挂件英雄和她一起领略峡谷的风光,但是陶萄显然有自己的想法,她失望之余,也有那么点期待――也许陶萄真能成为野王呢,也许她不是什么笨蛋美人,而是特别具有天赋的!野王玩家!

        但是小樱的期待很快就被证实是无中生有。

        陶萄不仅菜,还菜的抠脚。

        虽然是匹配模式,队友们也没忍住要说陶萄几句:

        【兰陵王,你是拿你哥哥的号在玩吗?你为什么这么垃!】

        【woc,你不是星耀段位吗?你怎么打得像昨天才长了手似的】

        【兰陵王好垃圾】

        陶萄在混乱的被杀与被杀中,忽然在队友们的问候里感受到了一丝烦躁,虽然小樱在扣字“回访”骂她的队友,可陶萄觉得这游戏好没意思。

        骂人是其次的,问题是,她一点游戏体验也没有。

        她也打字:【我为什么这么垃圾,这个游戏好难玩,我真垃圾,垃圾垃圾垃圾】

        陶萄:【你们骂我吧,反正我第一次玩这个游戏】

        队友似乎被陶萄这种诚恳承认自己菜的态度打动了。

        【害,如果你不会玩打野就换个英雄玩呗,虽然兰陵王难度也不是很高…】

        【算了算了,打个匹配不至于这么丧,好兄弟】

        可是陶萄他妈的被自己菜的难受,在游戏里被人按在地上摩擦的感觉和在现实生活中受到委屈不一样,就是憋屈!陶萄心态逐渐崩坏,察觉到了陶萄的不对劲,小樱小樱小心翼翼地安慰她:“没事的,你看我们不是都赢了吗?”

        陶萄:“嗯嗯,没事的。”

        但是她被杀了十八次,十八次。

        陶萄不死心地又打了几把兰陵王,她逐渐熟悉了王者的界面和操作,也逐渐在小樱的指导下会玩了一点兰陵王,然而也因为比之前会玩、了解游戏机制,陶萄更加深刻感觉到了自己的菜。

        只不过从第一把向队友承认自己菜之后,陶萄就没有在小樱面前抱怨了,她还是安安静静地打游戏,碰到不懂的就问小樱两句。

        但是尽管如此,陶萄也没逃过被对面爆锤的命运,也许是因为打野这个位置确实承受“重担”,陶萄看见自己的躺在峡谷的各个角落,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打了这么几把,陶萄也确实发现了,小樱玩这个游戏确实挺厉害的,她选的那个叫做貂蝉的英雄在以陶萄看不懂的方式转来转去,并且打死了对面英雄好多次,陶萄跟着躺了好几局,在第五局的时候,陶萄终于受不了自己的菜,转而对小樱道:“小樱,我不想打了,有点困。”

        小樱打得正上头呢,陶萄的声音她很喜欢,简直百听不厌,现在一听陶萄不玩了,小樱还有点失落:“啊,是不是觉得不好玩呀,呜呜呜呜,你是不是被打的难受了?”

        陶萄当然难受了,每一把都被队友问候,后来好歹在小樱的指导下――屏蔽了队友们的发言。

        虽然被打得心态有些小崩,但陶萄还是对小樱道:“没关系,我没有难受,就是困了,哈哈,有点想睡觉,下次再玩吧?今天谢谢你教我玩游戏。“

        小樱:“那我能把今天的游戏内容当作素材发到某音上面去吗?”

        陶萄下意识想拒绝,她玩的这么菜,发什么发呀?但是想了想,陶萄又觉得小樱带了她这么久,让她白忙活一场就显得她太不近人情了。

        对于小樱这个人,陶萄还是很有好感的,于是犹豫了一会儿,陶萄道:“你发吧,我就不发了,我觉得我不太适合这个游戏。”

        和小樱结束游戏之后,陶萄挂断了电话,她心想游戏这条路不适合她,她还是算了,现在走声控或者别的讨巧的路也不适合她,思来想去,陶萄还是决定还是继续原本的风格,她身材这么好,暂时没有必要想别的讨巧的方法去积累粉丝,而且lvs的热度还在,她可以不接推广,但不是不能继续发和身材有关的视频,想到这里,陶萄只觉得自己茅塞顿开,有的时候确实没必要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探索。

        于是先前的换装视频又被陶萄放在了第一考虑顺位,最近某音十分流行的一个梗是古装的换装视频,陶萄在某音上找了一些类似的相关视频看,这些视频的点赞很高,古风这玩意只要氛围在那,就是永不过时的东西。

        但是陶萄看着这些,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这种所谓的飘逸的古装,几乎只能凸显出腰身和身高呀,她一边看一边想,忽然脑子里灵光一现,陶萄立刻打开备忘录把想法记录下来。

        她在备忘录上列了一条条的要素,写完最后一条,陶萄唇边荡开了一个笑容,只不过很快她又皱起了眉头,原因无他,她现在要置办服装,也还需要一笔钱,上次lvs打过来的钱陶萄准备先用来买个电脑,预算在四千到五千之间,可这么算下来,她就没有多余的钱用在服装上了。

        这么想着,她打开周虹给她发过来的那几个推广的内容又看了一会儿,正巧这时周虹又给她发来了一条消息。

        周虹:【这里还有个老字号的旗袍的广告,你想不想接?】

        陶萄:【什么老字号】其实吸引陶萄的是旗袍那两个字。

        周虹:【不是什么特别出名的品牌,但是今天下午他们的老板和我聊了挺久的,里面的裁缝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手工特别好,只不过名声没打响,这两年的生意越来越差,他们愿意出八万的推广费用,希望你可以帮助他们宣传一下,这些钱是他们店子大部分的积蓄了,如果你觉得想接的话我就帮你回复他们】

        周虹口里所谓的这个推广邀约来自锦荣衣阁,这是z市本地一个很老的做专门定制的服装店,早十年生意还很好,但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发展,网上廉价的服装越来越多,而且款式多样,像锦荣衣阁的这种小作坊就逐渐被排挤得失去了生存空间,而且在普通人看来锦荣衣阁的衣服也太贵了一些,因为锦容衣阁的衣服都是纯手工制作的,所以一件衣服的价格在一千到三千不等,有的贵的工序繁复的衣服价格也能达到上万块。

        锦荣衣阁创立之初本来就是面对大众定制衣服的,比如婚服或者一些特殊场合的礼服他们都负责接,但是现在大家的婚纱什么的都靠租,真的有钱人又看不上锦荣衣阁这种小作坊,因而在现在这个背景下,锦荣衣阁的定位非常尴尬。

        里面的老裁缝们在锦荣衣阁几乎待了大半辈子,可现在店里的活越来越少,少的时候一个月他们大概只能接个三四件订单,店主是个温厚的五十多岁的男人,他舍不得这群老员工就这么离开衣店,出去之后也没有一技之长可谋生,虽然说都已经到了靠儿孙辈养老的年龄,但她们却是都对裁缝这份工作有着某种独有的情怀。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也是店主在和周虹沟通的时候特意强调的一点,是:这几个年龄较大的裁缝里,有一个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有专门的苏南绣的手工艺,另外几人也都是身艺磅身,怕周虹不信,店主发了几张他们做的成衣的细节过来给周虹看,周虹看的第一眼的确被震撼到了。

        周虹也把店主发给她的照片发给陶萄看。

        陶萄看到照片的第一眼同样是惊艳,她没见过这么漂亮精致的衣服,更加没有穿过。当然曾经穿在夏启月身上的衣服不算。

        她点开大图又看了好一会儿,穿上这种漂亮的衣服是所有女生的梦想,没有女孩子不会想穿上这样的衣服的。她也很想。

        而且根据周虹说的,他们给的价格已经算不错了,这个店也的确很符合陶萄的风格。

        她没有穿过旗袍,但是她的身材绝对适合穿旗袍。帮这个老店的宣传的意义不仅仅在于钱,里面有一个国家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做这个推广的价值就到了另外一个层次。陶萄想到这里,回周虹道:【这个店就在z市吗?我们明天能不能过去看看?】

        周虹:【我也正好有这个想法,实地走访一下正好确认是不是值得合作,万一店子很破旧我们接了反而对我们自己的名声不好】

        陶萄:【嗯嗯,好】

        和周虹聊完,陶萄正准备看会儿视频休息一下,忽然她的微信又震动了一下。‘

        这次给她发消息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公司加了她好友的年轻帅哥。

        温其修:【葡萄,睡觉了吗?】

        现在时间不过是晚上八点,陶萄当然不可能睡觉。

        温其修刚刚从训练室回家。

        陶萄回想了一下温其修的长相,对待聊天还挺积极的。

        陶萄:【没有哦,有事吗?】

        温其修:【没事哈哈哈,我就是想找你聊聊天什么的,我刚刚在训练室练完回来】

        陶萄:【这么晚的吗?】

        温其修:【嗯,我快要参加那个节目了】

        温其修说了一下今天发生在训练室的有趣的事情,一个男生练舞练着觉得太累跑出去了,吃了一顿回来之后被舞蹈老师狠狠骂了一顿。

        陶萄:【哈哈,你们练这个很辛苦吧?】

        温其修:【对我来说可以接受,我身体素质还是比较好】

        陶萄:【唔……能看出来的】

        温其修:【真的吗哈哈】

        陶萄:【是呀,看你体型就感觉经常锻炼】

        温其修盯着手机定定地看了一会儿,最后不动声色地转移了一下话题:【你呢?你今天在做什么呀?】

        陶萄:【我?】

        陶萄:【我今天在想视频的事情,然后下午被朋友拉着去玩了一下游戏】

        温其修:【什么游戏(笑容)】

        陶萄:【王者荣耀】

        温其修:【好巧,我也玩这个游戏】

        陶萄惊讶地挑了挑眉,不过转念一想温其修会玩这个游戏也正常,毕竟王者荣耀在年轻人当中也挺流行的。

        于是陶萄顺便把她今天下午的悲惨经历和温其修说了一遍,温其修一直在笑,陶萄问:【我这种玩家应该是你们玩游戏最讨厌的类型吧?】

        温其修安慰陶萄道:【没有,我不讨厌,我觉得很有趣的,很少有女生想玩打野的】

        陶萄:【是啊,而且还很菜的那种】

        温其修试探性地问:【要不要我带你玩一会儿,我也是玩打野的,我可以教你】

        陶萄思索了一下,她记得温其修声音还挺好听的,是那种很年轻很悦耳的嗓音,陶萄忽然就想到了自己的计划b,除了王者之外,陶萄还准备搞rap的,而温其修会跳舞,又会弹吉他,说不定也会rap,毕竟男团选秀这种,rap好像也是必备技能。至于王者荣耀现在已经被陶萄放入废弃选项了。

        陶萄:【还是算了吧,下次有机会找你玩呀】

        陶萄:【不过我可以给你发一下我的战绩截图,你看就知道了】

        陶萄登陆了王者把自己的那几张兰陵王的战绩发给了温其修,温其修那边又回了一连串的哈哈哈哈。

        少女看着这几张战绩纠结了一会儿,问:【对了,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温其修:【可以呀,你问吧】

        陶萄:【就是……你会rap吗?】

        温其修给了个肯定的回答:【会的,但不是特别厉害的水平,只是唱了一般人觉得能听的过去的程度】

        陶萄:【唔…】

        陶萄:【那你会唱这个吗?】

        温其修发了个问号,却见陶萄朝他分享了一个网抑云的链接。

        姜云升――《真没睡》。

        温其修:【???】

        温其修知道这是个什么歌曲,rap圈子里著名的渣男之歌,而且还有点……男生的眉头皱了起来,白净的脸上染上了尴尬。

        温其修:【葡萄,你是不是发错了】

        陶萄:【没有啊,就是这首歌】

        陶萄觉得吧,这歌真的很魔性,而且还蛮好听,不是什么特别快速不好上口的类型,一般人也能学。

        温其修:【为什么要唱这个啊(疑惑)(疑惑)这个感觉有点…】

        陶萄:【有点不正经?】

        温其修耳朵有点烧:【嗯】

        陶萄想了想,没想象出来这个叫做温其修的男生唱这种歌是什么场面,原本她就是想问歌而已,但是现在看温其修的反应,陶萄心里忽然就升起了一点恶劣的捉弄的心思。

        陶萄:“可是我都已经学了呀。”

        陶萄:“温其修,你能不能唱两句给我听听。”

        陶萄忽然发了两截语音过来,温其修点开之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女孩子细声细气的,声音里还带着点囫囵的撒娇意思。

        温其修好一会儿才回答:【真的要唱吗?】

        陶萄:【是的呀】

        温其修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握着手机的手骨节分明,他吞了吞口水,白皙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

        过了一会儿,陶萄才收到温其修发来的一段十秒钟的语音。

        点开,年轻干净的男生便从扬声器里传出来。

        “虽然她送了我玫瑰花,但昨晚我真的没……睡她。”

        唱到睡这个字,他的发音,短促且紧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