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漂亮极了(7.10更新)
        《关于我的不负责任》是一首老男人的渣男之歌,  不仅内容渣,唱歌的人也渣。

        不过这个地下rap歌手虽然渣,却很有人格魅力,  听说是个情场圣子,喜新厌旧的功力让人咋舌。

        不过因为他渣的明明白白,倒没有太多人讨厌他,有的人觉得他渣得很可爱,  这首歌其实也有那么点可爱的意思。

        温其修:【这种歌不适合你唱】

        陶萄:【适合哦,  很适合】

        温其修唱这首歌的时候有一点点渣味,  声音稍微好听一点的人唱歌都会给人类似的感觉。

        陶萄听着,  也跟着温其修的调子模仿了一遍。

        温其修:【……行】

        温其修:【那如果你要学的话,  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我,  我能教你的尽量教你】

        陶萄于是便顺势问了温其修一些关于rap如何找节奏的问题,以及怎么唱rap才能不把rap唱得像吟诗。

        温其修虽然对陶萄这种过于真诚的求知态度有些惊讶,但还是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告诉了陶萄。陶萄听了温其修的“经验”之后,  又换了温其修教的方式把这首歌重新唱了一遍,  她心里觉得自己确实比之前唱得好了一些,  于是发了一段过去给温其修试听。

        “那晚夜色森冷,桦树林颤动着像上帝在亲吻。”

        “我立志做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走过一座城,爱上很多个人。”

        陶萄把语音发了过去,她这回没有要捉弄温其修的意思了,她是认真地在学rap。

        温其修点开听了陶萄的语音,  脸上的表情凝滞了片刻,然后他又听了一遍。

        温其修:【唱的挺好的】

        怎么这么……

        说是rap,  调子和语气却软的像水。

        陶萄:【是吗?谢谢,那我睡觉了?晚安】

        温其修:【嗯,  晚安】

        陶萄回完温其修的消息之后,又对着网抑云自己唱了一会儿rap,唱了两遍,她就觉得没有意思了。

        陶萄盯着这上面的歌词,嘴角微微弯了弯,她其实挺喜欢上面的歌词的,因为唱得很真实,某音是这么个地方,喜欢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的各种元素,最好带带着一点所谓的“玛丽苏”元素,大家就都爱看,也都觉得有意思,这首歌无疑就是这么个存在,陶萄说不上具体的原因,但知道没错。这和她搭配衣服时的“看着顺眼”标准类似。

        *

        第二天上午周虹开着车子到小区门口接陶萄,这天下雨,陶萄撑了一把伞出门,她不喜欢夏天下雨,因为夏天一下雨,空气中都是窒闷潮湿的味道,这样一来衣服就会粘在身上,出行十分不舒服。

        上了车,周虹看到陶萄的衣服,又些诧异,陶萄平常虽然不排斥露身材,但穿得还是比较保守的,周虹这是第一次见陶萄穿的这么清凉。

        她穿的是一条很简单的一字肩的粉色裙子,布料看起来冰冰凉凉,垂坠感十足,下面的裙摆只到膝盖上面一点,手臂的肩膀几乎都是露在外面的,所谓的一字肩的带子不是那种很粗的款式,而就是很细的一根带子,在手臂两边的位置各有一个轻巧的蝴蝶结,十分“危险”地悬挂在手臂上,看上去岌岌可危。

        而陶萄将头发也全部扎了起来,脑袋后面用一个珍珠发卡固定成一个松垮的发髻,脖子和锁骨的线条暴露在外面,她坐在副驾驶上,一只手撑着窗户,表情有些迷茫,盯着外面被滂沱的大雨模糊的景象,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几缕头发从耳边和侧颈垂坠下来,落在瓷白的皮肤上,这一幕蓦地有种让周虹也觉得头脑发晕的氛围,和车窗外狼狈的景象正好形成了一个对比,有种惊人的画面感。

        陶萄一回头,发现周虹正端着手机拍她。

        “周姐,咱们不走吗?你拍什么?”

        周虹:“给你拍张照,等会儿你拿去发微博。”说着周虹把照片递到陶萄面前给她看,陶萄看到手机里的自己愣了一下,随即道:“还确实挺好看的,周姐,你等会儿把这照片发我。”

        “没问题咯。”

        车子在大雨中驶向锦荣衣阁,锦荣衣阁的位置不好找,在一个宽巷的最里边,行车的过程中,周虹和陶萄聊了聊穆晴的事儿。

        “现在穆晴干什么?”

        “听说老江还在为她拉推广,她现在脾气好像比之前好了不少。”周虹说到她昨天在公司碰到了穆晴一面,穆晴远远看到她还停下来和她打了个招呼,表情和之前的张扬完全不同,好像身上的那把火彻底熄了似的,就连走路的时候腰也没有以前直了。

        听到周虹的话,陶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陶萄想到她第一次在公司门口看到穆晴时的场景,穆晴前呼后拥,眼睛上戴着黑色不透光的墨镜,整个人疏离得像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人物,这才多久啊,她就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虚假的矜持和优雅没了底气的支撑,最后也还是泡沫一样空空如也。

        陶萄转而又想到夏启月,每次一想到夏启月这个名字,陶萄心情总不会太好,不过这一次却有些不同,也许是听周虹诉说穆晴现在的令人唏嘘的转变,她忽然想――会不会有一天夏启月也会变成第二个穆晴。

        曾经那么高高在上,在被掐住了命脉之后,终究还是要成为一个普通的、某些时候会自卑的人。想到这里,陶萄支着车窗的指间用了点力。

        “穆晴有可能会搞事情,我们小心一点没有坏处,不过现在她没有公司做倚靠,就算再使心机,也翻不起太大的水花。”

        周虹声音淡淡的,之前她和陶萄谈论业务和公司的事情时,语气还是平静的,现在对于穆晴,她态度显然很鄙夷也很瞧不起,陶萄朝周虹望了一眼,心里安心地想:现在周虹已经自动和她上了同一条船,陶萄上辈子没有什么朋友,所以现在她对周虹的归纳是伙伴,一起合作互赢的那种伙伴。

        在车上,陶萄问出了这么久一段时间困扰她的一个疑惑:“周姐,我一直不明白,你说的公司做后盾,具体有什么意义吗?”

        之前说道公司资源的事情,陶萄也是从穆晴和呈朝的合作,感受到了所谓的公司资源,但是由于穆晴和徐意认识,所以她不确定这个资源是公司给的还是徐意给的,又或者是穆晴私下贿赂负责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不过周虹给了陶萄确定的答案,这个资源是公司给穆晴的,正好因为穆晴在呈朝那里做过手术,所以了解呈朝的实力,才在再三考虑下答应了这个合作项目,穆晴之前对把自己整容的事情暴露在公众面前也有些迟疑的,但是因为陶萄的“逼宫”她才最终一咬牙答应了,这么一答应,这个项目自然也就成了她的免死金牌。

        公司当然也可以把穆晴换掉让陶萄顶上来,但是在这之前,穆晴已经联系公司让公司直接把她的个人信息发给了呈朝负责宣传的部门,等穆晴的名字已经通过了呈朝的审核并且呈朝确定与穆晴合作之后,陶萄才有了后来的第一次谈判,因而那个时候穆晴有合同磅身,公司的上层们自然都站在穆晴那边。

        因为陡然提出换人,若是穆晴一和那边闹,那么公司可能就会蒙受误解,到时候呈朝一气之下不与鲤鱼传媒合作了,那先前的各种沟通洽谈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那个时候的穆晴简直天不怕地不怕,直到陶萄让余蔚红把新的合同摆在穆晴面前。

        “公司有时候会接到一些比较大的单子,比如呈朝这种,这种单子和我们私人接的推广不同,一般是直接委托公司的,有的只委托一个公司,在一个公司里寻找符合推广形象的人,有的则委托多个公司,在多个公司寻找合适的人,这样一来谁能拿到推广就各凭本事了,像这种直接委托公司的单子一般都是那种底气十分足的懒得宣传偶尔有宣传的需要才搞这么一次的‘庞然大物’,这种寻找的方式对于网红公司和网红就和竞标和抽奖差不多,各凭本事或者各凭运气都行得通。”

        陶萄听周虹的话,仿佛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另一个资本世界的气息。

        她们对于那些资本家而言,不过是摆在货架上可任由挑选的商品罢了。

        周虹又道:“这种单子落到公司手里,公司会从最大的网红开始推荐,在你之前,穆晴是第一顺位,如果穆晴没被呈朝看上的话,那么公司就会继续往后推荐粉丝和实力排第二的人,以此类推,如果她被看上了,后面的人就连被推荐的机会也没有。”

        “不过现在变了,你是公司推荐的第一顺位,而余蔚红是第二位,穆晴现在排在第三,她现在身上的价值已然大跌。”

        陶萄心里的想法有些复杂,她整理了一下思绪,朝周虹问:“周姐,这种大单子一般多久来一次?”

        周虹:“专门给我们公司的单子一年也就那么一两次,但是‘竞标’倒是挺多的,一个月有两三次,不过那些都是资本方广撒网,普通的网红基本上没有机会的,那些能从多个公司中脱颖而出的,一般都是知名度和实力并重的网络红人,而且一定要存在一定的‘带货’价值。”

        陶萄想到闻言,不由有些古怪地问:“这种不会还要做简历吧?”

        她也就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周虹认真地告诉她,有的机会太好,真的会有网红认真做简历给公司投出去的,这些简历的内容就是他们曾经做的推广的“光荣履历”。

        陶萄感觉自己被震撼到了。

        她忽然意识到这个行业也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至少在“恰饭”这件事情上,竞争激烈。

        穆晴最近没有任何行动,没有更新某音视频,也没有在微博上回复大家的质疑。

        陶萄其实也可以像之前穆晴要求她那样来要求穆晴的,但是陶萄没这么干,倒不是因为她处于人道主义的善良放过穆晴,而是因为她不想网友倒戈认为穆晴才是那个被算计了的受害者,与其比一个强弱,陶萄更在意的是那些因为好奇而把目光放在她身上的人。

        如果穆晴向陶萄道歉了,那么受害者就从陶萄换成了穆晴,到时候舆论的走向又是未知。

        到了锦荣衣阁,雨也渐渐停了。

        陶萄从车上下来,支着一把透明的伞,伞看起来轻薄,她身上的衣服也是。

        陶萄穿着身上这件衣服,最大的原因还是不想被闷到,锦荣衣阁还是木头的招牌,牌匾中央刻着几个大字――锦荣衣阁,看起来朴素又大气,有点民国电视剧里少爷小姐会去的那种店铺的味道,只不过镶着玻璃的雕花门看起来有了泛白老旧的痕迹,见到有人过来,里面一个约莫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出来开门:“请问是要做衣服吗?进来看一看,让店员帮您量一下尺寸啊。”

        店主的头发用头油全部梳到脑后,整个人看起来挺圆润的,说话的时候不自觉会咬平翘舌音,给人一种礼貌斯文的感觉,只不过他脸上气色不是太好,眉宇之间似有愁容。

        跟着进了店子,这位店长朝陶萄多看了两眼,目光倒是很磊落,一边走一边回头朝夸赞道:“这位美女身材很好,穿旗袍肯定很漂亮的,来,你看看这种粉色的旗袍就很适合像你这种年轻女孩哦。”

        店长说话拖着长长的尾音,看得出他平常是个慢悠悠生活的中年男人,尽管现在为小店经营的事而感到苦恼,可是本性使然,说话也给人和气温吞的感觉。

        店子里面的装潢确实有些老了,地板还是木质的,不过打扫得非常干净,墙壁上面挂着琳琅满目的旗袍,有长又短,有鲜艳也有素雅,而这些衣服的做工就和周虹发给她的照片一样,上面的刺绣和缝针都找不到一点差错,一眼看去,生出的第一感觉就是精致。

        陶萄还没有穿过旗袍,之前她有一件类似旗袍款式的黄色裙子,可只能算是改良版,而且质地和旗袍常用的布料质地出入也太多。

        她走到橱窗面前,盯了模特身上的旗袍有一会儿,这是一条烟红色的旗袍,裙摆长至脚踝,旗袍中间没有花纹,而布料的边缘却绣了一滚圈的妖娆的花。

        “姑娘你喜欢这件啊?”

        “这件是我们这里资历最长的老师傅做的衣服,上面的刺绣都是纯手工的,你可以看一看,绝对和外面机器打的针线不一样。”

        陶萄观察那裙边的绣,老板说得没错,这刺绣确实很漂亮,上面的花形栩栩如生,虽然是单色,可形状确是立体的。

        她环顾了一下衣阁的全貌,看到在后边有一个小门,她问店主:“那些老师傅都不在店子里吗?”

        店主:“在的在的,我们这边一共有四位师傅,因为平常店里的生意不太……额,景气,所以一般一天就只有一个师傅在店子里面。”

        正说着,那里边的小门里便走出来了一个头发花白但是精神奕奕的老太太,她鼻梁上还驾着老花镜,穿着一件绣着锦荣衣阁的工作衫,衣领翻得规规整整,见到周虹和陶萄两人,老太太笑着问道:“是来看衣服的客人吧?要量尺寸吗?”

        她声音中气十足,看上去和她这一头花白的头发一点也不相衬。

        店长见老太太出来了,也就朝陶萄介绍道:“这就是我们店里的刘老师,之前你看的那件模特身上的旗袍就是她绣的,刘老师是苏南刺绣的非物质文化继承人!”店长一边偷看老太太,一边说话。

        老太太笑着拍了拍店长的肩:“什么刘老师,就是一破裁缝!”

        听到这话,店长可就不乐意了:“妈,您怎么能这么说自己,您看您绣的东西当初还上过纪录片儿呢!”

        “嗨,什么纪录片,我只知道现在旗袍都没人穿咯,衣服没得做,老花眼都越来越严重了。”

        陶萄和周虹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

        原来这是一堆母子,难怪店长会找上陶萄要做宣传好把店子里的生意重新做起来,看来也不单单是为了钱,大概率是为了保住老一辈心里的这份情怀,尊重他们的手艺,不然他可能也不至于守着这个店子这么多年。

        想到这里,陶萄咬了咬唇,她看着店长和“刘老师”说话的温馨场面,心中有些触动,她两辈子来唯一体会到的来自长辈的温情还是在福利院的院长妈妈那里,其次就是陶予,但陶予不算长辈,由于缺少爱,陶萄可能很少有无私的情绪,因为极少有人慷慨无私地对待过她。

        “嗳,小姑娘,你对旗袍有没有想法呀,有的话你进来我给你量个尺寸?”

        “刘老师”的话打断了陶萄的思绪,她回过神来看向面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轻轻的点了点头,“老师,我有兴趣的,不过我不是来买旗袍的,我是来给你们打广告的~”陶萄语气很温柔,说完之后,她看向一边没反应过来的店长,道:“老板,我是您联系的葡萄,这是我的经纪人,我们今天特地过来探探店,现在看来贵店非常符合我心中的期待。”

        周虹也笑着朝店长伸出一只手:“您好,李先生,我是周虹。”

        店长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有点惊喜地握了握周虹的手:“你好!你好!”

        见“刘老师”云里雾里的站在一旁,店长和她解释了一下,了解到是要做广告,刘老师有些惆怅,她道:“现在的年轻人果然都不喜欢这种纯手工类型的衣服了,打广告也不一定有用,我这把骨头都七老八十了,其实做这些……”

        陶萄轻声安慰道:“刘老师,我保证会尽可能地为你们宣传的。”

        刘老师看陶萄两眼,目光在陶萄穿着的裙子上流连了片刻,有些纠结道:“小姑娘,你穿旗袍肯定比你穿你身上这件裙子好看的。”

        “刘老师,您叫我葡萄就好。”

        陶萄和老太太说了一会儿话,两人很快熟络起来,老太太很喜欢陶萄的性格,觉得陶萄又温柔,又生的盘顺条靓。

        陶萄让老太太给量了尺寸,说是要给陶萄做几套合身的衣服,可量完之后,老太太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葡萄啊,你这个尺寸,刚好可以穿我模特身上的那件衣服啊。”

        老太太指的正好是陶萄之前看的那件红色的旗袍,老太太做的展示的衣服是根据她脑袋里最漂亮的身材做的,可今儿个真人直接走到她面前来了,原本老太太还因为儿子瞒着她擅自做广告的事儿不高兴,现在她盯着面前陶萄雪白的皮肤,修长的脖子,柔软纤细的腰,眼里的满意都快溢出来了。

        “葡萄啊,说真的,你天生就适合穿旗袍。”

        老太太摸了摸她身上那粉色的冰冰凉凉的布料,道:“这种衣服虽然好看,但是比起旗袍可差多了。”

        陶萄眨了眨漆黑的眼睛,乖巧道:“奶奶说的是。”

        这一声奶奶把刘老师叫的心花怒放,她问陶萄:“你要不要试试我做的旗袍?”

        陶萄还是温温柔柔的:“好。”

        她对待老太太比对待那些帅哥们有耐心多了,于是老太太朝店长儿子招了招手,“小胖,你去给我把我最满意的那几件成衣都拿过来。”

        店长“唔”了一声,看了看老太太,又看了看周虹,有点委屈:“妈,在外面能不能不要叫人小名。”

        老太太:“嘿,让你拿你别磨蹭。”

        “奥。”

        陶萄听到小胖两个字,没忍住笑了两声,旁边的周虹也捂唇笑了起来。

        不过看到小胖店长手里拎过来的十多件旗袍的时候,陶萄笑不出声了。

        这时老太太从里面选出了一件质地比较特别的旗袍:“喏,你不是怕热吗?”

        “你试试这个,这个是冰丝质地的,穿起来可舒服,绝对比你身上的这件舒服。”

        周虹觉得陶萄身上的这件衣服很漂亮呢,但看了看刘老师手里的那件旗袍,她不说话了。

        陶萄接过衣服摸了摸,入手的柔软和冰凉让她舒服的眯了眯眼睛,原本她身上的这件裙子已经很薄很透气了,可比起面前这件,确是相形见拙。

        “那我去试试。”

        进试衣间之前,小胖撇了一眼陶萄脚上穿的白色帆布鞋,拦住她问道:“葡萄小姐,你穿多少码的鞋啊?”

        陶萄有些疑惑,但还是回答:“36.5.”

        “那你稍等一下。”

        每一会儿,小胖就抱着一个鞋盒交给了陶萄:“你记得换鞋哦,这是新鞋呢,我自己钉的底。”

        陶萄若有所思地盯着鞋盒看了一会儿:“好哦。”

        小胖以前是做鞋子的,刘老师是手艺人,他就是脚艺人,只不过学了这个技术到现在比裁缝还难生存,现在就只能守着店子自己偶尔钉钉皮过过瘾了。

        陶萄进去之后,刘老师还打趣小胖:“行啊,这么多年磨刀不误砍柴工?还在偷偷磨练技术呢?”

        “妈!”

        周虹在一边笑着看母子二人互动。

        陶萄在换衣服的时候,忽然想到古装造型的事儿,她想着兴许可以让店里的师傅帮忙做一件合适的衣服。

        没一会儿,陶萄推开了试衣间的门,这么一眼看过去,刘老师和小胖母子二人互损的话语顿时更在了喉咙里。

        好看!真好看!好看得整个店子都光明敞亮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