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旗袍&微博&视频(7.11更新)
        刘老师给萄萄的是一条长及脚踝的旗袍,  料子很轻薄,也就很贴身。

        湖蓝色的料子,边上有浅金色的花纹刺绣,  最上面的立领有一道盘扣,盘扣边上坠着一道金色的细链子,小细链子上挂着一枚月白色的弯月形玉饰。

        玉饰是一块不值钱的和田玉边角料做的,但是打磨得水光油亮,  看起来很有光泽也很出尘。

        刘老师做了一辈子衣服,  也见过很多身材曼妙的女郎,  但是她真没见过每一处都像陶萄这么纤合度的。

        陶萄从试衣间走出来,  试衣间的外面有一道布的帘子,  她一只手拦着帘子,  走出来才缓缓放下。

        湖蓝色的布料贴着她的皮肤,她脚上是一双黑色的最简单款式的细跟圆头高跟鞋,这种高跟鞋的款式已然很老,  现在流行的都是尖头或者方头。但是旗袍最匹配的还是这种,  没有那么时尚,  黑色的哑光的皮,只有脚跟的皮上烫了一朵蓝色的皮花,  陶萄穿着这双鞋很舒服,前面的褶皱的皮做出了布料一般的感觉,脚掌在上面被稳稳地托住,踩在地面上走路时,  和鞋边接触的皮肤几乎没有感觉,没有会打脚的苦恼。

        陶萄穿过好几次高跟鞋,  几乎每一次体验都不算愉快,漂亮是漂亮,  但脚是受折磨的,可这双鞋就完全不会,她轻轻走了几步,将目光从脚上穿着的鞋子上移开,一抬头,却发现大家都在静静看着她。

        四周是寂静的,店子里的灯用的都是浅黄色的灯光,陶萄头顶上方正好有个灯泡,不是很亮,但是正好照着她。

        布料贴着她的身子,泛起湖水一般的光泽,她挽起的头发因为换衣服而落了更多碎发下来,看起来松松垮垮的,带着几分慵懒的调子。

        漆黑的发几缕仅仅贴着她脖子上瓷白的皮肤,她的手轻轻搭在腿上,走动两步便从开衩处露出藕一般纤合度的小腿线条,腿上光滑细腻,几乎看不见一点毛孔或者皮肤的纹理。

        而除了这一身雪白的皮肤之外,陶萄丰盈漂亮的身材也确乎其实地因为旗袍而完完全全凸显出来。

        是让人看上一眼,便觉得口干舌燥的身材。

        且因为她露出来的那双漆黑水亮的眼睛,莫名伸出处几分淡淡的让人不敢直视之感。被勾着,却又有些胆怯。

        ――这大抵和旗袍的形制有一定的关系,当然更与陶萄本人有关。

        她手弯和脖颈处落下了淡淡的阴影,一种隐秘的媚意从中浅浅发散开来,可是却因为这带着几分保守的旗袍的款式,多了几分清凄的味道。

        这种杂糅在一起的气质,令人有种无法言说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在你手心里拿着玻璃渣子划蹭,可低头一看,却发现捉弄你手心的是一道轻而且蓬松的鹅毛,痒且痛。

        周虹已然看得有些发懵。

        她先前在车上的时候便觉得陶萄那身粉色的裙子漂亮极了,而现在她要收回之前的话。

        不是说之前的那身衣服不美,而只是说陶萄现在身上的这件衣服太漂亮,漂亮得她要忘记说话了,而在车上的时候,周虹好歹还能回神拿出手机给陶萄拍张照,现在拍照的事儿早就被她忘到了九霄云外。

        “真好看!”刘老师脸上都挤出了淡淡的红晕,她走过来围着陶萄转了两圈,用一种十分难以置信地眼神朝陶萄夸道:“你天生就是穿旗袍的料子。”

        另外一边的两人也回过神来,他们盯着陶萄这身衣服和身段,眼里流露出惊艳的神色,陶萄“啊”了一声,随即被刘老师领到镜子面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陶萄稍微愣了一下――这是她么?

        陶萄一只手捻着一点腰间的布料,见到镜子里的自己之后,她捻着布料的手紧了紧。

        好看,真好看。

        湖蓝色的,很合身,布料沿着她丰盈和平坦一直延伸到小腿,稍微动一动,布料便会随之晃动,水一般的面料让她的身段更加明显。脚上脚跟那朵蓝色的烫花和旗袍的颜色遥相映衬,也让她的小腿看起来更加笔直纤细。从开衩的位置露出来的那一段,仿佛能勾了人的魂。

        可……这件衣服的风格让她想到了夏启月,夏启月也惯爱穿这种衣服……至于是什么风格,陶萄说不上来,回想起来只知道以白、青、紫等淡且冷的颜色为主,她穿着那种衣服,身型颀长,轻轻淡淡地朝人看一眼,就有一种青烟般隽永的意味,像是天边触不到的云,高高挂起的月亮,总之每一次陶萄看到她,心里都生出一股无法抑制的自卑来。

        陶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手臂微微动了动,腋下那一串柔软的布料便微微皱起来,腰间也有浅浅的褶皱。

        不过虽然穿了夏启月有可能会挑选的风格的衣服,陶萄盯着自己的眉眼,却想:她和夏启月一点也不相同,她们是两个极端。

        就算陶萄现在不笑,那双天生透亮的狐狸眼边缘也散出浅淡的媚意来,而夏启月只会优雅而矜持地笑,全然与她不一样,陶萄记得自己曾经端坐在镜子面前学过夏启月笑的方式,可是那种如同山尖上冰雪的笑容仿佛永远也无法出现在她脸上,最后她练习出来的,也只有这种带着点妩媚意思的笑容。

        这二者的不同似乎就天然揭示着她们命运的分别,陶萄需要利用自己的一切优势去获得他人的目光的停留,而夏启月只消站在那里,大家就都会看向她,她无需谄媚和蛊惑,就像先前说的那样,勾一勾手指,什么都有了。

        刘老师看着镜子里面的陶萄眉眼染上的几分低沉的情绪,又些惊诧。

        “葡萄,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件衣服?还是穿着不舒服?”老太太问道,陶萄回过神来,脸上重新浮现了笑容:“没有,我觉得太漂亮了。”

        刘老师见状才放下心来,她拉着陶萄道:“葡萄,你是我做了这么多年衣服,见到过穿旗袍最漂亮的人!”

        陶萄“唔”了一声,“谢谢刘老师,不过我这种身材穿旗袍会不会太……是不是要气质清冷一些的人穿才好看。”

        刘老师愣了一下,随即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呀,什么气质清冷不清冷的,你要说那种冷美人么……身材扁扁的我觉得还是你这种更好看些哦。”

        身材扁扁的,这种形容词……不过陶萄回想了一下夏启月,除了那张清丽脱俗的脸,她对她的身材确实没有什么记忆点,只觉得很瘦、很苗条,好像风一吹就能倒。

        “旗袍最初被发明的时候,就是含蓄和奔放矛盾的混合体,如果只有含蓄,总是少了点什么。”

        “你这种身材,穿上了旗袍,走出去谁不盯着你看,要的就是大家都看过来,我明明什么也没露,可就是性感得很的那种味道。”

        小胖店长听了刘老师的话声音又些崇拜:“妈,你理论学的课真好。”

        闻言刘老师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小胖一眼:“瞎说什么呢,着不叫理论,这是我从经验中总结出来的。”

        “哎,我说错话了还不成吗。”

        刘老师不想搭理小胖,转而继续对陶萄说道:“这件衣服你就穿着吧,正好天又闷又热的,这衣服穿着可清凉。”

        刘老师这话是要把衣服送给陶萄了,陶萄正想拒绝,便被老太太一个眼神堵住了要说出口的话:“可别说不要,不然就是嫌我老婆子的衣服做得不好看。”

        陶萄只能把话咽回肚子里,乖巧道:“谢谢刘老师。”

        周虹也跟着道:“那我也替葡萄谢谢刘老师。”

        老太太没让陶萄继续试接下来的衣服,也让陶萄别脱这身旗袍,陶萄只能笑着说好,小胖店长连忙也说着鞋子也不要脱了,都是全新的,着一套就当作是第一次见面送给陶萄的礼物,小胖店长说这话时看着陶萄脚上穿着的鞋子还有些隐隐的自豪。

        几人在店子里转了几圈,便谈起了宣传的事情,店长把自己的想法和陶萄说了,陶萄表示到时候回去做一套视频方案发给店长看,店长表示可行,临走之前,陶萄才又回过头想起古装造型的事儿,于是她撑伞的手又收了回来,“对了,店长,咱们能不能订做除了旗袍以外的衣服。”

        店长愣了愣,盯着玻璃门外面飘散着的雨,又看向倚着玻璃门的陶萄,只觉得老太太的话说得没错。

        他经营了这么多年的旗袍店,也是第一次见陶萄这种能把旗袍穿的这么好看的人。

        活色生香。

        可倚着门窗的人对此恍然未知一般,眼神干净又清澈。

        “可以啊,你要做什么样的。”

        陶萄凝神思索了片刻,把自己的诉求和小胖店长说了一遍。

        小胖店长表示让陶萄到时候画个大概的图来给他看,实在不行在网上找几个类似的图片也行,毕竟光听描述他和师傅们都没办法给陶萄做出她想要的衣服来,陶萄表示好,然后冲小胖店长一笑,便和身旁也望着她出神的周虹支着伞走进了雨里。

        好一会儿,店长把门关了,叹了口气。

        刘老师从里面的衣间走出来,见小胖长吁短叹,问:“你这么愁眉苦脸做什么?”

        小胖店长摇摇头:“我就是担心到时候广告做了……”

        老太太:“你怕没有效果?反正我这把年纪了,没生意也清净自在,那些衣服做了还可以送给葡萄,做着玩玩也没压力……”

        小胖继续摇摇头:“不是,我不是怕没效果,我是怕到时候效果太好了,你和几个阿姨都忙不过来。”

        闻言老太太又些无语:“瞧你这点出息,广告都还没做呢?你嫌我老了做不动了?”

        “哎,妈……我不是这个意思。”

        *

        周虹把陶萄送到小区门口,她在车上的时候就时不时望着陶萄看。

        陶萄撑着伞走进了雨里,望着陶萄的背影,周虹只觉得陶萄要是红不起来,那也不怪陶萄,只能怪她自己倒了八辈子的霉还把着霉头转到陶萄身上去了。

        想到这里,她又些惆怅地摇了摇头,把车从陶萄小区门前开走了。

        从小区门口走回家,陶萄在路上只碰到了寥寥几个行人,这些看到她的人尽管撑着伞,也无一不在与陶萄擦身而过的时候回头再朝陶萄看上几眼,眼里无一不是惊艳。

        中途还有个年轻的男生回头小步跑到陶萄身边问陶萄要微信,但陶萄十分礼貌地拒绝了。

        一个温其修她还没开始应付,用不了第二个男人。

        回到家之后,陶萄在全身镜前又站了一会儿,正好微信震动了一下,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来看,发现是周虹给她发来的消息,正是之前周虹在去的路上给陶萄拍的几张照片,照片里的她还穿着粉色的裙子,想到什么似的,陶萄对着面前的全身镜,用手机打开了相机,然后轻轻松松拍了几张,有了之前拍照的经验,现在陶萄自拍起来可谓是得心应手。

        点开拍好的照片看,陶萄脸上浮现出满意的表情。

        她编辑了一条微博,原本是想把两条裙子的照片都发到微博上去的,可是中途她又改变了主意,她删除了那张旗袍的照片,转而把配字变成了:【这件衣服本来还挺好看的,但穿了旗袍之后,觉得它真一般。】

        旗袍的照片现在就发出去,到时候再做旗袍宣传的时候势必会少一些新鲜感。

        编辑好确认没有错字之后,陶萄便把这条微博发了出去。

        现在她微博粉丝五十多万,微博发出去每一会儿,点赞便一千多了,评论也将近一千条。

        网友们看到这条微博的心路历程大概是:看到配字的时候――啊这?点开图片一看――心空,再返回原微博看到配字――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

        【干】

        【???你说什么?我觉得我快不认识一般这两个字了我的老婆】

        【唔,真的吗?我不信!除非你把旗袍的照片发我看看!!!】

        【啊啊啊啊,靠,好美啊,姐姐求同款裙子链接,呜呜呜呜,这个是广告吗?还是lvs的??在lvs官网翻了没看到这款呜呜呜】

        【同求裙子链接!】

        【在现场,我是老婆手臂上的带子!】

        【好想看看葡萄不带口罩是什么样子,葡萄皮肤和身材都好好,这条裙子好绝啊?】

        【问题来了,给葡萄拍照片的人是谁!哪个乌龟王八蛋!】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看了这张照片之后魂没了,呜呜呜】

        魂确实没了,周虹在车上看的时候都看呆了,更何况是这群网友们呢。

        照片里的陶萄还正好衬着窗外的雨,那味道恰如其分,靠着椅背的脖子白的耀眼,坐在椅子上的腿从裙摆中伸出去,模模糊糊的,可也很白。

        该瘦的地方瘦,该丰盈的地方却一点也不掉点。

        比起之前在某音上发的照片不同的是――这是一张纯带着现实和生活气息的照片。没有太多的修饰,拍的技巧甚至也说不上。

        可正是如此,这张照片里的陶萄显得很让人惊艳。

        就好像我们看到一张很漂亮的没有经过任何美颜的证件照或者班级大合照里脱颖而出的美女的时候,这和那种精修的艺术照完全不一样。

        这张照片在普通网友们的眼里已经特别好看了,可是萄萄却说――很一般。

        她口里的旗袍到底是什么神仙裙子?为什么不直接发出来让他们看看呢!

        【想看旗袍】

        【俺也一样】

        【老婆别吊我胃口!】

        【呜呜呜恨你,你为什么不发旗袍的照片!】

        陶萄看着网友们的评论,在其中一条问谁拍的评论下面回复――经纪人姐姐拍的,偷拍,悄悄给你们看。

        陶萄这种语气,“悄悄”两个字用得人心里一颤,好像被内个了。【好的脑婆,脑婆我爱你呜呜】

        【可是你已经光明正大地发出来了还说它丑了诶(轻轻)】

        【经纪人姐姐是不是看呆了!啊啊啊啊老婆说得我更想看旗袍了!】

        【老婆是狐~狸~眼~,穿旗袍肯定漂亮死了!】

        陶萄又有回了那个夸她漂亮死了的评论:【唔,当然,今天下雨还有人跑过来问我联系方式哦,不过我没给唔】

        回完消息之后,陶萄唇角翘了起来,再次刷新,她这条评论下面多了一条长龙。

        【唔,你竟然用唔!唔,我被撩到了唔!】

        【脑婆怎么说话这么软,贴贴,我心要化了】

        【啊啊啊啊!姐姐为什么在评论区出没,说话还这么蛊里蛊气的!】

        【唔如果这是我女朋友^  -  ^】

        【如果唔这是我女朋友(^_^)v】

        【如果这是唔我女朋友:d】

        【如果这是我女朋友唔|-|】

        陶萄发这种评论倒也没有太大的意图,不过看着大家的回复,她觉得这种隔空聊天的模式很可爱,网友们实在很有梗。

        她勾着唇刷新了一会,却发现下面的回复没有减少的趋势,在不断增长。

        网友们对她的喜欢她全盘接受,尽管她知道他们爱她只是爱她表现出来的那一部分,而不是爱她的全部,可那又怎么样,陶萄不在乎这些,她只觉得他们爱她就好。陶萄没有认知到自己回评论的方式和女孩子们和另一半谈恋爱撒娇时候的语气很像,只不过这里的另一半是那五十多万的粉丝们。

        陶萄看腻了便不再刷了,可那群被她钓了的网友们就好像被女朋友撩了一下然后便没有后文的苦哈哈的男人,回了陶萄一大串,而且兴致勃勃,可陶萄只不过回了这两条就小时了似的,大家被弄的兴致勃勃然后又逐渐萎靡。

        【老婆人呢】

        【没关系的你不回我也没关系的老婆亲亲老婆我最喜欢你老婆是去睡觉了吗唔现在是中午没关系的唔】

        【qaq】

        【我也没关系的唔】

        陶萄不知道大家接下来的反应,她去淘宝下单了一副之前想了很久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又随随便便在淘宝上逛了一下,想到下面有粉丝在问衣服链接的事儿,陶萄点进订单记录往后面翻了翻,便发现了之前她那件粉色衣服的记录。

        “夏季小清新粉色细带不规则冰丝短裙及膝……价格,39.9。”

        陶萄想起来,这条裙子是她第一次接到lvs的定金的时候买的,那个时候她买了一大堆衣服,这是随便加入购物车的一件。

        陶萄思索了片刻,想了想还是不要把链接发上去了,免得大家以为她是在做广告。

        微信震动了一下,陶萄打开消息来看,是小樱给她发来了消息。

        小樱:【呜呜呜,老婆,我要看旗袍!!!】

        陶萄:【你怎么知道???】

        她明明才发微博。

        小樱:【因为我关注你了啊敲!】

        陶萄:【……】

        小樱:【rwkk!】

        陶萄无奈,表示:【可以给你看,但你不能发出去】

        小樱:【放心!rwkk!】

        陶萄于是把一张自拍发过去给小樱看了,过了大约五分钟,小樱才回了消息,一个喷鼻血的表情包。

        随即小樱狠狠地把她夸了一通,陶萄表示可以了的时候她还哼哼唧唧有些不乐意。

        小樱:【呜呜呜,姐姐你杀我,我也穿过旗袍的,根本没有这么好看!】

        小樱:【对了我来找你还有件事,就是上次我们打游戏的录屏已经被我做成了素材,剪辑成了短视频,你要不要看看?】

        陶萄:【唔不用了】

        陶萄对于自己做过的那些蠢事,说过的蠢话,打过的蠢野完全没有兴趣重温一遍。

        小樱:【那我发某音咯】陶萄:【好哦】

        和小樱聊完之后,陶萄也没闲着,开始在b站上找复古妆容的视频看。

        看了一会儿,陶萄便开始思索锦荣衣阁推广的事情,她还是习惯性地拿出备忘录把自己心里的想法一条条记录下来。

        陶萄做视频的计划做得很认真,她并没有关注小樱发的和她一起打游戏的视频,直到两个小时后,小樱兴冲冲来找她。

        小樱:【某音链接】

        小樱:【葡萄,这个视频点赞增加的速度让我有些害怕哦(捂嘴流泪)】

        陶萄:【???】

        小樱:【(捂嘴流泪)】

        陶萄被小樱的态度弄得有些狐疑,于是她点开小樱发过来的链接看了一眼。

        入目先是五十多万的赞,继而她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为什你没有野王啊,那我来做你的野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