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搁这钓呢?&再见徐填(7.12更新)
        小樱那边听到这句话大概沉默了两秒钟,  然后画面里p了一个美女脸红的表情进去。

        小樱平日里也发游戏视频,但是她在游戏里基本上都是高冷gril,而且经常喜欢发一些队友菜的抠脚而她稍微不那么菜一些的视频,  视频里的小樱从来不开麦,而且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tmd烦死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这群废物废物废物。

        大家都知道小樱是个暴躁富婆,  打法师的时候是偶尔的神,  而且正式说起来,  小樱大部分时候是下饭搞笑的。

        小樱的颜粉和声控粉都劝小樱不要浪费时间,  别单排,  在游戏里找个野王也不错,  甚至不少人看到小樱输了游戏心态爆炸的视频还会私信小樱要不要cpdd,小樱“不是富婆,cpdd别来”的签名就是被这些人烦得要死了才改的,  她脾气还是蛮吓人的,  可越是这样越有人觉得她是个小辣椒,  想和她好,更何况小樱出了发游戏视频以外,  她个人空间里的那些各种富贵裙子的照片也完全踩在野王们的喜好点上,久而久之,小樱就有了一个外号,王者网恋天花板,  除了脾气坏一点,简直一点毛病病也挑不出来。

        而且小樱长了一张很可爱的脸,  干净漂亮,完全就是大部分男生喜欢的青春可爱初恋款。

        只是这么漂亮又富贵的女孩好端端长了张嘴,  时不时嘴里蹦出来的话就是:“你们一定得看看,什么叫做法王和她的四个破绽。”

        小樱居然会脸红。

        还支支吾吾地“唔、好”?不过出现在开头的女孩子声音确实蛮好听,和小樱的声音不同,嗲里嗲气,还有点糯,小樱则是干净甜美。

        原来小樱不是不温柔,是只对可爱的妹子温柔呜呜呜呜――丫头还有两幅面孔真不错!

        大家期待接下来那个说要成为小樱野王的小姐姐能带飞,毕竟女孩子做野王这种事情相当少,而且从排位的界面来看,她的段位也不低。

        ――牛的!不捞的!小姐姐是小甜a!果然厉害的女孩子只和厉害的女孩子玩!

        可是视频接下来出现的场面:

        兰陵王攒了两千块的金币什么也没有买,装备栏空空如也,在野区平a打野,直到小樱发现并且及时纠正:“葡萄,不能这样子,你要把边上的技能加满,还有装备也要点……”小樱语气温柔地说了一大段。

        陶萄声音同样十分乖地回:“好哦。”

        大家听到小樱咿咿呜呜傻笑了两声:“嗯嗯!”

        ――嗯?野王小姐姐是个新手??养成系野王!野王就要从娃娃抓起!小樱lsp了!有内味了!笑的这么“放荡”!牛的,不捞的!

        紧跟着视频又剪辑出了几个陶萄可爱的新手错误。

        小樱耐心又温柔,陶萄语气十分一致地回复好哦,然后知错就改!

        ――小姐姐已经开始变强了诶,期待进步!养成系可可爱爱,牛的,不捞的。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陶萄死在了峡谷每一处。

        小樱极力安慰着陶萄,陶萄乖乖说着“唔没关系”可是手法越来越粗暴,小樱的剪辑剪了陶萄每一次“意外”的死亡,被砍死,被惩戒死,被箭射死,被辅助平a死,还有被暴君喷死,被塔打死,小樱将每一处都放大,配上了很可爱又凄凉的音乐,然后加上一个表情包――捂嘴哭jpg。

        ――想过小姐姐在成为野王的时候会遇到很多艰难险阻,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这好真实。

        ――捞的!不牛的!

        ――哈哈哈哈笑死。

        这种桥段本来是好笑的,大家正准备嘻嘻哈哈,可是紧跟着小樱把陶萄的自言自语的声音也剪进去了。

        她的声音从一开始的中气十足(并不)变得越来越弱。

        “为什么我又死了,我身为一个野王,不可能,至少不应当……”

        她有点委屈,也有点难以置信。

        “打野好难玩,为什么他们都能打死人,我却不能?”她的声音里隐约有了暴躁的因子。

        “我不喜欢打野!”

        女孩子的语气终于变得粗暴了点,可是声音软的想水一样:“我不想玩这个游戏了,我自立自强不起来。”

        “那……要不找个野王八?”小樱听出了陶萄语气里的不对劲,自知陶萄是自闭了,说话的声音还小心翼翼的。

        陶萄:“不用了,我……不想玩了。”后面那句不想玩了轻轻细细的,听的小樱心都化了,“没关系的宝,实在不行找个野王也可以的。”

        闻言那边的女生似乎思忖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来了一句:“算了吧。”

        “我……”

        “嗯?”

        陶萄的声音抱怨中带着几分娇气:“手疼。”

        拿着手机双手悬空打了这么久,陶萄的手确实酸了。

        可是她那句疼字还无意识拉长了一些,听的人心好像都陷下去了一块,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靠。

        ――靠靠靠。

        ――老子的心要化了。

        可说到这也没完:“下次再找野王。”

        “找个菜一点的就好,我见不得他比我厉害太多。”

        说到这里,女孩轻轻叹了口气。

        “不然显得我可菜。”

        ――不然显得我可菜!!!

        ――我靠,我靠,难怪小樱这么温柔,我靠,这妹子声音好……

        ――我可菜了,我就是你的野王哥哥,丫头,命都给你。

        ――实不相瞒,女人,我想闯进你的生活。

        ――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并且向小姐姐投掷了一朵小玫瑰。

        ――这是谁啊!一分钟之内!我要她的全部资料。

        陶萄平日里说话也没这么软,是因为和小樱玩游戏,小樱是个“软”妹子,所以陶萄语气就下意思温柔了一些,可是被剪进视频里之后,完全让人疯狂心空,她声音本来就嗲,在正式场合会下意识压一压的,不然就显得太软太嗲,可和小樱私下里这样就没有顾虑了,一开始她还会提着点气儿,可到了后面被打得自闭了,她就没想过要控制自己的声音了,所以这么一路听下来,陶萄不仅被打自闭了,而且在大家听来还tm声音都被打的软和了。

        这么一想,只觉得鼻子热热的。

        ――我的嘴唇轻轻颤抖,微微一张开,老婆两个字便脱口而出。

        ――曾经我一直以为这种声音都是装的,直到我看到了这个视频。现实原来真的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吗?

        小樱当然没有漏掉艾特陶萄的环节,本来她在结尾是打了几个巨大的字――艾特我命运般的老婆:摘葡萄啊。

        然而在视频发表之前,陶萄给她发了她的旗袍照过来,小樱这个lsp当场语无伦次,头脑混乱,咿咿呀呀了好久,然后在狠狠地夸了陶萄一阵之后,给这串文字艾特配上了语音。

        “呜呜呜救命啊我剪视频的时候人要没了这是我老婆葡萄!老婆的旗袍照真好看,真好看呜呜呜呜!”

        这条视频发出去之后,收获点赞的速度有多快呢,大概就是发出去之后小樱登上王者刚点进痛苦巅峰的排位界面然后就被卡的闪退出来的程度。

        是啊老婆真好看咿呜呜咿嘶哈嘶哈prprpr溜。

        ――顺着名字摸过去看了一眼,别问,问就是已经在姐姐温柔的海洋里溺死了。

        ――日?葡萄???我知道她,呜呜呜葡萄今天怎么这么娇娇。

        ――捏吗!居然是大美女,小樱你有这种朋友怎么不点介绍给我!

        陶萄可从来没有在视频里这么软过,虽然声音也是软的,可是是下意识带着点欲气的,那是有意识的做作,可是这里,陶萄是天然的小勾子。

        大家之前不知道陶萄不作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但是现在知道了――她不作的时候,就他妈天然的蛊。

        原本微博上的粉丝们就被陶萄撩得魂不守舍的,现在一回抖音,刷到了陶萄这条打游戏的视频,直接就破防了。

        ――老婆私下里性格怎么这么可爱,想偷回家帮你洗脚!

        ――我血槽空了,捏吗你和妹子打游戏的时候,怎么是这种语气!(指指点点)

        ――为什么小樱看到了你的旗袍照片!摘葡萄!你这里欠我的用什么还?

        ――区别对待?女人,真想狠狠地骂你一顿。

        粉丝们忽然感受到了一点陶萄的真实性格,然后又被蛊了。

        关于旗袍的事情,粉丝们终于愤怒了,像指责渣女一样怒气冲冲地指责陶萄为什么给小樱看照片而不给他们看,而从小樱那边赶过来的平常比较多关注游区的网友们一边流着哈喇子一边“吃瓜”,最后也和原本的粉丝们一起指责起陶萄渣女来,姐姐为什么不给看照片!为什么!

        除了这些。

        由于陶萄在最后说要找一个菜一点的野王,所以评论区全是帮陶萄艾特野王的。

        某音不说别的,野王还是多,而且野王们喜欢把特别秀的视频剪辑成帅炸天的短短的一截,看上去高冷又高级。

        这天下午,各种路人王、主播、职业选手,都纷纷受到了艾特。

        ――有想法吗@国服第一打野殿下

        ――这个不错@lkb?寒风

        ――我心目中的野爹推你了@霄珏

        ……

        而好多的野王们顺着艾特摸到了小樱的这个视频,然后又摸到了陶萄哪儿。

        短短几个小时,好多个野王关注了陶萄,当然也关注了小樱。

        陶萄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眼神忍着想要退出的心,把这段视频完完全全看完了。

        那天自闭的记忆仿佛又在她脑子里过了一遍,陶萄指尖都气的发了颤。

        她有这么菜吗?是的,她有。

        不仅如此,那些她曾经说过的蠢话,做过的蠢事,打过的蠢野,看了一遍视频之后,她又回想得清清楚楚。

        可看到小樱下面的评论,陶萄的气稍微消了一点,她慢慢平复了心情之后,开始看自己微博的某音的评论区,在了解了大家看完整个视频的心情之后,她有些想――原来菜鸟也这么有市场。很多人夸她可爱,尽管陶萄觉得自己很蠢,还有人一人血书在评论区求野王的后续,甚至有人表示想看陶萄直播打王者。

        陶萄不准备打的。视频倒是可以录一录。

        微博她回了的评论建起了楼中楼,陶萄凝神看了翻看了片刻,眼神变得古怪。

        她只是想逗一逗粉丝而已,可大家都好真情实感。

        ――但这样似乎也没什么坏处,如果爱她,不管哪一种爱,似乎都没有差别。

        于是陶萄面对大家的控诉发了条微博。

        摘葡萄啊:【唔,下次穿的时候再给看,我王者很菜吗?那我走嘛?】

        【救命你你你!你又来了!】

        【女人,你为什么凭空让我的心七上八下好像在恋爱】

        【姐姐对小樱这么好却对我这么冷漠,没关系的姐姐没关系的,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也一直支持你】

        【你很菜,可是我很喜欢,老婆,爱~你~】

        如果,是说如果,陶萄是用游戏视频里那种软和的语气说着这种哄骗人的话,稍微联系一下,粉丝们都觉得脸在升温。

        【我怀疑我中毒了,我先在非常坚定的认为我在和老婆谈恋爱,我居然看着这条微博傻笑了两分钟】

        【前面的,明明是我在和我老婆谈恋爱,你走开!】

        可陶萄发完这条微博之后,又消失了,无论评论区的粉丝们如何狠狠地抱怨,她也没出现。

        而对于粉丝们而言,那种感觉又来了。

        ――她在钓我,她在钓我呜呜呜,可我还是像一个小傻瓜一样苦苦地等待她回我,想听姐姐说一句宝,别闹,去睡觉,想着她和别的女人甜蜜双排的事情,不安地咿呜呜噫,然后说姐姐你真好。

        *

        只能说小樱这次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两个小时过去,这条视频点赞的速度不仅没有下降,而且还在不断的上升。

        到了晚上七点,这条视频以将近四百万的点赞冲到了某音热搜榜的前排,然后点赞继续持续上升。

        而陶萄的某音粉丝也随之飞速上涨,她粉丝上涨的速度几乎和小樱同步,从下午到晚上,足足涨了四十万粉丝。

        等陶萄做完旗袍的计划,洗完澡,点到某音后台看的时候,她的粉丝数量已经从一百三十万涨到了一百七十万,而她的微博粉丝也涨到了七十万。

        陶萄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游戏这个圈子的流量。

        玩王者的基本上都是年轻人,年纪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不等,陶萄搜索了一下王者荣耀的关键词,某音比较火的几个视频基本上都是技术流英雄教学,还有就是一些比较剧场化的小视频,比如和野王的恋爱小片段之类的。

        陶萄看了几眼觉得太假。

        王者根本没有那么快乐。

        *

        陶萄没再管视频的事情,接下来的忙着做旗袍旗袍的视频,她把自己的计划给店主看了一下,店长觉得没有问题,于是陶萄约了徐填给她拍视频。

        那天不知为什么又下了场雨,不过陶萄不介意这些,她领着徐填走进旗袍店。

        琳琅满目的旗袍让徐填走了下眉,这里女性的氛围太浓了,他稍微有些不太适应。

        徐填帮陶萄把余蔚红推进呈朝的合作之后,就和陶萄联系变少了。

        倒也他不理陶萄,而是最近他忙着画展的事情,而陶萄基本上没有主动找她,他一在微信上找陶萄说话,陶萄的回复也非常冷淡。

        徐填当然知道陶萄这是什么意思,作为一个分手过很多次的人,他明白一旦对方对你的兴趣没了,或者你没有利用价值了,态度就会变成陶萄那样。

        徐填想得心里烦躁,真巧最近做画展他碰上一个疯狂追求他的女生。

        那女生长得很漂亮,而且还很有才华,他身边和他一起做画展的朋友都眼红不已,变着法子在他面前说那女生的好。

        家世好、学历好、相貌好,哪里都优秀,可看着那女生的面孔,徐填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来,想到女人,他就又想到陶萄。

        可陶萄这个人太冷了,利用完就跑,一点掩饰也没有的,他原本心里想着实在不行,找个人摆脱他对陶萄的念头也好。

        可就在他摇摆不定的时候,陶萄给她发消息了,问他明天上午有没有空出来帮他拍视频。徐填想也没想便回了个好。

        回完之后徐填在心里骂自己贱,这些天他不想想陶萄,所以也没看她的某音视频,可约都约好了,他便点进某音搜了一下她。

        于是便看到了陶萄那打游戏的视频,徐填不玩游戏,他不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可听到陶萄最后一句说“野王”,他心里一阵酸涩,还有旗袍……那又是什么?

        短短一段时间不见,陶萄似乎又在寻找新的契机往上走,当他看到陶萄的粉丝数量就知道了。

        这次因为下雨,徐填自己开车出门,提了接陶萄的事儿,才知道陶萄换了住的地方。

        他的想法没错,当他远远看到雨里支着伞朝他走来的陶萄的时候,那种“她在不断改变”的感觉便越来越强。

        为了穿好旗袍,陶萄这几天在家穿着高跟鞋跟着b站上的仪态教学练了好久,这才把之前穿高跟鞋有些畏缩的姿态改掉一些。

        她撑伞走来的时候,脚上也是穿着高跟鞋的。脚边溅起很浅的水花,她走路的姿势好看得很。

        陶萄关掉伞上了车,一点潮气便冲进徐填鼻尖,里面混合着淡淡的皂角的香气,不过她似乎换了洗发水,头发上的味道有些玫瑰的香。

        回头一看,徐填才看到陶萄眼睛上化了一条眼线。

        “化妆了?”徐填有些诧异地问。

        正说着,陶萄便把脸上的口罩取了下来,徐填呼吸一窒,她漆黑透亮的眼神朝他看来,语气和视频里一般软:“是啊。”

        良久之后,见徐填还是有些怔愣的模样,陶萄歪了歪脑袋,乌黑浓密的发便沿着一边的肩膀散下来,她冲徐填露出一个笑:“不好看吗?”

        徐填从冲击中回过神来,耳朵慢慢涨红了,他清俊的脸上居然染上了几分局促不安,陶萄可从没有在徐填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她不禁有些想笑。

        “不是,好看。”说完之后,徐填便用一种很笨拙的姿势扭头看向前方。

        一路无话,徐填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看陶萄一眼,陶萄仿若没有察觉到他的视线,低头看着手机,莹白的指尖在手机上滑动着,不知在看些什么。

        他还以为陶萄是那个普普通通有点丑的女孩呢!

        可是是人都会变的,她在成长――以一种十分恐怖的速度,就连化妆的手法也变得远比一般女孩要强。

        徐填觉得着一路上,他的脑子浑浑噩噩的。

        等到了店里之后,他心绪不宁地被店主安置在沙发上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里门终于又了动静,陶萄的头发是刘老师李老师成老师帮忙一起弄的,她头上带了一顶极大的帽子,帽檐朝前面塌,只露出半个脸的轮廓和她饱满的红唇,那上面不知涂了什么,异常的晃亮,好想熟透了的樱桃,是一种艳彩之色。

        烫卷了的黑发拥着她瓷白的脸。

        而她身上穿了一件烟红色的旗袍,有那么一瞬间,徐填感觉自己的胸口被什么玩意密密麻麻地扎了几下。

        又痒又痛,他嘴里叼着的没点燃的烟松了些,落到了他的摄影包上。

        ――旗袍视频要先做好,等发了古装的视频才能发出去,拍完旗袍的片子之后她还要和几位奶奶讨论那古装的事情。

        她心里的计划很明确,察觉到四周有些安静,陶萄才想到徐填还在。

        她眼角挂上了隽烟般的笑,提了提帽子,朝徐填看去。

        可怜的徐填,今天的心湖才一块斗大陨石头砸的湖底多了一个裂谷般的坑后,又被碰上了陨石雨。

        见过今日的陶萄,他再没办法移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