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竞标&古装(7.13更新)
        徐填拍摄的全程,  脑子都昏昏沉沉的。

        他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相机里的女生,白净的双颊像是生了病似的,坨红一片。

        视频拍完之后,  陶萄去了试衣间把衣服换了下来,身上又穿上了之前来时的棉布裙子。

        她走到了徐填身边,手里拎着几个纸袋。

        刘老师把几件试过的旗袍都送给陶萄了,陶萄伸手在徐填面前晃了一下:“嗳,  走不走?”

        徐填盯着陶萄的脸,  那张脸看上去像做过,  可又不像,  他记得陶萄第一次出现的时候留给他的印象,  非常的普通,  不像今天这样,一举一动都让他盯着不想移开。

        陶萄被徐填用这种目光盯着,心里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  她上辈子的时候一直都希望那些爱慕夏启月的人能分一点视线到她身上,  可惜从来没有成功过,  面前徐填这种带着几分痴迷的视线,陶萄两辈子以来第一次得到。

        “我漂亮吗?徐填?”

        陶萄脸上荡开一个笑容,  果不其然,徐填的眼珠子像不会转了一样。

        “漂亮。”

        徐填撇开视线的动作和他在车上时一样狼狈。

        陶萄看他这幅模样,忽然觉得无趣,她想,  既然喜欢她,为什么要这么躲躲闪闪的。

        像夏启月身边那些贪恋她美色和才华的男人,  眼里露出□□裸的野心不好吗?那种又卑微、又侵略性十足的目光,还要带着几分势在必得。是因为她不够让他那样喜欢吗?

        陶萄不懂徐填为什么这么“虚弱”,  想到这里,陶萄有些不高兴起来,她脸上的笑容淡了一点,一只雪白的手攀上他的肩膀,陶萄轻轻点了点:“唔,你为什么不看我,徐填?”

        陶萄还是站在门框的位置,外头时飘零的雨,门框的玻璃上有些水珠,她漆黑的眼睛,雪白的皮肤,还有艳得攥人心神的唇,都好像笼上了一层雾一样的纱,外面的潮气飘了进来,裹住了徐填握着相机的手腕,他手里好像出了一层汗,粘腻极了。

        陶萄的指尖透过衣服的料子触及到他的皮肤,他只觉得肩膀烫得慌,于是猛的朝后退了一步,动静十分大。

        “别碰我。”

        陶萄盯着自己落空的手,缓缓把手臂生了回来,她负责窗户,脖子上又落下的浅浅的阴影,徐填沉着声音道:“陶萄,你想干什么。”

        他握着相机的手隐隐有些发抖,陶萄注意到她的动作,眼神有些茫然。

        她能干什么?

        不过徐填的行为让她感觉索然无味,心里那点捉弄的想法便没了。

        “你这人真是让人搞不懂。”

        她推开门打开了那把透明的伞,走进了雨中,徐填在后面喊:“去哪?我送你回去。”

        陶萄没回头:“不要你送。”

        陶萄被徐填那眼神弄得不快,准备走到马路打车回去,没走几步,后边便传来了运动鞋踏在地上的声音。

        她的手被撰住了,陶萄不耐烦地回头看徐填,却发现他脸上满是愤怒,徐填肩膀上淋了雨,相机包也淋了雨,陶萄想到里面还装着他给她拍的视频,赶紧把手抬了抬,分出一半的伞给徐填,不过只罩住了他的相机包,她一边肩膀被雨打湿,布料便紧紧粘在了肩膀上,徐填抿着唇把伞推了回去:“自己打着,跟我上车。”

        “但你别把相机淋坏了。”

        徐填:“知道。”

        说完后,他扣着陶萄的手紧了紧,陶萄挣脱了下,没挣脱开,“痛”,陶萄喊了这么一声,徐填的手便松开了。他站在雨中,雨不是很大,但是下的很稠,外面又热又闷,陶萄呆不住,便朝杵在雨里的徐填问:“你走不走?热死了。”

        陶萄尚且不知道徐填内心的想法,她只看到他脸上的坨红越来越盛,最后在陶萄有些抱怨的盯视下,牙关里吐出一句话:“你是不是故意的?”

        陶萄:“什么故意的。”

        徐填:“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徐填这么问,好想问题出在陶萄的脸上一样,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刚刚握住陶萄那只手的时候,触及手心的柔软滑腻便让他的心重重一跳,他甚至想闭上眼,不看她身体的任何一处……

        徐填也算是在所谓的年轻声色场上游玩过一遍,虽然算不上顶尖的富豪子弟,可也是上层阶级里边的年轻人,他不太和那个圈子里的人玩,可他接触过的人和事依旧比这个年纪的一般人多很多,所以对于和他不一样的人,总是会有种不太在意的态度,就比如一开始他看到的陶萄,也不是看不起,就是对他来说,她毫无价值,所以没必要花时间周旋。

        只可惜他看走了眼,陶萄这人越看越蛊,最后到了让他看别的女人都索然无味的程度,之前他依旧可以安慰自己,他不过是看上了陶萄那副天生勾人的身材,她的脸那样丑,他绝不可能爱上,可今天陶萄就好像抽了他一巴掌似的,这一巴掌不仅告诉他他那坚持来贬低她的想法是错的,还让他心里又烧了一把更甚的火。

        面前的女孩口罩还没带上,真正算起来,陶萄的长相依旧不算特别好看,可是她的妆就好像在一张干净的纸上画出山河表里的水墨画一般,不说多么精致,可是干净又流畅,柔软细腻的皮下,骨头仿佛没有棱角,那双前窄后宽的狐狸眼黑涔涔的,双颊上是淡淡的粉色,额头闷了点汗,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股让人发指的艳味,不是脂粉香,而是在她纤合度的身材下,他仿佛看到了一副清泠泠的艳骨。

        她还耍着明显的小心机,以为身为男人的他看不出来。

        可他不仅看出来了,还没看懂,他不知道这是陶萄的谋略,还是她本身就是这样。

        徐填唯一可以确认的一点是:陶萄并不清楚她对人的蛊惑力来自何处,至少不清楚具体来自何处。

        他知道了,但是没什么好下场。

        陶萄摸了摸自己的脸:“什么怎么回事?”

        徐填仿佛很刻薄地问:“你的脸是不是做过了?”

        陶萄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徐填心里也跟着被扎了一下,不过很快,她眼底的那点不悦就消失了,她唇角微翘,笑了起来,语气柔软地吐出了两个字:“是啊。”看着她不达眼底的笑容,徐填心里瞬间便生出了一点后悔,他眉眼柔和下来,还带着几分讨好:“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陶萄看着徐填脸上的表情,心里又生出了点点狐疑。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徐填看着她出了神,神情又呆又愣,陶萄用伞的边缘扣了扣他的肩膀,她故意的,伞沿的雨水顺着尖头把尚未完全湿透的肩膀全部打湿了,他看向陶萄,忽然心里像被烈火焚烧似的,他咬着唇,牙关咬的很紧,松开后,他吐出来的气都是烫的:“跟我吧,陶萄,我喜欢你。”

        陶萄心头一跳,手里的力度重了些,伞缘抵着徐填的肩膀,上边的伞骨发了弯。

        “不要。”

        徐填的眼神让陶萄惊了一下,不过她很快便镇静下来。

        “为什么不要?你不就是想红吗?你不就是想变成有钱人?”

        “跟了我,我可以让你爬得更快,你想要什么都有。”

        “我会对你好。”

        陶萄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嗓音柔软地回:“然后让我做你的小情人?”

        小情人几个字从陶萄口里说出来,婉转又缠绵。

        徐填盯着陶萄的眼睛,忽然想:如果她真的心甘情愿做谁的小情人,有几个人能坐怀不乱,冷眼相对?怕是恨不得把手边所有能给的全部奉上吧。

        沉默了一会儿,徐填摇头:“不是小情人。”

        “光明正大的女朋友。”

        陶萄:“女朋友?”

        她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我为什么稀罕这个。”

        徐填语气有些急促:“还是你想让我娶你?陶萄,现在谈那些都太早了。”陶萄盯着徐填,仿佛在看一个笨蛋。

        果然,她下一句话便是:“徐填,你真笨,我连你女朋友都不会做,怎么会让你娶我。”

        “上次还有上上次我都和你说过的。”

        “我是希望你帮我,但是你要是说没你不行……”

        她“唔”了一声,随即眼睛眨了一下“怎么可能。”

        “我想要的从来就不是这个男人、那个男人,不会是你徐填,也不会是别人。”

        这句不是他也不会是别人,就像一颗定心丸一般,让徐填心里凝聚起来的怒气烟消云散。

        一滴雨打进了他眼睛里,徐填也不知为何,顺势落了两滴眼泪。

        看到徐填哭的时候,陶萄用伞又戳了戳他的肩膀:“你哭什么。”

        徐填撇过脸不看她,脸上阴云密布:“我没哭。”

        陶萄:“你不会小心眼把视频给我删了吧?”

        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于是“诶”了一声,“我看到了,你没哭。”

        徐填本来也哭的莫名其妙,提到陶萄这句话,他真想把相机直接摔地上了,可是他不舍得。

        徐填回头瞥了陶萄一眼:“你上不上车?”

        陶萄:“上,走呀。”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身后她的高跟鞋哒哒作响,徐填有了预感,以后的每次阴雨天气,他总不会太开心。

        陶萄大概知道徐填为什么生气,于是她在车上找话和徐填说,本以为徐填会生气不理她,没想到徐填只是前几句声音硬邦邦的,到了后面她每问一句,他都会从后视镜里看她一样,然后说莫名让她开心的话。尤其是,徐填说他可以帮陶萄剪视频。

        “你不是要忙画展的事情吗?”

        “不碍事。”

        陶萄的视频想来都是自己剪的,可徐填说他技术不错,于是陶萄便道:“那你帮我剪辑一下发过来给我看,如果不满意我自己再做一份。”

        徐填有些憋闷地看了陶萄一眼,“可以,我先做,不满意你自己改。”

        “你把你的要求发给我。”

        “奥,行,”

        徐填把陶萄送了了小区门口不罢休,还非要把萄萄送进去。

        陶萄只能让他送到了具体的楼栋,见徐填转身要走,陶萄想了想,叫住了徐填:“嗳,等一下。”

        徐填回过头,陶萄把手里那柄透明的伞递到徐填面前,“你把这个拿走。”

        陶萄站在屋檐下,徐填站在雨中,徐填的肩膀早就湿透了,看着女孩递过来的伞,他眉头皱了皱,都淋了一路了,现在打不打还有什么所谓?

        不过想了想,徐填还是接过来了,握着陶萄握过的那处伞柄,还带着几分温热。

        “那我走了。”

        徐填撑开手里的是伞,走进了雨中。

        肩膀是湿润的,可呆在伞里又干净清爽,有那么一瞬间,徐填忽然觉得他还甘心为陶萄再多做点事,想到这里,他回头看了一看――

        陶萄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

        *

        接下来的几天,徐填把视频剪好了发给陶萄看,陶萄自己修改了一下,便把视频发给了店长看,小胖店长和刘老师一致觉得非常好,一遍便通过了,于是陶萄才开始忙古装的事情,视频给店长看了的第二天,陶萄要的古装便做好了,按照店长的要求,衣服的大致轮廓是陶萄自己画的,然后把稿子给那边的裁缝老师看了之后,老师根据陶萄的初稿又画了新的稿子,陶萄和老师一起修修改改,便有了最后的制衣形状。

        这古装也是几个老师一起给陶萄做的,陶萄想给钱,她们都不收,几次接触下来,几个长辈对陶萄的印象都特别好,谁不喜欢美女呀,而且还是说话温柔又礼貌的美女。更何况陶萄还用心帮她们拍宣传视频,陶萄不想太占奶奶们的便宜,便和周虹那边表示到时候最终给钱的时候少收一万。其实八万的报价对陶萄来说不算多,她完全可以接更好的,但是锦荣衣阁这么个地方,宣传的意义不止在于钱。

        自从上次小樱的视频发出去之后,两边的粉丝都强烈要求她们出后续。

        然而她们根本就没有后续,小樱被朋友拉去国外旅游了,而陶萄忙着搞两个视频出来,可怜粉丝们的一腔真心喂了狗,小樱虽然身在国外,还是会打游戏,她给陶萄发过消息问陶萄要不要打两把,陶萄都是以忙为理由拒绝了,也不是借口,于是乎这事情就这么耽搁了。

        游戏视频发出来的一周之内,陶萄都没有任何回应。

        粉丝们在评论区“咆哮”着,陶萄却好像失踪了一般,上次发了一条微博回应之后也没了后续,大家只觉得一颗心被吊着不上不下的,想催更,可是又没地催更,陶萄这种一点消息也不回的架势,好像是凭空断网了一眼。

        一开始:

        【跪求姐姐出王者后续视频,好喜欢姐姐的声音,想看姐姐和野王合作】

        【老婆!我好贪婪,我还想看你直播打游戏呜呜】

        后来:

        【老婆人呢?老婆你开门啊!】

        【老婆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和我冷战啊?】

        【呜呜呜,没有你这样的,撩完就跑,这和渣男有什么区别?】

        再后来:

        【敲门,咚咚咚!敲门!】

        【老婆我错了,对不起,你开门!】

        【啊啊啊,为什么没有视频了,为什么?我不配吗?】

        【呜呜呜,我不逼你了,你回来呜呜呜,我再也不让你找野王了】

        陶萄再次登上某音的时候,后台的私信已经挤爆了,里面全是催更的言论,她不过是断更几天而已,大家的反应有点点激烈。

        余蔚红几天前就去呈朝医院做面诊了,再过几天就要手术,在这之前她还问陶萄什么时候更新,说她的粉丝都催到她那儿去了,陶萄原本没当一回事,现在看来,余蔚红还真没说说谎,陶萄盯着大家的留言,若有所思。看了一会儿,陶萄又搜索了一下穆晴的某音,发现穆晴不久前发了一个换装视频,不过没有什么热度,点赞只有几万,穆晴的评论区基本上都是骂她的,但穆晴仿佛没看到一般,一条都没回。

        这天某音热度最高的是一个“从此不敢见观音”的梗,陶萄点进去看了一眼,没过多久边退了出来。

        这种美色惑人的桥段确实很好看,可陶萄看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大概是美颜过度,陶萄有些不太喜欢,看着假。

        不过点赞能到第一,说明大家永远也绕不开美色这么一个坎,思及此,陶萄咬了咬唇。

        她想,这类的视频点赞都高,她今晚的视频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正思索着,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周虹给她发来了消息。

        周虹:【这周有个知名品牌的竞标会】

        周虹:【文件】

        周虹:【你看看你有没有兴趣参加,有的话我帮你报个名】

        陶萄有些惊讶,但是还是点开看了一眼。

        第一眼她就被震住了,zrkl一整个季度代言人――合作费用:五百万。

        五百万现在对陶萄来说,可是天价,虽然比不上余蔚红和呈朝的合同,可是这是不需要付出动脸的代价的,只需要拍一支广告就行了。

        陶萄第一次看这种竞标会的文件,她心里有些兴奋,也有些忐忑,zrkl是一个比较有名的服装品牌,和lvs不一样,不是走平民风的,而是国内做的比较好的轻奢风女性服装品牌,这种品牌按照周虹的说法,是不想花太多的钱去请明星,所以就希望在网红里面挑,五百万比起七八千万,那就不算什么了。

        在形象要求那一栏,陶萄看到了这么一行字:身材高挑、适合性冷感风格、面容姣好、二十五岁以下。

        适合……性冷感风?

        不过又是服装品牌,陶萄有些腻了,最近她做的都是和服装有关的推广。

        但她本身就是靠身材吃饭的,接服装类的推广确实合乎情理。

        一个网红的定位还是要清晰,不然容易被人遗忘的。

        周虹:【这个还不错的,不过她们那边眼光很苛刻,所以没有找一个公司,找了很多个公司,很多人都想拿下这个。】

        周虹:【我觉得你可以试试,而且听说她们除了找网红之外,还把一个新生代偶像也请过来当代言人了,不过是内部消息再传,具体我也不知道】

        可新生代偶像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陶萄:【嗯嗯】

        陶萄虽然这么回答,可她总觉得自己接了太多同类型的推广,不仅她自己腻,她的观众们也会腻。

        可五百万,真的挺诱人。有了这五百万,她的大学生活就全然有保障了,人一旦有了物质基础,底气就会足很多。

        她这么想着,觉得自己真的可以试一试:【那我到时候要做简历吧】

        周虹:【这个不用你管,我帮你做】

        陶萄:【那就谢谢周姐了】

        *

        粉丝们被冷落了一周多,没想到晚上九点逛逛某音,忽然就刷到了陶萄的新视频。

        陶萄虽然有些怕自己这个视频会让zrkl否认她适合性冷淡风,但是她脑子里有一套自己的规划,而且到时候大几百万几千万的各种网红都投标了,她大概率没什么胜算。所以这视频也就如约发出去了。

        那次送陶萄回家之后,徐填便也成为了时常关注陶萄某音和微博动态的一员。

        听陶萄说她自己还要拍一个视频,徐填知道她的更新时间是晚上九点,所以每天晚上九点的时候,他便会停下手里头的事情,点进陶萄的某音看一下,没看到新的视频,再点进她以前发的视频里看两眼。

        徐填讨厌自己这么婆婆妈妈的状态,但是又像上瘾了似的,没办法摆脱。

        那些评论区里叫陶萄老婆叫的他眉头皱得死紧。

        这天晚上九点,他和很多陶萄的粉丝一样,点进陶萄的主页里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陶萄发的新视频。

        【喜欢古装还是喜欢我?】

        一如既往符合她人设的标题,看到古装两个字,大家的内心激动。

        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那种十分华丽且“性感”的换装视频。

        某音太多那样的视频了,但是如果葡萄做,应该会是完全不一样的效果。

        可是点进去,并没有出现耳熟的bgm和在开头刻意扮丑的形象。大家愣了愣。

        但见只有黑色的屏幕上面挂着几行歌词。

        紧跟着的是少女有些软、有些嗲还不太在调子上的哼唱。

        “明月万年无前身,照见古今独醒人。”

        “公子王孙何必问……虚度我青春……”

        声音像猫一样,似乎还没有睡醒。

        唱完之后,屏幕便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