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牡丹花下死(7.14更新)
        陶萄让老师们做的古装,  和那些长裙广袖的衣服有所区别。

        不是十分厚重的布料,相反,布料十分轻薄。具体表现在她的裙子非常显示身形。

        所以有的东西加起来,  不过一条抹胸、一道烟一样轻似的外纱,还有一条滚了漂亮绣边的腰带。

        设计感最为强的,是抹胸上面的细细的带子,从最中间分开,  系在穿着人的脖颈上,  从脖子到胸部,  中间形成一个长长的,  但具有空隙的倒三角,  路过了清瘦漂亮的锁骨,  在皮肤上留下一道暗色的影子。其次则是抹胸,抹胸中间绣了几朵艳丽的牡丹,没露任何的沟壑,  呈现半圆型包裹在陶萄胸前,  可是越是如此,  越是不露,却越比露还要让人脑袋发痒。

        古往今来,  最为香艳的东西,要属女性的贴身衣物,打个比方肚兜这样一件事物儿,无论出现在那部电影或者电视剧里,  不管是穿在女人身上还是未穿在女人身上,都让人哪怕是女人,  也觉得口干舌燥、血脉喷张。

        现在到了现代,夏天各种吊带衫、紧身衣数不胜数,  人们穿着很容易便让人联想到性感二字,只不过再怎么说,却始终不会让人一想到便唇舌发干,倒不是说这种重欲的联想有多值得推崇,但有一点很清楚,女性身体的美不全然在外露,有时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才是高级中的高级,就像现在大家的审美都是什么直角肩a4腰,可是放在古代,美人穿上一件半露不露的衣服,那叫做香肩和柳腰,你品,你细品,这里面哪个更美。

        而衣物的重要性就是在于衬托和层次。

        于是镜头亮了起来,大家入眼看到的是少女对镜自拍。不过不是全身镜,而是贴在墙上的一小块四四方方的镜子。

        少女伏在镜子前的桌子上,离镜子很近,一边脸颊贴着手臂,脖子弯曲成柔软的弧度,发丝在上边洒下了浅浅的阴影,一眼看过去,雪白柔腻的一片。

        “找老师定做了一身衣服。”她一边拍一边说道,声音有些娇憨。

        萄萄带了很逼真的假发套,是松松垮垮的堕马髻,手机遮住了脸上的五官,只露出了一段带着点肉感的下巴。

        她的手骨很漂亮,握着手机的时候,像一把小扇子的扇骨,清秀又柔软,而最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是,她手上涂了淡淡的葡萄色的指甲油,仿若一点紫色从水中晕开的那种有点透明但却确实存在的颜色,如同夏日水润多汁的紫葡萄,让人望着便口齿生津,唾液下意识的分泌,然后喉头稍稍一滚动。

        肩膀上露出一点紫色的轻纱,下面透出的是雪白柔腻的肌肤。

        这种随意的趴在桌子上的姿势,随便换一种装扮可能便察觉不出特殊性来,可在陶萄这里却让人下意识联想到那些昏黄画卷里慵懒的仕女图,仕女图里的仕女手臂和脖颈便是和这里一样柔软地贴在一起的。

        画面转到这里。看的人脑子嗡嗡的。

        ――她怎么这样……啊。

        “你们想看吗?”

        “是古装,我第一次穿。”

        大概是头发和指甲的原因,陶萄声音虽然和之前没什么差别,可是却莫名让人觉得……有些别样的古典的意思。

        难怪之前在打游戏的时候,陶萄和小樱声音都是好听的类型,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苏南软语可不是玩笑话,真正会这门“功夫”的,单单说一句话,便能让人身子酥了半边。

        小家子气里面透着的娇媚,那是男女都抵挡不住的。

        ――想、想……想啊!

        她不过是自说自话罢了,说完之后,屏幕又黑了。

        也不知为何,不过是看一条短视频而已,大家却在屏幕黑着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下唾沫,好紧张、好刺激。

        不过这是来自感官上的绝对刺激。

        很快,原本陶萄哼的那几句歌词也重新响起。

        “明月万年无前身,照见古今独醒人,公子王孙何必,问虚度我青春。”

        同样是陶萄自己唱的,只不过这次换了bgm,显得正式了一些,只不过陶萄那软嗲的声线依旧贯穿整个bgm。

        屏幕又亮了,只不过这次光线变得很昏暗,镜头里,陶萄背对着镜头,坐在一条木质的软榻上,手臂从纱质的袖子伸出来,手边摆着一把紫色的小扇子,她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好像被闷热弄得难以入睡。

        这样的景象让人想到某些凌乱的场面。

        一种非常粘稠、艳的质调忽然出现了。

        紧跟着,大家看到椅子上的少女动了动。

        “明月――”

        在极其柔软的调子里,大家看到少女站了起来。

        束带将腰束得很细,从轻薄的纱衣里,大家从后侧抹胸的最下缘往上看。

        两截从雪白的皮肉里透出来的蝴蝶骨,微微弯曲的铂金,以及孱弱而丰润的肩头。

        迷梦一般的蛊。

        她似乎被热到了,团扇轻轻捏在手里,有一搭没一搭没一搭地摇着。

        继而这样还不够,在背对着众人看不见的地方,陶萄似乎捏着两襟将薄纱敞开了点。

        大家什么也没看到,可观察到少女细微的手臂动作,不知为何便联想到了这一切。

        脑子被铁撬狠狠砸了一下的感觉又来了。

        声和色就好像一缕轻烟一样,包裹着看的人。

        歌词跟着之前的。

        “――万年无前身,照见古今独醒人……”

        幽幽柔柔的声音。

        继而,在两句歌词交接的中间,少女浅浅笑了一声,带着几分天真惑人的意味。

        镜头又黑了。

        再亮起来的时候,大家看到一双雪白的手,捂着团扇轻轻扇动着,水紫色的指甲葡萄似的诱人凝视。

        继而两更细细的带子往上延伸,同样是葡萄紫色,上面是细腻的脖子,下面是一大片艳丽的牡丹。

        天生就带着几分慵懒味道的堕马髻睡着她的手晃动着,上面插着几串簪子,一串流苏从发髻最下端垂坠到她的颈窝。

        镜头接触到陶萄的那双漆黑透亮的狐狸眼,瞬间就拉远了。

        紧跟着bgm重新响了起来,还是陶萄自己唱的歌词。

        不过这一次她用的是戏腔,陶萄没学过戏,只能跟着原本的歌词模仿。

        “公子王孙何必问,和光也同尘。”

        不是尖锐的调子,而是水磨般婉转柔亮的声音,就好像折了一支梅花,上边的雪落在的手腕上,然后以一种分外急促的速度消融。

        这个时候,陶萄第一次使用了某音的时间放缓特效。

        她裙摆甩动的速度都慢了下来,团扇挡着脸,身上的丰盈和凹陷,轻轻晃了一下。

        啪嗒,有人鼻子热热的。

        可屏幕黑了。

        徐填把这段视频看了不知多少遍,在某种十分古怪却真切的情绪中,他认清了一点:陶萄上次的令他失态的蛊意不是偶然,也不是因为穿了旗袍化了妆。

        等点进评论区的时候,里面已经全然被“不娶何撩”、“老婆上我”和“awsl”侵占了。

        这视频好看么?答案是肯定的。

        声色和感官被堆叠到极高的程度。

        几乎看的人都会下意识地吞口水,她身上简直无一处不透着一股子媚气。

        陶萄选的这首歌实际上在某音已经算烂大街了,古装换装的bgm里它是必选曲目。

        只不过没有像陶萄这样亲自唱出来,而且唱的这样让人脑子发热的。

        被陶萄冷落了将近一周的粉丝们忽然就活了过来,仅仅这么一个视频,他们先前的那些愤怒、失落、可怜都消失一空,就好像拉黑了你好久的女朋友忽然在半夜敲响了你的房门,你打开门一看,发现她穿着让你血脉喷张的衣服,化着让你心神荡漾的妆容,手轻轻的勾上你的脖子,脸颊挨了一下你的脸,那柔软的触感,其他一切尚未发生,你便已经被她身上粉腻腻的皮肤和发丝的香气冲昏了头脑。之前的被冷落的不快瞬间消失了,现在的你只想亲亲她、摸摸她、抱抱她,与她耳鬓厮磨,然后对她说这个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老婆贴贴。

        你喜欢古装还是喜欢我?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公子王孙问的是月亮吗?他们问的是你,问的是你呜呜呜呜!】

        【我终于知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怎么来的了】

        【我也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我他妈直接尖叫!!!老~婆~贴~贴~】

        【唔,呜呜呜呜,唔】

        【太好看了,准备伸出舌头去舔】

        【这好像是老婆最某音风的一条视频了(确信)】

        【看了葡萄老婆之后,看其他的老婆都索然无味】

        【为什么,老婆从头到脚都这么好看,呜呜,从头发丝儿到手指,从前胸到后背,从肩膀到屁股,呜呜呜呜,为什么!我好喜欢】

        【第一次看一个某音视频看得这么上头,我估计是没救了】

        【求指甲油色号!!!】

        【老婆的衣服是在哪个店子里面买的啊?在网上想搜索同款,但是没有看到。】

        【求衣服链接,那个刺绣和腰带看起来好贵的样子!】

        【我想知道老婆的假发是那个店子买的!!!老婆好会穿呜呜呜呜】

        之前那些因为王者荣耀视频而关注陶萄的粉丝们也刷到了这条视频。

        【卧槽!卧槽!】

        【老婆你还是别打游戏了,我心疼呜呜,不能让那些臭男人玷污你,不要野王,要独美呜呜】

        【我他妈终于知道,小樱为什么这么舔这么温柔了,小樱lsp!】

        【小樱是谁,我现在只知道葡萄呜呜呜(狗头)】

        【嗳,发现美女还是适合美诶,像我这种普通人看到美女就觉得心情愉悦的说】【不催了,再也不催你打游戏了,有时间多出几条这种视频好不好(泪眼婆娑)】

        陶萄把这条视频发出去之后,又是去洗了个澡。出来把头发吹干,她才打开了手机某音的后台,她原本想的是,这条视频再怎么不会太差,至少不会比她的上一条视频差。

        现在不过离发出视频四十分钟,陶萄点开主页一看,以为自己看错了,她又刷新了一遍,却数据又往上涨了一点。

        是的,这条视频才过去了四十分钟,而她的点赞量已经一百五十万+,陶萄眯着眼睛,点进评论区看了一样,看到评论的数量时,她才确信自己没有看错,所谓的四十分钟点赞一百五十万+是个什么水平呢?上次她的那条宣传lvs的视频也不过才点赞三百万,那已经算事很好的成绩了。

        陶萄忽然就领略到了把视频做短的好处。

        把视频做短,在短时间内看完的人数就会更多,获赞的数量也会更快。

        点开热搜的那一栏,陶萄心跳如擂鼓,她发现,现在自己的名字赫然排在第二十位。

        这才不到一个小时啊。

        陶萄又回到自己的主页,刷新一下,她的粉丝数量便蹭蹭上涨。

        上一次王者视频之后,她的某音粉丝稳定在175w加,但是现在,她的粉丝已经215w了,几乎刷新一下,后面的小数点就往上蹭一个数。

        陶萄看着,只觉得口干舌燥。

        这么快速度的增加速度么?

        虽然她也快速涨过粉,但这么快却还是第一次。

        心情大概就是拿着手机一边看着,一边笑得有些不顾形象。

        凌晨的时候,陶萄这条视频以五百万的点赞冲上了热搜榜单的第二,陶萄的微博和某音粉丝依旧在疯狂增长。

        手机屏幕停留在某音界面,陶萄已然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寓意很好的梦,夏家破产了,夏启月从高高在上的公主跌进了泥潭里,而她成为了粉丝无数的大网红,自己开了公司,夏家为了钱想要接她回去,可是陶萄不愿意多看他们一眼,于是她那三个“哥哥”和道貌岸然的“父亲”便堵在她家门口给她赔礼道歉,甚至想要做出比道歉更加卑微的举动,他们说:“夏启月什么也不是,你才是我们心中的珍宝。”陶萄是笑醒的。

        醒来之后她回想起这个梦,却只觉得讽刺。

        她为什么要做他们心中的珍宝?

        夏家不可能垮,那些混迹在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也就是她的几个“哥哥”,也绝对不会如此低声下气地求人。

        他们善于伪装、笑脸迎人,和大部分情绪都表露在外的徐填这类男人完全不同,当然,更恐怖的是她那个名义上的“未婚夫”。

        陶萄闭了闭眼睛,只觉得脑袋有点痛,她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唇角翘了起来,拿出手点进某音后台看了一眼,她想――昨天凌晨就已经第二了,今天怎么也该第一了?可点开热搜榜单之后,陶萄却发现自己的名字不仅没有上升到第一,反而掉到了地上。

        点赞八百五十万,评论四十万。

        她的某音粉丝一夜之间从两百万涨到了四百万,而微博粉丝也涨到了一百七十万。

        这个数据已经很好了,可是……也许因为刚刚的那个梦的原因,陶萄觉得自己的心情异常的差。

        而她点进某音排名第一第二的视频里看,出来之后,心情更差了,第一和第二的话题,一个是某明星的路透颜值偷拍视频,一个是某音一个粉丝上千万的女网红的直播片段。

        那个明星的点在一千五百万,女网红的点赞一千三百万。

        可他们的评论比陶萄少了十倍不止。

        陶萄觉得他们肯定花钱做了假数据,但是她没有证据。

        一种烦躁的感觉从心头升了起来,陶萄砰地一声将手里的手机摔到了地上,手机四分五裂。

        摔完之后,陶萄便后悔了。

        只能在这时,0745的声音冷不丁地自陶萄耳边响起――“检测到宿主野心――压倒所有不确定因素,成为资本也动不了的热搜榜第一。”

        ”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