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菜是原罪&心态变化(游戏)(7·27更新)
        陶萄发消息的手停住了。

        “一天。”

        陶予:“嗯。”

        陶予所谓的一天上王者,  确实是存在的。虽然那男生当时手机上的号已经是钻石了,但是他帮那人打到王者,除了一开始的熟悉阶段,  后面基本上没有输过。那男生当时已经是大学了,每次新赛季的时候,  都会找陶予帮他玩,  陶予基本上都是一两天完成任务,他每次在陶予打完之后,  都会给陶予一百块钱。陶予都偷偷存起来了,这也算是他打游戏赚的外快。有时候陶萄需要用钱或者生日了,陶予就会把这一小部分的钱拿出来用。

        “那你等会儿跟我一起打吗?”

        陶予:“可以。”

        “不过我手机上现在没有游戏。”之前帮那个男生上王者,陶予都是用的他的手机,他自己对这游戏没有瘾,平时也不会想玩。

        陶萄筷子伸向了红烧肉,咬了一口,  肥而不腻,满口都是香气。

        “那你现在下载?”

        陶予:“下载可能比较慢,  到时候我可以在边上教你玩,  怕手机内存不够。”

        陶萄想了想,  觉得也行。

        于是她回了小樱消息:【等会儿我弟教我玩。】

        小樱:【你弟!!!真的假的,  你弟很厉害吗?】

        陶萄:【厉害】

        小樱:【可以!】

        小樱想,  这弟弟一来,节目效果不就来了吗?她明天的短视频不缺素材了嘿。

        小樱以为的弟弟的声音是那种操着一口正太音、十分可爱的那种大众心目中的小高手,大概在读小学或者是初中,到时候会一本正经地像小大人一样,  指导陶萄玩游戏,然而当一个半小时后,  陶萄上号了,小樱试探性地喊了一声:“葡萄?”

        陶萄:“来了,能听到。”

        小樱又些疑惑地问:“弟弟呢?你不是说你弟教你玩吗?”

        陶萄解释道:“我弟手机下游戏太慢了,所以他在我边上教我。”

        “原来你弟在你边上啊,他怎么不说话呀。”

        小樱话音刚落,便听到耳机里传来一道很干净的男声:“你好,我是她弟弟。”

        小樱:“!!!!”

        “你弟呢!!!”

        陶萄有点奇怪:“这就是我弟啊。”

        小樱支支吾吾:“弟弟不应该是小学初中这种年纪吗……还是说弟弟在变声期?”

        陶萄:“我和我弟一样大,我们是双胞胎。”陶萄面容平静地说出双胞胎几个字,虽然他们不是亲姐弟,但是当了这么多年的姐弟,难不成还要说别的饿介绍的话吗?

        小樱:“!!!!”

        “弟弟应该也长得很好看吧。”小樱好奇地问。

        小樱想,陶萄这么大一个美人,一点理由也没有会有一个很丑的弟弟。而且听弟弟的声音,很有礼貌的。

        “是啊,比我好看多了。”陶萄偏头看了陶予一眼,陶予回了她一个冷冷淡淡的表情,“我姐好看。”他声音听起来不像在说谎。

        在灯光下,陶予的眉眼干净又好看,身上穿着浅蓝色的T恤,双手放在腿上,腕骨清瘦,手指修长,整个人透着一股少年气,就算坐在沙发上,腿也显得很长,他眉眼低垂着,时不时露出点下意识的冷漠,在同龄人看来,这是不好接近的人。陶萄倒是习惯了。

        这次他们还是先打了一把娱乐局。

        陶萄这么久没玩,已经有点忘记兰陵王的技能了,进去之后,这种娱乐局大家都是来练英雄的,一楼一进去就想要选刺客,他玩的是韩信,陶萄并不觉得两个打野有什么问题,于是选了一手兰陵王,确认之后,陶萄立刻遭受到了韩信的问号攻击。

        韩信:【没看到我选打野了么?你脑子有毛病】

        陶予在她选英雄的时候,刚好去厨房那边倒水了,把水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陶予坐下来发现陶萄的表情有点不对劲:“怎么了?”

        陶萄:“我们这边两个打野不行吗?”

        小樱在那边安慰她:“可以的可以的,你进去把他们屏蔽就行了,别管他。”

        陶予接过她的手机,看了一下聊天记录。

        原来从陶萄确定了兰陵王之后,这个韩信就一直在说她。

        陶萄只回了一句:【我不知道】

        然后韩信就开始骂她:【你别在这里装好吗?】

        【恶心人的东西,你觉得自己很厉害吗?】

        【别告诉我你是个黄金?晦气,菜狗你这辈子都上不了王者】

        【吃我一个野你死一个妈】

        陶萄上次也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虽然有队友讲她,但是没有说话这么难听的。

        这种被骂的感觉让陶萄有点难受,但是她不熟悉这个游戏,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不过小樱已经帮她骂回去了。

        小樱:【你很牛吗?】

        小樱:【人家想玩什么玩什么,娱乐局也搁着恶心人?】

        陶予皱着眉头看完了这些对话,韩信这个时候还来了一句:【我是比他牛,一个连位置都不会选的人,有什么资格和我比?】

        韩信:【不服就来比啊,看谁拿的人头多,父子局行不行?】

        陶萄对于这种自己不太擅长的领域,和人吵架根本还不了嘴,于是只能闷闷地问陶予:“什么是父子局。”

        陶予帮陶萄回了个:【好】

        “就是谁输了,就叫对面爸爸,很无聊幼稚的玩法。”陶予声音冷冷的。

        陶萄:“那我们为什么要答应。”

        陶予好脾气地解释:“为了让他闭嘴。”

        陶萄:“可是万一输了多丢脸。”

        少女葡萄般又大又黑的瞳仁里流露出几分担忧,陶予道:“不会。”

        这两个字一出来,陶萄瞬间放心了,陶予从小到大,可从来没说过大话,说到就会做到。

        所以这次陶萄已经开始想象现在满嘴脏话的韩信,到时候被陶予赢了之后,屈辱地叫爸爸是什么场面了。

        陶予:【开麦叫】

        韩信:【笑死,这可是你说的】

        两个人要打擂台,另外两个默默无闻的路人也悄悄打开了听筒。

        这种吃瓜的时间点,谁愿意错过呢?

        为了赢,陶萄从进了游戏之后,就全程把手机交给陶予了,虽然这有点作弊的嫌疑,但是这个韩信实在让陶萄觉得很不舒服。

        小樱戴着耳机听陶萄和陶予的对话,心里莫名有种非常古怪的爽感,还有,她觉得陶萄和陶予的对话非常有爱,有弟弟撑腰的感觉真不错!

        不过小樱担心的一点是,她怕陶予会输,听这韩信的口气这么狂,估计还真有点东西。

        果然进入加载界面一看,那个韩信是王者的边框,还带着一个市级的银标,而陶萄呢,星耀边框,绿色熟练度,无标。

        不过现在是陶予在玩,所以这标倒也不是那么重要。

        “咱们还是要认真一点,输了多丢脸啊。”

        陶萄:“不会呀,我弟都说会赢了。”

        陶萄端着盘子插着冰西瓜往嘴里送。

        陶予的手握着手机操作,他手指很好看,按键的动作干净利落。

        陶予并不管韩信之前说的话,他不可能一个野也不打,他和韩信带的都是惩戒,韩信需要蓝,兰陵王也需要蓝,所以两人开局直奔蓝buff,正好对面的老虎带着一群人来反蓝,这刚开始,直接三个打野抢一个蓝buff,场面非常混乱,陶萄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看到陶予在边上转了两下,在韩信被老虎追着打的时候,直接隐身了,然后绕到蓝后面,一个惩戒抢到了蓝,继而飞快走了。

        而被老虎骚扰的韩信只能逃到安全的地方残血回城。

        “哇,拿到了!”

        陶萄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在陶予旁边惊呼。

        拿到蓝的兰陵王直接帮小樱的火舞抓了一波妲己,然后成功收到了妲己的人头。

        “frist  blood!”

        抓完人之后,陶予又操纵着英雄刷了一波野区,韩信一直跟着陶予走,想在陶予把野怪打到最后一丝血的时候把野怪抢掉,没想到陶予根本不给任何机会,技能就好像精确计算好伤害一样,总能收割掉野怪的最后一丝血,韩信发了个:【你给我等着】就直接跑到对面野区刷野去了。

        陶予根本不理他,刷野、抓人、打龙,节奏又快又稳,常常在排位和巅峰总被暴打的小樱忽然就感受到了有野王的快乐,虽然是娱乐局,但是陶予的节奏摆在那里,杀人和切豆腐一样,对面没反应过来,陶予忽然出现,他们人就没了。

        陶萄看陶予打游戏看得目不转睛,她在这之前,从来不知道打野还能玩的这么行云流水,而且陶予拿人头看起来太轻松了,不到五分钟,陶予直接7-0-1,超神了,而韩信到现在也就拿了一个人头。

        就连对面也开始吐槽:【喂,兰陵王,娱乐赛而已,至于这么认真吗】

        陶予并没有回复。

        陶萄:“陶予,你之前也是专门玩兰陵王的吗?”

        陶予:“没,之前玩的比较多的是玄策和老虎,兰陵王不经常玩。”

        陶萄:“那你怎么玩的这么厉害?”

        陶予:“这些都是打野,基本操作都差不多。”

        陶萄把盘子放在了茶几上,然后会想起自己上次被打傻了的场面,有点埋怨起老天的不公平起来。

        陶予学习也好,就连打游戏也这么有天赋,她能不能也在什么方面有点天赋嘛。

        “要是你能把你的脑子分点给我就好。”

        陶予瞥了她一眼:“脑子怎么分,不过手可以借你。”

        陶予说话很淡然,但是在游戏里的操作,那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反正在小樱眼里,四个字概括――猛的一批。

        小樱反正看得热血沸腾的。

        中途韩信想要挑衅,陶予根本就不理他,然后在对面只剩下两座塔的情况下,陶予打字:【叫】

        这个时候,陶予已经二十四个人头了,而韩信才六个人头。

        韩信假装哑巴,这个时候队友们看不过去了:

        【愿赌服输呗,怎么有人赖账呢】

        【人家兰陵王比你厉害多了】

        韩信:【爸爸】

        韩信:【行了吧,愿赌服输,你扮猪吃老虎是吧】

        陶予:【开麦叫】

        韩信:【你别太过分】

        陶予:【你自己答应的,怎么,不想认?】

        虽然很小学生,但是陶萄看得特别爽。游戏里这种谁强谁是爹的游戏规则比现实生活简单粗暴得多,但是被人叫爸爸,用实力让别人服气,那也是自己的本事不是,自己说的菜是原罪,那这句话可以用在别人身上,也就可以用在自己身上。

        果然,韩信还真把麦克风开了:“爹,行了吧?你好牛啊,兰陵王。”

        陶予点开了话筒:“随便打打而已。”

        陶萄在边上道:“我弟比你厉害多了,你也不知道威风什么呀。”

        她的声音也透过话筒传到了韩信耳朵里:“怎么还有个女的?”

        韩信的声音听起来也不大,估计是十分中二的年纪,打个游戏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陶萄:“把听筒关了,不想听到他的声音。”陶萄是怕韩信质疑她找帮手,让陶予代打,陶萄还是有点心虚的。

        陶予听话把听筒闭了,陶萄也就没听到后面那韩信后面那句:声音还挺好听的。

        岂止是好听啊,小樱全程听陶予和陶萄的对话,都能想象出来两个长相都很好看的姐弟坐在一起打游戏的样子了。

        很快,游戏结束,陶萄眉开眼笑地把手机接了过来,然后非常开心地拍了拍陶予的肩膀:“小予,厉害呀。”

        陶予:“嗯,继续打嘛?”

        有了陶予的保障,小樱试探性地问:“要不咱们打排位去?”

        陶萄:“不要吧,万一输了的话,有点不好。”

        这时陶予拿起放在边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我游戏下载好了,你玩瑶吧,我玩兰陵王,你在我头上看我怎么操作的,不影响排位。”

        小樱:“好主意!”

        陶萄有点为难:“可是我不会玩瑶。”

        于是接下来的五分钟,陶予亲自到训练营里交了陶萄的技能,陶予讲的比较简单易懂,陶萄很快就明白了瑶的技能和玩法:这不就是挂件英雄嘛?

        陶萄肯定还是想自己像陶予一样打野,不想玩瑶的,不过现在是特殊时期,她得跟着陶予学习,所以才迫不得已玩辅助,她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由于陶予自己没有号,所以陶萄让小樱帮忙借了一个号,陶予本来是想用之前他帮别人打的那个号的,但是那人认识他和陶萄,陶予怕给陶萄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并没有选择用那个号。

        选了瑶之后,陶予用了兰陵王,陶予一边打一边教陶萄打兰陵王的一些技巧,所以陶萄的瑶是一直跟着陶予的。

        射手对陶萄连体婴的行为有些不满,说便说了两句,不过在陶予在中路双杀之后便没了声音。

        陶萄一直跟着吃经验,也终于到四级了,她轻轻一按三技能,便出现在了兰陵王头上,然后什么也不用干,连方向键也不用动了,只需要丢丢一技能和二技能就行,不过陶予还教她了怎么用干扰,每当陶予说干扰两个字的时候,陶萄就会非常听话地摁下干扰键。这种呆在陶予头上看着他打架收割的感觉非常奇妙,一方面陶萄觉得很轻松,另一方面她又有点向往像陶予一样帅气地杀人。

        陶萄正想着,陶予把对面的打野打到一丝血之后,忽然停下来了,然后任由陶萄的二技能的伤害,收掉了对面打野的人头。

        陶萄:“你卡了吗?怎么不动了?”

        陶予:“给你双buff。”

        陶萄看着自己脚下的漂亮的红蓝buff法阵,虽然挺感动的,但还是问:“陶予,我感觉我会了,要不你让我玩一下你的手机?你就玩瑶挂我头上保护我呗?”

        小樱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我觉得可以!”

        陶予看她一眼:“你确定?”

        陶萄朝陶予投去十分希冀的目光:“确定确定!”

        大概是太久没怎么动方向键,陶萄拿起陶予的手机,操纵着兰陵王打野的时候,只觉得走的又慢又笨重,而且还挺累。

        她按照陶予的指示去大龙,打到一半,没想对对面的后羿开了个大招直接射中了她,对面的打野和辅助闻风赶来,直接把陶萄人头收了。

        陶萄感觉这和她在陶予头上体会过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陶予:“忘记下来帮你挡后羿大招了。”

        陶萄:“失误,再来一次。”

        陶萄本以为这只是一次失误,这样的失误也只会出现一次,可当她去学着陶予的样子,并且按照陶予的指导去抓对面王昭君的时候,有点激动冲进了对面的塔里,然后就不巧地被冻住了。

        “开干扰!”

        陶予声音有点无奈:“干扰的cd还没好。”

        陶萄又死了。

        之后又经历了几次“失误”,陶萄忽然就觉得兰陵王这英雄一点也不香了。

        比起瑶来,又累又容易死,而且全场跑来跑去的,瑶多好啊,一点也不用动,挂在打野头上就能赢。

        “算了,还是给你吧。”

        两人又交换了手机。

        重新玩瑶挂在兰陵王头上之后,陶予继续之前行云流水的操作,根本就和陶萄玩的是两个英雄。

        陶予听着陶萄的叹气,觉得有点好笑:“不想玩兰陵王了?”

        “不会玩,太难了。”

        陶予:“你是刚玩。”

        陶萄:“你都说你刚玩就一天上王者了……”

        陶予:“打游戏开心就好。”

        陶予:“这又不能当饭吃。”

        陶萄:“哦。”

        她声音没什么力气。

        “不过你明天是不是要上课了?”

        陶予高三,国庆假期也短,明天一早就要去学校。

        陶予:“嗯。”

        陶萄叹了口气,声音有点惆怅:“明天你不在,我找谁打野啊。”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