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哭了&我打野鸭(7·28更新)
        陶萄坐在那里,  狐狸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陶萄脸比之前瘦了一圈,但是脸上的肉感依旧很足,脸颊上扶着淡淡的粉色,  像是由内而外透出来的血气。

        陶萄之前和小樱说陶予比她好看一些,陶予否定了,  其实并没有说谎,  现在的陶予看陶萄这张脸,在白炽灯下,  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发丝在鬓角和脸颊留下了淡淡的阴影,陶予并不那种注重外貌的人。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好陶萄在做视频或者搭配上看的顺眼一样,他看一个人同样是以“顺眼”来判定要不要与此人做接触。

        可惜的是,从小到大,让陶予能看得顺眼的人并没有几个,  而陶萄是其中最为特别的一个。

        可是现在陶萄给陶予的感觉已经完全脱离顺眼了。那是一种有点……微妙刺激的漂亮感。

        他不是没有见过长得漂亮的人,也有所谓的班花和他暗中示好,  可陶予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心脏就好像被一只滚烫的手攥住了,  跳动一下便觉得十分吃力,  酸涩,  里面好像被塞满了刺激性的液体。

        实际上坐在陶萄旁边的时候,  陶予便一直下意识不看她,她的声音很软,陶予从小就知道。

        她和他呆在一起的时候,下意识会十分放松,  半点没有在网络上的那股戾气。

        他已经很认真在玩游戏了,让自己的眼神不要放在她微微曲着的脖子上面,  让自己不要分心,也不要想更多关于她的事情,告诉他自己,他们只是姐弟而已。陶萄并不希望这里面多一层别的关系。但是陶予发现自己做不到,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亲姐弟,他从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她甚至不是姐姐。

        陶萄的语气很自然,很自然地便染上几分撒娇和抱怨的意思,她自己大概不太清楚。

        “你要找别人?”

        陶予的眼神仿佛被冰霜覆盖了,他的眼睛本来不笑的时候,便给人高不可攀的感觉。

        如同山上的落了雪的针叶林,漂亮极了,也凛冽极了。

        这种过分好看的感觉只有在这个年纪的少年身上才能看到,虽然陶萄从小到大看惯了陶予这张脸,现在也不由有些被迷惑了一下。

        “怎么了?”

        陶萄语气有点疑惑。

        陶萄其实也不全是想找别人,主要是她没有打习惯打野,对这游戏的理解也就是很菜鸟的水平,刚刚在两个手机的交换下,她越发感觉到打野的难玩,不过因为是陶予玩的,陶萄心里的负罪感也就少了一些,她这么一说,明天会不会去找野王还是另说。

        陶予把手里的手机递给她:“陶萄,我让你玩瑶是为了让你学会打野的玩法。”

        “你怎么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他声音有点冷冷的,陶萄愣了一下,问:“什么?”

        陶予敛下眸子不看她,声音却好像有些生气:“你和小时候一样,做什么事情,都专心不下来。”

        “你都不会坚持么?”

        陶予的语气,如果大家有小时候被那种不怎么发脾气的老师或者长辈训斥的经历,就会明白是什么感觉了。

        自尊心仿佛被锤得凹陷下去了一块,但是又没法反驳的感觉。

        陶予看见陶萄眼睛瞳孔放大了一瞬,然后有点肉感的唇被上齿咬住,她的睫毛颤了一下。

        紧跟着,陶萄道:“陶予,你干嘛这么说我。”

        声音既抱怨又有点难过,声音里带着微微的颤。

        听到陶萄这话一说出来,陶予脑子里便嗡嗡了一下,紧跟着,他就后悔自己刚刚说的话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快速回答。

        陶萄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脑袋搁在膝盖上,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孱弱。

        “你就是这个意思。”

        “我也没有和别人玩过瑶,是你让我玩的。”

        “我明天也不一定玩瑶呢。”

        “你是不是打小就觉得我笨?”

        陶萄想到自己看书的缓慢速度,咬唇的力度微微加大了点。

        是啊,她看书学习也没有什么天赋,在游戏上也没有天赋,她就是笨,和夏……算了。

        陶萄忽然又为自己的未来感到一丝丝的悲观。

        默默变强……她真的能做到吗?

        陶萄忽然有点不确定起来。

        她的心并不坚固,内心的想法也不坚定,偶尔决定要去做一件事情,很容易受到某些人和自己情绪的影响。

        这一点好像从来没有变过。

        想到这里,陶萄又莫名有点想哭。

        可能她还是没什么主见的人。

        陶予:“我不是说你笨。”

        “你一点也不笨。”

        “只不过你很容易被别的事情改变自己的想法。”

        “你看,你说要练习打野,但是现在因为觉得玩瑶更轻松一些,你就不想玩打野了。”

        “你也许觉得这是游戏中的一点小事,无可厚非。”

        陶萄点了点头,她是这么觉得的。

        陶予继续问:“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没有碰到好的队友,你玩瑶是不可能改变战局的,可是打野不一样,打野可以掌控一局游戏的输赢。”

        陶萄指尖颤了一下。

        “你付出的努力和你得到的回报百分之九十是成正比的,不管是游戏还是别的什么。”

        “你不能因为看到了事情困难的一面,就选择不去接触了,人都害怕复杂的东西,但是你觉得打野难,别人就不会觉得吗?”

        “你从小有过多少半途而废的经历,应该不要我提醒,你也记得。”

        “其实那个时候,你隔壁班的学习委员根本没有和你讨厌的那个女孩子谈恋爱,他也不觉得你真的讨厌。”

        “可是你在听到人家偷偷说你坏话之后,就直接放弃了,还逃了一天的课。”

        陶萄眯起眼睛:“你怎么知道?”

        “他后来降了一级,正好和我是一个班的,我去问了他。”

        “可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

        陶予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声音平静:“我是没有和你说过,因为我问完之后,就把他揍了一顿。”

        陶萄也不知道为什么,鼻子忽然就酸了。

        “你看,你当初甚至没有想过要问一下他,朝他要一个解释,只是从那件事情之后,就一味地躲避。”

        陶予不止一次看到那个男生在曾经陶萄等她的地方驻足,陶萄从小就不知道,其实她并未她说以为的那样,谁都不喜欢她,她在某种程度上,比一般漂亮的女孩子更讨人喜欢,陶予不是有意让陶萄不知道这件事,也许是某种自私的占有欲作祟,陶予从来没有主动帮助陶萄走出过自卑的怪圈,到了现在,陶予却主动说出来了,也许陶予看着陶萄泛红的眼圈,莫名心头十分滞闷。

        但是他继续道:“你要明白什么是你自己真的想要的,不要总是被别人影响。”

        “也不要总是被眼前的一点快乐蒙蔽了双眼。”

        “世界上越是困难的事情,就越需要坚持。”

        “陶萄,你要培养好这个习惯,不管是做网红也好,读书也好。”

        陶予像一个长辈一样,对陶萄说了这么一段推心置腹的话,“你不要总觉得我比你聪明,其实我看书也会遇到很多不懂的地方,只不过投入时间所带来的益处比你所以为的天赋带来的益处要多更多。”

        “你知道什么是你想要的吗?”

        “你要好好想明白,然后不顾一切地去做。”

        陶予没再说他第一次打游戏就帮人上了王者的事情。

        但是除开这个之外,他说的话都是事实。

        人凭着一腔冲动,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没办法让自己一如既往坚定朝上爬。

        他不想让陶萄玩瑶是实话,不想让陶萄这么如同无头苍蝇一般转悠也是实话。如果就算真的要做单纯的姐弟,他也希望陶萄的心理是“健康”的。

        陶萄上次已经想好要准备编导学这方面的学习了,她也因为学习效率低而困扰过,虽然之前许涔的话让她感觉有了点苗头,但是真正对编导学产生兴趣,却是陶萄实在由内而外自己寻找到的。

        她对于玩兰陵王或者玩瑶没有太多的矛盾感。

        不过陶予讲了,她倒是忽然就看清了自己身上的问题。

        她的确很容易为了别人的话或者因为别人而产生一定要得到或者夺走什么的激情,可是也很容易失去激情。

        她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她唯一的坚定的追求又是什么呢?她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想要做出怎样的事情……比她更清楚的实际上是她脑袋里的0745,0745提醒她,她要报复某个男人,赢下某场“战争”,然后朝着某个更加深层次的严肃领域进发。

        0745用健康值来约束她,告诉她她必须要完成自己的那些野心,陶萄也必须因此而做出行动,可是0745并不能给她一个强大的内心,无法让她始终坚定某个信念不动摇,也无法改变她的思维方式。

        从更加深层的程度上来说,陶萄依旧是个自卑、敏感、软弱的、极其讨厌被伤害的女孩。

        陶萄的眼睛里逐渐涌上一层水光。

        “对不起。”

        她有些讷讷地开口。

        她并不知道她现在是怎样一副模样,只是眼泪争先恐后地从泪腺分泌出来,陶萄的脸上很快湿润一片。

        陶予只不过是稍微地说了一下她,她便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对于自己认可的人,陶萄向来很容易受到他们的影响。

        陶予真的慌了。

        面前的少女因为哭,脸上一片绯红,眼泪滴落在鼻尖上,又滑落到唇瓣的位置。

        她的下巴靠在膝盖上微微颤抖着,这是陶萄从重生到现在,第一次因为自己而哭,她讨厌自己现在这副一点也没有力量的样子,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改变。

        她可以努力学习,也可以去做网红该做的所有事情并且做得很好,可是她依旧没有很坚定,也没办法坚强起来。

        这个时候,耳边传来0745的声音:“宿主不用难过,一步一个脚印,你总会找到自己的目标的,你也一定会成为一个坚毅的人!要知道,天底下所有的强者都不是一开始就是强者的哦!他们在没有取得成就的时候,也会深深陷入自我怀疑当中~如果实在想不到解决心理问题的方法,就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吧!读书!学习!工作!(量变到最后一定会引起质变哦)”

        0745说完之后,再次告诉陶萄,它的这些鸡汤依旧是从客观大数据中得出来的结论。

        而陶予也说:“不要对不起,你如果真的想改变,就大胆去做。”

        “那些你以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难。”

        陶萄结果陶予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然后唔了一声,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他:“那你教我玩兰陵王吧,我不想玩瑶了。”

        陶予愣了一下,然后轻声道:“好。”

        从晚上十点半到十二点,陶予开始认真教起陶萄这个游戏的打法,包括兰陵王隐身金身等一系列技巧。至于小樱,在陶萄打完最后一把瑶之后就下线了,她以为陶萄不大了。

        事实证明,一秒三换这种事情并不是很难,在训练营练了二十分钟之后,陶萄有了肌肉记忆,所以在实战的时候,对面的人很惊讶地发现,对面有一个很菜很菜的打野,但是临死的时候,还能一秒钟换复活甲名刀金身,尽管没什么用。

        尽管打野的技术并没有多大地提升,但是陶予说的一些什么时候大龙,反野的技巧陶萄倒是记下来了,当然,她学会的还有惩戒抢野的方法,至于游戏里大部分的游戏术语,陶予也和她介绍了一遍,在打完最后一把游戏,陶萄被队友夸奖“虽然抓人抓的稀烂,但是控龙控野稳得一批”的时候,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微笑。

        陶予:“快点睡觉吧,明天直播加油。”

        陶萄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兴奋的红晕。

        这种通过自己努力获取来的进步,怎么说呢?比玩一个瑶挂在陶萄头上,要让人开心多了。

        这大概就是攻克难关之后获得的成就感吧,这和陶萄之前看书看电影之后的充实感有异曲同工之妙,虽然这种感觉远远没有那种感觉来得强烈。

        “行,你也早点睡,”

        陶予望着陶萄有些轻松的背影,嘴角朝上扬了扬。意气风发的陶萄似乎比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陶萄,让他感到更放心一些。

        他不由有些愧疚――

        如果陶萄本该是自由飞翔的鸟,他作为一直希望她过得很好的人,不应该扼住她的翅膀。

        他应该帮助、并且创造一切条件,让她飞得更高。

        想到这里,陶予不禁想到了之前来学校找他的他所谓的父亲的秘书。

        他心里稍微有些动摇。

        回去即将面对的是腥风血雨,可是……如果他只是拿回他应得的东西,也算不上强盗吧?

        站在原地,陶予露出了一个薄凉的微笑。

        *

        小樱在陶萄的许可下,打完游戏之后便把他们打游戏的视频剪辑好,发到某音上去了。

        小樱这次的短视频名为:【和一对神仙姐弟一起打游戏是什么体验】

        大概就是,少女又没什么力气地问:“小予,你为什么不上去打他。”

        少年声音干净好听:“马上。”

        “要不你把兰陵王给我玩吧?”

        “好。”

        过了一会儿:陶萄把自己的手机还给了陶予。

        “打野好难,还是你玩吧。”

        这只是一开始的互动片段而已,而网友们已经被陶萄和弟弟的声音弄的斯哈斯哈了。

        而等到他们看到陶予接过陶萄的手机把挑衅的韩信打得叫爸爸的时候,直接卧槽了。

        【这不比博燃???】

        【弟弟打野真的好牛啊!】

        【草草草。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是该羡慕姐姐还是该羡慕弟弟。】

        【请问你们家庭还需要新成员吗??】

        【有没有发现老婆和弟弟说话好软!!!】

        【我未来的小舅子好牛呜呜呜,到时候我嫁过去,小舅子还能带我打王者诶!】

        【那个说嫁过去的,你是认真的吗?】

        这个视频里小樱的存在感比较低,因为小樱全程也在斯哈斯哈。

        【小樱是不是也全程姨母笑啊,笑死我了,你怎么和我一样?】

        【弟弟居然和老婆是双胞胎,好想知道弟弟长什么样子!!!】

        【老婆明天直播!大家快去虎鲨关注“摘葡萄啊”,明天去看现场直播呜呜呜】

        【真的假的!我去关注了!!!】

        【我也!!!】

        陶萄的微博粉丝始终没有在某音这么多,原本陶萄在微博发了消息之后,他的虎鲨粉丝数量涨到了五十万,但是今天经过小樱的视频这么一宣传,第二天陶萄登陆虎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订阅数突破了三百万的大关。

        而且这视频,陶萄也还没有转发,小樱就只是艾特了一下陶萄而已。

        似乎从上次的旗袍视频开始,陶萄在某音的影响力已经大到了一个令人惊叹的程度了。

        陶萄有些诧异地翻了一下虎吧粉丝们的留言:

        【迫不及待想看老婆玩瑶】

        【老婆,你声音真的好好听,你都没发现你一说话,之前那个挑衅你的韩信的语气都变了】

        【明天晚上八点半!我要溺死在老婆的温柔声音里呜呜呜,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给我准时直播!】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不喜欢瑶瑶吧~】

        粉丝们太热情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一致以为陶萄会玩瑶。

        而且那些说让陶萄去找野王的言论,陶萄也看得有点古怪。

        虽然但是,她自己要玩打野鸭。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