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红逆袭指北[重生] > 熟人(8.1更新)
        这是上次的事情之后,  陶萄再次见到许涔。

        今天见到他,他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格子英伦风短袖,裤子很宽松,  因为他本人很瘦很高,这种宽松的款式由他穿来,  有一种十分风流倜傥的感觉。

        陶萄被直接带到了服装师。隔壁就是等会儿要摄影的地方。

        许涔坐在陶萄对面,  给陶萄讲了一下等会儿拍摄的重点。

        陶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问道:“许先生,  就我一个人吗?不是说还有个明星吗?”

        许涔抬头看陶萄:“明星?”

        之前周虹跟陶萄说过,zrkl除了请网红做季度代言人之外,还会另外请比较有知名度的明星过来。

        陶萄问:“没有吗?”

        陶萄环顾服装室里的景象,这里工作人员都显得急匆匆的,看起来都有要事要忙。

        而她坐在一面梳妆台的镜子面前,面前摆着一堆瓶瓶罐罐。

        “我们确实还有个代言人,不过他有事迟到了,  今天上午不一定会过来。”

        陶萄有些好奇地问;“是谁?”

        许涔:“你这个年纪的女生应该都喜欢他。”

        陶萄问:“谁呢。”

        “林谷。”

        陶萄对这个名字还真的没有印象。

        看着陶萄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疑惑,许涔有些诧异:“你不知道他?”

        陶萄摇了摇头,  然后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林谷的名字。

        点进百度百科的介绍里,  上面弹出来的照片让陶萄愣了一下。

        林谷?

        许涔以为陶萄会说“我在网上看到过,  原来是他”啊,  没想到他猜错了,  陶萄问的第一句话是:“他是不是真名不叫林谷?”

        陶萄眼睛看向许涔,她今天穿了一件之前锦荣衣阁那边送给她的改良版的旗袍,粉色的布料贴着她藕白色的手臂,让她看起来很年轻可人。

        脸上带着的口罩并没有取下来,  露出的一双眼睛比起上次许涔看到的,要“冷”了不少。

        可却也没有完全地冷下去,  仔细看过去,她的瞳孔深处跳动着的,依旧是蓬勃的、热切的欲。

        许涔盯着她问:“为什么这么问?”

        陶萄垂下眸子,“没什么,就是随意一问。”

        “这个名字看起来不像是真名。”

        陶萄记得,上辈子夏启月办过一个生日宴会,她在宴会中见过这个叫林谷的男生,而且印象深刻。

        她之所以会那么憎恨夏启月,并不是因为夏启月单纯地比她好而已,在一开始回到夏家的时候,陶萄虽然心思脆弱敏感,但是对夏启月的印象却很不错,甚至愿意和她和平共处,她以为夏启月也会这么想,但并不是,夏启月几乎用了她能用的任何方式告诉陶萄和她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而碰见林谷的那次生日宴会是陶萄眼里夏启月的高光时刻,却也是她彻底被打入臭水沟的恶心回忆。

        这个叫做林谷的人,长相和她未来那位未婚夫的弟弟一模一样。

        她记得,他的真名好像叫做林未。

        陶萄认真地盯着画面里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许涔正在盯着她看。

        她将新增加的八百万粉丝数中的五百万价值点转化成了优化值,眉眼在第二次优化过后。眼距被微妙地调整了,眼头和眼尾都有着卷而翘的弧度,而下眼睑却是圆的,她今天并没有画眼妆,但是这么看过去,却给人一种化完妆之后才有的浓墨重彩的感觉。

        陶萄在看手机里的“林谷”,百度百科里显示,林谷毕业于世界闻名的波克音乐学院,是极有天赋的音乐人。

        回国之后自己创办了个人工作室,但是他出名并不是因为制作人的身份,而是因为半年前的一次地下rap聚会流出的一段视频。

        视频中,林谷在人群当中被众星捧月一般,和rap界的某位新秀进行battle,说是battle,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吊打,全程没说一个脏字,但是把旁边的观众都炸的全程“woc”。视频火了之后,有人扒出了林谷的身份,一个学历和才华都极其出众的年轻人,最重要的是,帅,很帅,很帅很帅很帅,除了帅,他的衣品也好得有些过分。视频事件发酵之后,林谷便推出了一张个人专辑,这张专辑刚出24小时,便登上了华国各个音乐平台实时播放和销售量的榜首,自此,林谷这个名字响彻了华国地上地下音乐圈子,喜欢他的男生很多,喜欢他的女生更是不在少数。

        陶萄点开的那张图片里的脸仔细看了几眼。

        她大致可以确定,这个叫做林谷的艺人,应该就是林以蔚的弟弟。

        她之所以对他这张脸印象深刻,是因为他是在那次夏启月生日宴会中唯一没有用那种看臭虫的眼光看她的人。

        在一众围观她落水的人当中,是林未跳到泳池里把她捞了上来。

        她记得那时候是夏天,可是游泳池里的水却冷得刺骨。

        她甚至记得那个时候溺水的感觉,肺部被积压着,气管里都是水,生疼,在拼命往上扑腾的时候,陶萄看到林以蔚和夏启月站在一起,他们看她的眼神很淡漠,好像可以目视着她就这样溺死。

        人为什么可以这样坏呢?

        陶萄口罩下的嘴角微微朝上扬了扬,可是眼神却有些冷。

        “你现在比上次好了不少。”

        许涔评价道:“你变冷了。”陶萄朝许涔道:“谢谢。”

        “我认为你说的很对,隐忍是良好的品格。”

        少女的声音带着不太明显的恨意。

        许涔感觉她似乎陷入了某种让她不太开心的情绪了,他薄唇微动,想说些什么,最后只说了一句:“的确如此。”

        很快,化妆师和服装师便开始行动起来了。

        陶萄闭着眼睛任由他们折腾,在做头发的时候,陶萄拿着手机看自己下载在手机上的电子版的资料,她虽然再次想到了夏启月,不过这次她的情绪比以往要平静很多。平静到甚至能一边嘲讽他们的淡漠,一边读资料,并且很专注。

        “你在看什么呀?”

        为她做头发的造型师问陶萄,陶萄朝镜子里看了好奇的造型师一眼,答道:“之后用得上的一些专业资料。”

        “你还在读书吗?”

        陶萄点点头:“是呀。”

        造型师有些惊讶,夸赞道:“还是学生啊,真刻苦。”

        陶萄笑了一下,没再说话。

        做完头发之后,才是妆容、服装。

        这个过程几乎持续了四到五个小时,许涔没过半个小时就要出现在服装间一次,指导那些专业人士给陶萄做造型时需要注意那些点。

        周虹在楼下的休息室等她,中午的午饭陶萄是在梳妆台上吃的。

        从开始化妆起,四周的工作人员都开始时不时地看向她。

        大家都好奇,陶萄会不会把她脸上的口罩取下来。

        陶萄并没有取,因为周虹在和他们商量的时候,最后决定的方案是用围巾来代替口罩。

        不过她把口罩拉下去了一些,方便化妆师给她画鼻子和脸部的妆容。

        给陶萄化妆的老师全程都用一种赞叹的眼神看着陶萄的脸。

        “你的脸真的很适合化妆。”

        “皮肤真的太好了。”

        这个老师是个很专业的化妆师,陶萄平常自学的化妆技术在她这里几乎不够看。

        等妆画完之后,陶萄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也不由有些发愣。

        她就像刚重生的时候对着家里的全身镜微微笑了下,眼角眉梢便莫名升腾起一股无法忽视的妩媚气息。

        那时这种妩媚在她的脸上显得分外不合时宜,但是现在却浑然天成。

        可是下一秒,陶萄的眼神却稍有变换,妩媚里便面多了点轻柔的冷。

        后面的化妆师表情静止,就连呼吸也是轻轻的。

        她入行很多年,给不少明星化过妆,也见过天生底子好、被夸赞非常有灵气的,可是在陶萄这里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她好像天生就是吃那口饭的――

        她觉得,她单单用一身的皮囊,便足够让那些不爱她的人爱上她,而让那些原本爱她的人死心塌地。

        她的眼神,太勾人,甚至带着点蛊气。

        “苏姐,你画的真好看。”她声音嗲柔婉转。

        苏姐吞了吞口水。

        *

        身上的一身行头彻底改头换面之后,陶萄才被带到拍摄的地点。

        一个纯白的摄影空间,里面几乎什么也没有,几台摄像机和摄影师已然准备就绪。

        许涔正背对着她在和摄影师说些什么,听到动静,许涔转身朝陶萄看来,许涔愣了一下,随即眼里流露出某种异样的神采。

        他走近了,伸出手来帮陶萄整理了一下她的围巾。

        陶萄注意到他的手苍白又瘦削,手上什么也没带。

        视线和许涔相撞,许涔带着笑容朝她点了点头。

        “还要等一下。”

        “林谷来了。”

        听到林谷二字,陶萄的心脏轻轻跳了一下。

        *

        许涔所谓的等一下,是两个半小时。

        在等待的时候,许涔陶萄说了拍摄的主题。

        他看过陶萄之前拍摄的照片,觉得陶萄的表现力还可以,但是这次风格完全不同,所以陶萄也需要作出改变去迎合。

        周围的行色匆匆的工作人员和站在原地检查这摄像头的摄影师都给陶萄一种很严肃的感觉。

        坐在这个场上,陶萄会产生一种自己是明星的错觉。

        实际上,大家的眼神确实都停留在陶萄身上。

        这种被所有人集中注视的感觉,让陶萄不由想到了那些经常传出耍大牌负面消息的真明星们。众星拱月,很容易就可以宠坏一个人。

        林谷迟到了这么久,是不是也算耍大牌呢?

        林谷是大牌,她是小牌。

        这么想着,陶萄不由觉得有点好笑。

        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O@的脚步声。

        紧跟着是一道非常抓耳的男声:“对不起,来晚了。”

        注意!!以后可能找不到了:醋,溜#儿,文,学换域名了c-l-e-w-x-x。卡姆(去掉-)。第一发,布还得是醋,溜,儿
  
  手机版阅读网址:m..net